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27146|回复: 158

【短篇小说】雪夜,最后的晚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雪夜,最后的晚餐
        






      
      
       天擦黑时,我已在自家院子里逛游半天了。
       今天,太阳仅在清晨偶露峥嵘,小试阳光,转眼间便一件件披上了彩霞,吝啬地将短暂抛向人们的万道彩线给一根根儿的拦腰切断,此后就躲了起来,不肯露脸了。早间空天现出的那几个蓝莹莹的大窟窿,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给北方接踵而至的云雾给吞没了,天逐渐阴沉了下来;临近黄昏,蓄势已久的偏北风开始发威了,嗨翻了天,将云雾搅腾得越来越厚实,层层朝下叠加起来,不断挤占着地上的空间,让人顿感心胸壅塞,——要下大雪了。
       午饭后,躺在床上小憩迷糊了约半个钟头,我便翻身下床,步入院中,从此便于处在县委机关大院自家的小院里逛游开了。像丢了啥东西,在仔细搜索一样;又如同初次踏进一个陌生的院落,眼睛反复打量着面前的角角落落,一景一物,哪怕是一个黢黑的老鼠洞,试图其一股脑儿尽收眼底,印在心里;眼下这个从小和我一起玩大,就像自己手掌一样熟悉的院子,从未像今天这般令我大开眼界!——多看一眼,是一眼了,以后怕是难见喽。明天这个时候,我就会站在乡下老家的院子里了。此时此刻,我这个才套上红小兵袖章没几天的小学生,甜水里长大,尚不知愁滋味儿,精力异常过剩的“皮神(日照话,意指特别调皮的孩子)”抑或也生做出了“林妹妹”样样儿的丝丝缠绵、星星缱绻、以至些许怨艾,怅然若失了......
       乌云遮天,夜正蘸着早就调配好的浓云迷雾,漫天泼洒,将灰白的空气一笔笔浸染,满目萧凉,天比平时过早地黯淡了下来。“嗖嗖”忽来的一股的冷风像小鞭儿似的抽打了一下脸蛋子,同时又似一只冰凉的手儿抓摸了一下脖颈,让我才感觉到了冷冽,一时重心偏侧,歪了下身子,酸麻儿由脚心儿蹿然升起,不得不即时将自己连续放纵了几个钟头的视线全部从院子里一一收敛,该进屋暖和一下了。转身回屋的瞬间,脸侧隐约有几点儿清凉感,我随即仰视起来,但见一簇簇雪花正相互推搡着从天而降,在偏北风的劲力伴奏下飘舞而至,散漫的雪花很快聚拢抱团儿,转而迷漫成一幕幕雪帘银幔,几十米开外的物象被遮掩得影影绰绰,缥缈虚幻;一层如纯白床单似的雪毯已悄然铺盖大地。
      “嗷嗷!嗷嗷!下大雪喽!......哈哈!明天又可以打雪仗,堆雪人喽”,见此,我情不自禁地欢呼跳跃了起来,但这个念头随即却让贴在脸上那愈发亲密、冰凉的雪花给扎醒了,转瞬即逝,才划着的火星子便让雪花给一下子浇灭了,身体随即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瘫蹲在泛着寒光的雪地里,“没得机会了,小子哎!——明早咱举家就要回到百里之外乡下西部老家安家落户了!”
      


      “嗨!我说,臭小子,呆那儿,不冷呀!赶紧回屋吃饭。”看见我木然地蹲着,父亲喊叫了起来,他精神抖擞地右手提留着一个盛饭菜用两层的紫色木屉子,左手挎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袱才走进院子。
      “啊?爸爸,刚从食堂打来的饭吗?”我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是呀!忒他了(本地方言,意思不管不顾)!不过了!今儿晚上好好犒劳犒劳大家!呵呵,——呶!拿着,拿稳了,装着一大碗红烧肉呢,别弄撒了,还有火烧啥的,快进屋吧,冻使了。”父亲将大包袱递给我,够沉的呢,肉香顿时冲鼻而来,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我立马打起了精神儿,哼哼哈哈地屁颠儿屁颠儿踩着父亲的脚印儿跨进屋内。
      “今晚这是咱家在县城吃的最后一顿晚饭,嗯,那个,什么......就算是......最后的晚餐了!呵呵。”待全家人在饭桌前围坐好后,父亲笑嘻嘻地扫了一眼大家后对大家说道。
       一米见方低矮的水曲柳原木饭桌上,摆满了好吃的饭菜,这在平常是不多见的,除非过节啥的;饭菜全部由县委机关食堂打来的,晚上家里直接就没开火,也属鲜见;平常家里虽然也经常从食堂打饭吃,主要就是买些诸如馒头、花卷或米饭之类的干粮饭食,顺便再打两个菜肴,但家里通常都要些煮稀饭或炒个菜啥的。我总感觉食堂里的饭要比家里做的好吃,真可谓物美价廉矣,省事儿可口,几分钱就能买到一份爽口的素菜,一毛钱即可买得一份鲜香辣口的辣椒炒鸡蛋,要是你肯花上两毛钱,那么,几块玛瑙般色泽诱人的红烧鲅鱼保管你吃得鲜美到家,吃了这回想下回;尤其是食堂里做的油饼,烙得金黄红润,层层叠叠的面片,皆被花生油给浸透了,乃实打实的油饼,看着就好吃,老远鼻子里就撺弄着重重的葱花油味道呢;每当食堂里卖油饼时,我都会缠磨着母亲答应我早早地去食堂排队抢先买着吃。
       今晚家里之所以全部由食堂打来好吃的饭菜,这都是因为县委机关多半干部,除去需要留守的外,明天一早都将举家一并下放到农村去劳动锻炼,为此,好多家庭都已经将厨房的那套家把什儿给全部打封了,待明早装车走人。鉴于此,县委今天特别嘱咐司务处让县委机关食堂加大晚饭的量,多弄些花样来。早在几个月前,当毛主席关于“广大干部下放劳动”的号召于一九六八年十月五日的《人民日报》上一经刊发后不久,全县绝大多数机关脱产干部都积极响应,踊跃报名申请到农村去劳动锻炼,作为县委机关干部的父母亲自然也在其列。
      


       饭桌上唯一与平常雷同的就是父亲喝酒时用的那只“鸡(细,我喜欢称鸡脖子)脖子大肚子二两装白瓷酒壶及一个碗状三钱白瓷酒盅,他几乎每晚都要上抿两口老白干,就跟他抽旱烟一样,早成习惯了。
      “——哎哎哎,我说,臭小子,俺的小祖宗哎,先别急着动筷子嘛。”眼看着满桌子小过年般诱人馋嘴的饭菜,特别是放在饭桌正中央,六个菜肴中唯一不用碟子而特意用大碗满满盛着的油亮油亮的红烧肉,我嘴巴开始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溢满了口水,弄得我直咽唾沫,手无意中碰到了跟前儿桌面儿上摆放的一双竹筷子,刚刚将其捏住,尚未拿起,谁料,我的这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却意外被父亲那犀利的视线给逮了个正着,其实我并非真的想即刻用筷子到菜吃,好在父亲放过了我这个“未遂”的举动,平常的话,手背恐怕早挨打了。
     “大家先听我叨叨两句,”父亲抿着嘴,眼看着我的手从筷子上拿开后,用手把跟前的盘子往里挪动了一下,“明天晚饭咱们就要坐在老家的屋里吃了,今晚这顿饭算是个告别宴吧,告别城里的生活,迎接农村的日子。”
       "爸爸,——我饿了!"小我两岁,家里的幺女,紧挨着父亲坐的园园小妹,两只大眼睛盯着饭桌,嗲声嗲气地双手摇晃着父亲的胳膊。
     “乖丫头,不急,啊!一会儿咱就开饭,”父亲先是用手摸弄着小妹耷拉在脖子后扎着红毛线短粗的独辫子,接着用弯曲的食指对着小妹的鼻尖轻轻地刮了一下,“咱们家这次回老家劳动,当农民,完全是响应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号召,完全自愿的,咱们应该感谢他老人家给咱们提供了下乡劳动锻炼的好机会,所以,饭前,大家再次跟着我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最高指示......”
       饭前背诵或朗读毛主席语录或“最高指示”在我家早已形成常态,成为人们的自觉行为,是表达对毛主席他老人家无限忠诚与热爱的一种虔诚的行为方式,毫无被动或做作的感觉,也丝毫没有多余或搞形式的意识,是一种朴素而单纯的言行表现,是人们对领袖情感由衷的自然流露。
       父亲话音未落,全家“呼啦”一下子几乎同时随着父亲一块儿抬屁股起立,随即转身,眼睛亮亮地面向墙上贴着的毛主席画像伫立着。父亲随即来了个军人式的向后转,同时将他身上那股子军人特有的体味,浓浓地扇进我的鼻子里,我就纳闷了,父亲早在建国前夕就已脱下戎装,转到地方工作了,可这种味道却像皮肤一样黏在肉上,总也挥之不去。
      “好!现在全家跟我背诵一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新语录,——嗯哼。”父亲立定后,昂首瞩目着毛主席像,润了润嗓子,开始郑重其事地带领家人朗声背诵毛主席语录:“广大干部下放劳动,这对干部是一种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除老弱病残者外都应这样做。在职干部也应分批下放劳动。——毛泽东。”
     “——好!坐下吧,咱们现在正式——开吃!”大家认真地跟随着父亲背诵完语录后,父亲再次来了个军人式的向后转,随后手一挥,发出开饭的“号令”。
     “嗷嗷嗷!吃饭喽!”小妹的座位紧靠着父亲的右侧,但她却很少老老实实坐下,这会儿她拍着小手,吃饭时系在身前的小肚兜儿紧贴着桌子站着,小肚兜儿不停地在桌边蹭来蹭去,都成抹桌布了,她首先一把拿起筷子,径直伸向桌子中间放着的大碗红烧肉,毫不客气地用笨拙的筷子颤颤巍巍夹住其中最大的一块儿,缓缓地向自己回送着,那块油光贼亮的红烧肉比两块臭豆腐叠加在一块儿还大,沉甸甸地和小妹的筷子较着劲呢,一滴,两滴......随着小妹端着的那筷子红烧肉画出的弧线,盘子上,桌子上不断落下了如同断了线脱落的玛瑙珠子般由红烧肉上渗漏下的油滴。此刻,大家的目光也都跟随着聚焦到小妹筷子上的那大块红烧肉,直到它被小妹的樱桃小口完全吞没。
     “哈哈哈!乖丫头,好吃吗,那么大一块呢,慢点吃呀。”父亲抚摸着依然站在身边小妹的脖颈,看着小妹大口咀嚼的贪吃相,不禁大笑了起来。
       我们四个孩子,老爸最溺爱小妹,将其视若掌上明珠,都给惯坏了,从未伸手,哪怕是一个小指头,打过她;而我们三个孩子挨打却如家常便饭,在这点上,父亲尤其对我“关照”有加呀,小屁股上层层叠叠烙满了父亲那皮糟肉厚的“铁”巴掌印子,从我穿开裆裤记事时起,一直到现在,就跟他的大巴掌特别“有缘”,死猪不怕开水烫——屁股早就都给打皮实了。这当儿,也就是小妹,要是换做别人,胆敢抢在老子前头动筷子到菜吃,那还得了,父亲早火人儿了。
      


       晚饭时,父亲总是笑呵呵的,一改平时板着个面孔;话特多,都有些贫了,顶得上他一个月在家说的话。而平时被父亲骂作“三个巴掌打不出一个屁”,大我六岁,也是家中孩子老大的平日少言寡语的哥哥,这时却变得更加沉闷“含蓄”了,不过他吧唧嘴的动静却不比别人小;仅比哥哥小一岁,平时像个叽叽喳喳麻雀般爱多嘴的姐姐,这当儿居然变得文静起来了,除了憋不住偶尔抬头向父亲陪个笑脸外,几乎都把头埋在桌子,“趁机”贪吃着,很少"凑热闹",我就挨着她坐在父亲的左侧,不时用胳膊肘捅咕她一下,并朝她侧脸歪头地扮个鬼脸,可人家连斜眼都不肯给我一个,破例把我当空气了。至于小我两岁天真烂漫的小妹自不必说了,她除了吃,还是吃,比过年还欢实呢,本来就胖的像个红苹果的小脸蛋子,此刻更圆满了,不过人家甭管怎么贪吃,也没忘记时刻向父亲卖萌撒娇,脸蛋儿被父亲给亲吻得油光瓦亮的;母亲的表情这当儿最丰富了,尽管生过四个孩子,且年近不惑,她却依然保持着让大识字班(当地话,意指姑娘)们都羡慕的腰身儿,不失当年支前宣传队队长的风姿;她面朝东坐在父亲的对面,眼睛几乎没离开父亲,像个认真听课安静的小学生,偶尔也随着父亲说笑一下,手里捏着的那块菱形巴掌大小金灿灿咸甜绵软、香脆爽口的发面锅烧(她平时最爱吃这一口)上仅咬出两个五分硬币大小的豁口,筷子静静地躺在碟沿上“睡大觉”呢;每当父亲端起酒盅咂一口酒或偶尔想起吃口东西,暂时"消停"一会儿时,母亲的目光似乎就变得游移不定了,适才陪着父亲的笑容,比川剧变脸还快,顷刻间神色黯然。
      “哦......下放劳动好呀!锻炼身体嘛,老憋在城里懒得动弹,时间长了,骨节都——锈死了呀!呵呵,老待在城里不腻歪呀,吵吵嚷嚷,整天介没个清闲的时候。”父亲端起酒盅喝酒时,随意瞥了一眼怏怏不悦的母亲故意提高了嗓门,“还是换个环境好!乡下连空气都是甜甜的感觉,呼一下顿时神清气爽;多安静呀,保管你每天一觉睡到天明;那井的山泉水可甜着那,就跟放了糖一样,你再看看这城里喝的水,无滋辣味的,啥感觉都没有。青山绿水的——还是乡下养人呀!”
     “爸爸——爸爸,老家的水真那么好喝吗?嘻嗝......嘻嗝......”原本贴着饭桌站立的小妹,打着饱嗝,跐溜一下子坐到父亲的大腿上。
     “那还有假,骗你是小狗。”父亲顺势一手搂抱着小妹,一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嗷嗷嗷,那可好了,再也用不着求妈妈给我往水里加糖了。”小妹一高兴总爱拍手,已经成了她的“规定动作”。
     “你呀你,看看,虫子都把你的小兔子牙吃成模样了,一个个大洞,黑咕隆咚的,都能藏人了,哦——哈哈哈哈!”父亲使劲地摇晃着妹妹,就像摆弄一个布娃娃似的。
       "好了,好了呀!逮着你那个宝贝丫头就闹腾个没完没了,"眼瞅着父女俩如此开心畅怀的样子,母亲似乎有点儿吃醋了都。也是呀,都说闺女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可小妹打下生就格外地跟父亲近,像个小跟屁虫似的,总爱黏着父亲,几乎把所有的笑声都给了父亲,对母亲却总是敛起笑脸,稍不如意就撅小嘴儿。
     “我说他爸,你准备了蜡烛没有呀,在那边老点煤油灯,烟熏火燎的,时间长了,怎么受得了呀!”母亲终于咬了一大口火烧,顺手拿起筷子,伸到几乎被掏空了的红烧肉碗中,用筷子在原本盛得毛尖儿的一大碗红烧肉,现在却碗底残存的仅有指头大小的几小块儿碎肉中,拨弄出一块儿最小的,小心地夹在筷子上,到进嘴里慢慢咀嚼了起来;同时将碗移到父亲桌跟前儿,随即拿起暖瓶来要给碗中加点水,想让父亲当肉汤喝了,被父亲给拦住了。
     “——哦,准备了一打儿,看把你娇气的,人家乡下老百姓都能常年点煤油灯,你咋就不行呢,怕把你的细皮嫩肉给熏坏了?!——哼!小资产阶级;再不改造,恐怕真要变修了你。”父亲这时收敛了一些笑容,近乎严肃地对母亲说道,随即也开始用筷子往红烧肉碗里到弄起来,到起一小块含进嘴里,咀嚼了几下,还未等咽下,他即刻伸手将碗端了起来,嘴巴直接对着碗口,用筷子拨弄着将碗底的残肉连汤一大口给喝了个精光,把碗底倒扣过来保准儿空不下一滴汤水来;他边吧嗒嘴边说,红烧肉还是大口吃才过瘾;和母亲一样,父亲只是开头儿吃了一小块红烧肉。
     “嘿嘿,爸爸,齁咸吧?我——我给你倒杯水吧?”看着父亲把碗给喝了个底儿朝天,我忍不住倒出吃得油腻腻的嘴巴来,朝父亲傻笑了起来。
     “去去去,别假殷勤!哼!不咸才怪,看你吃得满脸都是油,肉都叫你小子给吃了,让老子喝汤,好吃懒做的玩意儿,像你这种人儿就该下放到农村去好好劳动改造改造,扎古扎古(日照方言。修理或整治的意思)你那身懒骨头;嘿嘿!叫你多吃两天地瓜干子,熬几天苦日子,体会一下农民的困难滋味,看你还嘴馋不!”父亲倾起身子冷笑着伸手扫弄了两下我的头皮。
     “瞎说什么呀!他爸,下放劳动是干部的事,关小屁孩啥事儿。”母亲说着拿起桌子下放着的暖瓶给父亲倒了杯开水递给父亲。
     “谁说不管孩子的事啦,就得从小培养娃娃们吃苦耐劳的革命精神,没有苦哪来的甜,都叫甜水给泡坏了,这些孩子,只有下放劳动,锻炼一下,才能使得孩子们根正苗壮,好长大成材。——是不是呀,乖丫头。”父亲一把拉过才走开一步的妹妹重又把她抱在大腿上。
     “你看他爸,菜都凉了,我给热一下吧。”妈妈说着便端起菜碟准备去加热菜肴。
     “不用了,将就着吃吧,凉点没关系的,我们在下乡支农蹲点时,经常吃凉饭,喝凉水。”父亲朝母亲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这顿晚餐,大家吃了好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0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多谢首复,新年新气象!  发表于 2018-1-10 11:26
发表于 2018-1-10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多谢  发表于 2018-1-10 11:37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首复,新年新气象
发表于 2018-1-10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啥表情,怪奇葩  发表于 2018-1-10 11:3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啥表情,怪奇葩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0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点评

多谢美眉  发表于 2018-1-10 14:4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共勉------冬安
发表于 2018-1-10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首复,新年新气象

点评

thank u  发表于 2018-1-10 15:2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youzhao543 发表于 2018-1-10 14:51
多谢首复,新年新气象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0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多谢机场小妹  发表于 2018-1-11 10:2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8-15 18:37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