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8873|回复: 55

[随笔] 我仍飘逸,君跳何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8010922410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是我的书法,随手一写,练了不久。现在虽然写的不好,但我认为,我是将来的书法大家无疑问。
喝了半杯小酒,醉了,到了九点却睡不着了,起来,泡了一杯茶,忽然想弄一个雅的事做做,就来了潭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人嘛,这几天脚崴了,就研究D从建立初期一起到现在的回忆录。
感受很深。但是感想却不写,以示性格。这种感觉就象到草原上看见一群飞驰的骏马,然后,然后也没有然后,就回来了,庆幸自小到大,既不为官,也不出名,虽有才华,却善掩盖,这是一件多么聪明的大好事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就系了围脖,穿了棉衣,一拐一拐的,坐公交车到伊的单位去看伊,想陪伊在刚停的雪,未停的风中,一同走一走。但伊却去燕京,在车流中走了一走,逛了一逛,于是就复坐公交车回来。没有找到那种青春年少,两小无猜,晚上一起去看电影,然后再啦个呱回来的感觉了。事实上,伊我不见,算了一年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冷是一种很好的感觉,我安静地坐在车上,看窗外,这个城市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单位的门脸换得我怯怯的不象以前,理直气壮的以为那就是我家一样。我沉着地想,我,有点老了,就象一面迎风飘浮的旗子,放在场子里展的久了,就黄了,旧了,总有一天,要换一席新的才好。这正如旧友各忙各的事情,没有人来喝茶,也没有人来叨酒,于是只好一个人弄弄文字,变成了一种清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我写东西,都是随想随写,时间不早了,哪天再补上。
发表于 2018-1-10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话班依然幽默,豪爽!书法了得,我以为出自哪位名家之手。竟是花体呀!

点评

神了,改了几次都不成功,让花斑见笑。祝福鸿运当头!  发表于 2018-1-10 07:10
发表于 2018-1-11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了不起。有大家的感觉……这字。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sddztjjlg 发表于 2018-1-10 07:02
话班依然幽默,豪爽!书法了得,我以为出自哪位名家之手。竟是花体呀! ...

先生好,您也知道,我是闹着玩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海行走 发表于 2018-1-11 16:54
了不起。有大家的感觉……这字。

嗯,断断续续练了几个月了。三年之后,必成大家。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1、从秦始皇设立刺庄说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子都盼着自己年长,及长大后,可以摆脱老人之束缚,可恋爱,可成家,可发财,可游走,可如老道士五天缺般招收一班闲来无事的徒弟,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先论鹅之白胖,后谈女子丰腴,讨好之余,也弄个哈哈。
提及老,就干脆老个痛快,让我来说一说刺庄的成立。
秦始皇把大将庄乌叫过来,说,你手下有没有粗人,蛮不讲理之人?
庄乌说,有呀,我老婆。小妾也不听话呀。大王莫非想给我换换?
秦始皇说,换换,天下女子都是一样的,换个屁。受着吧。你给我选一个蛮不讲理,必要时一喝酒可以将一座镇子平了的鲁夫过来。
庄乌想了半天,说,那就叫陈良来吧。
陈良是瞎了一只眼的战将,小时候在寺院里做过扫地僧,蛮不讲理,胡说八道,跟在庄乌后面的唯一好处是可以用他的话激励士兵,你想想这么老粗的人,动来动就抬着一口棺材上战场,一见了血就要了命了地兴奋,然后啊呀呀啊呀呀地向前冲。庄乌凭此狠狠地打了几个胜仗,因为有了特点,就生了名气,陈良就提为副将。
秦始皇说,就选它,就这厮了。派他做了刺庄太守。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2、刺庄二宝

刺庄有两个宝物,一介是文痞徐玉涛,人人都知道,我多次发文盛大赞美的徐夫人,贤慧美丽,进入徐家,又主持家务,弄得徐玉涛无事可干,智商连续股市价般连续下调三级以上,在我的笔下,经常给大家出乎意料的痛快。二是老道士五天缺,八年之前,我亲眼见它一蹦达到十五米之高,轻轻一窜,落于一白杨树梢,再转眼间,端了一鸟窝下来。
男人上论坛来写文章,不凡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娶了一位极贤达的女子,弄得自己没有屁事可干,于是喝茶累了,就来此写一写;另一种,就是娶了一位夜叉,做饭,喂猪,打扫卫生之余,来此消受一下,以享受人生所谓的丰满。
五天缺自是我的老朋友,十余年的相好,为此提了来,做了这文章的副主角,与文痞徐玉涛一起,说一说刺庄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3、瞎补瞎补

徐夫人买了几斤花蛤回家,本来是准备三天吃的,放在锅里,没有防好,让徐玉涛就着大肥肉片子,分为两次,也就是一天里,就弄了个干干净净,撑得肚子大了不说,眼睛胖眯了一条缝。
徐夫人早上给儿子说,你爹瞎补瞎补,弄成了一只猪般,你看这可如何是好。徐公子极其聪明,就把瞎补瞎补这事告诉了全托儿所的小朋友,全托儿所的小朋友都回家告诉了自己的家长,说,徐公子的爹,文痞徐玉涛把自己吃成了一只猪,也有的说成成了一只牛,最厉害的一个小姑娘,回家告诉她奶奶,说有一个小朋友的爸爸,被小朋友的妈妈喂成了一只火车,还是动车。
徐玉涛就想找儿子算账,徐夫人说,谁的孩子谁疼,我生的儿子你敢给我动一动,虽我贤淑,也不饶你,你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文痞徐玉涛说,拿我的电脑来,于是上青。未。了,一通乱刷,又喝了三大茶缸子浓的普洱茶,方才好了一点。但是徐玉涛被夫夫喂成了火车,成为刺庄之一典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4、刺庄太守陈小良

刺庄现在的太守叫陈小良,是陈良的孙子,故叫陈小良。为了保持陈良的威名,陈良的后代,第二代叫陈大良,第三代就叫陈小良了。这叫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为什么?秦始皇安排的。就是这么硬气。
陈良在刺庄为第一首的人物。现在的刺庄是这样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将军,什么样的举人秀才分配过来,一进刺庄,两个下场,要么滚蛋,要么入班,这个入班是何讲究,就是都做陈小良的弟弟和妹妹。陈小良开会,也不通知什么衙门,什么官差,只是对身边的小红说,红儿,把我的兄弟姐妹们叫过来吧?
陈小良说,各位兄弟姐妹,今天叫了大家来,也没有个屁事,这不,从高庄镇搬了三坛子自酿的老酒,我尝了尝,还中。我用农。夫,什么泉的瓶子装了装,大家一人一瓶回去尝尝。
徐玉涛也分了一瓶。
有人说,为什么徐玉涛还有份儿?忘记了介绍了,因为得了徐夫人的名气,徐夫人怕他闲出病来,就花三千两捐了个文帘主席弄了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5,喝个花酒

从陈小良那儿拿了瓶酒之后,徐夫人从超市里搬来了三包纯净水,然后倒掉,从刺庄的五米香酒厂批来了两桶上好的白干酒,一闻喷香的那种。多后将陈小良分的酒掺上,勾兑出了一百零八瓶。
文痞徐玉涛一年中,有一百零八次的酒场名额,每次提一瓶,号称陈小良给他的纯正高庄自酿,众人喝了皆说好,除了花脸娃娃不买他的账。
这次,徐玉涛决定找花脸娃娃喝个花酒,微。信发出后,就被徐夫人截获,于是揪着徐玉涛的耳朵就摁在了地上,说,喝什么,喝什么,喝什么花酒?!
徐玉涛的鼻涕都出来了,说,娘子,娘子,误会误会,是和老花喝,花脸娃娃嘛,就是上次你见过的那个,法学博士,书法家那个,极有才的,你忘了?
徐夫人松了一口气,说,那还行,你以后多跟这样的正人君子玩一玩,聚一聚,你现在孬好也是个文帘头子,青。未了的名人了,你万不可不自重。
徐玉涛说,诺。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6,来了一堆戏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小良说,骊拉个[]的,我这个破地方,什么时候竟得了皇帝妃子的待见了?竟然来了这么一大车戏子,一个戏子好吃好吃还不算,一天还要三万个铜板从我府库里出,不行,要他娘的滚!
底下的人就说,既然来了,又是妃子安排的,不行先游玩一下山水,然后再让搭个台子,让这伙娘们上去蹦达蹦达,好吃好喝,送走算了。
陈小良说,我老祖宗陈良,是正根儿,那是秦始皇钦点的。我怕什么?
众人说,怕是不怕,得罪了也没有什么必要。
陈小良说,吃狗肉,吃狗肉,吃完这盘狗肉再说!辣子鸡!我的辣子鸡呢。快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7 开了眼了,留下一个

徐玉涛回家,对徐夫人说,夫人,夫人,果然被你猜中了,那伙老娘们,在台上蹦完了,跳完了,可让咱们刺庄开了眼了。你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那个穿花裙子那个,不是,就是那个眼睛有点斜视的那个,竟叫陈小良留下来了,不走了。说过几年就办手续,把前夫人休了,扶伊为上。
徐夫人忽地坐起来,说,你可别跟着学?!
那伊人,名叫扶黛。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8、为扶黛建宫,府库空了

陈小良几次想和扶黛去办理结婚手续,扶黛边涂脂粉边说,官人,想不到你是这般的小心眼之人。那不就是一张纸吗?你看你现在夫人怼你怼的还不够吗?弄得你现在空空落落的,让伊每想起来,就觉得对不起你,早知这样,我也不来刺庄祸害你了。
陈小良就说,钱,我多的是,我就缺一个象你这样,对我知冷知热的女人,我这么个级别的干部,这叫什么[)事?!
扶黛说,那这样,传出去,叫皇帝妃子和诸般大臣们知道了也不好。我们干脆就做个暗地里的夫妻好了,还图那个纸片意义?!等妾为你生下三五儿女,咱们再去办理不迟。
陈小良说,也中。
但是,陈小良补充道,别人有的,别人正门夫人有的,我让你全有。
扶黛的眼圈儿红了,把胭脂涂了陈小良一脸,才放他去上班。
陈小良今天决定做一回男人,让他的兄弟姐妹们,在刺庄为扶黛建一别宫,要多富丽有多富丽,要多气派有多气派,他不能对不起这个女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7-17 02:24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