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4196|回复: 81

[随笔] 西山记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

一篇关于文痞徐玉涛、老道士五天缺与花脸娃娃在西山玩耍的事情。


————花脸娃娃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1



徐夫人开发的西山售楼处,处在一个僻静的角落,一开始徐夫人把售楼处放在这儿,老道士五天缺提着个罗盘就说,不行,不行。徐玉涛虽然处处听娘子的,但是也认为不行,只有花脸娃娃认为徐夫人有将帅之才,西山所售房产,每平高出楼面价三五倍,户型精致敞亮,多为官人和隐官人所购置,这些人看面子看得比月亮还大,还要圆,另外,它们谈起事来,讲究个无人知道。花脸娃娃悄悄地对徐夫人说,可以。最好在谈事时,放上音响,让谈话不能录音。
徐夫人一一采纳,后来不到三个月,房产售完,余售楼处一隅,蔓长荒草之状。
徐夫人说,你们三位有功,就去吧。有个厨子,在三里路之外开火,定时打个电话,就可以要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2


离楼盘居处,还要向里,中间过三个栏门,各有人守着,守着还不算,在对面还要放一条狼狗,我们三个坐在车里,每过一关,就有人探头进来搜索半天,说徐夫人的名字也不管用,要给徐夫人打电话。文痞徐玉涛一一照办。老道士五天缺喜的不行,说,早知道有这么好的居处,最适合我带徒弟们来此静修。文痞说,呸,我的文帘开会,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没有个地方,和娘子说起过几次,都没有批准,这是花脸娃娃这厮面子大,你才跟了来。别多说了。于是,每到一处,就用微。信电话给徐娘子打电话,守门人看见徐娘子的脸面,检视真正了,于是方才放行。三关过后,我们就到了真正的西山了:两层寓居,破破烂烂,但是简洁明了。楼下可饮茶,可吃饭,楼上可小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楔    夜半打门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3


不管怎么说,老道士五天缺是守得静的人,这么些年来只是坚持修习太极和道家功法。与此相比,文痞徐玉涛渐成社会人,天天寻书画名人,忙着开会,弄成了刺庄文帘主席,变成了官家人;唯花脸娃娃神通广大,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地狼窜,现在三位男人静下心来,一致达成了以下意见:
第一,喜欢文学无悔;
第二,文学的最大功用,是让烦恼的生活变得安静起来。
第一个功能,不用解释,但对于第二个功能,尤其于花脸娃娃来讲,是新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4

是法学,还是文学,一度里是花脸娃娃苦恼不行的事情。后来这种关系倒是不辩自明了,这个道理如同一个在工厂的工人,原来定的是做车工,后来做了几年,焊工也会了,钳工也会了,铣工也会了,依次是车工8级,焊工6级,钳工7级,铣工虽是后来学的,但是近一个月的时间,弄得全车间的师傅们都佩服他起来,以致于后来他自己也糊涂了,自己到底是哪个行别,做什么专业呢。
花脸娃娃就是这样,此时,摆在他面前的两条路径,一个是西湖大学文学系主任,一个是美州哥大的法学教授,他忽然感到不知该上哪儿去,一个是在国内,一个是在国外,无论上哪儿,都让他有一种进寺院的感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5


所以,这次上西山来,名义上是来一起清心读书,其实倒是一种隐隐的送别。
老道士五天缺说:花脸娃娃,西湖大学好,那里工资也好,待遇也好,自古又是出美女的地方,你跑到美州去做什么?我们再找你时,也是麻烦。
文痞徐玉涛眨巴了一下眼睛,说,西湖文学系,那是现在文学系最好的文学系了。你去就当主任,级别是相当的高了。要让我去,我宁可不要老婆,我也去。
花脸娃娃对老道士说,录下来吗?文痞不请十次客都不行。不行就放给徐夫人听听。
文痞徐玉涛就急了,说,我是认真的。你想,我虽然是刺庄的文帘主。席,但是你也知道,我的文字的实质水平在哪儿。你为什么不去呢,莫明其妙。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6

下午3点多的时候,徐夫人和助理小莫过来,提了两筒茶叶,从车后座上提下来两提纯净水。然后坐下来给男人们泡茶。
徐夫人问:真走呀?刺庄哪儿不好。你要不走,我就把这套小院送给你。
花脸娃娃笑了笑,说,没定呢。
文痞徐玉涛在一边说,不但送给你,房产证也给你办好。
老道士说,不公平,见者得有份,我和小莫也得要一套。
徐夫人说:现在生意不好做,忙来忙去,倒是你们这帮子文人务虚的有了归处,上午刘局长的家属要求退房子了。
徐玉涛说,就是税务局刚出事的刘局长吗?
徐夫人说,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7


小莫捏老道士五天缺的胳膊,又捏他的大腿,见全是硬梆梆,就好奇地说,老道士,不是说练太极会柔软吗?
老道士说,稍等。然后蹦起来,在院子中间半蹲不蹲地用双手上下忽闪了一会儿,再坐下来,说,你捏捏,你再捏捏。
小莫就再去捏,却又如绵花一样,软软的了。
徐夫人笑着说,小莫,小莫,一个大姑娘家,不要去碰男人,男女授受不亲呀。
小莫喝泯了一口茶,扑赤喷了出来,说,老道士也是男人吗?我没有把他当男人呀。
花脸娃娃说:你不知道,经常被女弟子骚扰到找我来住。
小莫就笑的不行,咯索着跑到了院子里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8


徐夫人说,你们两个人的意见呢?是西湖大学,还是哥大?
文痞和老道士就都说,当然是西湖大学。
花脸娃娃说:我习惯了不要名利,西湖大学虽然清净,但骨子里仍有名利场,我不想要。
徐夫人说,这我也理解,我当初做第一期房地产时,那个激动,恨不得哪块砖我也得自己搬,这十几年下来,再大的项目,我也就审审效果图就算了。原来和徐玉涛刚结婚时,住在一个小平房里,有了儿子还住了好几年,现在房子这么多,也只想找一个小的不起眼的小窝住着就好了。
花脸娃娃说,西湖大学是有条件的,我所有的知识产权,将来要归西湖大学。虽然说将来我死后,给我保留一个陈列室,但那我又看不见,也不喜欢。
文痞徐玉涛听了徐夫人讲小平房,沟起了感伤,呆呆地端着茶说,人生就是这么个样子吗?没有时想要,有时又感到好象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小莫从外面车上回来,跑在老道士的背上,呆呆地瞅着花脸娃娃,说,你上次穿的意大利的那身西装呢?怎么今天穿了件破夹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9


花脸娃娃说,不说这个了。还早呢,还好几个月呢。再说办签证也不见得办得顺利。
徐夫人说,毁了,这是要走了。刺庄是留不住这个大文豪了。
文豪?!哈哈,老道士笑得站了起来,后来就干脆背着小莫在屋子里边走边说:花脸娃娃算是大文豪?他算个屁呀,要不是我当初投入了道家,现在能数着他吗?是吧小莫?小莫被他背着,下不来,就说,是是是,我们武术人家,不想写文章,一写就比花脸娃娃写的强。
文痞徐玉涛近来追摩花脸娃娃过多,有点累,呆呆地瞅着徐夫人额下的项链缀子,喃喃地说,文豪,文豪,确实是文豪,刺庄怎么能留得住他呢,怎么能留得住他呢?
徐夫人说,小莫下来,下来,咱们走,和这一堆酸文人待在一起,实在是无聊。
临了又说,喝茶饿了吧?今天晚上蒸了牛肉包子,半斤牛肉一个的大包子,一人两个。六点半能给送过来。
老道士五天缺追出门去,说,我吃素!
徐夫人临上车了,说,知道,给你的是豆腐馅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10



徐夫人中间还说,二楼五个房间,都各备了新的铺盖,可以放心地睡了。
老道士五天缺上去看了看,喃喃地说,什么人什么命,徐主席找了徐夫人,基本上是只管好拉屎放屁就行了。
老道士不好意思跟着花脸娃娃喊徐玉涛文痞,仍叫徐主席,更主要的是,五天缺因为写过两本诗集,早就被收入了名单了。名义上得归徐玉涛管。
文痞徐玉涛眼珠子就圆了起来,辩解道,什么,什么,全刺庄的文人做的事,叫拉屎放屁吗?
花脸娃娃说:一百个人,一万个人,一千万个人加起来,有时不如一个叫秦始皇的人。你文痞急什么急?
徐玉涛说:文学是安身立命的大事。
五天缺说,啊,小莫现在越来越漂亮了,找对象了没有?我想收她当徒弟行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11


从住处再向西走,翻过一个山头,这次只须出一个门,就到了一片开阔的山坡上,偶尔有耢种者在那儿忙活。
三个人各吃了两个牛肉包子,当然,老道士吃的是素的,一同到四周看了看,过径上有许多的蚂蚱,五天缺一个旋风,逮了一只。
文痞徐玉涛说,哎,你竟然和小莫一样的身手,下次你们一起,可以逮一盘,够我们炒着吃一顿了。
花脸娃娃说:文痞的命好,写的狗屎一样的文章,竟被我骂成了文坛的知名人物。
徐玉涛就急了,说,我可是倒了霉了,人们背后里叫我文痞主。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12

换了一身清气回来,老道士说,由大儒给咱们讲一讲,讲一段。不然的话,要到加州咱们就听不到他唠叨了。
文痞徐玉涛说,别,万一讲起来,涛涛不绝的,咱们今天晚上还睡不睡了?
花脸娃娃说,就五分钟吧。
人们坐下来,花脸娃娃开讲说:
你们知道吧,人生如鸡蛋,官是鸡蛋黄,香时是香,过期时最臭;民是鸡蛋清,日子虽不浓烈,但是清淡可心,留意经营,也会自得其乐。最好的生活,是官不要扰民,民才能护官,这样的结构,才最具生命,民若扰官,官若犯民,往往变成坏蛋。
五天缺说,那犯了罪的人呢?
花脸娃娃说,犯了罪的人,和逞强有凶的人,就是鸡蛋壳,好时护民,孬时伤民。
文痞徐玉涛说,那最幸福的人是什么呢?
花脸娃娃说:最幸福的人,就是做薄薄的在壳与清之间有一层膜,无论黄儿和清儿哪个先坏,甚至是壳先坏,这层清儿都是最后才坏的。
文痞徐玉涛说,妙呀,妙呀。我现在知道我比不上你的原因了,你懂的太多了。
老道士五天缺说,再讲讲,再讲讲。
花脸娃娃说,五分钟了,洗洗睡吧,到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13

这次过来,因为讲好是要读书,所以各人必要带一本书。老道士五天缺弄了本《黄帝内经》,花脸娃娃带了本尼迪克特写的《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文痞徐玉涛带的是《史记》。除此之外,花脸娃娃还带了块鸡血石,没有事的时候,就放在手里团,还让做饭的厨师,专门带了一瓶上好的镇江米醋,厨师问,什么牌子的。花脸娃娃说,必须是恒。顺牌的。然后,将醋与冰水混合,把鸡血石放在其中,泡半天,放阳光下瞅半天。
老道士说,你雕了什么字?
花脸娃娃说:西山寺记事印。六个字。
文痞徐玉涛说,为什么要泡?
花脸娃娃说:仿古。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14

入睡之后,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蛙声一片。花脸娃娃近来正烦恼去向,但听得这蛙叫,倒是好了一半,就象回到小时候老家的院子里,每次回家,都嫌家里院子里为什么要养鸡,小院子本来可以做成清净的四方小世界,但多子鸡,多了狗,多了猫之后,偶尔雨天还会多了只蟾蜍,每每花脸娃娃要把这尊神端出去时,母亲必会赶过来说,不行,不行,这可是财神,财神来了,这叫金蟾。你就让它安静地待着吧。
那金蟾得了保护,椤椤地不说话,瞅着你,也不动,似在说,本事,本事呢,来呀,来把我端出去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15

一觉睡的很好,第二天早上快到八点半了,花脸娃娃才拖着拖鞋下楼。一看院子,多了两辆车。前面的是徐夫人的,后面的是一辆墨黑的奔驰越野车,屋里也多了三个人,小曼、徐夫人和一位穿黑西装的男人。
徐夫人见花脸娃娃下来,说,花老师,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刺庄市委的孙书记。
花脸娃娃说,那等我,我上去穿好衣服。
孙书记就说,花老师,花老师,别了,有件事请教您,别客气。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16

花脸娃娃和孙书记上楼,到房间里谈了快一个小时才下来。再下来时早饭都摆在桌子上了。
徐夫人说,哥,饭都快凉了,将就吃一点再走吧。
孙书记说,找个饭盒装两个包子,在路上吃就行了,刚才接了个电话,纪。委的工作组已经下高速了。
孙书记带了两个包子走了,众人一起吃饭。
花脸娃娃说,小曼,老道士五天缺等你逮蚂蚱,我们这样,如果谁逮的蚂蚱多,就说明谁的武功高,这样行不行?不用用工具。
小曼一听,来了兴致,说,我早就看老道士不服气了,还天天要收我当徒弟。我这柔道和散打,那也是没有对手的,你以为我会怕太极吗?
然后将咸菜丝在老道士五天缺的鼻子上晃了一下,让老道士一张嘴给吞到嘴里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17

老道士五天缺和小莫饭后各带着一个塑料袋出去了,文痞徐玉涛和徐夫人跟着当裁判,约摸一个小时之后,四个人回来了,老道士和小莫身上粘满了碎青草,蚂蚱都是活的,也没有断翅,扑扔扔在袋子里乱撞。老道士五天缺逮一只掐死一只,所以,他那个袋子里只剩黑乎乎。
小莫就对着门口,一只一只地放出去,一共68只。
老道士五天缺就倒在桌面上,一共17只。
老道士的脸就红了,说,轻功不是我的强项,这是第一,第二,我只管逮大的去了,还摔了两跤,不象小莫,大的小的都要。
小莫就坐在徐夫人的位置上泡茶,也不理他。由他顾自辩解。等喝了两杯水之后,又趴在了五天缺的背上,揪着他的耳朵说,老道士,老道士,你输了就输了,到底服不服?
老道士五天缺脸就红了,说,服,服,服。快下来,快下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18


徐夫人对花脸娃娃说:怎么样,没事吧。
花脸娃娃说,没事。
徐夫人说,还能继续在刺庄吗?
花脸娃娃说,可能不行,有可能调到省里去了。
徐夫人说,你再给想想办法。
花脸娃娃说,看看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11-15 19:01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