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4972|回复: 72

[随笔] 老道士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老道士在电话里把花脸娃娃损骂了半天,说,狗屎不是呀,那写的文章,狗屎不是呀!
花脸娃娃诚致谢意,说,是这样的,是这样的,确实是这样的呀。
老道士就继续损。
原来发到坛中的文字,均有人损,现在渐无人敢损,因为怕我报复,乱使版。主的性子,把他们的贴子删了以报复,岂不知焉,我现在是以损我为友,而褒我为慎惧哉?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2

花脸娃娃每取得一点成就,就到处眩耀,说,了不得了,了不得了,那写的书法进步大了去了。于是,向老道士五天缺报告。
老道士说,呸!你是多么世俗的人呀。
当了个官,和我说,我当了大官了;
写了一幅书法,和我说,我写了一幅好书法了;
写了一篇文章,和我说,我写了一篇好文章了;
呸!
多么世俗的人呀,你骨子里或者是被世俗压制久了,不得不想发泄一下罢了!原来得之不到,现在得到了,焉不喜哉?
花脸娃娃就说,说的有道理。
然后继续夸自己的书法进步神速,不得了云云。
老道士就继续呸呸呸。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3

花脸娃娃自以为已经脱俗,因为功名利益,都可以象脚下的破皮鞋一样,不是说旧了就扔掉,但是可以买一双新一点的,于是,心中渐渐地再不当回事了,按理说,这是出作品的时候了,但是,因为其胸怀天下,立于于做天下文坛第一名,于是,就继续拓展自己的视野,这一拓展,就如同一个人写书法,本来是写五个五米的“寿”字,一想,写一个半个乡镇这么大的吧,于是,拖了个拖把就出门了,“寿”字那一撇,从八里庄子,拖到了前十里河,再经过十亩放羊的荒地,才结了个笔。
众人跟着看热闹,说,此人就是文。苑的版主吗,今天可看见风彩了,这哪是什么书法家,这哪是什么大作家,这哪是什么江北第一唐伯虎,只不过拖地的罢了。
老道士五天缺听了,说,亏了没有让花脸娃娃当官,当官他敢把辖区用挖掘机拆出一个“福”字来。
花脸娃娃说,我K!我得重新思索一个问题,原来骂乱拆的公物员是狗,是猪,好象骂错了,他们是不是同我一样,想写一个大字“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4

累了的时候,花脸娃娃都会写一段文字,以放松心情,借以休息。
后来想了想,有那种敬。查流子,领导让写总结写烦了,光当,就把监所的门打开,逮谁打谁,弄得鬼哭狼嚎一阵,方才作罢,恨恨地说,以后别让我遇到!
更有甚者,别人正在审查,他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那人的后背就是一脚,说,我让你能!我让你能!然后喜滋滋的昴首而去。
我们都是同样的人呀,我们都在放松心情,借以休息呀。
老道士五天缺听了,不说话了,说,我是不是应该在教太极拳的时候,捏捏女弟子的红腮帮呢?
天下人都有自己借以休息的方式,据说皇帝,我说的是皇帝,现在这种物种,是绝了的了。是以休息当工作,压根儿就没有工作时间,然天下人都说,皇帝那个能呀,那个能呀。所以,民国之前的皇宫,你是进不去的,那个胖的象猪一样的正在洗澡的大胖子,你愿意跪下叫他皇帝吗?
所以,离皇宫三里远,就不让你看见,用千里镜看也不行,也得没收。
愚呀,愚呀。太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5


花脸娃娃估计将来的成就会不得了,太聪明了,太厉害了,更主要的一点,就是太能坚持了。写破了一个论坛,再找一个论坛,继续写,继续写。
花脸娃娃心胸豪迈,离微字远远的,什么微。博呀,微。信呀,微,聊呀,一律不用。
文痞徐玉涛说,我迷于微。博,终于丧失了在论坛上写作的兴趣了,我不如花脸娃娃呀,我不如花脸娃娃呀。
老道士五天缺说,这一点,不在于他能,而在于他痴愚,顾一而不知天下,怪谁呢。
楔一而为,花脸娃娃的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呀。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6

曾是流星这个胖子,胖的脚上的麻子都出来了,还吃。
有一天,拖了一条鳄鱼来找花脸娃娃,说,你说是清蒸好呢,还是红烧,偏巧家里没有酱油了,怕烧出来的颜色不好看,就拖了来了。
花脸娃娃吓得魂也没有了,说,这是一种看门的好东西呀,比狗强呀。来人了,狗还王王叫,先吓唬,再咬上去。你想,你在门口拴一个鳄鱼,也不会叫,上来就啊五一口咬住了,一甩,甩不掉,再一甩,还甩不掉,再一看,俺得个娘呀,黄天神爷,这上哪儿找了这个么东东?!
大胖子曾是流星认为有道理,于是牵回家,当狗养着看门,遇夏天天热,同浴,骑着同浴。
终于有一天,跑了,找不着了。
大胖子曾是流星就天天盯着花脸娃娃的裤腰带,果然有一天看见了他换了一条腰带,但天下鳄鱼很多,终于没有证据证明,此腰带是他养的鳄鱼做的。
大胖子曾是流星经常到鱼塘里问,有没有鳄鱼,夏天快来了,好买一条回去一起洗澡呀。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7

山东境内的奇葩,都让花脸娃娃遇上了,文痞徐玉涛,那是何等样人,又帅,又聪明,战略、谋划、上市、并购,一一精通,文笔又好,娶了个徐夫人更是贤慧非常,但因为批评花脸娃娃写的不行,让花脸娃娃骂成了文痞。想想都难过。
那文痞徐玉涛无一不盖过花脸娃娃,唯一样不能,何也?打字也,花脸娃娃手放在键盘上,就能哗拉拉一片字出来了,好象也不是写出来的,也不是读出来的,不知怎么就出来了,更只使用一种键盘,打字如飞,又非常不在乎,视错别字为通假,脸皮极厚,徐玉涛只好败北,强压着把花脸娃娃当蟑螂踩的心思,微笑着对花脸娃娃说,你的文采好好呀,好好呀。
花脸娃娃趾高气扬地说,一般,一般,一般,你文痞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8


曾大胖子挎了个蓝子,里边盛着一只烤鸡,来找老道士五天缺喝酒。
老道士喜的不行,说,曾大才子,只是有一点不巧,你带酒了吗?
曾大胖子说,没有呀,带烤鸡来了,还不行吗?怒,转身想走。
老道士说,我知道你酒量大,只剩了半瓶酒了,怕你不够,正好徒弟都下山玩耍去了,没有人去买。
曾大胖子说,半瓶也凑和。
老道士说,我还得喝呢。
曾大胖子说,这样,你把酒瓶倒半瓶子凉水,不就是一斤了吗?咱们这样,一边喝一边骂花脸娃娃写的是狗屎,岂不是痛快。
老道士说,有道理。
两人从中午十点开始喝,喝到下午快黑天了,本来两人都是几瓶的量,没有想到,都喝醉了。
花脸娃娃听说了,说,骂人竟可以当酒,竟能骂醉,这也只有花脸娃娃的随笔才具有的功能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9


花脸娃娃才华了得,别人一夸,他就会打哈欠,别人一骂,就打阿嚏。
有一天,不停地打阿嚏,停不下来。
打电话给文痞,说,骂我了吧?文痞说,没有一天不骂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正在搞战略,忙着交稿,别烦我!
打电话给老道士五天缺,老道士说,闲的?骂狗屎我也不能天天骂吧。
打电话给曾大胖子,正在吃大包子,说,掺了咸鱼馅的,可好吃了,来吧。由此判断他没有时间骂,况且周围估计没有美女。
三个人都没有时间骂,为什么还打阿嚏?
后来,才知道是老道士把花脸娃娃随笔集,打印出来,每天必读,有一天忘在了山上石条几上,围了一群八哥,野生的,你想他们能不叫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10916373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10


老道士过马路从来不知道有没有红灯,因为车来了,他一蹦,就轻飘飘越到车顶上去了。倒是把开车的吓的要死。
但唯怕花脸娃娃的弹弓,因为花脸娃娃不是瞄着他打,而是打他的将来要落的地方,每打必中,每中头皮上必起一个大包,半个月才好。
于是,和徒弟们说好,以后练功,谁都可以看,但是花脸娃娃不能看!
后来,几次打不中,但花脸娃娃极其聪明,运用运筹学,暗暗地在家里划线,揣摸,后来,又每打必中。
老道士说,哎,这是骂花脸娃娃写的是狗屎一样的文章,伤了天理了吗,这是伤了天理了吗?得了报应了吗?飞驰的汽车我都不怕,唯独怕花脸娃娃的弹弓!
文痞徐玉涛听了,致函老道士,没有敢明说,只是在末句,悄悄地说,我和你同感呀。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11

老道士、文痞徐玉涛、曾是流大流大胖子,三个人决定从此不受花脸娃娃的气了,决定团结起来,合伙把花脸娃娃装在麻袋里,让他交待下笔千言,一挥而就的秘方,如果交出来,就饿他三天。
老道士说,我最怕的是他的弹弓,如果没有弹弓,我就不怕他了。你们这样,流大胖子以美酒美食诱他,文痞徐玉涛待花脸娃娃醉了,将身上的弹弓搜出来,然后,我就可以把麻袋撑开,把他装进去,然后扎上口了。
三人商量好了,花脸娃娃也醉了,文痞徐玉涛来摸,黄天神呀,一共摸出各色弹弓89把,身上还鼓鼓囊囊的,每摸出一把,老道士的头皮就“生”的一声,想起被鼓起那个包来了。后来,还没有摸完,老道士倒自己晕过去了。
后来,流大胖子不愿意玩了,因为他投资最大,最后都是老道士先晕过去,实在是没有办法,代价太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12


文痞徐玉涛对徐夫人说,回娘家这个事,再等等吧,我决定设了一个连环计,对付花脸娃娃,如果胜了,我决定花十万元回去,好好显摆显摆,如果输了,咱就花一百意思意思算了。
徐夫人瞅了瞅他,见他暗暗窃笑,好象十拿九稳的样子,于是说,最后信你一回。
过了几天,文痞徐玉涛趾高气扬地回来了,说,胜了,胜了,娘子,娘子,卡里的十万元你尽管拿去花吧!
徐夫人说,你是如何设计打败花脸娃娃的?
文痞徐玉涛说,我把他的电脑线给掐断了,把他的电脑键盘给偷回来了。夫人,你看!你再看!油光铮亮的这个就是!
于是,花十万元回娘家,大力显摆了一下。
徐夫人有一天,将回扣款三千元打给花脸娃娃,并说,下次再玩这个游戏时再和先生说。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13


曾大胖子瞅了半天花脸娃娃写的书法,说,哎!你这写得是什么狗屁!既不是文章,也不是诗?(见上图)
老道士五天缺跟着瞅了半天,也没有瞅出什么意思来。
文痞徐玉涛不服,说,每隔几行,每隔几行,可以读出几句诗来,如“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果然是好书法,好文笔。
曾大胖子就挎着个蓝子,蒙着个青花布,来请教花脸娃娃。
花脸娃娃说,电视上看见我了吗?不是在开会吗?我不是在认真地记录吗?不时还微笑点头吗?你们以为记的是什么,全是这玩意儿!
众人说,文痞说的,什么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看来是被花脸娃娃骂的脑残了。曾大胖子更是生气,把青花布蒙在文痞的头上,暴打了一顿,没有让徐夫人知道,怕来报复。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14


花脸娃娃说,看一个人的文字到了什么水平,或者叫什么高度,是看他与生活的融入程度。
文痞徐玉涛听了,说,然也,然也,这个话是多么地有道理呀。所以,这也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竟把生活与文字,熟稔到让别人分不清的地步了,真是高手呀。
花脸娃娃瞅了瞅他说,别,先把下茶杯,你说说,举个例子来说说。
文痞说,虽然你损我,贬我,我竟无可辩解。这就是高,有时,我每想起写点什么,有时的念头就是,“我文痞。。。。。”,细细一想,文痞,不是你强加我的吗?竟被我拾在身上了。还有,在别人眼里,很难区分现实的你,与文字的你,有时竟有混同这感叹,这就是高手呀。
花脸娃娃起身,握了握文痞徐玉涛的手,说,先生受委屈了,但是,我确实是个高手,我自己也承认。请喝茶,请喝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15



近期,网上竟有大量仿冒花脸娃娃的文章出现,竟传说,江北第一大才子花脸娃娃之新作。
有人去请教老道士五天缺,何以是真,何以是假?
老道士五天缺说:你不知道吧,你不知道吧,给我一块五毛钱,我就告诉你。来人就给了他一块五毛钱,他说:花脸娃娃人太清高了,清高到写完的文字,从不修改。但文字中必有错字,谓之通假。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花脸娃娃只用五笔打字,但是,我们几个人,将他的电脑中的“O”“Q”“M”三个键,用上好的502给粘了一下,每打下去,往往出错。所以,看他文字,三行之内,必有错字。
来人说,给我五元,否则我举报你,让花脸娃娃用弹弓打你。
老道士只好给了人家五元,亏了三块五。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16

快过年了,曾大胖子说,咱们去请花脸娃娃写个对联吧。尤其那福,写得真好。
老道士五天缺摸了摸额头,说,我不去,包刚消了,我见了他就想揍他,但又怕他弹弓,我不去。
文痞说,我写的也行,将就着用行不行,福字写的也可以,只是没有笔锋。
曾大胖子不要。坚持只要花脸娃娃的。
于是,三人设计,曾大胖子就挎着小青布蓝子来了,里边盛了酒菜。
见了就,老道士就骂花脸娃娃的书法是狗屎,是狗屎不如,花脸娃娃喝足了茶,说,我写写你们瞅瞅,天下还有写福字超过我的焉?
于是,铺开,刷刷刷,一写写了一百多个福,因其痴迷,越写越好,众人就说,只是比前一个强一点点罢了,花脸娃娃就再写,悄没有注意的时候,全让曾大胖子收到了花蓝子里,再用青布盖上。
花脸娃娃写累了,说,什么叫天才,一个比一个好,这就叫天才。
老道士说,确实是这样,你唯此一点牛罢了。无它,无它。
三人笑眯眯的离去了。花脸娃娃打开曾大胖子的酒菜一看,塑料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11007204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17


花脸娃娃为了追求书法的天下第一,从山上弄了一堆的顽石,在雕刻。再写字时,笔锋入纸,果然力道不一般了。老道士长叹一声,说,我得慎重骂他了,这厮委实是天下第一大聪明,看其活多久吧,真要到六十多岁,真能超王羲之还说不定呢。
徐玉涛听了,说,花脸娃娃这厮,骂了我十余年,损了我十年余,我都没有捧他,你瞅瞅你,你瞅瞅你,竟拍上了。
文痞徐玉涛和老道士就撕打在一起,流大胖子挎着小蓝子,不时从里边捏出一个小点心,放在嘴里,说,高手对决,今日斯是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18


写人,写人的情感,是写作中的高手了,但用第一人称写自己,一写写十余年,天下几无人敢这样做。天下作家,几无人敢挑战,因为这几是一个写作中的极限了。
花脸娃娃一直在写自己,一写写了十余年,初读之人,说,其文无它也,无非唠唠叨叨,叨叨唠唠,级别再高,道行再深,复读之,说,此高人也;再年长,退休后一读,恍然大悟,说,我K,此人是天才!
花脸娃娃说,我哪里是什么作家,我不卖一字稿,不卖一字文,泯然一平民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0 12:40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