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9030|回复: 65

[随笔] 花脸娃娃家的儒家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9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文痞徐玉涛趁着徐夫人回娘家,把花脸娃娃写的随笔读了一遍,意犹未尽,说,神人也,神人也,文笔老道,境界开阔,思想深远,确实是非我文痞不及也。
老道士五天缺听了,说,花脸娃娃在大。众。[][]成了恶霸,想损谁就想谁,想骂谁就骂谁?!真是岂有此理,看把徐玉涛先生欺负的!
大徒弟于是就召集下面的帮派开会,说要灭了花脸娃娃,老道士听到,吓得汗都流出来了,说,如果让花脸娃娃这厮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我们这一帮派将会万劫不复,比狗屎还狗屎了,我们还想不想在黄河以北混了?
于是立下规距,任何时候不能惹花脸娃娃!哪个敢惹,斩立决!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2

老道士五天缺说,花脸娃娃真可怕呀,一个道理,让花脸娃娃左说左有理,右说右有理,然后还无可辩驳,这种人真可怕呀。
胖子曾是流星不服,说,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因为吃醋花脸娃娃的文才,就悄悄地偷了管理权限,将花脸娃娃写的小格,隔三差五地给弄掉一格,让这厮写出来的东西逻辑上讲不通,不连贯,出不了名。
老道士说,这才是最可怕的,每一骨节竟自成体系,都可存话,太可怕了。
下面的徒弟不服,说,师傅,这有什么可怕的?
老道士瞪了一眼,说,把你的手砍掉了,竟还能动,还能打,把你的脚砍掉了,也还能动,还能打,这种人的武功你说高不高?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3

花脸娃娃纳了个小妾,名叫春花,春花只负责洗衣服,又嫌春花洗衣服累,买最好的自动洗衣机一套,带自动上水,自选模式,自动烘干,一件衣服,扔进去之后,不一会儿,就能拿出来穿了。
胖子曾是流星说,这样的傻事,也只有花脸娃娃能干出来。
文痞徐玉涛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提了酒来请教花脸娃娃,说,春花一茗,名为小妾,专管洗衣,又何必置上好的洗衣机一台,莫非花先生你真的得了忧郁症否?
花脸娃娃说,徐先生快请坐,忧郁症是官家之专属,我没有这个福分得呀。春花的价值在于选什么牌子的洗衣粉,丝绸的衣服,还是麻料的衣服,用什么模式档,然后,一天之中,用什么样的时辰来洗,几时几秒之后,可以停下来,这样复杂的工作,哪是你这样的愚人可以理解的,你说春花没有价值吗?价值大焉!
文痞徐玉涛回来对徐夫人说,花脸娃娃这种人真聪明呀,我就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4


老道士五天缺的弟子已招到四五千人以上,江北几无人不识这厮,见了都尊为大(读:DAI)王。
老道士规定,三段以上的弟了,必须每天要读花脸娃娃随笔,不读不行。从三段晋到四段,五段,至最高段十八段,都以背诵花脸娃娃随笔的多少为考核指标。
有一位十七段的高手不服,趁着老道士酒醉,说,花脸娃娃,文人也,其最多不过知道你的个人的信息多一点,你何必怕他哉?
老道士瞅了瞅他,说,你以为我喝醉了是吧?我告诉你,我没有醉,我是装醉。你错了,我和花脸娃娃在一起,从来没有讨论个人的事情,我还有什么信息怕他损骂呢?你以为我是文痞徐玉涛吗?你跟了我多年,功夫也是不错,但是你能做到和自己打,自己过招,然后还能自己高兴得不得了吗?
徒弟说,不能。那有什么意思。
老道士说,滚!你看看花脸娃娃已到了什么境界,自己逗自己玩,自己打自己,自己战自己,还能玩得段位越来越高,这种人要习武,那都是周伯通级的人物。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5


花脸娃娃带着春花到徐府做客,徐夫人拉着春花到厅堂,说,春花,你看,你看我在大厅的正面焚香挂放的画像是谁?春花一看,大骇,说,原来是我家花先生?徐夫人说,我最崇拜花先生了。
春花感动的不行,回来对花脸娃娃说,虽然我妈反对,不愿意我嫁与你,但我通过徐夫人挂你的像,知道此生之选择是没有错的,徐夫人是何等冰雪聪明的人,竟这样敬奉你。
花脸娃娃说,天下人都知道徐夫人和文痞的关系好,你知道伊为什么挂我的像,不知道吧?文痞徐玉涛自从迷韩。汉的梦醒之后,每天必读花脸娃娃的随笔,且上瘾,一时不读就不行,有时在班上读,在会上读,在入厕时读,在会见领导时读,时时作咧嘴状,又必须得掩饰自己,于是就拧大腿,故而文痞之大腿时时作乌鸡腿状。徐夫人爱文痞,焉能不疼哉?故而徐夫人在厅堂设香案,为咒花脸娃娃早死哉,哪里是敬?
春花一听,眼泪都掉下来了,说,你要死了,我可怎么办?于是,上集市购得财神爷一幅,将徐夫人的挂像换回,撕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6

胖子曾是流星写诗很厉害,又是财主,见花脸娃娃纳一小妾,眼馋的不行,于是,就在文苑作情诗,以期有哪位美人爱上这厮,哪里想到,连写了一千八百多首,仍旧没有人爱。
只好来请教花脸娃娃,说,我的情诗,不可谓不叫人入迷,我的才华,不可谓不叫人高视,但是,贴出至今,还没有人向我暗许芳心,这是什么原因,请先生务必地告知在下。
花脸娃娃就借机向他要钱,说,打三千美元,可以告诉你。
胖子曾是流星就打了三千美元给春花。
花脸娃娃说,在情诗下面,把你的车的图片附上。
果然,第二天,就有许多美人给曾是流星留站内短信,说,你的诗让我流泪,让我不能入眠,让我如何如何。
文痞徐玉涛读到这儿,批注点评到:
——————世人只知道花脸娃娃有文笔厉害,焉能想到这厮的真正厉害的地方,是他的谋划,其人之谋划,大有鬼才之谓。
文痞记,19年;[][]于徐府。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7


徒弟阿三来请教胖子曾是流星,说,花脸娃娃这种人高明在哪儿呢?
曾是流星郑重其事地说:这种人遇公物员,会让公物员感其高;遇痞子,会让痞子感其高;遇我们这样的好人,会让我们感到亲切;遇到那穷凶极恶的人,也会让他们感到此生可以与之相托付。高人见了,不知自己为高人,低人见了,不知自己其为低人,每个人都能从他那儿得到快乐,而他自己的快乐不减,反而增加,我只知道这种人几百年不会出一个,几千年里也就三两位,你问我他高明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他高明在哪儿。
文痞徐玉涛读了,批注道:
然也,诚哉如斯也。
——————文痞徐玉涛谨识于徐府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8


文痞徐玉涛和老道士五天缺在一起喝酒,互相吹捧起来。
五天缺说,许多人都知道你是文痞,而不是你是管理学和企业文化战略的大师;
徐玉涛说,许多人都知道你是老道士,而不知你是武学大家;
二人越喝越委屈,每骂一声花脸娃娃,就干一杯酒,每骂一声花脸娃娃,就干一杯酒,最后老道士被四个徒弟抬了回去,文痞被徐夫人雇一骡子地排车拉回家了。
均大醉。
胖子曾是流星听说了,取出酒来,每喝一口,骂一声花脸娃娃,没有就菜,亦大醉矣。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9


文痞徐玉涛作为管理学和企业文化战略的大师,决定拿下A省最大的B公司;
B公司的董事长经常约徐玉涛喝两口小酒,连喝了38场,也没有拿下。
第39场时,徐玉涛大醉,哭了,说,我太失败了,最爱文学,被花脸娃娃骂为文痞;。。。
正要喃喃,董事长说,什么,你就是花脸娃娃骂之恨之的文痞徐玉涛?
徐玉涛脸上已成了花猫状,说,是,怎么了?!我破罐子破摔了,你拿我怎么着吧?!
董事长立即抱过他来,两人一起痛哭,说,我恨死花脸娃娃这个文。苑恶霸了,我每发一篇广告文章,他就给我删掉,我每发一篇广告文章,他就给我删掉,这样,这单业务,非你莫属!
文痞徐玉涛后来问胖子曾是流星,说,真是花脸娃娃删的吗?
曾是流星的脸就红了,说,全是我干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10


文痞徐玉涛决定对花脸娃娃打击一番,挣了钱之后,请了一帮子文学系的教授来坛上反击。
这些人研究了两个月之后,得出一个结论:高人也,许多知识面已突破文学层面,上到哲学和神学,此人脉象已反转,耗子药也不管用了。别说十几个文学系的教授,就是全大学的人一起来攻击,怕也没有戏了。
文痞徐玉涛为此损失了纳1.678个春花的一笔巨款。
徐夫人令他吃了一个月的素菜,一点儿肉丝也没有放。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11


胖子曾是流星有一件事不明白,文痞徐玉涛为什么原因得罪了花脸娃娃,竟让这厮死缠乱打了这么些年。
于是,去请教老道士五天缺,老道士说,这,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花脸娃娃初来论坛,只因文中错字太多,岂只是多,一篇下来,打正确的字没有几个,故被徐玉涛损过两次,还是极轻微的两次,一般人都认为没有什么的,想不到花脸娃娃小心眼儿,城府极小极小的,于是就记下了仇。
胖子曾是流星接着说:那他就天天损他是文痞?花脸娃娃这个文坛中的恶霸,必须要除掉!
老道士五天缺说,快闭上嘴,快闭上嘴。万不可让花脸娃娃这厮知道了。骂他是文痞这对他是没有任何的伤害,你知道伤害在哪儿吗?
胖子曾是流星就探头过去,两人小声地私语道:
花脸娃娃明知文痞徐玉涛痴迷,离不开花脸娃娃的随笔,而每天都写,每天都写,引得徐玉涛每天都来读,一读,就想咧嘴笑,一想笑就掐自己的大腿,上个月腿科的专家说,如果再乌黑一片,血液不通,腿就完了。
胖子曾是流星的汗就下来了,说,我靠!此人太毒辣了。我以为只是骂他文痞就算了呢,原来这么阴冗?!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12


老道士五天缺每每读花脸娃娃的文章就牙疼,导致口腔溃瘍不能愈合,于是,就去找文痞徐玉涛请教,文痞说,原因是这样的,因为你原来是诗人,诗人是什么,诗人是盖过花脸娃娃的,但现在,你竟被他损骂成了老道士,全然忘记了你是诗人,所以,找不着北了,所以,牙疼。
五天缺认为有道理。于是,就夸文痞徐玉涛是管理学大师,企业战略和文化管理大师,两人对夸,夸到天黑,饿得不行,徐夫人煮了一餐红烧肉,二人就着小酒喝了个大醉,第二天,什么毛病也没有了。
曾是流星听了,说,不夸就会得病,我们都离花脸娃娃差的太远了。我们都是世俗人呀,我们都是世俗人呀。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41914520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13


文痞徐玉涛揽了几个大单,结实地挣了几笔钱之后,决定收藏点以后能值钱的。先是茶壶,后是茶桌,再后来是各种山坡上的石头,弄了一堆一堆的。
十年之后,徐夫人说,相公,快来看这个报道,我们发财了。
徐玉涛过去一看,只见报纸上说《今人书法可与古代相比美者,花脸娃娃也》,文中纵论花脸娃娃的书法值钱之所在,特别是中性笔书法,冠绝天下。
徐夫人说,咱家有吗?
文痞徐玉涛说:与花脸娃娃的书信,都擦腚了。
徐夫人贤慧之人,说,留了你也生气,这样也好。终于错过了几千万美元的机会。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41914595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14



胖子曾是流星因为和老道士五天缺,皆算是诗人,就有许多的共同语言,一起探讨“后意识流”、“现代主义”之非常人语,互相敬奉,互相拍马,找找做诗人的感觉。
曾是流星说:“这样不行,这样文苑就毁了,长期让花脸娃娃这厮象只蟑螂一样趴在文苑上,严重影响了文人入驻率。”
老道士五天缺小声说:同感。有同感。
老道士五天缺又悄声说,快了,快了,我看他天天看一些什么《法言》、〈伊力亚特〉之类的,估计这是其“人间最后留恋时”。
果不其然,三个月后,花脸娃娃竟写不出一个字来了,再写出来时,竟无人能懂什么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15


花脸娃娃终于有一天,什么文字也写不出来了,所有的东西都艺术化起来,比喻吃饭,艺术化起来,就讲究各种颜色,西瓜皮必须要和红枣一起;比喻穿衣,讲究艺术化起来,就裤衩子和大棉袄混搭,这叫一冷一热谓之炎凉装;再比喻喝酒,一杯马尿和一杯上好的红酒各放一杯于旁边,拿来闻闻,然后再喝白开水,反正就是超出常人的理解来理解,就对了。
老道士五天缺有点心疼,动了诗人的恻隐之心,对胖子曾是流星说,我们是不是过了,我们是不是做过了?
胖子曾是流星于是就约了文痞徐玉涛一起来花府看花脸娃娃。
花脸娃娃正在和小妾春花一起探讨洗衣液的三种配方,见这几位厮一起过来,知道没有什么好事, 就装着流着口水,对春花说,这几位大爷是谁?
春花说,这是徐大官人,这是五大老爷;这是曾大胖子。。。
花脸娃娃流着口水说,我不认得,来了,就请坐吧,把我的书法收起来,别让他们偷去了。
文痞徐玉涛就开始道歉,说,花脸娃娃,我们把你视为文苑的恶霸,我们认为有点过了,所以来赔个不是。
花脸娃娃说,是的,我就是文苑的,不,或者是中国文化学上的一只小强,小蟑螂,你们说的没有错呀。
接着,花脸娃娃开心地唱起歌来。
几位见了,说,放心了,放心了,这厮内心已强大到有一个丰富的精彩世界了,我们走吧。



发表于 2019-4-20 23:10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写的,多少还是有些漏洞的
发表于 2019-4-21 08:18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吃素和吃斋饭对于圣者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了吗?
发表于 2019-4-21 08:47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吃素和吃荤饭对于圣者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了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5-23 01:1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