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2314|回复: 12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开学季】快乐的日子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17:3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开学季】
                                               快乐的日子



       今儿,我起得比以往时候要早一些,这不赶上日照一中咱高一班开学的日子嘛。
       秋高气爽,风儿吹得我笨重的大金鹿自行车轮直打转儿,大金鹿仿佛一下子变成小金鹿了,轻飘飘的像一片飞叶,省的咱费劲儿蹬车了,顺便玩起了车技,干脆放开车把,收起双脚,做一回“甩手掌柜”的,任凭车儿自由飞跑;要不是跑偏,差点儿碰着人或给拐进沟里,撞到墙角上,车技指定玩不够耍不完,多臭显摆一会儿咱“空手道”的绝技。
       去一中的沙土路上,不乏与我同行的新老同学,却鲜有熟悉的面孔,骑车上学的也很少。我故意有人没人不厌其烦地按着车铃,人们纷纷让道儿躲避我,回头率奇高,同时惹来不少异样的眼神儿,咱脸皮一向很厚,自我感觉挺好,一路骑行的自在又顺溜。
       出城后,眨眼功夫,一中的轮廓即映入眼帘,远处平阔的田野间,数排高低不同错落有致的红瓦房舍在枝叶依然繁芜的绿树中约隐约现。一中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的是有同学家住那儿,以前没少去;可眼下,即将在此度过高中的青葱时光,不免又有些陌生和新鲜感了。
       一中的样子随着车轮的滚动在不断变大,心儿跳的也越来越快。不知不觉车轮碾在了由花岗石砌成高出水面仅一米高的营子河漫水桥上,跟歌一样悦耳汩汩流淌的河水再次拽住了我的脚,随即在桥上停车驻足环视,营子河宛如一条白练,自北向南飘去,北倚一中西侧,南濒日照城东,河水清澈见底常年不断,滋润福泽着脚下万顷良田,万千众生,千百年来,流淌着道不尽说不完的美丽故事和动人传说。
       看看时候还早,我突发奇想,脱掉妈妈给咱新买的白球鞋,将之绑在车后座上,然后挽起裤腿儿,右手抓起不知啥时耷拉到身前妈妈给咱新置办的草绿色帆布背包,不巧一把握住了早上妈妈塞进包里的一个煮鸡蛋,我下意识地用手使劲握了下鸡蛋感觉硬邦邦的并没破碎,随即将背包甩到了身后,接着光着脚丫子推起车子跑到(东)桥头,然后扛起车子下桥,沿河淌水而上。放着阳关大道不走,偏要走水路,只怪咱玩性太过。
       初秋的河水,清凉滑爽。或许有日子没下雨了,河水不深,深不过膝;细沙铺垫的河滩踩着松软爽足,河边的青草尚且葳蕤丰茂,不失夏日风貌;远近河滩上,不时有数只白鹭或飞起飞落欢天喜地或搔首弄姿翩翩起舞;另有一些如歌鸣啭叫不上名字的燕雀鸟禽游走其上,一个个频频扑打着艳丽的羽翼,纷纷争奇斗艳,看的人儿眼花缭乱;河边的柳树、杨树、榆树、棉槐等缠枝盘根肆意蔓延在河堤上,密不透风的枝叶间,筑起一处处鸟雀儿的家园丰巢,其间传出的鸟鸣雀叫如指挥失灵的交响乐,杂乱无章,不绝于耳,侥幸还能捕捉到几嗓子滥竽充数的寒蝉晚唱......
       我完全给眼前的河景陶醉了,好似初次光顾,看得我心旷神怡,如梦如幻。
       迷醉之际,左脚丫儿忽感到有些麻痒,低头一看,小手指大小的一条小鱼儿正不断地用嘴唇触动我的脚丫子呢,你看它扭转着身子,摆动着半透明的尾鳍,蛮欢实的样子来,我噗嗤一笑,咱的臭脚丫幸运地给人家当成香饽饽了;紧接着右脚丫子又给另一条大小差不多的鱼儿黏上了。
       眼下引起我极大的兴趣,怕惊动它们,我依然扛着自行车像根木桩子般一动不动原地站立,先稳住“阵脚”再说,倒要看看这帮小家伙儿能把我咋样。很快,又有几条鱼儿像蜜蜂嗅到花香一样纷至沓来,转瞬大大小小二三十条鱼儿欢聚在我双脚上,可我一点儿不感觉瘆得慌,脚丫子在乐享着更多的瘙痒和麻醉,比挠痒痒舒服多了;可不大霎儿,这种感触就渐渐为越来越明显的疼痛取而代之了,起头我暂且忍受得了,觉得有些奇痒难受,稍微来点儿疼痛也好;谁料这帮小家伙得寸进尺,很快就对咱大动干戈,一改先前温柔的吻触,竟像啄木鸟一样对咱下狠手了,咱可不是树皮,那受得了它们叮咬的痛楚,特别是当见到脚下水面上不断上飘出的一缕缕血丝后,我当即惊慌失措犯起傻来,拔腿就跑,且越跑越快,生怕给鱼儿追上似的。惶恐中,我这才感觉到肩上车子如大山一样成了累赘,全没了先前儿身轻如燕的样子,直接步履蹒跚了,还差点给河底似乎一下子多出的石头绊倒,弄得浑身是水,跟个落汤鸡似的,狼狈至极,窘态毕露。
       我上气不接下气扛着车子在河水中傻跑了一二百米,这才想起往河堤上跑,不料,双脚刚迈上河东边的草地,就“噗通”一声扑倒在地,直接一个狗啃泥;没在河水中给石头绊倒,反而做了埋伏在草丛中一块大青石的“俘虏”。最倒霉的是,右脚给石头踢伤了,扎心的疼。幸运的是车子给甩到了一旁,没给我“再踏上一只脚”砸在身上。我赶紧撑起身子坐在草地上,抱起右脚丫子一瞅,差点儿哭出来,大脚趾满是鲜血,指甲盖直接给踢劈了,掰开脚丫子再仔细一瞧,缀满了裂口儿,有的口儿仍在流血呢,显然是那帮小家伙儿留给咱的“纪念”。
       我捂住脸在河边坐了没多会儿,一阵风儿吹在脸上,擦过耳边,隐约传来大喇叭声,像是一中在欢迎新生入学的女声......我闻声而起,扛起车子,飞身奔向近在咫尺的日照第一中学。
       我被幸运地分在高一尖子班。当我推着自行车一步步走近所在班红瓦石墙的高大教室外时,门前已经围了一圈儿前来报到的男女新同学,约莫四五十人,皆穿戴平素,无大红大紫花里胡哨的服饰,唯一扎眼的乃是几个通身穿着绿军装的同学,指定是部队子女,巧了,今儿咱也穿着军装来的,只不过没有“全副武装”,只有穿了上身军服,下着深紫色的平绒裤子。今儿我背不住最后一个到场,但我却并不因此而感到丝毫羞愧,权当自己乃“压轴”角色,也算践行了一回“阿Q精神”。
    “叮铃铃.....”我在一旁停好车,不留意按了下车铃,并没当回事儿。
    “嚯~~又来了个大个子!”不料,铃声响过,还没等我转过身子,耳边即响起浓重青岛口音的大人腔调儿。我扭头一看,人堆中间像打开一扇门,敞开一道口子,尽头的一张课桌后,直挺挺坐着一位四十出头,面部黝黑,一身藏青色衣着,儒雅严峻的爷们正盯着我看呢,貌似在笑,但又不像,抑或他长得过于严肃,笑神经有失灵敏吧。不用说,他指定是咱班主任;想想今后咱就要跟这包公脸谱的人打交道,我心里还真没底。
       十六岁,一米七刚冒头儿,我并没感觉自己高呀,“大个子”这顶帽子有点儿大,抑或新同学中武大郎太多,没几个比我高的,相比而言吧;再说,我感觉自己没这个老师高呀,不会是他在拿咱开涮,活跃一下气场?我这样瞎琢磨着,尽量装出沉着从容的样子,挺直腰板微笑着走向他。
     “嚯~~下海啦你!——啊? 呵呵呵......”谁料,我朝前走两步,他即站起对我喊道,随即左右瞥了一眼引带着同学们哄笑起来,有几个女同学笑的尤其尖利刺耳。
     “啊......”我不禁暗自叫了一声,随即本能地自我打量了一下,怪不得呢,但见两只小腿白亮地裸露着,还好,穿着鞋;我脸一热,指定羞得跟红苹果一样,接着赶忙将裤腿子放下。
       待大家笑过后,他先对我自报家门,果然是咱班主任,而且还是咱班语文任课教师呢,难怪说话风趣幽默。然后,他拿起课桌上的报名单,象征性地扫了一眼(他早已晓得我是谁),接着眼瞅着我大声喊了我的大名,我即刻像军人一样刷地立定,就差敬礼了,扯大嗓门儿报了声,“——到!“,可能声音太大,再次引起大家哄笑。
       随即证明,我就是最后一个报到,还不是给营子河扯了后腿。报完到后,紧接着参加了在学校千人大礼堂召开的欢迎新生入学暨新学期开学大会。
       中午,我在学生食堂花了几角钱打了俩菜一饭,顺便把不知啥时给弄碎皮的那个煮鸡蛋一块吃了。不知咋地,这顿饭我吃的特香,说起来,也没啥好吃,一个所谓猪肉粉条熬白菜,菜里没有一滴油,等于清水熬白菜,临了,才吃出两片指甲盖一样大的肥肉,不过粉条相对放了不少;一个号称是西红柿炒鸡蛋,其实就是干炒西红柿,几乎看不见鸡蛋,幸亏咱有自带的鸡蛋给“补救”一下。不过有一样倒真是蛮合胃口的,不是一般的好吃,那就是花卷儿啦,感觉比大院机关食堂做的好吃不少,我先是买了俩,觉得太好吃,饭后又多买了俩,一个当零食儿吃,另一个带给家人尝尝。那花卷之所以好吃,自然是用料足,做工精了,盘卷的层层面儿就像是用油浸泡过一样,吃着油香咸爽,不用就菜,干吃都可。
       下午在新教室,班主任主持召开了首次班会,同学们推选了班干部和各小组长。
       谁料,咱成了班上首个焦点,也是最大的焦点。当我担任班长这个决定由班主任满嘴青岛腔的大嗓门中脱口而出时,立即引爆了全班同学的热烈鼓掌与喝彩,我心里挺滋儿,没想到咱人气儿这么高,这才刚开头呢,咱以后一定好好表现,不负众望。所有班干部,只有班长是学校事先内定的。
       当我听说让我当班长时,先是一怔,但随即想想也是,应算是顺理成章,不无意料的事儿,因为咱有“前科”呀,在上小学、初中时,咱都当过班长呢;如此看来,班长舍吾其谁,非咱莫属。这样想着,我憋不住差点儿笑出声来,自嘲就是个“官迷”。
       随后,我又当选为班团支部书记,这应当也在意料之中,岂不知,咱上初中时,不仅是班里的团支书,还兼着校团总支副书记呢,顺水推舟的事儿。
       一身兼两职,班长、书记两副重担一肩挑,官儿都让咱当了,也不怕给压趴下闪了腰,我憋不住笑着暗自戏弄自己。班长书记一人干,在一中实属罕见,我自豪,我高兴,只顾着乐了,一点儿没想到今后的压力。
       小风儿吹着眼睛笑成了一条线儿,夕阳染红了甜蜜的小脸蛋儿;河水给鱼虾搅腾的淌满了水花儿,鸟儿追着屁股叫了一路,原来是咱的,——不,应该是刚结识的一帮同学们的欢歌笑语刺激引导了它们。
     “班长!”
     “哎~~”
     “今儿,俺头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是块当班长的料!”
     “眼挺贼呀你!哈哈哈......”
     “书记!”
     “哎~~”
     “明天咱就把入团申请书交给你,全指望你了!”
     “呵呵,书记,你有所不知,这家伙,入团申请书都写了一粪筐——木用!
     “可不咋地,这小子每次都是前脚儿刚写了,后脚儿就跟同学干起仗来,劣性不改呢!”
     “真滴吗!那么说,你打仗挺厉害喽!”
     “一般般,嘿嘿......”
       "要不,改天咱俩比试,比试?!”
     “呵呵,班长净会开玩笑!”
     “真的~~俺也喜欢打仗(打架)!”
     “那哪成!俺怕失手误伤你呢。”
     “班长,你别听他瞎咧咧,就会吹牛,他呀,每次给人家打仗,都占不了啥便宜,不是两败俱伤,就是自个儿给打的满地找牙。”
     “仗还是打少了你,多打几仗,多练练手,说不定哪天,你指定能把打落的满地牙给找回来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了一天的我,傍晚回到家接着笑,跟发神经似的,好久没这么开心了,直接招来自家小妹异样且好奇的眼神儿。
       晚饭时,家人吞食着虾皮子鸡蛋韭馅儿顾扎子(水饺),咀嚼着我从学校食堂带回家的那个油香满嘴的花卷儿,一起分享了今儿咱——快乐的日子。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2
发表于 2019-9-10 20:41 |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9-9-10 21:09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9-9-10 21:09 |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9-9-10 21:26 |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9-9-10 21:50 | 只看该作者


7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2:31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言笑-晏晏 发表于 2019-9-10 20:41

言笑晚安
8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2:42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聶耄耋犇疏 发表于 2019-9-10 21:09

晚安
9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2:43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雾影 发表于 2019-9-10 21:09

有诗情画意得名字
10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3:02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爱在论坛 发表于 2019-9-10 21:26

爱在千斤顶    给力
11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3:03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ZT344wg 发表于 2019-9-10 21:50

预祝中秋快乐
12
发表于 2019-9-11 05:08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老子英雄儿刚强,子子孙孙都戴长。四世一品基因优,又出栋梁铸辉煌。
13
发表于 2019-9-11 05:50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9-9-11 07:30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老子英雄子孙强,世世代代都戴长。四世一品基因棒,又出栋梁铸辉煌。
15
发表于 2019-9-11 09:27 | 只看该作者

16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0:02 | 只看该作者
秦春 发表于 2019-9-11 07:30
老子英雄子孙强,世世代代都戴长。四世一品基因棒,又出栋梁铸辉煌。

瞅着你的诗
点上一根烟
不说晨雾早
笑看天台山

17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0:04 | 只看该作者

预祝安然中秋愉快
18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0:30 | 只看该作者

预祝阳光兄弟中秋快乐
19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0:45 | 只看该作者
秦春 发表于 2019-9-11 07:30
老子英雄子孙强,世世代代都戴长。四世一品基因棒,又出栋梁铸辉煌。

地灵人杰颂涛雒,渔肥稻丰鱼米乡;学士博士咏古今,只缘身在天台山。



20
发表于 2019-9-11 11:55 来自手机客户端 | 只看该作者
甲子山望海 发表于 2019-09-11 10:45
地灵人杰颂涛雒,渔肥稻丰鱼米乡;学士博士咏古今,只缘身在天台山。

天台山涧一缕岚,似尘似雾似炊烟。晴空丽日隐身去,半明半暗半鬼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9-18 07:19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