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988870|回复: 15

致微山县县委程大志书记的第二封公开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9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weet28228 于 2015-7-9 16:43 编辑

尊敬的程书记:
基于您的口碑,基于相信您具有一个共产党员的品质,基于相信您领导下的微山还是一个公正法治的环境,今天跟您写第二封公开信,就我们外地人在微山遭遇到官商设局强占我们煤炭之事再次向您反映,希望您在百忙之中过问此事,要求公正解决,严惩犯罪,还微山一个朗朗晴天!
我们的遭遇上一封公开信给您做了详细的说明,现简单就我们目前的遭遇和我们的期望公开反映给您:
一、投资微山设局被困:
12013年我们公司在微山投资400多万租赁了煤场买了煤炭后,就被困在微山了,煤也拉不走,开始是因为煤炭抵押给银行被困,后来估计是马传军、李超芳、法院执行局长盛苏合谋,通过法院把我们查封困住,经过一审二审查明后,盛苏又不顾我们的租赁权,在2015年的323日,把煤场非法裁定给李超芳,让李超芳通过避免了刑事责任而非法把我们困住。
2、现在法院、政法委均已明确煤炭是我们的,煤场的租赁权是我们的,但是现在的李超芳仍然公开侵犯我们的租赁权,锁住我们的大门,不让我们进煤场,强扣我们拉煤的车辆,我们在微山还在遭遇着被侵犯权利和损失!
二、我们对您和微山的期望:
1、依法查明盛苏的行为是“借钱”还是受贿:就李超芳“借钱”10万给执行局局长盛苏之事(2014630日前后,李超芳从他的农行银行卡15477400460035690,在农行微山支行付村分理处打给盛苏个人10万元),法院和政法委座谈中给了我们一个解释,用5月份的15万借款问题,来应付630日前后10万元“借款”问题,我们无法接受和认可,因为法院对干部的考核和调查仅仅是内部的纪律审查,没有侦查权,定位不全面,我们请求检察院反贪部门对此事就我们的正式举报,进行认真的调查并正式答复我们,依法查明盛苏的行为是“借钱”还是受贿!
2、依法查处盛苏、李超芳、马传军涉嫌恶意串通以虚假诉讼侵占我们煤炭的犯罪行为:
我们递交了新的证据:2014年8月14日,李超芳付给润维公司汇700万元的进账单。我们请求陈书记让法院公安部门介入调查,他们双方既然已经在2014年5月份在济宁中院就欠款千万元形成诉讼,怎么可能在债务人分文未还的情况下,并在查封我们煤炭一个月后,债权人又向债务人支付700万元?这是完全不合情理的!这么专业的,巧妙绝伦,出神入化的官商、奸商设局,就是微山法院执行局局长盛苏导演的杰作,我们期望微山给与查处和惩罚!
程书记我们相信您会按照党的纪律和人民的期待,惩治邪恶,严惩腐败,我们不相信您领导下的微山会放任这种行为,这会让将来准备来此地投资的外地企业和人士寒心,大大影响您的形象和微山的形象啊!
我们相信,您领导下的微山应该是朗朗青天,正义尚在!
我们相信,您领导下的微山,邪恶应该受到惩罚,腐败得到严惩!
我们不会放弃,为了我们的祖国多一点正义,少一点邪恶!
青岛百事基资源有限公司
2015.7.9

发表于 2015-7-9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7-9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7-9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7-9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7-9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会解决
发表于 2015-7-9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能拖到什么时间
发表于 2015-7-9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农说事 于 2015-7-9 16:39 编辑

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李超芳、百事基的民事判决书,请点击细看http://www.court.gov.cn/zgcpwsw/sd/sdsjnszjrmfy_3614/ms/201506/t20150612_8583805.htm
看看判决书,什么是真实情况??
           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济民终字第15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超芳,××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张贞会,山东谛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百事基资源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香港中路12号B区B611户。
            法定代表人黄效谦,总裁。
            委托代理人于开祥,山东宁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冯恩杰,山东慧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微山县鑫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微山县夏镇东风路167号。
            法定代表人马传涛,经理。
            上诉人李超芳因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微山县人民法院(2014)微民初字第13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超芳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贞会,被上诉人青岛百事基资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冯恩杰、于开祥,原审第三人微山县鑫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马传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6月1日,山东亿龙煤炭洗选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超芳与山东省润维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维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合同一份,约定润维公司向山东亿龙煤炭洗选公司购买煤炭20000吨,价格565元/吨。2013年7月24日,被告青岛百事基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事基公司)与微山县鑫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润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合同,以400万价格向鑫润公司购买原煤10000吨、中煤1200吨、煤泥800吨,当日双方签订煤场租赁合同一份,约定鑫润公司以年租金35000元价格将煤场租赁给被告百事基公司,租赁日期自2013年7月24日至2015年7月23日。
            另查明,李超芳与润维公司、马传军、鑫润公司、马传涛欠款纠纷一案,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27日作出(2014)济民初字第68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生效后,李超芳申请执行,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本院立案执行。该案于2014年7月9日立案,根据李超芳的申请,本院依法作出(2014)微执字第481号执行裁定书,于2014年7月10日查封了被执行人鑫润公司院内的煤炭一宗。2014年7月22日,百事基公司向本院提出书面异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并于2014年8月6日作出(2014)微执异字第26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对鑫润公司院内煤炭的执行。据此,本院于2014年8月25日作出(2014)微执字第481-2号执行裁定书,解除了对鑫润公司院内煤炭一宗的查封。2014年9月5日,李超芳以百事基公司为被告,以鑫润公司为第三人,向本院提出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1、确认第三人鑫润公司享有解封标的物(煤炭)的所有权并继续执行查封;2、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所以,合同关系一般只在特定的当事人之间发生效力。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将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李超芳主张涉案煤炭系第三人鑫润公司从原告处购买,但其提供的证据是其与润维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并无其他证据证明涉案煤炭是其售予第三人鑫润公司并仍由第三人所有。且第三人鑫润公司亦不认可其与原告李超芳有买卖合同,主张涉案煤炭并非其公司所有,故原告李超芳确认第三人鑫润公司享有解封煤炭所有权的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李超芳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李超芳负担。
            宣判后,李超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理由是:一、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的买卖合同并未履行,被上诉人没有支付购煤款,煤炭的所有权并未发生转移,仍属于原审第三人所有。2013年7月24日,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同时签订三份协议,即合作协议、煤炭买卖协议及租赁协议。被上诉人只向原审第三人转入一个400万元,该400万元到底是被上诉人支付的购煤款还是向原审第三人投入的合作资金(融资款)是买卖合同成立与否的关键。根据原审第三人的陈述和确认,该400万元是被上诉人按照合作协议向原审第三人投入的融资款,且原审第三人已按照协议约定向被上诉人每月支付6万元的收益。从原审第三人向上诉人出具的说明和原审第三人的当庭确认来看,原审第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煤炭买卖合同并不是真实的买卖合同,只是作为被上诉人向原审第三人投入400万元融资款的制约条件。二、如果按照被上诉人所称400万元是购煤款,则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的买卖合同应为无效合同。1、原审第三人的法定代表人马传涛当庭表示对该买卖合同的签订不知情,印章不是其本人加盖也未授权他人加盖,马传涛也未在该合同上签字,合同的签订不是原审第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2、该合同的主要条款缺失,内容不具有客观性和合法性。合同没有约定煤炭的质量、单价、计量方式,被上诉人表示是通过估堆的方式购买该批煤炭,严重违背了交易习惯。3、该合同的签订,原审第三人与被上诉人存在明显的恶意串通。原审第三人购买上诉人的该批煤炭(原煤)价格在每吨600元以上,却以每吨333.3元的超低价销售,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三、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签订的合作协议应当认定真实、有效。上诉人提交的合作协议是原审第三人向上诉人提供的复印件,原审第三人当庭确认该复印件的真实性。虽然被上诉人对该合作协议不予认可,但被上诉人是该合作协议原件的持有人,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第75条的规定,应推定上诉人主张的合作协议是真实存在的。四、本案应当追加润维公司为当事人,以最终确认涉案煤炭的所有权归属。1、原审第三人一审时明确表明,涉案煤炭是由润维公司购买的上诉人的,属于润维公司所有,润维公司将该批煤炭存放在鑫润公司的货场上;鑫润公司法定代表人马传涛2014年12月6日再次出具证明,证实院内存放的煤炭是润维公司购买上诉人的煤炭,其对于与被上诉人签订买卖合同并不知情,也不支持买卖合同的成立;上诉人与润维公司法定代表人马传军通话时,马传军也认可涉案煤炭是润维公司购买的上诉人的,并未出售给被上诉人,仍属润维公司所有。2、根据鑫润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润维公司法定代表人对涉案煤炭属润维公司的说明,润维公司与本案的审理存在直接利害关系,法院应依职权追加润维公司为本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
            被上诉人青岛百事基资源有限公司答辩称:一、被上诉人与上诉人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本案是执行异议之诉,基于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及马传涛、润维公司、马传军之间欠款纠纷一案的执行,被上诉人提出异议后,法院中止执行,上诉人提起的诉讼。上诉人主张与原审第三人对涉案煤炭有买卖关系,并未举出相关证据来证实,更未举证证明涉案煤炭仍归原审第三人所有,所举证据仅证明上诉人与润维公司有煤炭业务上的往来。而被上诉人举出了买卖合同及付款凭证等有力的证据,原审第三人对被上诉人所举证据的真实性也予以认可,证明了涉案煤炭的所有权已转移到被上诉人名下。二、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所签煤炭买卖合同成立并已生效,双方已按合同履行完毕。1、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签订的煤炭买卖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加盖了原审第三人的公章,其法定代表人马传涛也在合同上签字,马传涛对买卖合同的真实性在庭审时没有异议,说明该合同成立并生效。2、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签订买卖合同后,第二天被上诉人就支付了购煤款,原审第三人出具了增值税发票,发票上货物一栏明确写的是“煤”而非“融资”。3、被上诉人已取得涉案煤炭的实际占有,并由专人管理,说明合同已履行完毕,煤炭的所有权发生了转移。4、煤炭买卖合同也约定合同生效后煤炭所有权即转移至被上诉人。三、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1、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没有违反合同的基本要件,由于合同涉及了原煤、中煤及煤泥,约定质量、单价非常困难,“估堆”买卖也符合交易习惯。2、由于买卖的是原煤、中煤、煤泥,所以价格低于原煤价格,不存在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的情形,上诉人也未提供证据证实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恶意串通。3、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签订买卖合同的时间在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等人欠款纠纷调解之前,不存在恶意串通损害上诉人利益的可能。四、上诉人提供的合作协议是复印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上诉人提交的汇款凭证是马传军与黄效华之间的打款凭证,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五、本案已进入二审程序,上诉人申请追加润维公司为第三人,不符合法律规定;且上诉人一审时的诉讼请求是“请求确认第三人微山县鑫润投资贸易有限公司享有解封标的物(煤炭)的所有权”,与润维公司没有关系。
            原审第三人微山县鑫润物资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传涛陈述称:鑫润公司和润维公司实际上都是马传军的,我是跟马传军打工的,与被上诉人的合同都是马传军与被上诉人谈的,马传军让我签字我就签字,马传军安排人盖的章。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审理程序问题。本案为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在法院审查执行异议及本案一审时,上诉人李超芳均主张涉案煤炭归鑫润公司所有,并以百事基公司为被告、鑫润公司为第三人提起诉讼,现又以煤炭归润维公司所有为由,主张法院应依职权追加润维公司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与其在执行异议审查及一审时的主张相矛盾。且润维公司并未主张对涉案煤炭有独立请求权而提起诉讼,故一审法院未予追加润维公司为第三人,程序并无不当。二、关于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问题。上诉人李超芳提供的合作协议与转账凭证均系复印件,虽然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予以认可,但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不予认可。如果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确实签订了合作协议,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的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应当能够提供合作协议的原件,但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并未提供,故无法依据上诉人李超芳提供的合作协议复印件认定合作协议的存在及协议内容的真实性,亦不能据此认定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持有合作协议拒不提供来推定上诉人李超芳的主张成立。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提交了买卖合同、支付凭证、增值税发票等,可以认定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三、关于买卖合同的效力问题。1、买卖合同上加盖了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的印章,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向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开具了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诉人李超芳以马传涛表示对合同的签订不知情为由,主张签订合同并非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如果马传涛的陈述属实,那么根据马传涛、润维公司法定代表人马传军的陈述,作为鑫润公司和润维公司两个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马传军与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后,安排人员在买卖合同上加盖了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的印章,也应认定签订买卖合同系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2、合同条款欠缺影响的是合同是否成立,而非影响合同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是否成立存在争议,人民法院能够确定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的,一般应当认定合同成立。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中,当事人名称、标的和数量都是确定的,故可以认定买卖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3、所谓恶意串通的合同,是合同的双方当事人非法勾结,为牟取私利,而共同订立的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上诉人李超芳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双方恶意串通,损害了其合法利益。综上,上诉人李超芳关于被上诉人百事基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鑫润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李超芳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李超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闫先东
            代理审判员  张 芳
            代理审判员  韩 飞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梦琦


发表于 2015-7-9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15日,微山县傅村街道的李超芳带着2013年7月24日百事基公司与鑫润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原件,到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请求,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
    2014年4月原告李超芳诉马传军、马传涛及其公司煤炭货款纠纷,标的额超过1000万元,一审在济宁市中院查封了被告财产(包括马传涛公司的厂房、设备等),调解由马传军、马传涛及其公司偿还原告货款,被告没有依法履行调解书内容。李超芳申请市中院执行后,市中院指定微山法院执行。根据李超芳的申请,2014年7月10日微山法院裁定对马传军、马传涛及其公司财产进行执行,其中包括查封了位于马传涛公司煤场的煤炭。
    执行开始后,2014年7月22日,案外人百事基公司对微山法院查封的标的物煤炭提出异议,认为百事基公司已经购买了马传涛公司的煤炭,该煤炭应属于百事基公司所有,不是执行的标的物,微山法院审查后认为异议成立,裁定中止了对该煤炭的执行。申请执行人李超芳对该裁定不服,提起异议之诉,认为:(1)该煤炭应属于马传涛公司,应是执行的标的物。(2)百事基公司购买马传涛公司的煤炭为假、融资为实,并提供了百事基公司与马传涛公司的合作协议复印件。由于法律规定复印件不能独立作为证据使用,微山法院的一审和市中院的二审均没有采信该复印件证据,均判决驳回了李超芳的诉讼请求。
在百事基公司对微山法院关于煤炭的查封提异议时,微山法院询问百事基公司是否对市中院审理期间对厂房设备的查封提异议,百事基公司明确表示对该煤场的查封不提异议,并在笔录上签字。2015年3月,申请人李超芳与被执行人马传涛及其公司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将包括煤场使用权在内的物品作价300万元抵偿给李超芳,申请了法院裁定确认。百事基公司拉煤受到李超芳的阻止,双方发生争吵、厮打。百事基公司对此又提出了异议,5月27日对该异议听证中,李超芳出示了百事基公司与马传涛公司的合作协议原件,该新证据的出现,使煤炭所有权出现了新的争议。李超芳持新证据已向济宁市中级法院提出了申请再审要求。
    另外,百事基公司在煤场拉煤过程中与李超芳发生的治安案件,已经及时得到处理。4月13日,对李超芳的斗殴行为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当晚,百事基公司的人再次报警称李超芳的人驱赶百事基公司的人并扔了其被褥,出警发现报警失实;次日,百事基公司再次拉煤受阻报警,现场未发生斗殴,派出所告知双方应通过法院解决运煤争议;17日,百事基公司报警要求打开煤场门锁,李超芳出具了微山法院3月23日的《执行裁定书》,该份文书载明,该煤场使用权已抵偿给李超芳,且煤炭所有权出现的新争议不属于公安处理范围,百事基公司要求公安派出所强行开锁于法无据。百事基公司与李超芳执行异议之诉虽然胜诉,微山法院也对原对煤炭的查封予以解封,但该诉讼仅是对原告李超芳的请求予以驳回,不具有执行标的,因此,百事基公司无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来达到运煤目的。公安派出所对处于争议之中的煤炭所有权,在法院没有最后的明确权属之前,依法也不能强行打开煤场大门,但百事基公司的每次报警都得到妥善处理,其合法权益都得到了及时维护。煤炭所有权争议,应通过市中院处理李超芳提起的申诉再审解决;煤场使用权争议,正在微山法院审查异议的程序之中。
    办案人员借款问题,经初步查明,2014年5月份,车展搞活动,法院工作人员盛苏欲购买车辆,因其个人存款到5月15日到期,便向朋友马运柱借款周转(与该案无任何关系),马运柱找到李超芳(此时李超芳在微山法院没有任何案件),盛苏与李超芳也不认识,马运柱为方便,直接把盛苏的卡号给了李超芳,李超芳便在5月5日将15万元转账到盛苏银行卡,5月19日,盛苏存款到期后,将钱打回李超芳的帐户(期间共14天)。
发表于 2015-7-9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农说事 于 2015-7-9 16:38 编辑


           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
          判决书链接地址:http://www.court.gov.cn/zgcpwsw/sd/sdsjnszjrmfy_3614/ms/201506/t20150612_8583805.htm
发表于 2015-7-10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组织大如天,有困难找组织
发表于 2015-7-1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尼玛,又叫又哭、像个怨妇!不去公检法纪检举报,在这里瞎嚷嚷有屁用?省委书记也不能亲自办案子呀!
发表于 2015-7-10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已经再审了,有人底气不足吗?这年月别指望法外干扰,也别指望炒作绑架司法。有种的就把官司打到底
发表于 2015-7-25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见到结果!!
发表于 2015-8-11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形形色色的人都看上了利用网络来制造舆论,好像挺复杂的经济纠纷,让不谙真相的网民来给你一个大公司主持公道??让广大网民来为你公司摇旗呐喊吗??官与商的问题,您还是找组织、找政府、走法律程序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6-22 02:1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