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2221|回复: 10

[德城话题] 桥口记忆之“铁胳膊”马连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桥口记忆之“铁胳膀”马连术
在桥口提起“铁胳膊”马连术,耄耋之人或许想起,“奥”地一声:“那个水贼。”同时特别纠正地说:“他是北厂的。”“水贼”这个名称现在有些生疏,而老年间人们并不陌生。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德州无山可靠,只有运河靠吃水了。运河顾名思义就是用于航运,围绕运河产生了相应行业。所谓吃水就是利用运河谋生而产生的一切合法、非法的活动。而“水贼”是非法活动之一,专门从事水上盗窃以此谋生。“铁胳膊”马连术是“水贼”中狡猾者。
有道是贼子沿街走,无赃不捉拿。马连术在桥口大摇大摆,招摇过市,无人敢动。除了他是无赖外,还有就是他会武术,擅长使鞭,更有一身“浪里白条”的功夫,这也是“水贼”的基本功。他的绰号“铁胳膊”一名由来则源于他一次扒船行窃时被人发现,让人一刀砍伤胳膀落水,他不但没死而且成就了“铁胳膊”名号。基于此他干脆将胳膀纹上一条龙,以此标榜,更加肆无忌惮。
任何事物的产生不是凌空而现的是有其成因的,“水贼”的出现有其特定的历史成因。运河最初的功能是运粮,又称运粮河,俗称渡漕。当初的运粮河是用于军事,故有军队守护,有史记载明初常遇春攻克德州在此运河设立御守所,后来驻军规模不断扩大并建城设卫,盛极一时;直至民国仍有隶属军队序列的河防队守护,可见运河的重要性。很长时间运河是皇家专享,德州北厂的将陵仓就是佐证,后来因国策调整,运河允许民间使用。历史的经验表明转轨期间都存在无序阶段,然后再调整完善。运河也不列外,由于放开,运河码头随处可见,揳两根木桩,搭一块木板就是简易码头。也由于当时官府粗放态度,放任不管,任其泛滥,最后依据“丛林法则”德州运河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码头。这些码头名义上在官府备案实则有帮会控制,这些码头各有所属,又各有专长。北厂码头且不说皇家粮仓,小锅市,据考证小锅市应为卸锅市,即专门卸载船运来的锅;竹竿巷,分大小,是专门卸竹竿的;盐店口不言而喻,还有上码头是杂货的。不难看出这些都是专用码头,而桥口码头则是客货码头,船多货多客多。不论陆地蟊贼还是水贼他们要求是什么?出手快,变现快。偷专业码头,无非粮食、铁锅、竹竿之类的,哪有直接偷钱更直截了当。船户多在桥口停留等待,故水贼瞄准船户客人趁黑夜从水里钻出扒船行窃然后悄悄溜之大吉。
常言道猫有猫道,鼠有鼠路。渡漕虽有漕帮把持,奈何运河之大各色人等杂然其中各自城帮。旧时官府也借助帮会控制底层人群,帮会之间形成各自势力范畴。帮会通过严刑峻法帮规控制众徒,各行各业或明或暗有严格的界线,越界取食或跨界収利引起纠葛惨遭帮规制裁。
桥口表面上熙来攘往,底下暗流涌动。各种势力暗中较劲,剑拔弩张,有团伙的,也有个人的的,各种因素糅杂形成了理不清剪不断局面。记得我父亲说过桥口“八大怪”张傻子曾诅咒说:早晚把你李家撵出桥口。
桥口“八大怪”张氏兄弟势力较大,还是码头把头。如此口出狂言,是有历史渊源的,他说出了有些人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我家在桥口较其他家族势单力薄,且我家在桥口虽每辈兄弟姐妹不少,但每辈在桥口只有一户单门立户,可谓单传世袭。可是这样一个家族为何遭此诅咒呢?我父亲讲过的家族史里的一件事可能解开其中的奥妙。
我父亲说他的爷爷也就是我的老爷爷曾祖父,行三,与我爷爷一样,人称三爷。为了方便我将我的老爷爷称谓老三爷。老三爷在桥口经营车行,主要是小车,即北方特有的独轮车。这种车特别适应短途运输,尤其适用码头装卸,上下崖一推一拉方便快捷经济实惠。老三爷经营有方,垄断了桥口车行,生意红火,招来他人嫉妒,麻烦不断,但一一被老三爷化解。然而,总有人贼心不死勾结水贼马连术挑衅老三爷。“铁胳膊”马连术本是狷狂之徒,不知出于什么居心,竟然不顾道上的规矩寻衅滋事。老三爷绝非等闲之辈,两个人便厮打起来。马连术善使鞭,卖了破绽挥鞭打在老三爷头上,生生将盘在头上的发辫打断。老三爷开始不肯下死手,不想马连术如此恶毒,如果不是发辫护头早已脑浆迸裂。老三爷怒从胆边生,顺手抄起灶上的大通条狠狠地打去。马连术心虚越战越怯,拖鞭顺后街逃走。老三爷穷追不舍,眼看到了河边。马连术见势不妙一头扎进河里水遁而去,从此不敢在桥口露面。
纸里包不住火,老三爷得知表面上是马连术挑衅实际是当街有人勾结怂恿所致,一怒之下,凡是当街的来车行雇车的一律不准,只雇佣外人。老三爷不怕,本来上工的管吃,现在管住,偌大的院子有的地方可住。当街的穷苦人受不了了,本来靠雇小车到码头挣几个大子,换几斤棒子面养家糊口,现在得罪了老三爷如何是好?当街勾结马连术的迫于压力不得不托人求情,找老三爷说和赔礼道歉并摆宴席唱大戏给老三爷压惊,把一切责任推到马连术身上。
老三爷虚怀如谷,不是狭隘之人,也是一时气急所为,后觉不妥逐解除禁令,和好如初。然而,事情并未因此而放下仍有人耿耿于怀,世代相习,故有了“八大怪”狂言。为了破除这句莫名其妙的百年诅咒我父亲放弃一切离开桥口的机遇即是参加回支队闹革命也回到桥口厮守终生。
物转星移,世事沧桑。随着铁路的开通,航运的萎缩,运河的干涸,“水贼”消失殆尽。随之,桥口东首铁道出现了专门在列车上行窃得手后从飞驰的火车上飞身跳车一闪而过的“飞贼”。
2016年1月1日星期五

发表于 2018-2-4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故知新
发表于 2018-2-5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2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旧闻旧事,历史影子。
发表于 2018-2-23 20:44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6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27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5-27 09:17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