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33465|回复: 3

那些与太河水库有关的童年记忆!——谨以此纪念已经干涸的太河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2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来自静卧泥土的博客
文字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由淄博二三事整理发布
一并感谢
【小编按】
再没有人不知道,太河水库干了!
曾经供养着几十万淄博人的美丽的大水库就这样没有了一滴水。
看到那些水库干涸的图片让人欲哭无泪。
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360se6/User Data/temp/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jpg 4.jpg
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360se6/User Data/temp/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jpg
索性,我们就只去回忆。
回忆那红旗招展,
回忆那人声鼎沸,
回忆那夕阳漫天,
回忆那青山秀水……

1963年出生于淄河岸边南下册村的我,到1978年离开,在太河老家生活了整整15年。15年间,恰好是太河水库建设激情最最燃烧的那段岁月。
作为土生土长的太河人,最初的记忆是大河滩上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大会战场面,还有门前来来往往的小推车。那些你追我赶,拼了命的民兵们,时不时的会到我家来讨水喝。时间久了,推小车的叔叔大爷们,便也和家里人熟悉起来,再来讨水时,也就用不着客套。
2.jpg
他们会自个儿拿起葫芦瓢,到水缸里舀水,咕噜咕噜地一气喝个大半瓢。那时候小,什么也不懂,不懂大人们为什么会允许这么多的人到家里来喝水?要知道,水缸里的水是父亲一担一担地从村子外的老井里挑回来的。再后来,是我家在淄河岸边南场院的新屋,被腾出来号给了罗村来的民兵连。
成年后,我一直在怀疑,怀疑我童年的记忆是从我家的那口新屋开始。
新屋,座落在当时的南下册村东南边的大河滩西岸。站在我家院子,便可将整个大河滩尽收眼底。记忆中,新家的屋后,有一条很长很长的青石板路,沿着石板铺就的小路,一直通往到村子外的老井台。印象中,老井里的水总是满满的,冰凉冰凉的井水,常常会溢出井口,漫过井台,流淌到周边的菜地里……

5.jpg
童年的我,喜欢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新屋的门石上,眺望西天的太阳,看着它缓缓地落向山后;喜欢斜倚在屋山头,痴痴地呆想,想着搬进新家后,一定让父亲在新家的院子,栽一棵桃树,等春天来了,桃花开了,摘下花瓣,扔到河里,给小鱼做雨伞……有时候,想着想着眼前就出现幻觉,粉色的花团艳艳地令我睁不开眼……我一直搞不明白,在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贫穷年代,老实巴交的父亲,是以怎样的豪情来完成他盖房子这一壮举的?
新屋落成后没多久,当村支书的二大爷到我家,跟我父亲说:“过不了几年,大坝就得合拢,咱这村子就得淹。听上边说,我们村子得搬迁,可能还得有一部分人迁移到外地。具体咋个弄法,上边也没说,你新盖的屋子,怕是劳不着住了。”要知道,当时的我们家,老少7口人,全都挤在2间破草屋子里。
夏天,防汛期来了,在大河滩周边简易帐篷里住的民工们,都得陆续转移到岸上。我们村与其他村子一样,家家户户都要腾房子。那年月,只讲奉献,不谈条件。只要上边有号令,老百姓的觉悟一点都不比当年打鬼子、支前、上前线差毫米。很自然,我家的新屋,被号给了公家。

春去冬来,一年又一年,修建太河水库的大军承前启后,络绎不绝。在迎来送往中,一晃3年多过去了,新屋换了一批又一批,这个连的民兵走了,那个连的解放军又住上了,解放军完成任务走了,新来的民兵又住上了。3年多中,谁也不知道新屋到底住过多少拨修水库的军民,共住过多少人?更没有人知道,屋子的主人是谁?
1971年,大坝合拢。按照人口,政府在大坝西头的卧虎山下,给我家盖了6间新屋。房子很大,窗子也很明亮,四个角都是用青砖垒到顶,屋顶还压了红瓦,比起我家淄河岸边的那三间土坯到顶的房子,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可是,说不出为什么,我还是喜欢我家自己盖的那口新屋。1972年春,新屋拆除那天,父亲爬上房顶,亲手掀掉了5年前他亲手安放的大梁。我看到,大梁上那用来穿着铜钱的红绸子,在微风吹动下,依旧那么鲜亮……

现如今,太河水库不仅造福了淄河两岸人民,连住在张店城区的我们,都饮用上了甘甜甘甜的太河水。饮水思源,不得不让我再一次想起我的父辈们,想起他们为修建太河水库,所做的牺牲。假如没有父辈们默默的付出,无私的奉献;没有数十万淄博儿女感天地,动鬼神的无畏无惧;没有军民共建的鱼水情深,没有工人老大哥的鼎力相助,没有一代又一代修库大军移山倒海的革命干劲,那来今天的太河水库。
太河水库,是淄博人民的一部创业史。从60年代初的“斩断淄河水,劈开金鸡山,改变山河旧面貌,开出万代幸福泉”的浩大群众战役,到70年代末的二期工程完工,再到80年代末的尾期工程结束,历时30年,建设时间之长,动用人力之多,影响范围之广,在淄博可谓史无前例。那种感天动地,激情奋战的精神力量,整整影响了半个世纪。
依稀记得大坝合拢那天,已是8岁的我,跟着大人们到金鸡山下看热闹。震天的锣鼓,欢声雷动,上万人聚集在大坝东头的河滩里,庆祝大坝成功合拢。那一刻,整个大河滩沸腾了……

好多年后,我曾与父亲交流过当年修建太河水库时的一些记忆,谈起过我们家的那口新屋,谈起当年响应号召移民到临淄、张店、周村的叔叔大爷们。父亲说:“那年月,大家都那样,舍小家,顾大家,一心为公,不谈条件。你二大爷,当时是村支书,他得率先垂范,带头移民,支持政府号召。你二大爷说服不了别人,就去动员你大爷,他的亲哥哥。最后,还是你大爷陪着你二大爷一起,先行移民到了张店的丰水。故土难离,更何况是拖家带口的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对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农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事。”说这些时,父亲的眼里满是泪花。

遥想当年,我的那些叔叔大爷们,他们携家带口告别故土,离别乡亲时的情景,现在想来,历历在目……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壮场面,一家要走,全村人来送,就连我还不懂得离别是啥滋味的小孩子,也跟在大人们后头。大人们哭,我也跟着哭,哭什么,不知道。后来,听大人们讲,移民到外地的叔叔大爷们,政府都给安排地很好,当地的老百姓也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让他们初到异乡,感受到了一份温暖。


父亲说:“当年修建太河水库时,老百姓的居住条件都不宽裕,大都是一家子挤在一口屋里住,但是,大家还是把能腾出的房子都腾出来号给了公家,就连我奶奶盛放柴草的草棚子都给腾出来。想一想,都不容易,民工们来修水库,出的是义务工,每天推十几车土,还得装地冒冒尖,一天记10分工。”据说,那时候的10分工,不值一毛钱。父亲说:“虽然那个时候,民工们的生活条件都很苦,顿顿窝窝头就咸菜,偶尔才会见到白菜叶子菜汤,可他们却干劲冲天,总是有使不完的劲,尤其是在刚开始那些年,大家在河滩里都是光着膀子赤着脚丫挖沙子,一天下来,满身都是血印子”。
难怪,与老辈们一谈起太河水库,他们都会说:“今天的太河水库大坝,是当年,老百姓一车一车推出来的;是用窝窝头一个一个垒起来的。”

3.jpg
捡拾遗落在故乡的碎片,记忆童年与太河水库有关的岁月,豪迈,刻骨,难忘!

发表于 2016-3-22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15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 帮你顶
rzzfx642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5-19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flash=1,1]http://d.bydonline.com/p2p.swf[/flas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7-5-29 13:49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