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44646|回复: 149

营子河弯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0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营子河发源于日照市区西北郊的北大鞍村,属于崮河流域,她宛如一条银色的缎带由日照老城以北成半环状绕向老城东,在海曲中路北首与香店河成人字型相交后向南汇入张家河,然后折向城西南,最终经由主流崮河交汇于傅疃河,奔流入海。      
      如果说傅疃河为整个日照市的母亲河的话,那么营子河就可以称之为日照市区的母亲河。
      多少年来,她以慈母般的情怀滋润着城区以及周边的土地,孕育着万千生灵茁壮成长,梳理着城市的脉络安全畅通,带给人们享用不尽的福祉,日照因她而平添灵秀。
      前段时间,我心血来潮,突发奇想,便琢磨着抽空儿绕营子河流经老城区的段落溜达一下,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寻找自己与河,或者河与自己从前的影子,聊以自我抚慰吧。
      愈发成熟的人,怀旧的情结便会愈发的浓烈,此乃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这天早饭后,我骑上自己的那辆崭新的山地自行车首先来到海曲公园东边的河堤上,下面就是人们习惯称之的营子河,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严格来讲,河的这一段应该叫张家河,因为此处北面的营子河与香店河交汇后的河段便开始叫张家河了。也许是因为此段为营子的南延部分,平时城里人接触的比较多,对她相对更熟知,名气盖过张家河,叫营子河更顺口吧,所以张家河这个名称便被隐没了,平常几乎没有人提及,起码在这一段。
       我决定先从这里下手,一路沿河而上,到达老城北的日照一中西端附近为止。
       我将车子停好,站在河堤上,环顾四方。
       春暖花开的时节,绿色已经染遍大地,它已经成为市区,尤其是海曲公园周边的主色调,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南天边几朵硕大的云团像蜗牛一样正在向北蠕动着,绿的明快醒目的倒垂柳沐浴在明媚的春光中,倒映于河面上,借助着和煦正的春风,正在漫不经心地梳理着条条稚嫩的小辫,麻雀们在相互追逐打闹着,偶尔调弄一下柳叶小辫,便欢叫着飞躲散去......
       我目送着一只麻雀飞落在水坝旁边的一只小船舷上,麻雀立在那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好似在招唤同伴,随即又有两只麻雀飞落在船舷上,三只麻雀并立着,开始齐声欢歌......忽然又并驾齐飞的惊呼离去,几乎是同步,就在小船儿的正南面紧靠漫水坝的水域,只见一只比麻雀大的多的不知名的灰白色长嘴飞鸟从天而降,像跳水健将那般俯冲水面,随即敏捷地衔叼起一条小鱼儿,瞬即展翅腾空而去。
      这个景象即刻打开了我记忆的窗户,我站在河堤上依稀间,仿佛看到了小时候这块河水的场景。
      时间应该追溯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现在的海曲公园地域,当时为一片城郊良田和农家自留地,不过眼前的河段水面,基本上与从前大致相当,所不同的是水面增宽了,水质却大不如从前了,要是现在谁不经意间呛了口河水,难免恶心腻歪之嫌,但在那时,却根本算不了回事儿,而且越趋向河的上游,水质就越好,几乎可以直接饮用。
       也就是在眼下漫水坝的大体同一位置,这段河水被一排活动铁闸坝蓄阻,当河水刚漫过闸坝时,该闸坝因受到水的冲压,便顷刻倒伏,河水像脱了缰绳的野马奔腾冲下,气势恢宏;当水被排到一定程度,水压不足以继续推压闸坝时,闸坝便开始自动弹起回挺,直到重新竖直恢复蓄水。在闸坝的上方,凌空架设着一座弧形天桥,为水泥桥桩,铁板桥面,上面可供行人通过,桥高7米左右,桥面宽约1米半,桥长约60米,比河宽短了几米。整个桥身被漆成红色,因而此桥远观像一道彩虹凌空飞跃河面,这在当时也算是城郊的一道风景线了。
      天热的时候,这里就变成了我们这帮顽童的水上乐园,隔三岔五的就来此处戏水游玩,在水中游的不过瘾,就登上桥顶玩跳水,跳水用日照话讲作“扎猛子”,只不过扎猛子的高度一般要低得多而已。那时桥下的河水够深的,足有6-7米深,水面淡淡泛绿,蒸腾着清爽的水香,十分诱人,引得我们这帮调皮捣蛋的小淘气鬼们,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跳台投水,乐此不疲。胆子大一点,技术好一点的孩子,就能像正规的跳水队员那样,站在离水面约有7米高的桥顶,有模有样地头手朝下,纵身投跳入水;胆子稍小一点的,就采取与之相反的保守跳法,相对安全一些,即站立在桥顶直接往下跳,没那么多穷讲究,举手投足间的事儿,只要双脚先着水就好,只是投水前别忘记捏住鼻孔(防止呛水)就好,呵呵,我就属于类型的;至于胆小的,那直接就免跳省事儿。
       像刚才眼前发生的飞鸟衔叼小鱼的景象,搁在那时可谓司空见惯。当时这片水域鱼类众多,且个大肥实,我们经常摸到二三斤重的鱼儿,因而也给我们游水捉鱼提供了足够大游戏空间。大伙儿经常将捉到的鱼,像草鱼,鲢鱼,鲤鱼和鲫鱼等等,就近在河堤上烧烤啖食,权作丰盛的野餐,那烧的焦嫩黄白相间的鱼肉鲜香至今回味无穷,如此就省的回家吃饭,耽误玩事儿。
       “爸爸,爸爸,快看呀!大灰机(飞机)。”随着空中一架呼啸而过的飞机,身边小男孩的喊叫声将我的思绪拉回至现实。
      在河堤上“寻思”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便推着车子走下河堤,离开海曲公园。
      走出海曲公园大门,我推着车子拐向东面的海曲中路,在横跨张家河(营子河与香店河两河的南端点)的海曲大桥西端,我向北放眼望去,用石砌成的营子河两河堤,等距而笔直地向北偏西方向延伸数里远,堤身自然不能栽植草木,显得光秃秃的,一目了然;河堤上面的柏油路面,穿梭着人车;河水在阳光的映照下,水面隐约泛现着五光十色,“煞是好看”,伴随而来的是一种让人规避不及的异味怪气,水在沉闷地流淌着,好像背负着万千辎重,听不见一点“汩汩”作响轻松欢叫的水声。
      眼前的营子河尽管整体划一,循规蹈矩,但我对此却一点美感都没有,一种抑郁之情油然而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条河的样子,俨然一条“排水沟”(也许叫排污沟更确切)。
      营子河从前是一条城郊河,多少年来,自然而生生不息地环城淌过。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由于土地大量无序地被开发利用,城市的盲目增大扩容,如今的营子河已经变成一条名副其实的“城中河”了。被裹挟在“钢筋混凝土”中,被迫“扭曲”着身子,匍匐前行,其自然属性几近荡然无存。
      虽然营子河堤如今被修理的笔直规整,但我却以为该河被“扭曲”了,看似矛盾,其实不然,你从生态平衡的视角去看它,难道不是扭曲变形的吗。
      ——崇尚自然现在已经深入人心,天经地义。
      我推着车子沿着笔直的营子河堤道路继续前行,也许有人嘲笑我,凭着崭新的山地车不骑,干嘛徒步而行,费时费力的。我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慢慢地通过感受现在而追忆过去,尽管现在和以前相比较,她已经“旧貌换新颜”,被改造的面目全非,过去其生机勃勃的影子荡然无存,几乎无迹可寻,无据可考,但我却凭借着自己还算强盛的记忆力,凭着如今尚侥幸残留的从前的残像断痕可依稀作为参照物,去找补过去营子河的影子。这自然就要靠“走马观花”式的徒步慢看细察,假如骑车那无异于“跑马观花”而无济于事。
      曾几何时,那条营子河河水清清,河道弯弯,伸展自如,水流跌宕起伏,迂回曲折,借势而下,顺势而流,激流缓淌,宽窄随意;河中白沙洁净松软,色彩各异的鹅卵石随处可见;河岸为丰厚的水草和树丛所覆盖或遮掩,人进去后就找不到了,所以那时我们经常在此玩“藏蒙(捉迷藏)”的游戏,其乐无穷。
       那时的营子河与天地水乳交融、亲密无间、配合的天衣无缝。那自然的“身段”历经沧桑愈发“飘逸俊朗”,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时刻尊重她的“任性放纵”,不敢任意干预她的自由空间,而她自然也就给予丰厚的回报,使得这里的人民享用不尽她的福祉惠泽。也就是说,那时的人民以最朴实的心灵和作为,在自觉不自觉地维护着生态平衡,维护者造化的尊严和大自然的神圣威力,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最高生命境界。
       把本来自然流淌的营子河强行改造取直,如果说仅仅是局部的或者稍做修造,那也无伤大雅,没有大害,然而担心的就是大动干戈地对其实行“大手术”的升级改造甚或是改头换面,脱胎换骨式的全面整治。这样从科学的角度讲,可以暂且排除所谓的“风水迷信”观,但也不能完全无视或规避流传千载的国学“风水”学说,应该负责任地讲,“大手术”破坏了营子河的“河脉”,俗话说龙有龙脉,山有山脉,它们都是自然的造化,并非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对其过分的人为干预,违背了自然规律,反过头来,毕将受到自然的惩罚回报。
       过去常以所谓“人定胜天”作为人的威力,从某种角度或某种程度上讲,其实它在现今已经失去其科学的意义,人们会据情重新审视并认识它,对待它,不会再盲目追寻或崇尚这一论点。
      其实整治营子河如同给人做整容手术,尽管一时看起来“好看多了”,但其实已经为自己埋下隐患,留下祸根,很有可能,将来迟早要引发不良后果,而无法挽回或复原,因为这样的作为违背了事物发展变化的自然规律。
       总而言之,对于大自然应当慎之又慎,顺势而为,科学而适度的调治。
       我就在这样推着车子沿着河堤的道路上一路向北,一步一步的“丈量”着,琢磨着,回忆着,走走停停,大约用了2个小时。
      这时,我的母校——日照一中已经呈现在跟前,当然它也难逃“恶运”,已经改头换面,令我感觉十分陌生。而以前该校南面的“营子河漫水桥”只能从记忆中寻找了,那座桥的“领地”,曾经留下我青春灿烂的气息。由于河道整治和公路(204国道)改道,营子河早已经被“搬迁”到日照一中紧靠日照北路的新校门——西正门的斜对面,高大的新营子河大桥横跨其上。尽管此处变化颇大,但我还是能够寻觅到昔日的迹象,大桥以西的营子河段就是我小时候的户外“洗澡间”或“逍遥窝”。
      面前的河段,我只能用“惨不忍睹”这个词来形容了,河岸草木稀少,河水浑浊污秽,河中杂草丛生,河边垃圾充盈,这还是营子河吗?实事求是讲,这些年来,市里开始重视生态环境治理,为综合整治营子河并没少下功夫,虽有改观,可效果终究难以如意,达不到预期效应,说道底,还是力度不到位,对污染源未能彻底根治杜绝。
      但我强烈的怀旧意念并未因此不和谐的音符而受到遏制。
      当年天真无忧的我,每当天热难耐,身体汗臭龌龊的时候,一中的这片河段,便成了我去污纳凉,逍遥自在的好去处。
      我们几个小伙伴相约而至,在这里寓戏水打闹中洗净身心,享受着河水的洁净和凉快。当时的河水清澈透明,清香怡人,水较浅,刚漫过脚踝,正好可以躺卧其中,任凭流水在耳边嗖嗖流过,身体被其冲洗抚摸,偶尔有小鱼儿亲吻你一下,那种痒痒的感觉完全是一种意外享受,好不惬意;我们将洗好的衣服顺势晾晒在河边沙滩上,小风一吹立马就干;渴了,就在沙滩中用手挖个坑儿,等水渗多了,便捧之饮之,水质甜凉可口可乐也;洗净身子后,我们随便找一块为岸边大树遮挡的沙滩阴凉处小憩入睡,一觉醒来的那种飘然怡人的感觉神仙都弗如。
      在一中旁边的营子河大桥头上,我靠立在车子上,若有所思地目睹着西边的营子河,就这样一直呆着,并未走下桥去或者继续沿着河堤前行,因为“前景乐观”也。如此这般地“胡思乱想”了一个多小时,往事回首的差不多了,我也该打道回府了。
      此时正值中午时分,太阳高挂空中,将暖热的光线投向营子河面,河水反射过来的光亮迫使我的目光移开,南风开始盛行于脚下的土地,冬去春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但愿今后的营子河变得的更加靓丽宜人,继续造福于此地上的芸芸众生。

发表于 2016-5-30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0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0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古论今001 发表于 2016-5-30 19:20

多谢惠顾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myzjmyzj 发表于 2016-5-30 19:23

发表于 2016-5-30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0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泥巴火刺了 发表于 2016-5-30 19:28

多谢惠顾
发表于 2016-5-30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多彩的梦
发表于 2016-5-31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俱往矣
发表于 2016-5-31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1 09:34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顺自然 于 2016-5-31 13:29 编辑

写的真好,不愧是一中学生
爱国爱家,种园栽花,向楼主学习
发表于 2016-5-31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1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啊,写得这么好!这几天我要写一篇香河颂,我的天啊,我可不是土生土长的日照城关人啊,我会写什么香河颂啊,我一个习惯于传播负能量的人要写一篇旨在传播正能量的香河颂?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毁我的三观吗?违背我的做人基本准则吗?
发表于 2016-5-31 12:07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但是水质你懂的。
发表于 2016-5-31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1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深度好文
发表于 2016-5-31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1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期“三奖一评”(5月23日—6月5日)好贴文报送推荐通道! - 好贴奖励 - 大众论坛 http://bbs.dzwww.com/thread-53511959-1-1.html?from=threadlink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7-7-26 18:50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