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7582|回复: 90

天堂里有没有书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1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年冬至,今又冬至,冬至照例是祭祀亲人的日子,凌晨三点多听着雨打窗棂的声音,再无睡意,
莫名的想起凤姐,凤姐不是红楼梦里的熙凤,没有八面玲珑的性格;凤姐也不是网红,凤姐是我的堂姐。
她走的时候才二十几岁,时光匆匆,苍老了多少岁月,可是她的音容笑貌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凤姐是我的邻居,亦是我没出五服的堂姐,在家排行老小,上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她中等个,身材姣好,长相俊秀,最吸引人的是脸颊有两个酒窝,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梨涡显现,再加上两条油黑发亮的大辫子在腰间荡来荡去,很是吸引人眼球。
伯父辛苦劳累一辈子,五十多岁患癌症离开了人世,儿女当时都没成人(成家的意思),好在给唯一的儿子盖好五间铮明瓦亮的房屋,几年后大哥娶了媳妇,嫂子很强势,硬是闹着分家,大娘不得已领着三个女儿在三间破旧的房子里栖身,辛苦度日,后来姐姐们陆续大了,大娘攒了点钱找人帮工费事巴力又盖了两间西厢房,其中一间是凤儿姐的闺房兼书房。因为是邻居,我时不时会溜达过去串门,我尤其喜欢去凤儿姐的房间,在我儿时的眼里凤姐那有说不出的魅力,她的衣服虽然破旧,有时候浆洗的近乎发白,却永远干净整洁,屋里收拾的颇是雅致,东西摆放的井然有序,尤其是一个破旧的书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着许多书,有小说也有诗集,还有塑料皮的笔记本,英雄牌的钢笔……书桌上方有个玻璃的罐头瓶子,擦得瓦亮瓦亮地,里面经常插着采来的时令花儿,几天一换,比较常见的有栀子花、菊花、月季……也有山上的迎春花啥的,走进屋子里,呼吸到五脏六腑里的都是甜甜的香气。
凤姐爱书,因家里经济拮据,自然没多少钱买书,但却是村里最能借书的人,一个二千多口人的大村,村东能借到村西,每每我会从她处觅得小说,如饥似渴地读,因为后面排队挨号地多,不能浪费一丝一毫时间,借书必须守约,说好的时间到了,看没看完是你自己的事,一本书就从这个人手里转去了另一个人手里。因为在山村,庄户人哪有多少闲钱买书,转来转去无非是琼瑶的言情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还有其他隋唐演义啥的,故事会,林林总总,那时候我刚上小学,看不懂多少,只是愿意跟在后面瞎凑热闹。
凤姐那时候已经上初中了,她对读书保持极大的热情,村里有时候会停电,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每次夜里起来都会看见她的小屋里还有灯光在闪烁,说也奇怪一本本小说似乎都印在她脑子里,有闲空的时候经常给我们几个小伙伴讲书,眉飞色舞、绘声绘色、栩栩如生……我最初爱上读书,后来偶尔的舞文弄墨或许也是因为凤姐的缘故,凤姐充当了我启蒙的老师的角色。
凤姐极其工巧,尤其会梳辫子,那时候母亲忙于生计,根本顾不上理正孩子,别说梳头这点小事,年少的我自己胡乱的扎着松松垮垮的辫子,死丑死丑,我家毛毛躁躁的姐姐给我梳头总是揪着我头发,疼的我嗷嗷叫,而且手艺实在了了,所以我还是最喜欢凤姐给我扎辫子,凤姐闲着的时候也愿意给我摆弄头发,她有一把古香古色的檀木梳子,还有一瓶据说是亲戚给带回来的香香的翡翠绿瓶的头油,每每我坐着马扎安安静静地等着她给我梳理头发,细细的用头油梳过,再扎上一个美丽的蝴蝶结,我拿着小镜子不停地打量自己,凤姐在后面甜甜地笑着看,暖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笼在我两个身上,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静美。
因我家里生活相对好一点,母亲常常吩咐我给凤姐家端去一些饭菜,每逢我家过年杀猪,猪下水啥的都送去一些,每每大娘家有弧度,小豆腐啥的,大娘也会吩咐凤姐给我们送一碗去。有一年我家的狗被人打瘸了腿,不得已杀了,煮熟了的狗肉就成了我们馋的口水直流的美味,妈妈用一个篮子盛着一些挂在堂屋里,吩咐我用纸包着一些冷狗肉送给凤姐吃,我屁颠屁颠地去了,凤姐给了我一块水果糖,我嚼着甜甜的糖块,看着凤姐用煎饼卷着小口小口地吃,眉眼儿都是密密的汗珠儿,我蹲在一边开心地笑了。
相比起凤姐的痴迷读书,她的学习成绩并不太出色,以二分之差落榜没有考上中专,高中学费太贵自然是不能去上的,凤姐初中毕业了,闲着在家的凤姐终于成了嫂子眼中吃闲饭的人,大嫂就三天两头撺掇着大娘给许个人家嫁了。凤儿姐本意是想自由恋爱,找个自己喜欢的人的,但闭塞的山村,如果你不抛头露面出去闯闯,想找个可心的嫁了谈何容易?
凤姐最终拗不过说了算的当家的嫂子,无从改变自己的命运,嫁了一个素未谋面的杀猪的屠户,那屠户是大嫂家的远方亲戚,定亲的时候我见过,长得实在不敢恭维,红脸膛,五大三粗,说话跟打雷似得,听说除了杀猪,空儿就喜欢哈几杯酒,是远近闻名的酒鬼。
凤姐出嫁的那天,天寒地冻,我记得自己两个小手都冻成冰棍,天空飘着小雨,看着凤姐一身红红的嫁衣,美若天仙,只是那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打湿了胭脂。一块红帕最终盖上了凤姐的头上,接亲的汽车远去了,我站在村口久久不愿离开。
后来我去了外面读书,几年后的一天母亲唏嘘着说凤姐已经没了,我惊得目瞪口呆,再细问却知是那屠户嫌弃她不会伺候他,说长得好看管屁用,他喝醉了酒就借酒耍疯往狠里揍凤姐,可怜的凤姐怕人听见笑话,总是人前欢笑,背后啜泣,凤姐本来想闹着离婚,可是屠户死活不离,凤姐又得不到娘家的支持,就那么委曲求全地活着,后来听说她先后意外被流掉两个孩子,凤姐就在那一次次的家暴里萌生了轻生的心,在一次被打后的夜里,摸出一瓶剧毒农药全部灌了下去,等那屠户酒醒了后慌忙送医院抢治,已经没了呼吸。再后来听说大娘家几个姐姐去那屠户家大闹了一场,都惊动了派出所,可是人没了,闹只是活着的人为了寻求一份所谓的公道罢了。
凤姐无声无息走了,矮小的大娘一夜白了头,那背更驼了,我从夹着的书里摸出一张发黄的照片,那是一张我跟凤姐唯一的合影,照片里的她还是那么笑靥如花,香气还在氤氲,只是斯人已去,就让照片陪她去吧,我划着火柴点着那张照片,看着那纸片儿变黑、变灰、最终变成灰白……被风吹着不见了踪影,我的泪水就那么不期然地滑落了脸颊。
此后每逢上坟的日子我都会想起凤姐,她没有留下一点血脉,谁又会给她烧一些纸钱呢?凤姐,你在那边还好吗?天堂里她会不会更寂寞?那里是不是再也没有痛苦?那里有没有你喜欢读的书?
凤姐,亲爱的姐姐,你在那边还好吗?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12-21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总是太匆匆,往事总是涌 上心头
发表于 2016-12-21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想到“凤姐”,红的发紫的那位,个子不高,相貌不美,但却很有名,也在那边,地球的那一边。
发表于 2016-12-2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女怕嫁错郎。。。。
发表于 2016-12-2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已投胎到好人家了,在不受那些苦
发表于 2016-12-21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12-21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12-21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人,凤姐实在太可怜太可惜了。
发表于 2016-12-21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古论今001 发表于 2016-12-21 17:12
时光总是太匆匆,往事总是涌 上心头

谢谢001,往事如风,伤心种种,惟愿凤姐,天堂里没有苦难,天堂里还有书香缕缕。
发表于 2016-12-2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冬至快乐,问好青青。如你所说,天堂里不再有苦难和家暴,还有书香缕缕。
发表于 2016-12-21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已投胎到好人家了,在不受那些苦
http://p.bangbang521.com/p.swf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阵风. 发表于 2016-12-21 17:17
首先想到“凤姐”,红的发紫的那位,个子不高,相貌不美,但却很有名,也在那边,地球的那一边。 ...

呵呵,不说我倒是忘了那个红人凤姐,悲催了竟然撞名了,我写得这个凤姐,名字里有个凤字,为了怕引起不必要的……简称,谢谢您来顶帖。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自然门窗 发表于 2016-12-21 17:19
女怕嫁错郎。。。。

谢谢,只是希望如果有来生,她是永远快乐的。
发表于 2016-12-21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12-21 22:34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姐在美国过的很充实!她好像干美甲!
发表于 2016-12-22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感人
我被感动啦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2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樓壹夜聼風雨 发表于 2016-12-21 17:19
早已投胎到好人家了,在不受那些苦

但愿如此,或许早变成星星了,不知道那颗星是她。
发表于 2016-12-22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8-22 04:3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