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809|回复: 0

[沂蒙杂谈] 让生命过程无怨无悔活得快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0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总是忌讳说死的,在小孩面前不能说,在老人面前也不能说。白天说了晦气,晚上说了吓人,可让人无奈的是人总是老死的,人活着都是在为了有一天死掉做准备,不同的是有的人准备得充分,有的十分匆忙罢了。
人害怕死,更准确地是害怕死的过程。毕竟人活着的时,和死没关系;而人死后,又与死擦肩过了,也没多少关系。死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若人有灵魂,也就是灵魂离开臭皮囊的那一刻:回眸一看,离开尸体而去。若灵魂也有感情,不知道是对着尸体含笑而去,还是恋恋不舍、泪流满面?中国人在咒骂人时常说“不得好死”,死就死了吧,却是不得好死;而要是和祝福人说的“五福临门”对应起来,倒是好理解,“五福”中有一条就是“死得健康”——油尽灯枯,无疾而终,自己无痛苦,亲人不受罪。
正是因为很多人没有死前的福气,在死亡之前却要经受很多折磨。诸如过去的饥寒、战争、野兽、疾病、酷刑等,现在的疾病、意外等,这些既在肉体上折磨人,更在精神上虐待人。古有饿殍千里、饥寒交迫、易子相食等等,这些来自人本身、来自人之间相互的迫害以及来自自然的天灾,让人有痛不欲生,乃至生不如死。人们总会见到别人的死亡过程,那个过程残酷异常,但人又无能为力,同类相怜,推人及己,就能想象得出死亡之前的痛苦;而在民间、宗教等文化系统中又制造出了死后地狱的“恐怖”,平日里普通民众揣度自己所作所为大都会对死后归宿感到忧虑:死前尚且痛苦,死后却有那么多担忧,死与不死都是难题,十分纠结。孔老夫子对此也讳莫如深,不情愿地说“不知生,焉知死?”
一过年,就有很多人感慨自己老了,其实只是觉得自己又多活了一岁,委实没有真的很老,而老了的人又喜欢说自己还年轻,毕竟老了也就离死越来越近了。如此这般,我们其实在潜意识中都明白人总是要死的,每一个代表希望的新生命的诞生总会得到最美好的祝福,而父母长辈最大的愿望不是要新生孩子做大官、发大财,既不是当高富帅,也不是做白富美,仅仅是长命百岁,上至皇帝之嗣,下到黎民之子,概莫能外。不过仔细一想,百岁之后是什么呢?还是逃脱不了死。而按照《黄帝内经》的说法,人享受的天命是要到一百二十以上的,一百岁之后死亡也算正常。但在小孩子新生伊始这话是万不可说的。当然,除了长命之外,还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我们对小孩子的愿望只是那么简单:小宝贝儿既要活的长,也要活的健康快乐,既要存活时间数量,也要生命生活质量。可惜,随着小孩子慢慢长大,这么直接、简单的祝福慢慢就被很多人遗忘,今天上辅导班,明天考好大学,再就是好工作,赚大钱,生命本真褪色殆尽。等到死亡将近,很多人忽而顿悟:自己追求的都不是自己内心里需要的,可是一切都过眼烟云,时光难以倒流。其实,对此早觉悟,早有另一番精彩。人家孔子活得颇为潇洒自得: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只有站在生死之外看生死,才透彻淡然。
一旦思考死亡,这个人就开始成熟了,就离哲学家近了。面对死亡困惑,历史先贤们都给出不同答案。儒家向善求真,活着立德立言立功,为求死后在祭祀和记忆中永生;道家深刻自由潇洒,活着了无牵挂,死后一切虚无,虽有养生炼丹求长生,好像除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张三丰之外,每一代道士都羽化死掉了;佛家修身养性,讲求活着时多做善事,普度众生,涅槃之后皈依西天得以长生。等等。当然,无论是各家学派,还是各门宗教,对死亡的关照内涵要丰富得多,但总脱离不了关照死亡之前——活着,死亡之后——死后,这一个封闭而完整的轮回。按照现在自然科学的说法,在现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反世界,活着的人在这个世界里,死人就以别样形式去了另一世界。这让很多人颇感到欣喜。
中国人对死亡很慎重,且上升为博大精深之文化。不同年龄死后有不同称呼,例如未成年的叫夭折,不过夭折的本意倒是“半截折断”——人的天命是一百二,“半截折断”也就是六十岁,六十岁之前死亡叫夭折,打六折是七十二,七折是八十四等等;当然,不同身份的人死后称呼也不同,天子死叫崩,诸侯死叫薨,我们这些普通人死了就直接叫死了,不用那么忌讳。当然,翘辫子、见马克思等,今天也有这些说法。死后殡葬、祭祀更有一整套,从仪式、用品等都有精细规定,十分复杂。当然,这些大部分是儒家的,道家在此对儒家一向鄙视,老子、庄子颇为简单,老子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不知所终,庄子老婆死后鼓盆而歌,要求徒弟们在自己死后扔到荒野喂野兽算了。学生们要把老师埋掉,庄子不愿意认为那不给野兽吃自己就是轻视了野兽,而让蝼蚁来吃自己就是对蝼蚁偏心,那感觉好像死的不是他一样。
其实,以上都是文字出现之后,逐渐形成的思想、仪式等文化现象,博大精深,纷繁复杂。周朝至今,我们的先人大抵都生活在对死亡的恐惧和审慎对待之中。不过,更早的先人对死亡一定也是害怕的,只是他们的意识中看得倒是颇为淡定,至少从造字的那些先贤那里是如此,这从文字上来看十分有趣,尤其是死、鬼这两个字上。死,上面一个“一”字,意思是一分阴阳,而下面是“夕”和“匕”,则是人生走到了黄昏(夕阳)变得苍老(匕是反着写的人)沉重,从阳刚活泼到另外一个世界;鬼很吓人,其实只是“归”罢了,也就是人从“无”中来最后归于“无”,人本来不存在,后来存在了,再到不存在,如同回归一样:多么潇洒、简单。
人总会有一死,有的人死得重如泰山,有的人死得轻若鸿毛,不过绝大多数人死得既没有泰山那么重,也没有鸿毛那么轻。绝大多数人当如何正面死亡呢?窃以为,最终极的目标当是有尊严地结束生命,在还清醒地活着的时候能选择以何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们人类为此已经奋斗了千百万年,以前为之不断奋斗,今天依然在探索,未来依然还有很长的道路在走。已经有西方国家以立法的形式确认了安乐死,而我们也早已号召死后有条件的鼓励捐献器官,前者是活人对将死之人的临终关怀,后者是对有病活人的诊治方案,前者关注一个生命的结束,后者关注的是对另一个生命的奉献;后者想得长远,前者或更有人性关怀。
死亡不可避免,并不仅仅时刻给予活着的人提示忧伤,更多的当是提醒我们努力活得更有价值,让生命过程无怨无悔,活得快乐,最后死得健康其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GMT+8, 2017-2-25 10:18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