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73678|回复: 7

[文学沙龙] 我的父亲(作者:刘明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9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父亲
                                                                                                          作者:山东省莱芜市钢城区  刘明发
       我的父亲是一位平凡的农村老人,没有多大本事和能力,更谈不上能说会道,正是这样一位默默无闻的老人,在他的儿女心里却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2017年农历正月初六下午三点半,父亲因脑梗已昏迷4天,呼吸越来越困难,伴随最后一次呼吸,父亲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新的一年才刚刚开始,父亲却走完了人生的全部里程,享年86岁。正月初六,人们都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之中,父亲却突然生病离世,给儿女带来了巨大悲痛,太突然了,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的确,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腊月二十七是父亲的生日,孙男弟女到得很齐,在内蒙工作的外甥,在青岛照看孙子的外甥女都来了,父亲非常开心,平时不爱笑的父亲,笑得合不拢嘴,62度的白酒喝的也比平日里多了一点儿,只是晚辈考虑到他的年龄大了才没有劝他多喝。平时不善言谈的父亲,也打开了话匣子,当大表弟说争取再给他过上20个生日时,他非常高兴,自信地说:“我三年二年的没事儿!”

       春节期间更是盛得不亦乐乎,自己亲自买菜、买纸、买鞭炮等置办年货,他总觉着别人准备的再齐全也代替不了他自己,他要亲自置办年货、亲自置办菜肴、亲自请家堂烧纸敬香才对得起已故的老人和神灵。孙男弟女来磕头他都要陪同磕头,以示礼貌。年初二的早晨7点,夜间刚下了一场大雪,熬过五更的人们,都还没开大门,他却踏着厚厚的积雪,迈着蹒跚的步子,拄着拐杖,到邻居家、摆供的同姓家、要好的庄乡家磕头去了。就是这样一位严守传统的有些倔强的老人,有谁能想到,这次的见面却是诀别!当晚却突然得病了。连庄乡都接受不了的事实,做儿女的又怎么接受的了呢?

       父亲去世后的这段日子,我白天不思茶饭,夜里难以入眠,即使艰难入睡,一觉醒来再也不能入眠。回家后看不到父亲,老是盼望像之前一样父亲轮到二弟家或去姐姐家了,到时候还可以把他接来团聚、尽孝。可理智地想一下,这只是一种奢望和幻想!人死不能复生,父亲永远回不来了!每当想到这里,父亲的艰辛一生、为人处世、谆谆教诲就像演电影一样从眼前飘过,既然父亲不能复生,为何不把他的为人处世、谆谆教诲记录下来,用于他的儿女团结一心、和睦相处,当做世世代代的传家宝呢?

                                                                           (一)少年立志

       记得小时候,父亲对我讲,他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父亲出生于1932年腊月27,爷爷在父亲13岁那年病逝,故于1944年11月26日,撇下奶奶和三个孩子。奶奶是裹脚女人,个子中等,略显瘦弱。长子(我大伯)16岁,女儿(我姑姑)10岁(都是虚岁)。母子四人相依为命,生产工具十分落后,重的拿不动,高的捞不着,锄、镰、镢、锨不听使唤。耕地、耩地的技术活更不会,种地时外人怕受连累不愿扯伙儿,更有甚者还说风凉话“没了顶梁柱,这家人家塌天了,这家人家算完了,以后等着喝西北风吧!”每当听到这些话,父亲就感觉像一把针在刺自己的心。

       在那艰难的岁月,一家人受够了磨难、听够了逆言、看够了嘲讽的白眼。奶奶白天常守着不知所措的农活急得哭,晚上望着一家老小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头之日,常常唉声叹气。父亲变得性格内向,有人玩的地方他不去,怕人家讥笑他,慢慢的,他悟出了一个道理:合伙力量大,没有技术难找伙伴,人穷了谁都看不起!要替奶奶分忧解难!渐渐的父亲变得坚强起来,要想让人看得起,就得靠实干,学会做农活种好地,过好日子!



                                                                  (二)一生勤奋

       对于一个13岁的孩子来说,有劳力的家庭,或许还在父母身边撒娇;条件好的家庭,或许去念私塾,这些事情对我的父亲来说,简直就是奢望,更像是天方夜谭。父亲却把同龄人撒娇、读书、玩游戏的时间全部用在了干农活上,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地干活,一年四季不闲着,父亲就这样早早地挑起了家里生活的重担,可是到头来庄稼还是没有别人家的长得好,口粮接不下来,过着缺吃少穿、饥寒交迫的生活。

       记得父亲经常说,有一年,姜叶台上的地瓜地,旱天里没来得及锄草,连阴天里杂草丛生,掩没了庄稼,没法锄了,只好连草带土一块端出,结果秋后地瓜没结。从那以后父亲知道:锄地必须趁天旱锄完,否则,雨季到来,再锄就来不及了,庄稼就会绝产。从此父亲就养成了不睡午觉的习惯,炎热的夏天,太阳炙烤着大地,别人家的孩子或许在睡午觉、或许在水里游泳、或许拿着扇子在树下乘凉,父亲却在田里挥汗如雨。

        到了冬天,别人或许穿着厚厚的棉袄三五成群地蹲在避风的北墙下晒着太阳拉闲呱、下棋、打扑克,条件好点的家庭,有可能一家人围着炉子喝壶烧酒,吃碗热饭,享着清福。这时我的父亲要么带上干粮,到地里耧石头、包堰豁,要么挑着担子往地里运肥料。父亲常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免得开了春农活多忙不过来,能防止闲的时间长了没了劲,干活还能防冷,一举多得。再不然就是抄起扁担到西山石门子去拾柴禾,父亲常说做饭烧柴禾,能省出买炭的钱来做人情世事,饭可以少吃,衣可以少穿,人情不可不做,人情不做外人看不起,人情不还外人指脊梁骨。

       功夫不负有心人,辛勤的劳作加上经验的积累,父亲逐步掌握了种田的技巧,产量也越来越高。几年后成了种田的老把式,犁、耧、锄、耙样样精通,庄稼也长得一年比一年好,粮食由青黄不接到逐年结余,逐年用余粮买地,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到入社前,我家的土地有四大片:姜叶台、鹁鸽崖、双山子口、黄崖头约5大亩之多。入社时村里给我家划了个下中农成分。“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回想这段往事也感到后怕——幸亏入社早,若晚几年入社,说不定咱家会有被划成地主的可能。

       父亲的勤奋不单在物质上得到了丰厚的收入,同时也改变了老少爷们对他的看法,背地里议论:“这孩子是个过日子的料,当初没想到他家能走出步辇子市!”得到了庄乡的认可,以至于后来父亲的婚事没费多大周折。要知道,那个年代的婚姻标准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女人定亲把饿不着冻不着不受气作为主要条件。婚事是用媒人撮合的,为人不到是会有人“砸炮的”(说坏话),不像现在谈恋爱相互之间都了解,即使有人说坏话也不影响亲事。我的母亲也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是烈士女儿,外公是一名军人,在一次组织八路军转移时,不慎被还乡团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而光荣牺牲。相似的家庭环境、相同的人生经历使二老婚后能想到一处、干到一块、夫唱妇随、志同道合、钟爱一生。
       父母养育了我们五个子女,三女两男。大姐出生在刚解放的五二年,我出生在三年困难时期的六二年,我排行老四,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父亲首先考虑的是怎样养活我们,其次则是怎样培养我们。在解决生活问题上,父亲是不惜力气的。他计划今天干完的活落,必须完成才会收工,农忙时披星戴月、早出晚归是常有的事。秋天刨地他会刨上一分地天才亮,收地瓜时他会天不亮割完地瓜秧,等天亮时再刨地瓜。大姐讲:记得在她10岁的那一年,切了两天的地瓜干因不干没有拾,夜间却突然变了天下起了小雨。父亲说,这可是全家一年的口粮啊,瓜干快干的时候被雨淋了最容易烂!不行!得去拾!他让三个姐姐在家等,抄起家什约上母亲就去拾,十岁的大姐抱着两岁的三姐坐着板凳在家等,六岁的二姐紧紧地倚在大姐身旁,屋里舍不得点上一盏煤油灯,漆黑一片。三姐哄不下来,哭着睡了,醒了又哭。直到鸡叫了,父母才把瓜干抢拾回来,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淋得透透的凉凉的。母亲照料三个姐姐,父亲还要把拾回的瓜干凉开才能休息。

       父亲为了养育我们姐弟五人,除了种好庄稼外,农闲时节还要想办法挣点钱,用于添补衣裳。他曾跟着人家贩卖过地瓜干、贩卖过苹果、贩卖过煤炭。最初贩炭是用扁担挑的,从莱芜的涝坡煤矿买了炭,再到新泰市羊流镇的和庄集上去卖,别人挑100斤,他却挑110斤,往返200里,两天卖一趟,别人能挣一元钱,他多挑10斤就多挣1毛。别人干几天就歇一天,父亲却一天也不舍得歇。后来条件好点以后,就用木车子推,那时的木车子是木头轮子,皱得很,不像胶皮轮子那样滑栓,一车能推400斤,能赚四块钱呢。有一次大雪后,为了赶个好价钱,父亲不顾寒冷和路滑,坚持推着炭去赶离家12里地的张兰子集,卖给了比张兰子村还远5里的魏家峪村,父亲推着炭给人家送去,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当推着空车回到家,想换下被积雪湿透的鞋子时,鞋子怎么也脱不下来,原来是鞋子和脚冻到一块了。我上学时学过一首新乐府诗《卖炭翁》,我想,若是生在同一年代,白居易知道父亲卖炭的故事,该文或许会写得更感人!

       在博山大建设时期,父亲跟着大批打工人流到博山推车子。父亲曾对我讲过那段时间的往事,从山上推着石头向下走,山高、路陡、坡长,最陡处要走“葛条盘”,一不留神就会车毁人伤,后车人伤了,也容易伤到前车的的人;下来山后,还会有上坡,既有慢上,也有“犟汉子”崖头。我不知什么是“犟汉子”崖头,父亲解释就是指卯足了劲能勉强拱上去的较陡的上坡,稍有懈怠是上不去的。我们村就有一位因全神贯注用力推,以至于火车过来还不知道而造成车祸的。在博山推车子因离家远,单程有120多里,父亲一去就住几个月,家里没有事一般不回来。记得有一次,因回家有要事,奶奶让大伯一早去替他,到时已过晌午,别人劝他别走了,父亲坚持往家走,他知道没有12个小时是到不了家的,一路风驰电掣,爬上来天堑青石关,太阳快落山,到了徐家店时村里放电影的已结散场了,到家时已鸡叫,奶奶还没睡,在灯下做针线活等他。

       在以生产队为单位的大集体年代,生产队为了创收,在不影响农业生产的前提下,允许部分劳力外出务工,每天向生产队上交1元钱,买上一个工,剩余的归自己。每当有这种政策,父亲都会第一个报名。父亲最多的是到方家岭石料场打石头,一天能挣3元钱,上交生产队1元,自己能剩余2元。要知道一天多挣几个钱,却比在生产队多下好几倍的力!记得在我九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母亲拾掇上一包袱饭让我去给父亲送,我之前没去过,经多次打听才在离地面五、六米深的石窝里找到父亲。夏天的石窝里,骄阳似火,没有一点风丝,我在上面只看到父亲的后背,背上不是汗流浃背,而是晒得扒了皮的脊梁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雪白的盐凌子。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父亲的工作环境,知道父亲挣一分钱要抡若干锤、要流许多汗,感到他工作的艰辛。从此,我不再随便要钱买零食了。

       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外出务工不用再向生产队交钱了,挣多少都归自己,父亲干得更起劲儿了,他骑上自行车去北城子坡建筑公司干起了建筑,一干就是十几年。儿女们劝他别干了,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了,还下这个力干啥?他总是说“现在钱好挣,又甭上交,咱不像工人到时候有退休金!趁还干得动,挣两个好养老。”直到66岁那一年,他感觉身体的确力不从心,干一天活累得坐下不想动,下班后还得骑自行车回家,在黑灯瞎火的路上骑得慢,赶不上年轻人的趟,同事们天黑不放心,都是到村头停下来,等他赶来时才分头回家,时间长了父亲感到拖累人家不好意思,才狠狠心儿咬牙收起工具停了下来。

       父亲虽然不干建筑了,但他想挣钱的念头没有变,好下力的身子没有停下来。责任田不够种,太耽劲,他又反包了别人2亩,大姐姐也怕父亲突然停下来身子骨吃不消,就送给他一只羊让他喂。父亲精心打理着这些地和这只羊,每年都卖不少余粮,羊也分生得很快,每年也卖不少钱。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十几年,重活干不了须儿女帮;羊草割不了,二姐割了来给他留下一些。直到2014年,83岁的父亲连自己的生活都很难自理,儿女们准备轮流抚养前,才做通了他的工作,让出土地卖掉山羊,轮流跟子女们生活了。

                                                                        (三)崇尚知识

       父亲是个大老粗,一生吃尽了没有文化的苦头,上个厕所很难分辨男女二字,去个医院找不到该去的科室,赶集买点东西算账不精。成年后,村里办了夜校,他学了一些生活中的常用字,自学了珠算,对以后的生活帮助很大。他深感知识的重要性,他说有知识的人说话办事有涵养,走到哪里外人都不会小看。因此,父亲致力让我们上学。

       我在家排行第四,上面三个姐姐,我是第一个男孩,自然在我身上倾注的心血会更多一些。记得在我四五岁时,父亲去姑姑家,自然带上我,主要是让我见见世面,开开眼界,我去了感到什么都稀奇。有一次从姑姑家回家还闹了笑话,母亲问我你姑姑家那里好不好?我说:“那里忒好了,光庙子!”(庙子是指庙子村供销社,意思是买东西方便)惹得满堂大笑。有一次我去姑姑家,姑姑拿出一个甜瓜给我和表弟分开吃,表弟把我叫到外面说:“给我你那块,让我比比谁的大。”我递给他,他猛地咬了一口又还给我,我哭笑不得,心想:城里孩子太机灵了!

       我七岁时便被送学校上学,最初我不适应,偷着逃课。一次,在街上玩时被奶奶发现,回家告诉了父亲,父亲并没有责罚我,只是亲自送我去学校,并叮嘱老师管住我,再逃课告诉他,吓得我从此没再敢逃一次课,并且老师让我拿着教室门的钥匙,每天需要早去晚走。隔上一段时间,父亲就约老师坐一坐,了解一下情况,我只能安分守己地上学了,成绩自然逐步提高,老师又安排我当班干部,逐渐有了学习压力,知道努力学习了。

       1977年我上高中,在我值日给班里打热水时,钩担爪子断了,热水烫伤了我的左腿,因家里医疗条件差,感染了,父亲带我去姑姑家到大医院治疗,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期间春节也是在姑姑家过的,我亲身经历了城里人怎么过年,怎么生活。印象最深的是城里人下班后吃过晚饭,会聚到一块讲故事猜谜语,记得大写“马”的谜面是:一子去打柴,二子不回来,三子去找去,一找找到老王家,老王家一个辘轳把,辘轳把底下四个小蛤蟆。我深深感触到城里人太有品位了,一言一行都散发着智慧。

       1979年高考,我的成绩超出了体检分数线,尽管没被录取,但却是全公社两处中学唯一一名上线的。学校决定让我回校复读,这期间,父亲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新泰一中教学质量高,他慕名前去找到学校领导,求人帮忙要我去复读,学校教导处韩主任不知是出于怜悯这位老农,还是我的成绩真的达到了学校的复读分数,竟然在开班三个月以后批准我去复读。父亲自知和人家差距太大,在送我复读时约上了我三叔(我们刘家唯一一名人民教师),三叔自然和他们有共同语言,谈话能说到一块。一切办妥后三叔交代我短短几句话我记忆犹新:你爷(指父亲)一个大老粗,能跑到新泰一中来为你求学,得需要多大的决心和动力?你来上学吃食堂,一个月需要30多元,须一个合同工才能供动你,带来多大的经济压力?你也不小了,应该懂事了,应该知道怎么做了,不用紧着安咐你了。我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眼含热泪紧咬着嘴唇点头。

                                                                             (四)播洒爱心

       从入社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30年的时间里,父亲干生产队长10多年,每次选举,他都是高票当选。当好生产队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那段日子里,父亲倾注了大量心血,他要分析哪块地适宜种什么作物,还要做好作物调茬儿,如果一块地连续种一种作物就会减产。如何调动社员的积极性,怎样安排才能不误农时、不窝工、不怠工,他都提前算计好装在心里,到时候再作安排。社员们深有感触地说:“只要志让干队长社员就能吃饱饭”。那时候三个姐姐都是劳力,别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首先安排三个姐姐干,别人有事可以不出工,三个姐姐却不能,姐姐也是经常抱怨,但怎么也改变不了父亲的分工。每年我家的工分都是紧挨社员颜士春家在全队排第二,干工少的家庭每年都欠缺粮款,我家每年都应分余粮款,累计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队欠我家余粮款3000余元,没有任何组织把这件事找平,姐姐抱怨说当初旷个工你不准,现在看来白干了!父亲却不这样认为,他解释说:“这是国家政策,你们要向前看,乍看我们是吃了3000块钱的亏,但承包制以后给我家带来的收益可不止于3000块钱。入社时地主省吃俭用过下的土地不是也都充了公吗?还经常挨斗呢!”唉!没人能讲过他。

       父亲打石头期间还学会了打石磨、盖房这些手艺,在周边几个村是小有名气的石匠。他打的石磨做工精细,简单一磨合就能使用,订货的络绎不绝,打不上卖。尽管如此,父亲从不偷工使假减少工序,而且从不按市场价收钱,10几块钱的东西都是少收几块钱。村里谁家盖房,他都去帮上几天,也不收工钱,他总说谁用不着谁?帮个工是应该的,谁让咱会干呢!有用处总比没用处强!

       农业学大寨时期,上级每年都组织会战,所有需垒砌的石匠活都少不了父亲的身影,如公社组织的榆山岭会战、崖头河治理、高崖头扬水站、西干渠修建、卧牛山会战、水城河治理以及后来的公路桥涵建设。有的石块垒砌工程标准高,不但要求垒得密实,还要求美观,石块要刷錾,且要求“一寸三錾,不塞不垫”。只要父亲接手的工程,都会保质保量完成;只要父亲在,干部就放心!
父亲对集体的事关心,对庄乡的事有爱心,对子女的事上心。父亲在培养我们姐弟五人方面操够了心,付出了太多太多精力和心血。随着时间的流失,我们姐弟五人相继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们的婚事都是由父母包办的,他不允许我们谈恋爱,他给我们把握的择偶标准是老实、本分、过日子,投机取巧的性格他不喜欢。三个姐姐的嫁妆还算体面,我和二弟的婚房都是新建的,家里的挂钟、缝纫机、收音机、电视机、自行车、手表、瓦房都比一般家庭拥有得早,这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是极少能做到的,就是在我们那个山圈里也是少有的。

       我们姐弟五个成家后,谁家铺的工程也不少,且说盖房子:从草房换瓦房,再由瓦房换楼房,父亲都是既操心又出力,能出十分力不出九分九。2004年春天,我从区政府分到一套楼房,二弟和三个姐夫来帮我装修,他知道后,73岁的父亲骑上自行车赶去,帮忙上四楼背沙,一干就是三四天。2011年春天,二姐、二弟家相继盖楼房,已有80高龄的父亲每天都去两家的工地照望照望,力所能及地干些筛沙、铲灰的活落。父亲干活儿不惜力气,奏事儿不疼钱。村里有个红白公事,不论远近,都要随礼,亲戚、子女更不用说。

       我刚参加工作那阵子,家属对农活不很熟练,他就安排三姐、二弟帮着干,庄稼成熟了都是先收我的再收他的,儿子振东出生时,正赶上我参加工作第一天到翟镇上班,天下雪,晚上我没有回家,在生产的危险关头是父亲决定送往医院,才保住了大人小孩的命,出院是父亲用小推车把母子二人从莱钢医院推回来的。振东一岁时拉肚子住进了莱钢医院,住了几天父亲去了几次,其中一天下了大雪,我估计父亲不会去了,结果快中午时父亲还是去了,他手中的自行车在路上骑的不如推的多。

       1988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天下着瓢泼大雨,我一家三口和海军睡得正香,“砰砰砰”有人敲后窗户,“屋这就冲塌,还在睡觉呢,赶快起!”我听出这是父亲的声音,赶紧起来一看,院子里的水齐腰深,山水冲下来的泥石流眼看就要把屋埋住,我赶紧把两个孩子撤出来,再去疏通水道,方才避免了一场天灾人祸。自那以后,每次下大雨,我都不敢睡觉,直到搬到楼上住才放了心。事后听父亲说那天晚上他是先去二弟家看了没事才去的我家,二弟的房子山墙是土墙,怕下潲雨浸塌。平时,父亲也是每天晚上到我们两家围着宅子转一圈儿,没事才安心回家睡觉。

       吃食方面,父亲在孩子身上一向大方,要啥买啥,从不吝啬,有钱使钱,没钱就用地瓜干换。父亲干建筑期间每天下班后,都是从城子坡买回点零食或水果来给孩子吃。母亲喂鸡收的鸡蛋,父母一个也舍不得吃,全都留着让孩子吃了。

       我的姑姑出嫁没钱买嫁妆,父亲用母亲养蚕卖的蚕丝款给姑姑买上四色儿嫁妆。姑姑家在困难时期口粮不足,父亲推上自备的地瓜糁儿、地瓜叶送去,自己没啥吃,再到野外挖野菜吃。到现在说起话来表弟还经常提及这些事儿。我曾问他怎么知道的,表弟说是姑姑在世时告诉他的。三个姐姐家的外甥、外甥女搬家或添人口,只要他知道的,都要花点钱或去喝个酒,以示祝福。2009年5月振东结婚,他包了一个厚厚的红包,我接过来一点:整整1000块钱!这可是父亲两年的农村养老金啊!这笔厚礼我怎么能忍心收呢!

                                                                          (五)勤俭持家

       父亲一生勤劳,省吃俭用,儿女让他有钱就花,有东西就吃,他听不进去,他却说:“宁愿撇不能缺,钱再多该花多少花多少。”入冬了,我说:“有炭你把炉子烧得旺旺的,大烧一会儿。”他却说:“炭再多也是这么个烧法,有也不能一下子都烧了!”父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姐弟五个拉扯大,晚年本该享享清福了,但他没有享受,他总感觉这样就不孬。
       1992年,我们姐弟五个早已住上瓦房多年,他和母亲却仍住在三间草房里,我们几个过意不去,想帮他盖上两间瓦房,多次做工作他才勉强接受。姐弟五家有钱出钱、有物出物,有力出力,齐上阵,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两间又高又宽的新瓦房就落成了,父母搬进去住感到很欣慰。
       就这样住了十年,一天,来了一位风水先生,跟父亲说:你住的宅子主房窄、矮,偏房宽、高不和局,应修整修整!父亲本来就懂得一些,只是住不着没打算修整,经风水先生这么一说,不修整心里总有一个心病,这件事他和我们说了后,我们姐弟五个一合计,接着就用同样的办法把三间主房翻新了,父母从偏房搬进了主房里,两间偏房成了他的储藏室。父母搬进新房后屋里空荡荡的,我给他买来一台17英寸彩电接上,他执意给我钱,我知道他的性格,只能收下。他喜欢听戏,大姐给他买来了影碟机,我又把搬家退下来的沙发、茶几、厨子、床给他搬来摆上,这样以来,父亲闲时可以在家喝个大茶、听听洋戏了,年底我又给他接上了电话,有事儿没事儿打个电话问个平安,父亲也总算跟上了形势。

        父亲在生活上一点儿也不讲究,孬好都行,只要有饭,菜有没有都行。大姐给他煮来咸鸭蛋,他打开一个吃好几天,三姐给他煮来猪蹄子,他放坏了还不舍得吃,二姐给他包来水饺、蒸来的馒头,他知道这是饭可以吃饱。三个姐姐买来的青菜放坏了、鸡蛋放臭了也不舍得炒。大姐给他买来新衣服,他也总是捡旧的穿,二姐给他洗好的衣服,就整整齐齐的叠放在那里,不舍得换。我和二弟商议,父亲吃饭没个孬好、没个早晚,这样不行,我们轮开抚养吧,好歹也能吃口热乎的。就这样从2014年6月开始轮着照顾他,他在我家住不上几天就想家,不让走就偷着跑。有一次,儿子振东休班,父亲又想走,我们就开车拉上他到家里看一看,他到家连坐也没坐,东瞅瞅西看看,连饭屋他都进去站一站,足见父亲对这个家的眷恋和感情!在二弟家不让他干活,一眼看不见他就抄起家伙上坡、下地干活,就这样,父亲一生有操不完的心干不完的活。直到今天我才明白:父亲上坡是怀旧,下地是眷恋养育他的这方沃土,他去回忆在那里度过的峥嵘岁月!不舍得花钱,是在勤俭持家上身体力行,给我们做表率!
       父亲自己花钱心疼,子女们孝敬他花点儿钱他同样心疼,儿女们总该尽点孝吧,所以有些事情我们也只能变着法子做他的工作。
       姑姑家两个表姐两个表弟都对父亲非常孝顺,表弟经常说:“父母走的早,大舅走的早,就剩下二舅这一位老人了,现在条件好了,得孝顺孝顺他老人家。”2005年“五一”假期带父亲登上泰山,在碧霞祠给父亲许了愿,在泰山极顶为父亲祈了福,下山后在泰安城三星级宾馆招待了父亲,父亲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鲍鱼和海参。2014年5月,表弟借假期带父亲和我游览了北京城,父亲亲身拥抱了祖国的首都,亲自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在毛主席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照了相,乘车游览了故宫,参观了历代皇帝祭天的天坛公园,下榻在三星级宾馆——兵团大厦,享受到了军官的待遇,到前门老店品尝了正宗的北京烤鸭,第一次体验到了坐高铁的感觉。每年父亲的生日,表姐表弟都是提前调好班,不管是在新疆还是在内蒙,也不管在青岛还是在泰安都准时赶来,带来厚重的礼金和大宗的生活用品给父亲祝寿。也幸亏表姐表弟让父亲品尝了“茅台”、“五粮液”的味道,知道了中华烟的口感。
       受表弟的启发,我有机会也会带上父亲出去走走,2014年9月我和振东一家带上父亲到日照看了大海,父亲83岁了第一次见到大海,宽阔的大海一眼望不到边,湛蓝的海水汹涌澎湃,父亲用手指蘸蘸海水,他要亲口尝尝海水的滋味,我问他味道如何?他说又咸又涩!我想:父亲的胸怀不就像大海一样宽广吗?一生不就像波浪一样坎坷吗?日子不就像海水一样苦涩吗?

       2016年清明节,正置黄庄桃花节,我们全家带父亲去黄庄,开车沿环山公路观赏了万亩桃花园,车行至观景台时,父亲下车看着漫山遍野的桃花露出的笑颜如鲜花一般灿烂。

       父亲一生讲的最多的故事是莱芜战役,解放军以少胜多,靠的是正确指挥、顽强奋战和人民群众的后方支援。大伯被抽去抬担架,父亲年龄小没抽着,但在家也能听到枪炮声。2016年我们搬到莱芜居住以后,我抽了个周末带父亲去参观莱芜战役纪念馆,看了陈列的图片、武器装备和全景画馆,父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硝烟的年代。

       父亲没有什么爱好,相比之下听戏算是他的一大爱好,周围村里立集、庙会,请来唱戏的,他都要去听上几天,也听不大懂,主要还是去凑个热闹,消遣消遣。2015年冬天,大姐给父亲买来一个随身听,从此父亲足不出户就能听到若干折旧戏了,儿女们也不再为他外出听戏而担心了。2016年“七一”,区里庆祝建党95周年举办文艺演出,我单位分了两张票,正好我能带上父亲去,无论是舞美效果,还是灯光音响和乡下露天演出大相径庭,让父亲赞不绝口,父亲也算是亲身体会到了正儿八经的演出。

                                                                         后记

       我们做子女的还有许多孝敬老人家的想法,父亲没给我们机会去落实,就这么走了,就这么匆匆的走了!父亲没给儿女留下半句遗言,儿女心中却装着慢慢遗憾。振东、振伟相继结婚生孩子后,我不止一次地问他生男孩好还是女孩好,他总是说男孩女孩都一样!2015年振伟家二胎生了一个男孩,我又问他男孩好不好?这回他说:“男孩子就是下去500年他也能向你的坟子尖上铲锨土!”我终于套出了父亲的心里话,就让这句话作为父亲的遗言吧!

       很多文人喜欢把奉献的人比作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比作春蚕,奉献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却愿把父亲比作蜜蜂,忙碌一生,给后人留下的是甜蜜;比作奶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

       父亲走了,给我们留下了万贯物质遗产,我和二弟商议,把钱分开存到银行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花,世世代代传下去!我们总觉着他老人家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远远多于物质财富!我们把物质财富存到了银行里,就把精神财富存到脑海里吧!

       写到这里,我耳边突然响起刘和刚唱的歌曲: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您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听听您的叮瞩,我接过了自信,凝望您的目光,我看到了爱心,有老有小您手里捧着孝顺,再苦再累您脸上挂着温馨。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吃了十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
file0007.jpg file0002.jpg
                                                                                                                                                                                      2017年清明节


发表于 2017-4-10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11-18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0-14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0-15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巍然屹立天地间的伟大父亲!——永远值得我们学习!进取!
发表于 2018-10-16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发表于 2018-10-18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孝感动天!
点个赞.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12-13 14:37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