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20816|回复: 3

大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9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一劳动节来临之际,谨以此文,献给我36年没曾再谋过一面的朱芦老乡----大部。)

    大部是山东省莒南县大山公社朱芦生产大队第二生产队队长曹现彦的长子,比我大8岁。


    曹现彦年青时给韦国清当过警卫排排长,在鲁南战役、白塔埠战役、孟良崮战役,特别是在淮海战役围歼杜聿明反动集团的战役中,担任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多次临危组织突围,绝地反击,救过韦国清的命。(song1963jun

福州战役结束后,韦国清兼任福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曹现彦解甲归田,复原回乡。韦国清的办公室秘书,1977年曾给曹现彦写过信,问家中有无困难,老首长时常提起。当时县里给代回了信,说,家中无困难,就是生产队缺高产丰产的小麦良种;以后几年,莒南县每到小麦播种季节,就会收到几火车皮麦种。


曹现彦有3子1女,二子曹佃飞,三子曹佃快,长女曹佃英。大部是他的子女中,我唯一不知道名字的。


记忆里,大部沉默寡言,很能干,唯一的缺陷可能是小时候神经感冒发烧,烧断了一根两根,反应有点迟钝。那时家庭都不富裕,我没见过大部穿过板正的新衣服。由于我家离大部家不远,曹佃英又是我的小学同学,大部家院外又有一条小河、一个大竹园,在河里捉螃蟹、捞鱼虾、逮青蛙,大部往往用铁锨在上游给我们“堵浪”,我们在下游乐享其成,大部一头汗一身泥,也乐此不疲。


对大部有点特别记忆的,是1976年的秋天。为纪念毛主席“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一个好例”光辉批示,厉家寨在晚上放电影。电影结束后,大部随散场人员往回走,这一走就是1年8个月零12天。之后,一个去南京贩土豆的朱芦后街人在菜市场边发现了疑似大部的衣衫褴褛者,问,认识曹现彦吗?大部说曹现彦是他“大大”(朱芦普通话,爹,爸爸),就用贩土豆的50拖拉机给捎了回来。


大部的第二次失踪,是在1982年的春天。大部牵着自家的1大4小五只羊,在村北的河滩放羊。当飞得很低的山场灭虫飞机飞过时,他觉得很好奇,就把老羊拴好,让小羊围着老羊啃草,自己去追着飞机看。这一看,迄今没有回来。


今年3月28日上午10点5分,霏霏细雨中,我随区里赵姓干部去大部家走访,核实贫困户帮扶情况。大部的老娘赵吉芳老大姐嘴里一遍遍念着共产党人民政府的好,说照顾不少,非常感激。当啦起家里人口时,说起有1个闺女3个儿子,闺女住上楼了,两个外孙女也工作了;二儿倒插门去儿媳妇家了,也搬上楼了;三儿娶了一个残疾人,无子女,日子过的一般。说到长子大部时,赵大姐眼泪在眼眶打转,说,大部离家36年了,自己时常在梦里见到他,见他在黄岛边上的一个自己也说不出村名的农村里,活得好好的,大部给他们干活,他们饭管得很好,给穿得也很好,就是不给大部工钱,因此,大部就无法买到回家的车票,回不了家。


赵大姐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成了呢喃。屈指算来,大部今年应该63岁了。大部如他爹曹现彦一样,身材魁梧,能吃能干,如果碰上个好人家,一定活得好好的。就是不知道,现在大部还知道不知道他的老家在哪儿?


发表于 2017-5-7 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啊,好帖子不顶不行
发表于 2017-5-17 19:53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5-21 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7-5-27 17:48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