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29621|回复: 12

[百姓话题] 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被评为全国优秀法院遭质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凡是冤假错案的发生均具备两大基本要素,一是公安机关采用刑讯逼供和诱供等手段非法收集证据。二是法院法官歪曲事实混淆是非枉法裁判。沈阳市公安局为达到扼杀舆论监督扮演黑心开发商“保护伞”角色,居然玩起了“碰瓷”,导致帮民工讨薪记者遭受灭顶之灾,至今申诉无门。

    起因:为民请愿 身陷囹圄

    2006年3月,辽宁省康平县农民张国军带领家乡百余名农民到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华锐桃园新城工地打工,工程竣工后结算人工费时,发现项目部经理江波不知去向,虽经多年上访但都无济于事。

    2011年3月,江波被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经侦大队抓获,最后经办案民警协调,江波给张国军打了一张77万元的人工费欠条并承诺在10月份兑现,可到11月份,再找江波时,发现江波又失去联系。张国军在走投无路情况下,万般无奈只好到北京请记者帮忙,记者汇同《农民日报》社特邀通讯员李春余到沈阳走访调查。在沈阳市信访局,沈阳市公安局控申处宠副处长接待来访的记者和讨薪农民工,宠处长让讨薪民工去找维权中心,公安机关不能介入经济纠纷。最后讨薪民工只好去了维权中心,工作人员称,江波与开发商在法院打官司,案子没结果解决不了。2011年12月5日,张国军因5年讨薪无果,着急上火突发脑出血住进医院,记者到医院探望,并给其扔下500元钱表示慰问。

    2012年1月12日,人民网发表一篇题为《沈阳市公安局带农民工讨薪两年追回近4亿元》文章,记者认为该报道与事实不符。于是就把张国军5年讨薪无门的经过发到网上进行曝光,与此同时,《农民日报》社将情况反馈到沈阳市委,曾维书记作出重要批示,然后转交给沈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许文要求妥善处理,许文有脑羞成怒马上成立1·13专案组,展示“围剿”记者行动。

    2012年1月26日(正月初四)零点时分,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周副局长带领大批警察跑到葫芦岛,撬开记者家门,在不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就给记者扣上手铐强行带走,并将室内财物“洗劫”一空,时至今日,记者大量财物早已被沈阳警方销毁灭失。

    1月26日下午3时许,于洪分局北陵派出所办案民警,以记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治安处罚法》第八十二条一款之规定被刑事拘留,记者在被送看守所不到6小时就被北陵派出所办案民警外提。他们将记者拉到沈阳市公安局??????大队附近一座空楼里,有10名特警轮流看守,沈阳市刑警大队专案组3名刑警对坐在老虎凳上的记者不间断地进行暴力审讯,经过7天7夜的暴力审讯,记者被屈打成招,不得不“诈降”办案刑警岳鹏威胁记者说:“你要是到检察院和法院敢翻供就把你拉到这里接着收拾你。”

    有一年轻警察趁室内无人。对记者说:“你跟我说啥都没有用,找个好律师和检察院、法院去说。所有受害人我们都找过了,他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记。所有的受害人笔录都是对你有利的,我们找过锦州市古塔区王局长,王局长说根本没这事!”

    公诉:市检批捕 区检起诉

    2012年2月3日早9时,沈阳市检察院2名检察官在岳鹏的陪同下到于洪区看守所提审记者,2月6日,沈阳市检察院以记者涉嫌诈骗批准逮捕。

    2012年5月3日早9时,沈阳市于洪区检察院公诉科顾胜田到于洪区看守所提审记者。笔录作完后感慨的说:“28起案子,如果有一起你要是骗人家早就进来了,如果你不在网上发文章得罪局长不就没有这事儿了吗?”

    2012年10月14日,沈阳市于洪区检察院作出于检刑诉(2012)490号刑事起诉书,指控记者在2007年至2009年期间诈骗5起,敲诈勒索3起。

    结案:审者不判 判者不审

    2012年10月29日早9时,沈阳市于洪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审判庭只有一名法官,一名书记员和公诉人顾胜田三个人出席。开庭之前,记者已向检察院和法院提出要求8名所谓的受害人必须到庭参加庭审。

    庭审中,记者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流窜作案,哪里的案子重大就应移送哪里的法院审理的规定,提出管辖异议申请回避。公诉人顾胜田称,这是省高级法院指定于洪区法院审理的。记者不属高官落马,更不是涉黑犯罪团伙,辽宁省高院适用哪条法律随意指定没有管辖权的于洪区法院非正常审理呢?既然是省高院指定管辖的重大复杂案件,于洪区法院又为啥只派一名法官走简易程序审理呢?

    2009年8月,辽宁省绥中县农民工代表孙景利请记者帮忙讨薪,当时只不过借记者8000元钱。          2010年2月9日,记者在沈阳市大东区法院帮孙景利等43名农民工追讨欠款时,被大东区公安分局以扰乱秩序为由呈报劳动教养一年。释放后,记者继续帮助追讨,2011年11月7日43名农民工全部拿到血汗钱,记者虽然通过两级法院诉讼,光聘请律师代理费就花了一万多元。最后记者还是输了官司。劳动教养决定没有被撤销公诉机关又批捕起诉明显违法。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记者在朝阳、锦州、葫芦岛的三起敲诈勒索罪,完全是办案警察捏造杜撰出来的,记者对所有证人证言均表异议,要求所有所谓的受害人必须到庭质证,非法证据不能作为定罪依据。

    下午3时许,刘颖法官宣布休庭并说:“庭已开完,你说说你办了这么多的事,究竟为了啥?”记者毫不犹豫的说:“做人讲诚信,办事讲良心,往大了说叫捍卫国家法律尊严,往小了说是为了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

    2012年12月14日,沈阳市于洪区法院作出(2012)于刑初字第564号刑事判决,法院认为,记者2009年8月在沈阳市和平区骗取绥中县农民工代表孙景利8000元钱罪名不成立,3起敲诈勒索罪和4起诈骗罪与沈阳公、检、法毫不沾边的罪名成立,判处记者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事实胜于雄辩,沈阳市于洪区法院判决结果,暴露出许文有滥用职权,凭空捏造炮制出来的7起案件一下子成了“空中楼阁”,失去并案处理的法律依据支撑。于是记者没有上诉,准备到有管辖权法院申诉。

    2013年1月29日,记者被投送到辽宁省北镇监狱十监区服刑。

    重生:抽丝剥茧 与法同行

    入狱后,记者依据《监狱法》和《刑事诉讼法》第242条及相关法律规定,按照属地管辖原则。委托家人不间断的到辽宁省高级法院和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访。请求上级法院依法指定有管辖权的法院公开再审。结果都是泥牛过河!

    2014年12月23日,记者将申诉状通过监区领导转交给锦州市城郊地区检察院。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城郊检察院却置之不理。

    2017年1月25日,由于记者不认罪不能呈报减刑,所以只能正期释放。

    我国法律有两大基本原则,一是无主观不入刑原则,二是无告诉无罪原则,时隔数年无一人到当地公安机关投诉举报,显而易见不难看出,沈阳市公安局打着“维稳”的幌子背地里干着伤天害理非法勾当,真是罄竹难书啊!

    人无德不立,国无法不兴。2016年辽宁拉票贿选案使一大批腐败官员落马,记者服刑期间,辽沈大地同样也同样遭受历史上罕见自然灾害,百姓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

    2017年3月23日记者到于洪区法院阅卷,发现里面8名所谓的受害人笔录和全部证人证言全都没有。由此可见这桩人为炮制出来的冤假错案已铁证如山!冤案昭雪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贪官污吏造孽易,平民百姓申冤难。2017年6月7日,于洪区法院在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的情况下给记者下发驳回再审通知书!辽宁正面临严重的干旱!天眼恢恢,疏而不漏!

    目前,记者将情况如实反映给中共辽宁省委李希书记,要求李希书记能贯彻党中央和习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决策部署,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彻查此案。坚决打掉危害国家和人民的“许老虎”!以树立司法权威取信于民。

    中国政法大学系统法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香港《法制大观》杂志社特邀记者:方艳立

 楼主| 发表于 2017-7-2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朗朗乾坤下,于洪区法院所属司法队伍中几个诸如姜兆兴、赵宝伟及周楠之流的蛀虫和败类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结党营私、徇私舞弊、玩弄法律、枉法裁判,几个人的行为完全丧失了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反映出业务素质低下、道德沦丧,已经严重损害了党和人民法院在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及光辉形象;长此以往,党的根基必定会受到此类蛀虫和人渣的腐蚀。
  人民法院,人民还敢相信你么?
  2009年9月,于洪区农村户口的安晶子和李东国夫妇获悉我一个吴姓朋友在于洪区大兴街道办事处有一处房产拟出售。安、李夫妇2人到房屋开发公司咨询房产证办理及房产相关手续更名事宜,当时房屋开发公司告知该房产已取得契税证,房产证是否能办理不确定。
  2009年10月1日开始,国家、省、市相关农村集体土地政策发生改变,农村集体土地房产契证办理从严,已经取得房产证、契证的任何人均不得进行更名。有鉴于此,房屋开发公司将无法办理有关房产过户手续的实情明确通知给安晶子、李东国夫妇与我吴姓朋友本人。
  2009年10月中旬,房主本人未在场情况下,安、李夫妇单方面来到房屋开发公司声称办不了房产证他们也买房,并说可以找人办理房产证、契证更名与过户手续,据此,取走了所有相关材料及2000元费用。
  2009年10月以后,吴姓房主本人多次打电话(有几段电话录音证明)及面谈,要求安晶子、李东国夫妇腾退房屋,并将10万元首付款返还安晶子、李东国夫妇,但是安、李2人均以种种理由拖延,拒不腾房,也不取10万元钱,想恶意占有。
  为了维护合法权益,房主于2011年4月1日依法向于洪区法院所属马三家法庭提起民事诉讼,
  于洪区法院作风涣散,效率低下审判人员玩忽职守、营私舞弊、枉法裁判
  1、在本案中,房主本人妻子先后4次往返于主送法庭,于第2 天4月1日(周四)才将起诉材料送达,身体和精神无故备受折磨。
  2、本案开庭日期为2011年6月16日(周四),从接到起诉状到开庭一共历时70余天;民事判决于2011年8月5日(周五)下达,从庭审到做出判决本案又历时50天,先后历时120余天。
  3、庭审(2011年6月16日、周四)当天,主审法官周楠之前通知九点准时开庭,但是被告及律师迟到10分钟之多,在被告一方明显违反有关(反诉材料不得当庭做出)规定的情况下,默许被告的代理律师韩鹏当庭书写反诉状,简直就是漠视法律的尊严,玩弄法律于掌股之间。
  庭审过程中房主本人突然当庭提供了与被告(安晶子、李东国夫妇)在事件过程中的几段通话原始录音,(始终有“怕对方吃亏”, “确保资金安全,避免损失”,“不强卖,准备随时返还被告首付的10万元房款”“可以购买产权明晰、没有纠纷的房产”的字句)。电话录音中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能够证明房主本人始终坚持诚实、信用、“买卖自愿”的原则。被告及委托律师当时就不知所措;但是,主审法官周楠以声音小及无书面材料为由,要求房主本人法庭辩论后向法庭提供声音证据(电话录音制作的光碟)及书面说明。
  4、庭审结束至民事判决下达前,主审法官周楠电话诱导房主本人,如果想本案尽快判决,就必须承认房屋至今已经增值并且签字承认无异议(其实根据法律规定,谁主张增值,谁评估;被告安晶子、李东国夫妇主张房屋增值,应该由安、李2人找第三方进行评估),结果房主本人在取判决书时就被法官周楠诱导稀里糊涂签字。
  5、但是以审判长姜兆兴、代理审判员赵宝伟及周楠组成的合议庭居然不做电话录音的科学鉴定与评估,拒不采信录音证据,大玩文字游戏,将房主本人要求被告(参照月均700元房租标准)赔付房屋收益损失,简单粗暴地狭义判定不属于房屋租赁关系,不予支持,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2011年8月5日(周五)下达民事判决书((2011)于民二初字第766号),判决结果为:1、安晶子、李东国夫妇在判决发生法律效率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房主本人返还所购房屋;2、本人返还安晶子、李东国夫妇10万元首付款基础上增加房屋增值7.04万元的一半3.52万元。
  6、2011年8月5日(周五),法院做出民事判决书出现了第二条与第三条互相颠倒的明显错误,主审法官周楠却迟迟不纠正,直到房主本人提出上诉,其妻子递交材料的8月17日(周三)当天,才让房主本人妻子签字接收更正的裁决。
  7、在房主本人到庭取民事判决书时,主审法官周楠诱导并暗示,既然房屋已经增值,给被告(安、李)一些补偿也无所谓,有关赔付被告房屋增值部分可以向开发商起诉索赔。在房主本人妻子于2011年8月5日(周五)向周楠送达上诉状时,周楠又明确说:“姜兆兴审判长审理此类案件多达2000余起,像我这样明知受到损失,不在第一时间提出诉讼的都被判输,原因就是提出法律诉讼太晚”。难道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依据就是受害方如果明确知道受害,不在第一时间提出诉讼就被判输么?这是中国的法律么?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领导被行拘还需填实“虚构事实”

  沈阳女子郭宏侠发微博举报沈阳市主要领导,被警方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十日。近日,郭宏侠通过微博上传自己的相关行政处罚文书后,引发关注。(9月4日《新京报》)

  对于众人来说,这样一条实名举报领导的微博,引起媒体和网民的关注,以及当地纪检部门的介入是在意料之中。然而,该条微博并未引起民众的关注,也仅仅是“已被转发4次,评论3条”,不仅未让当地纪检部门介入调查,反而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更是将这名发微博的举报者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进行了行政拘留十日。

  想必,得到如此的结果,这不仅令发微博的举报者倍感意外,更是让谁都不曾预料到,这不得不令人惊诧质疑。特别是在“实名举报优先办理”的语境下,在没有当地或上级纪检等相关部门对“微博举报沈阳市主要领导”一事的调查下,当地警方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此事作出了如此有力的回应和处置。那么,这其中是否存在“掩耳盗铃”之内幕,也就不为人知了。

  我们再来看看该事件的起因经过,该名女子举报的原因是,其“父亲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伤,进入司法程序后出现矛盾引起进京上访”。而且,在近年反映问题的过程中,该“问题至今仍未解决,还有多次被拘的经历”。因此,其才以“发微博举报该市的市长、市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的方式,寄希望于引起当地或上级主管部门的注意,从而解决其反映的问题。

  然而,当地警方却以“虚构事实,发布‘陈海波、曾维、许文有利用职权为自己功绩、设置沈阳市人民政府驻京办维稳工作组这个非法单位,不惜用流氓手段绑架百姓,滥用职权指派公安警力截访,出具虚假情况说明强行拘留,伪造拘留证’等信息”为依据,对其进行了行政拘留十日的惩处。可以说,如此作为不仅不会让事件得到有效解决,反而还会让人更生质疑。

  当然,这并不是笔者对当地警方有力高效的查处力度以否认,也并不是看到关于党政部门机关或党员干部的负面新闻,就一味地加以胡乱猜疑或口诛笔伐。只是这“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一事,还需要当地或上级纪检等相关部门的深入调查来予以“填实”。毕竟在群众的问题得不到有效处理的情况下,当地相关部门或领导亦或有相关的责任。

  所以,这举报领导被行拘一事还需填实“虚构事实”。特别是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深入开展和正风肃纪的高压态势下,既要对其信访的问题进行全面彻查,以确保群众的切身利益不受损害;更要对其举报该市的相关领导及部门一事进行全面调查,看看是否存在滥用职权等行为。如此,再来对该事件和举报者进行相应处置,想必这才能更会让人满意,也才能更加彰显出党纪国法的公正与严明。

  2014年09月05日15:1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既无受害人控告举报又无被害人出庭质证。

无管辖权法院审理无陪审员也无旁听人员。

五年讨薪民工脑出血记者相助被判五年刑。

数百名民工全部获救无冕之王成赎罪羔羊。


公安局长利用手中特权跨市抓人异地办案。

市检批捕省高法下发指定管辖函区检起诉。

于洪区法院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玩起灯下黑。

敢问悬挂人民法院牌子的大门到底为谁开?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法证据如何排除?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门27日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规定》)给出答案。这份共计42个条文的新规,不仅事关依法准确惩罚犯罪、切实保障人权,而且将影响我国证据制度乃至刑事诉讼制度。

此次《规定》的出台是切实防范冤假错案的需要。近年来发现并纠正的呼格吉勒图案等冤假错案,都是在证据和事实认定方面出现错误,都与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紧密相关。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戴长林认为,《规定》以科学的司法理念为引领,建立健全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办案结果符合实体公正、办案过程符合程序公正的法律制度,为办理刑事案件提供了更加明确规范的根据指引。

明确非法证据范围

为什么要排除非法证据?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基础,是保证办案质量的关键。在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顾永忠看来,非法证据之所以应当被排除,首先是因为它严重侵犯人权,违反法定程序,破坏了刑事诉讼程序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同时极易造成冤假错案,损害司法公信力。

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能够有效遏制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情形,切实维护刑事案件的实体公正。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

对此,《规定》进一步细化,更加明确。例如,采取殴打、违法使用戒具等暴力方法或者变相肉刑的恶劣手段,或者以损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利益相威胁,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均应当予以排除。同时,采用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以及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也被纳入了非法证据的范畴。

“重复自白”又称“重复性供述”,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作出有罪供述之后,再次做出了与前述供述相同的有罪供述。“对重复自白是否一概排除性适用,理论界与实务界争议不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说。

针对这一难题,《规定》明确指出,采用刑讯逼供方法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供述,之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受该刑讯逼供行为影响而作出的与该供述相同的重复性供述,应当一并排除。但是,如果后续取得的供述没有受到刑讯逼供的影响,例如更换了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或者是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审判阶段被告知诉讼权利和认罪的法律后果后作出的,则属于例外情形。
规范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规定》涵盖侦查、起诉、审判三大诉讼阶段,有利于强化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的证据意识,使办案人员克服因证据意识不强、程序观念淡薄而产生的重实体轻程序、重口供轻物证等问题。

“在完善讯问笔录制作方面,《规定》对制作讯问笔录提出了基本要求,侦查机关应当按照刑事诉讼法及公检法配套规定的要求,严格规范讯问笔录的制作。”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公安机关将严格规范看守所的提讯登记和收押体检制度,及时发现并有效防范刑讯逼供行为;按照《规定》要求,实行侦查人员出庭向法庭说明证据收集过程,并就相关情况接受发问。

记者梳理发现,对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审判阶段排除非法证据的程序,《规定》都进行了细化。例如,审查逮捕、审查起诉期间,人民检察院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其有权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认定的非法证据,不得作为批准或者决定逮捕、提起公诉的根据。在审判阶段,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开庭审理前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针对非法证据排除问题,《规定》明确要求人民法院应当召开庭前会议,可以核实情况、听取意见。此外,《规定》还对非法证据的主动撤回和被动排除、撤回或排除后的程序性后果都作出了详细规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研究室主任万春介绍,《规定》强化了检察机关审查和排除非法证据的职责。比如,加强检察机关对看守所收押体检的监督,以及对重大案件讯问合法性的监督。在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非法证据审查和排除力度也将加大。

万春说,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是刑事诉讼程序中承前启后的关键环节,在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阶段严把案件事实关、证据关,依法排除非法证据,有助于纠正侦查程序中的违法行为,防范冤假错案发生。

对此,《规定》明确,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并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调查核实。调查结论应当书面告知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期间发现侦查人员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应当依法排除相关证据并提出纠正意见,必要时人民检察院可以自行调查取证。

强化律师辩护权

《规定》明确,辩护律师自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讯问笔录、提讯登记、采取强制措施或侦查行为的法律文书等证据材料,还可以向法院、检察机关申请调取侦查机关收集但未提交的讯问录音录像、体检记录等证据材料。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认为,辩护律师在申请排除非法证据方面享有一些特殊的阅卷权和申请调取证据的权利。这些规则一旦得到实施,就有可能解决辩护律师阅卷难和调查取证难的问题,有效增强律师的程序性辩护效果。

《规定》强化了律师辩护权。陈瑞华说:“为保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获得律师的法律帮助,《规定》将法律援助律师制度扩大适用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的场合。”

对于《规定》中明确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申请法律援助的权利,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副司长杨向斌介绍,目前司法部正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抓紧制定并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的意见》,就法律援助值班律师的基本职责、运行模式、工作管理和保障等问题作出具体规定,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及时有效的法律帮助。

专家认为,辩护权的充分实现程度,是刑事司法制度民主化的重要标志。《规定》同时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诉讼权利做出了规定,有利于实现控辩双方在非法证据排除问题上的平等地位。

“随着我国对人权保障力度的加强,应当丰富我国现有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适当扩大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尤其是要明确羁押状态下讯问的时间限制,防止疲劳审讯。”陈卫东表示,证据立法是一项系统工程,应完善相应的配套措施,才能保证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落到实处,进而对健全我国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推进我国法治进程发挥应有的作用。(经济日报记者 李万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控告书:沈阳市于洪区公安分局玩忽职守
  制造冤假错案戕害人命
  我是沈阳市于洪区红旗村村民,因为在我丈夫于洋与同村村民于会洋房产证纠纷一案中,于洪区公安分局玩忽职守,制造冤假错案,逼死我的丈夫,迫使儿子离婚,致使我家破人亡。
  事件起因:
  2010年9月9日,我丈夫于洋与沈阳市于洪区于洪街道办事处签订《沈阳市拆迁补偿安置费租赁房屋产权条换协议书》一份,协议就我家所有的坐落在于洪街道红旗村《房产所有权证》编号第574号,建筑面积139(60+79.0㎡)房屋进行拆迁补偿,并且进行了详细的约定。协议签订后,拆迁办工作人员多人对我的房屋进行丈量、评估、拍照,并于2010年9月底前将此房屋拆迁完毕。
  由于我家的房产证已经丢失多年,而房屋产权证存根上标注的宅基地号,正好是同村村民于会洋家的宅基地号,2011年5月24日之后,于会洋两次将我丈夫作为被告起诉到于洪区法院,要求法院判令第574号《房产所有权证》属于于会洋所有。经过审理,于洪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12日作出(2012)于行初字第29号行政判决书,确认被告沈阳市于洪区城乡建设局对于洪乡红旗村卷号为574号房屋行政登记行为违法。(并不是于洋不具有房屋产权证)
  于洪公安分局玩忽职守草率办案
  于洪公安分局在明知道,①于会洋出示的574号《房屋所有权证》是用于洋的房产证涂改而成的;②于会洋出示的“所有权证申请书”、“房屋丈测核实证书”、“房屋所有权登记表”都是有多次涂改痕迹的作废资料;③申请手续中出现的两次建筑面积和于会洋的证人马秀友、马永和出示的“证实材料”中出现的“建筑面积”都不相符,因此,上诉证据根本不能证明村民于会洋曾经取得过574号《房屋所有权证》。而于洋提供的574号《房屋所有权证存根》表明于洋的139㎡住宅有房产证,且于洪区拆迁办拆迁组长李铭证明了于洋“139㎡自建房屋”确实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情况下,于洪分局竟然确定于洋“合同诈骗罪”成立。
  于洪公安分局无视人权草菅人命
  在于会洋提起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期间,上边诸多疑点于洪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及领导不去做认真的分析,2012年2月27日,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由将于洋刑事拘留,并于同年3月9日批准逮捕。于洋涉嫌合同诈骗罪的刑事案件,经于洪区检察院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调查后,2012年9月26日,于洪区检察院作出沈于检强(2012)第1号《撤销强制措施决定书》,9月29日于洪区公安分局向于洋下达了释放证明书,此时我丈夫已经在监狱关押了七个多月。在监狱期间我丈夫由于精神抑郁,得了结肠癌到医院就诊,出狱时已经是癌症晚期,于洪分局竟然向我丈夫和我们家属隐瞒了我丈夫的严重病情,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关押期间我丈夫因为什么病到医院就诊,客观上拖延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之后,在我和我丈夫多次到于洪区公安分局要求重新调查案件疑点,于洪分局领导和工作人员不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吴大队长竟然恐吓我们夫妻二人:如果上访,就找罪名把于洋再送进监狱。在我丈夫于洋被羁押的7个月时间里于洪分局都没有调查清楚于洋是否构成诈骗罪,出狱后的16个月时间里于洪分局还是没有能够给我们一个结论,却在2014年1月22日我丈夫于洋病情恶化已经离不开病床的情况下,于洪分局为了阻止我上访,竟然对我丈夫实施“监视居住”,我丈夫在巨大的经济、精神和疾病的共同压力下被迫害致死。
  我丈夫于洋是沈阳市于洪区红旗村土生土长的农民,入狱前我们全家人依靠种植北虫草为生,我丈夫被以诈骗罪逮捕后,为了讨说法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变卖了赖以生存的虫草大棚和房子,儿媳妇也于2013年7月18日丢下四岁的孩子离婚到别的地方讨活路。由于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办案人员级领导的迫害,我一个完整的家如今已破碎;于洪街道以案子没有结论为由,停发我家每个月的租房费以及合同载明的院墙、下水井等一些补偿款,加之我丈夫有病期间的借款没有钱偿还,我和孙子已经无法生活,为了依法维护我的权利,我要求1.追究于洪区公安分局直接办案人员及领导的责任;2.赔偿由于于洪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玩忽职守违法办案给我家造成的经济损失、精神名誉损失。请上级领导对我的陈述和要求能够认真考虑,派员调查处理,给我和孙子一条活路。
  此致

  红旗村村民:陶欣
  2015年2月22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官的心太黑了
发表于 2017-8-4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安街知事APP此前曾介绍过,王珉是第一个因玩忽职守被诉的省委书记。对这一罪名如何量刑,全社会倍加关注。

我们先来看两段表述,前一段是检察院的指控,后一段是法院审理查明后的表述。

王珉在辽宁省有关选举过程中,违反相关规定,不认真履行职责,对反映相关人员的拉票和贿选行为,未按规定调查处理,导致选举中发生大范围的拉票贿选和部分人员违法当选。

王珉违反有关规定,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2011年中共辽宁省委换届选举、2013年辽宁省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以及辽宁省人大常委会换届选举中发生的拉票贿选未被及时制止,不断蔓延,部分人员违法当选。

对比两段说法之后不难发现,多出的“三个字”直至问题关键——王珉不仅不认真履行职责,同时还存在不履职的问题。

王珉的玩忽职守问题涉及三场选举,省委换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和省人大常委会换届。在拉票贿选发生后,正是由于他不履职或者不认真履职,问题没有被及时制止,反而不断蔓延。

对拉票贿选案的责任追究,在中纪委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有过详细的介绍:

除了王珉等人被查处外,已经退休两年的辽宁省纪委原书记王俊莲,也在家中接到了处分通知。

选举期间,有人举报反映王阳拉票贿选,但省纪委调查之后认为证据不足,也就不了了之。她虽然没有参加拉票贿选,也因监督责任履行不到位被处分。

她接受采访时说,我怀疑是有问题的,没想到这么严重,这么令人发指,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省纪委书记履职不到位,跟省委书记不履职或不认真履职,是有很大关系的。省委书记主体责任的落实程度和对反腐败的重视程度,直接影响着监督部门的工作。

周本顺亮相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时曾说,哪个领导干部有问题,数额不大的话是不是就稍微放一放,这些都是我跟省纪委做的一些指示,一个市委书记本来应该早抓的,但是一直拖着不抓,中纪委催问了才抓,还有几个市级领导、厅级领导本来都应该抓的,最后都在我所谓的把握之下没有抓。

大家都知道,履行监督责任的纪委,发现问题后可以向省委汇报,也可以向上一级纪委汇报。然而,拉票贿选案发生3年后,中央开展了巡视“回头看”,才全面查处,可见当年的责任缺位。

说到底,就是政治生态出了问题。党内问责条例这样描述失责情形:管党治党失之于宽松软,好人主义盛行、搞一团和气,不负责、不担当,该发现的问题没有发现,发现问题不报告不处置、不整改不问责。

圈子文化、好人主义、一团和气,这些政治生态恶化后滋生的怪病,其结果就是发现问题置之不理,任其蔓延。辽宁近一年查处的党政领导中,涉贿选问题的层出不穷,可见余毒之深。

王珉消极堕落影响了他的履职,也影响了下属的履职。当前,辽宁正在肃其余毒,经济也亟待转型。王珉以玩忽职守被判,给人以深刻教训——作为党的领导干部,必须解决好履职状态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制日报—内参部》记者盛学友校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执法者漠视法律,本身就是法律权威的亵渎。英国哲学家培根说:“如果普通人违法犯罪是污染了水流的话,那么执法者违法犯罪就污染了水源”。根治执法违法现象,完善法律法规、健全行政执法体制、提高人员素质、加强有效监督刻不容缓。当然执法者首先做到对违法零容忍,尊重法律的权威,法治文明之水才能源远流长。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文有不到,中国社会没个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11-19 06:21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