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868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孔子学堂·志愿者之家] 殇儒论 作者:苍山牧云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10:1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生命与国学论坛*论文】
殇儒论
作者:苍山牧云
序  
夫儒,可为厚人格之药,醇民风之德,亦为病天下之膏,弱民智之毒也。用之弗慎,固可佐君王之国运,亦能束苍生之身心,乃民族前途之大患,大国脆弱之顽疾也。因其能德化四海,令世风仁厚,亦能洗尽狼性于无形,故而两宋丧于金蒙,犹劣币逐良币之祸;皇明亡于满清,诚蛮夷代文明之光。前车不远,辙履犹新,不可不察也。感儒学精神盗淫于皇权千年,若处子之身污以奸嫖之人。为之殇,谨以序论。
第一章 儒脉
第一节  儒源
夫儒者,孔孟以下宗分八脉,大略“性本善”之说,“性本恶”之说,“性有善有恶”之说等。未分之际,谓之原儒;既分之后,谓之旧儒;程朱理学,谓之新儒;陆王之后,谓之心儒。帝制(1911年)既灭之前,即称前儒;国共建国之后,统称后儒。忆原儒倡道,心有底线,坚守原则,未肯妥协。故孔孟周游列国,其学均不得显展、施扬也。仁义之教,终退而授业于杏坛诸子,宏声微雨虽滋育华夏,孰不知孔孟憋屈莫名,有垂恨千古之叹也。
第二节   孔子至德
姬周伊始,春秋既降,百家诸子皆奉《易经》为庠序之尊,研而习之。若仲尼身后诸子百家,皆奉儒学为经典状。夫子一生以传播文化为己任,述而不著。开私塾之端,授平民之始。补官学之不足,功盖千古,帝王莫敌。凡人入圣,孔子至德也。
第三节   儒流别解
或曰,原儒偃息,至董公而活。是故,儒流初分董公至韩愈为第一季。此季李唐王朝钦命颜师古等,整理儒家经典,成《五经正义》,诏令孔颖达等注释之,不无贡献。韩愈至宋明为第二季。概因《五经正义》为科举教条,学人囫囵吞咽,不及深思,流于形式。韩子乃倡“文以载道”,破其桎梏,言而有魂。柳之附议“文以明道”,仗义声援,行道不孤。后明太祖奉《论语》、《四书》、《五经》为尊,兼崇理学,以儒学实践经国。陆王心学为第三季。薪火接力至黄宗羲、王夫子、贺麟诸公。其学虽普渡东瀛,令扶桑崛起,然当代方为我人所关注。悲夫!魏源以下为第四季。其学以林则徐、康梁、钱穆等为主将,钱玄同、梁漱溟、张君励、冯友兰、牟宗三等为列兵,尚未出集成之大家。近代学界视钟书先生为文化昆仑,然其学在文学研究、翻译颇为狂狷。涉及国故,则未必在其一门三钱(即伯父钱基成,父亲钱基博字子泉,叔父钱基厚字孙卿)之上也,不足论。
第四节  儒学展望
当代传统文化脱民族虚无主义,大有回归之势,以《中国文化史》(胡适著)终不见下部为标志。然庶民认知尚浅,域内未有巨子称霸,域外实欠卓越实践之士。可谓,征途漫漫,其修远兮!总揽儒学始末,董公出而原儒死,理学兴而南宋亡,后儒起而生新可能。无路可走,疑为山穷水尽;路转峰回,却是柳暗花明。当今之普世哲学,唯心学可望为后儒之曙光也。
第二章 儒殇始于董公
第一节 董公坏儒
董仲舒后,政教合流,道统化一。孔孟之言虽传于庙堂,日显旧儒之宏旨,而大坏原儒之宗法,为孔孟所愧见。汉武始至玄学起,东西两汉皆奉儒如天,视为国教,然此儒非彼儒也,颇有偷天换日之嫌,移花接木之实。斯后乱世列朝,重五经,奉四书为典,常假仁义以弱民智;尊孔孟、塑造金身,实借儒家而盗民心。循环往复,万变不离其宗。
第二节 董公有功于儒
董公声宏孔孟之旨,其功亦大也。其学上达两汉,中通韩愈,下砥理学,学力未敢小觑。然欲以道家“天意思想”限制君权,以匡帝王之恶,终被皇家勘破,梦逐流水。是故,其道终不能行世,空有原儒外壳,反类与虎谋皮也。
第三章 人从权变
第一节 掌军者胜出
拥兵者以武力御四极,强权者以王霸率天下,旷古未闻赖仁义破局立国者。厉舌不及血刃,画谋者出为辅弼,然仰王者鼻息,状若仆从,侍奉权贵于榻前。力勇哪比智睿,善战者出为死力,必受君主驱策,奔似鹰犬,捉刀走笔于帐下。从人权变,善战者不若善谋者,将兵者不如将将者,而擅掌军者胜出。斯后有云:“枪杆出政权”之论,类此。
第二节  仁者弱也
依附权门为爪牙,画谋于人,虽能小富,则久为人奴而失其自主也,焉能有独立之人格,思辨之精神乎?丹青佐证,简牍未录书生称帝而有成就者,此皆因文章误身价,不谙兵戈之故也。仁弱者,仁者弱也,强梁耻之,诸侯不为。噬书者,多腐夫也。焉能杀伐以立威,号令天下乎?天授神权,弥天大谎;奉天承运,无稽之谈。真龙天子,属诓诈之伎,其薄如纸;天德之归,乃欺世盗名,点指可破。贤者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蠢夫信之,唯误庸人耳。政治无对错,历史乃被动选择。文才武艺,卖予帝王之家;天命所归,皆赖人为之谋。
第四章 实力定输赢
王将失帝祚,如麋鹿奔于郊野,必为弓强马快者得之。帝位若美人,定是拳狠招阴者妻也。改朝换代,权力归属似奇货之易主,唯能出价者收之。大抵枭雄豪夺,以劫掠之手段;智者巧取,以深谋之韬略。实力定输赢,概莫能外。造势揭竿,借雄成圣,可为帝王;学优则仕,以谋从人,位授将相。物物相易,白水之交无深恩;等量代换,血酬之律有厚报。如斯而已。
第五章 时位移人心
第一节   以道义惑苍生
曩豪杰初起之时,智者取天下之际,必借民力为辅,谋以百姓之名。盗以仁义之师,多倡天下为公,行歃血为民之事。以道义惑天下苍生,为求追随之众。以致小民望尘膜拜,提命来投,奔走相从。及基业定,江山稳,雄霸九州,威加四海,君临天下,不出三代尽将祖训抛诸脑后。分封宗室,以固皇权,诏令百姓从之。至此时也,王家既有兵戈威逼,又有实权震慑,百姓顺从颇以为然也。罕见有修水利、兴农桑、劝课业、举人才,急于筑宫室、造陵墓、收美姬、封太子者。时位移人心,以致贵胄紫液流觞,千金一饭;贱民鹑衣百结,稀粥终年,酒肉常赊。相形之下,谎言行藏了然,真相始大白于天下也。
第三节  贿民者得天下
是故,欲得天下,窥破玄机者,无不贿赂于民。为君赞画者,奇计,亦不外此。总而论之,民之所欲,倡之;民之所求,予之。民心朴拙,唯求一腹可饱,纵卖儿鬻女亦不愿与权贵交恶。待官逼民于绝境,不得不反时,非有裂土封田之诺,亦会响应。以致,一竿立而下层风从。贿民者得天下,君不见“等富贵,均贫贱”之旗,“苍天死,黄天立”之帜,一帆立而天下皆叛,一声呼而四海潮起,立使唐宗宋祖数百年之基业,毁于顷刻之间乎?
第六章 君臣强弱
第一节 侍君若待孺子
君王本无人可节制,随心所欲势不可遏,唯投其所好,方能陪伴左右。侍君若待孺子,明其理,则可弄君于股掌之中,戏群僚似举重若轻,不平步青云亦难也。君不强,贤者易为权臣;臣不弱,窥视帝位时局。此志持之不失,伺机而动,趁乱而起,江山或为昏君见赐,取而代之,也未可知也。反则,君如猛虎而臣如蛇蝎,周旋其中,势难久活。招祸须臾之间,而不自知;受戮于斧钺之上,而不自明也。
第二节  纵君为祸
有求于人,下礼呈情;受主恩惠,岂不思报?纵君主不存其私,然臣子侍之如娇儿,必非善爱之。纵君为祸,顽劣生养焉,日久私欲不可遏制。是故,史有君主前半生,如履薄冰,发愤图强,以致颇多建树。而后半世渐次迷失,随心所喜,纵欲胡为,由贤明而转昏聩者。汉武玄宗,比比皆是;宋祖明君,不胜枚举。况私忍辛刻之徒乎?君臣移位,忠义颠倒,或在弹指之间。
三节 挟天子以令诸侯
强臣玩弱主于股掌之上,供之如傀儡朽木,呼以孺子之名。顺之者生,许家奴以心腹;逆之者死,视同僚若粪土。窥视九鼎,欲霸神器。稍有可乘之机,则行废立之事以立威,夺辅弼之功以自况。挟天子以令诸侯,旨在取而代彼也。桓公以下,王公皆熟之,经营此道以曹操为甚。白骨堆帝位,金樽饮血浆。权力游戏,犹钢丝弄险。一着不慎,或为齑粉,万劫不复。此险象环生之道,祈江山永固,千古传名,枉然矣!新朝之主与前朝旧君何异哉?痴心虽可悯,妄想而已。
第七章 君王假儒御天下
第一节   以仁义为诱饵
倡天下为公,民谢而敬王。霸天下为私,民恨而畏王。江湖行走,以细软攀贵戚,犹薄礼献媚于侯门,奴仆嗤之,无异自取其辱;立身处世,以浊酒谢远客,犹小惠敷衍于大功,谁会领情?唯令投者寒心!厚财贻贱婢,谢之过甚;轻礼扰贵人,岂非失仪?施粥于饥民,投食于饿夫,美誉归之;扶穷以孤弱,解困以鳏寡,得忠厚之名。古来皇家无不以仁义为诱饵,钓民心,以塞天下之口。借孔孟之大道,伪善固皇权,以御亿兆黎民者。治民之术,不外乎尽夺其利而后赐之,小人无不感戴以颂君德也。
第二节  患民慧而不患民愚
得位治国者,患民慧而不患民愚,民愚其心在食,民慧其心在利。食不令饥,则百姓怀德;欲壑难填,则君权受制。卧榻之侧,雄者酣睡,颇有肘腋之患。为君者,孰甘愿受制于人哉?穷其身,令其少欲;束其能,令其无为。官家曲解夫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以自辩,足见其良苦用心。于此不复云。
第三节   忠孝仁义
治天下,洞悉乾坤者,无不愚昧其民。乃缚其心以礼法之名,囚其身于土地之上,毁其体于牢狱之刑。天下治在于安民,治民在于安其心,不得已而后杀之为下策。是故,新旧儒学之用,于君上者,另存真意,别有隐情。忠曰不逆,孝曰柔顺,仁曰俱德,义曰不悖,皆为君王所喜。夫奴其妻,妻以夫为纲,曰忠。父御其子,子以父为纲,曰孝。唯我独尊,吏为天下师,曰仁。交于友,必以诚;言当信,诺当守,曰义。忠孝仁义,君王半力,垂手而天下治。此旧儒兴,新儒盛,获皇家钟爱、倡导、推行之动因也,岂是孔孟之道所能及?岂为孔孟之徒所敢知者?此君王假儒伪善而行御天下之实也。
第四节  假孔孟之名
人愚国易治,民慧君难为。民众昏眛,则国家安稳;百姓明慧,则世道乱生。此皆人君私心作祟,背弃初衷诱因也。曩取天下之初,先行者无不憎恨其民不智,颇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慨,故能开心智,倡公益;既得天下后,坐江山者,孰不忌惮其民贤乎?唯令其昏眛,而后方能酬私欲,为家谋,实己利也。虽上下其手,非蛇鼠两端,反复无常。实则身份异,利益变,诉求立场不同耳。岂能以癫狂失度,叶公好龙而等闲视之?乃假孔孟之名,借儒驭民;塑孔孟之体,招揽人心。实非尊圣贤之言,行仁德之事也。
第八章 儒殇之实
第一节 法不加至尊
儒治下而不治上,法治民而不治官。是故,旧儒以降,儒以礼杀人;新儒既立,儒以理吃人,若法以刑害命状。法为钳枷,专制布衣,然刑不上大夫;礼为牢狱,不遗庶人,幸罪可下王孙。制礼之人作茧自缚,曾子是证;倡法之人为刑所杀,商君作凭。礼法分合,犹如剪刀,交叉翕动,可修缮天下。君不见,礼虽无形,乃为利器,君王佩之。专诛天下异志者,足抵千军之用。轻则判其忤逆,夺爵罚俸;重则污其乱国,祸及九族。夫乱国功成,能继统者,尚为贼乎?史称“匡扶天下”、“有功社稷”者也。《春秋》大义:法不加至尊,君王以发代首,刑不上太子而加罪太傅。故而君王以纵横捭阖霸出,未闻有遵礼法者也。
第二节  窃国者侯
庄周云:“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兵凶尊霸,强盗夺国,上有行者,下必效之。取虽不义而能得之,人皆争相为也;劫掠可富贵,天下必然风从。鹿走人逐,争夺反复,据而有之,得而失之。英雄窥得法门,称王称帝。小民不知,誉之为神,实雕虫小技,岂能乱智者耳目乎?
第三节  礼乐之用
乐者,王者之颂章,讴歌君上,润色鸿业也,有辞赋窄面之功!礼归乐清,天下至盼,君仁臣义,人寰仰望。乐清,则民仰之若甘露;乐浊,则民恶之若砒霜。乐奏之在君,而听者在民也。若君溺之自喜,而苍生厌听之,终酿悲音。韩非子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皆当防患于未然。以武犯阙,则格杀勿论。君不见,刀剑可屠城,百街巷空;以文乱政,人言足畏。孰不闻,舆论可溃堤,丧家倾国。是故,四海同声,禁人言,收百姓之口,君王才可一言九鼎;九州一色,倡正教,收苍黎之心,君主放能高枕无忧。
第四节   大坑待儒者
帝王御儒者,深谙以大坑待之,扑杀煽情之士,不教欲乱者于中谋利;草菅乱言之徒,亦令异心者无计可施。夫悲书生逆鳞,以致身首受戮,牵连高堂幼子,以为殊不智也。故有识之士,不当言时,当缄口以自保;不便说者,宜含笑而拈花。“文革”后,孤存之一二大儒,颇谙此道,得以幸免,暗合此理也。
第九章 儒者之悲
第一节 仁义托草莽
君子三餐食素,不以为贫也。周身衣麻,不以为贱也。出入车陋,不以为卑也。唯耻道不明耳。小人无知而无畏,君子有知而无畏,贤愚别也。鸿鹄之志,言于陇上之人,此陈涉为莽汉哂笑也。庙堂之事,谋于鼠目之辈,此何进为阉人诛杀也。问道于盲,失之门径;狐疑难决,焉能主事?是故,以仁义之旨托草莽之夫,其运岂可久长哉?
第二节  良禽择木而栖  
儒者号称能善君王之业,然其身不能自渡,非依附于人不可生活。选择之下,若君王无道,为诸侯奔;若诸侯无道,为商贾走。若商贾无德,乃归而授业以自养,求温饱耳。此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儒家欲显达富贵者,必倚门相望,废此不能自立,莫若大盗快哉!故阳货鄙仲尼之轻,墨翟讥儒家之伪,岂无故乎?
第三节  所侍非明主
儒之为用,名不立,无以谋事;位不正,无以正人。在其位不谋其事,曰惰政;不在其位而谋其事,曰揽政。惰政则其势泄也,必不能成;揽政则其怨生也,必招怨恨。权不在握,智慧不得施展;望门投止,懿范焉能周全。吾未闻无有其位而建其功者,徒耗其智耳。叹原儒之悲,谋不得位,故无所作为。感孟轲恶齐王之短视,孔尼穷鲁国之仕途,其因在此。孔孟不贤乎?所侍非明主,齐鲁乃二子伤心地也。
第四节   君王忌惮
付青春,托文字之功名,大丈夫不得已而为之也。真儒所虑者,重践行而鄙清谈。泽披一人,当甚于著书百卷。噬书愚夫,君王虽诏而用之,实欲借其巧舌而蛊惑人心,使民以为然,乘时造势以襄称雄之便也。久之,灵巧之儒生也得渐窥个中玄机,令君王心惊忌惮。乃杀之以灭其口,诛之以绝祸根。是故,嗜书如痴,不谙世故之儒者,不如昼伏夜出之蟊贼;江洋大盗,杀人掠货之悍匪,不如占山为王之草寇。古来豪杰,求王侯不可及,则退而求其次,不失富家翁。衣食仰赖,瞻人鼻息;檐下而居,看人脸色。儒家以教授育人托平生,量非俊杰所欲也。
第五节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原儒既死,新旧儒学者皆以美帝王锦袍衣冠为要务,人君纵杀伐屠戮取天下,亦奉之如天,敬之如神,倾心相辅佐。以儒家之明睿而不拷问其原罪,何也?概唯皇权可为其依附之骨肉,以不失其自家为皮毛之用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故能效力终始,与之相枯荣,互为支撑,若狼狈同谋状。叹新旧儒家之哀,悲其投效朝廷,风骨尽丧,弃民生而谋求实利耳。以致,奔走朱门者众,兼济天下者少,独善其身者鲜。悲夫,古君子原儒之道,孤绝无援也。
第十章 儒不用于君
马上取天下之君,虽有人中龙凤,亦颇多匹夫。乱世之甚,莫过于南北乱朝、五代十国之时,例如窃大唐者朱温。以擅杀屠城为能事,常不惜黎庶性命,苍生辛苦。后任继者以血缘故,虽奉之为贵胄,实与贤愚明暗无关。且帝位争夺,兄弟自戕,血洗前朝,以为常态。权力重组之际,卑鄙者多胜出,柔弱者每夭亡,亦属自然。皇家最无情,整日处于腥风血雨之中,情趣亦粗鄙,常恶韶乐而喜鸡鸣,远翔鹤而进雀舞。目光短视,取人才不及宫墙之外,赏幽花不出盆钵之间,遗珠遍布朝野。孰不见,儒不用于君,鲁公以司寇授仲尼,列侯以铜臭辱孟轲,宋公以漆园委庄周,召公以小吏轻墨翟乎?若孔孟墨庄,皆为贤人,则所侍诸侯,能谓明君否?
第十一章成王败寇
明君典范,远溯尧舜禹汤,然史深不可考。近观唯周室文武二君,后世称贤。姬昌姬发,人皆誉之,夏桀商纣,人皆谤之。私者,无则求而有之,有则恐失持也。若财帛子女状,畏失之耳。君主视天下为私产,待百姓若刍狗,文武桀纣货色无异也!百姓誉加文武,以桀纣为暴君而声讨之,何也?一域雄强而故主势衰,新君取代旧主之故也。史修于后人,成王败寇耳。蒙元下南宋,亡而有之,或谓蒙元德盛而南宋德亏,乃“有德者居天下”乎?“天下自古有德者居之”之论,诓骗小儿也,与天道无干。
潘子曰:厘清文化之根系,旨在自我之审视也。曩秦皇对韩非之文,嗟叹“恨不能与其生同时”,实二人同世为知音耳。当今之世,谁读吾文,复有始皇望韩非之浩叹乎?又及。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顶 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1-23 08:12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