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43975|回复: 20

[德城话题] 桥口记忆之祖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4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桥口记忆之祖址
每每提及我父亲及我祖父的名讳,老德州人便知我家是桥口的,耄耋之人甚至说出我家的具体位置,言谈话语间透着对那片大院子的羡慕。我曾问过年届八旬的叔叔们我们家的位置,他们无不惊讶,异口同声反问说出同一处位置。然而,我将我知道的告诉他们并要求进一步说出我们家确切位置,他们一脸茫然,不知所云。
家的内核是人,外表则是院落房舍。我知道我家有好几处房屋,一、两处在铁道东,路南一处,路北一处。路南一处修筑津浦铁路线被占,只残剩下一点,在袁家门前,枣树丛生;路北一处也是被铁路所占只不过是一九五八年。铁道西一处,原则上是我大爷爷的。据说大爷爷与人“合典”的,大爷爷有女无儿,由我父亲继承。南营街一处,日占德州之前,老家同族逃难来德,无处安身,让其居住。上码头一处,为我祖父契弟使用。几处房屋先后沦陷,只剩下铁道西一处空地,后来我父亲重新筑室而居。
一九五零年大复员,我父亲因战负伤致残返乡居住铁道东路北老家,支一个茶摊聊以卒岁。一天来了一位客人,东看看,西瞅瞅,心不在茶,而在房屋似的。过不多久,镇长韩某便叫我父亲到镇办公室。当时镇长办公室有人在坐,我父亲到来后镇长介绍道:“这位是朱同志,他找你有事”看得出镇长对这位朱某另眼相待。我父亲不认识此人,他找我父亲不知何事?很快有了答案,原来朱某来找我父亲要房子的。朱某说铁道东的房子是他家的,他要回去。镇长一旁搭腔,我父亲很快明白了。桥口铁道东的房子原本不是我家的,准确地说不是我爷爷家的,而是我奶奶家的,是我奶奶从别人手里“典来”的。原房主就是朱家,没想到建国后朱家来要房子,出乎我父亲意外。
我家在桥口是传奇家族,曾两度“借鸡下蛋”开枝散叶。我爷爷的爷爷,据说从阳坞来到桥口,孑然一身,靠王家“坐山招夫”得以开枝散叶,我家壮大,王氏杳如黄鹤。这个传说有许多未解之谜。祖先从阳坞来桥口,视阳坞为老家。然而,搞运输不想在德州城南马庄撞坏了李家状元坟门楼,被守墓人扣留。是夜,独留墓地,心里郁闷,趁月色遛达,不料看见墓碑文字,识的其祖父之名,想起眼下处境,不有嚎啕。这一哭不打紧惊动墓主,方知同宗同族。马庄、阳坞,一个河东,一个河西,南辕北辙,作何解释?
从南营街一处房产让同族居住来看,应该认定老家阳坞,因为南营街的是从阳坞逃难来的。更重要的是当初来桥口的始祖单身一人,阳坞的来人找他的后人,其中必有一定的关系所在。
然而,又让我不可思议的,城南状元坟乃州城名家,他家后人何以西渡河西呢?
正当我苦思冥想之际,祖父母的事又让我觉得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俗话说快刀斩乱麻。是啊,乱麻是斩了,可是又多出许多头来。
一百年前桥口铁道东路北一座偌大的院子住进了四口人。按现在的说法人肉搜索,发现是一个姓曹的二十多岁寡妇携母小妹幼弟从北厂迁移而来。又发现这位婆婆家在北厂,娘家在二屯,她不留在北厂,也不去二屯,却带着娘家人来到举目无亲的桥口,看来必有隐情。
与此同时,桥口有位三爷,其貌不扬,然而在江湖上却名声大噪,号称三爷,仗义行侠,好抱打不平。他性情暴躁,三言两语不和就暴跳如雷,人送绰号:三奋镲。镲,一种铜制打击乐器,声如响雷。
桥口与北厂仅隔着一个小锅市,很快消息传来。这位曹氏非同小可,夫君没后,族人想把她撵走,霸占她的家产,被人诬告,吃了官司。县令被收买,严刑拷问,曹氏宁死不屈,县令令其走铁板,坦然面对。所谓走铁板,就是将铁板烧红令犯人赤足从上面走。曹氏走过铁板,微微一笑,呵斥狱卒道:“过来!扶着姑奶奶再饶上一遭”县令大惊失色,不得不放人。族人勾结官府,企图霸占财产大白天下。
曹氏烈女子,桥口三爷两位本互不相干,却因桥口交集,一个少夫,一个无妻,如何结合不得而知。然而,这两位却与我息息相关,他们就是我的祖父母,祖父当年已近不惑,祖母也近而立。
我家族解放前一直是孙不见爷,爷不见孙,隔辈望。我母亲连她的公婆都没有见过,更何况我们。从我父亲谈话里的蛛丝马迹中我得知我祖父母都是火爆脾气,急性格,点火就着的主,两个人怎会走到一起呢?
我小时候街道上有两个以骂人著名的老太太,一个号称“大嘴巴子”、一个后起之秀。我们小时无所事事,觉得好玩,逗弄她骂街。她们骂街那叫艺术,三天三夜不带重复,骂人不带脏字。
我把奇闻告诉父亲,父亲听了,微微一笑说道:“她俩和你奶奶比,就是小巫见大巫”我不相信,我父母从不骂街。然而,邻居长辈告诉我你奶奶连市长都敢骂,那骂人简直登峰造极。
两个脾气如此暴躁的人却完好结合,祖父入驻桥口铁道东,举案齐眉,琴瑟和谐。祖父母契合不仅表现平常,而且表现民族大义。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占德州,祖父民族节气迸发,拒绝与日合作,宁可饿死,不食周粟。祖母无怨无悔,坚决支持祖父义举。危难关头,为了糊口,毅然走出家门,靠手艺得维持。
祖父母养育三儿三女,可谓人丁兴旺,这就是我家族梅开二度。从此,桥口铁道东只知道我家,不知道曹氏,更不知道朱家。
我父亲看出门道,知道镇长与朱某的特殊关系。他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知道是他家的房子,听老人讲过”镇长说道既然知道,应该归还人家。我父亲说道:“他说是他家的,什么证据?”朱某毫不含糊掏出房契。
......
过了几天,镇长又叫我父亲到镇办公室说道人家都有证明了,你为什么还不归还呢?我父亲说道:“我不敢还他!”镇长说道有何不敢呢?我父亲说道:“他有文书(房契),我也有文书。不过我的是红文书(红旗文书),他的是蓝文书(青天白日文书)”镇长一见傻眼,转瞬,语气变得温柔说道你看你俩都有文书,总有个先后吧,人家在先,你就还他吧。
我父亲看镇长明显袒护说道:“这样吧,镇长你写个证明”镇长见有转机忙问道:啥证明?我父亲说道:“不算他反攻倒算,不算我包庇地主”镇长一时无语,缓了半天尴尬道:“我不了解情况”
其实桥口铁道东我家的宅地是作为胜利果实分给我家的。说起房产,后来我渐渐地了解,桥口铁道东的是我奶奶婚前的,名义上是“典”实际是给人家看房子,别处的房子是祖上留下的,并非我祖父的,因历史关系难以厘清。我家人都知道我家祖址在桥口,具体位置无法考证。
2017/1/4

发表于 2018-1-12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道来自然、亲切。。。
发表于 2018-1-13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略知一二
发表于 2018-1-17 13:28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1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4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5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2-14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桥口轶事
http://bbs.dzwww.com/thread-42123372-1-1.html
(出处: 大众论坛)
 楼主| 发表于 2018-2-19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发表于 2018-4-20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21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24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5-7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5-9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11-21 01:15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