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6651|回复: 9

[德城话题] 闸子大王庙的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9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州民间传说)


闸子大王庙的传说


   我的0029先生 你好:    我的0029尘曦老师德州古建筑有个镇河神吗?有的话给整理篇文章学习一下。2018-2-6 10:22
    对于你的建议:我今天才看见。有关德州的镇河神问题,德州古建筑中只有个镇河阁。在我已写的文章里有三篇说的是河神的事。一是“北厂大王庙”,二是桥口东的“晏公庙”。这两篇都发表过,想必你一定看到了。还有一篇是民间传说即“闸子大王庙的传说”,因是好几年前写的了可能没发表过。今献上希望你能喜欢:


闸子大王庙的传说
随心/整理
哨马营减河德州人也称北支河,按光绪《山东通志》卷126《运河考》所载:“洪武十年(1377),开德州西北支河”。按《明史》记载,宋礼于永乐九年(1411)修成四女寺减水坝的第二年,即永乐十年(1412)又在德州城北哨马营开减水河,史书记为:“德州西北隅开泄水支河一道,东北至旧黄河一十二里”。
由于哨马营减河处在四女寺减水坝之下,平时哨马营减水河的作用不太明显,经常被人为的填平。加之《德县志》记载,经直隶、山东两省官员会合勘定,决定在哨马营开挖减水河。故而使人们误认为,该减河系清雍正十二年(1734)建成滚水坝。使闸子村的形成时间延迟了300余年。
闸子村距德州城6公里左右,至今在村西河岸下仍存有:宽40厘米厚38厘米呈长条形基石4块,系哨马营减河滚水坝的遗址,故闸子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村落,流传有诸多民间传说故事,其中德州知州因孝母而返修闸子大王庙的故事,就是其中一例:
话说哨马营减河的滚水坝修好后,为了保证大坝与新开减河的安全,官府在滚水坝附近修了一座大王庙。庙不算大但比较巍峨壮观,大殿里供奉着金龙四大王——谢绪,以及相关的神仙。之后,官府派来看坝的戴、赵、宋、王四姓人家,常年累月便形成了一个村落,因这他们都是看闸口的,故人们就称其为“闸子村”了。
哨马营减河平时干枯无水,附近百姓们随便取土、种地而无人管,到汛期只要一行洪河道就会被淤,用不了两年就无法行洪了。
在朝廷兴盛期,官府不断的组织清淤该减河能正常使用。可到了清朝末期,朝廷腐败国库紧张,官府就无力顾忌它了,故河道淤塞、闸口破损,这座可怜的小庙就更无人管了。至清同治年间“闸子大王庙”已破乱不堪了,山门倒塌、墙壁残缺不全、大殿多处露着天,只要一下雨各路神仙就会被雨水侵蚀,弄的他们少耳断臂不成样子。这座大王庙满院子里杂草丛生,一片狼藉,更无香火之说了。某天,人称戴七爷的一位老人,为了暂时保护一下金龙四大王的塑像,就将一块破席盖在了他的头上,将一个破蓑衣披在了他的身上。
清同治年间,德州有个姓吴(化姓)的知州,他不仅对工作认真,而且还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孝子。这年他母亲得了一种怪病,不吃不喝迷迷糊糊,有时还说些胡话。他四处求医为母诊治,可求遍了德州及其周围的名医、也去过北京求过御医可都说治不了该病。他也求过神拜过佛,也遭到过所谓神医的骗,就是说他所能想的法都想了,所能做的他都做了,可他母亲的病越来越重已近病危。无奈之下,他只好为其母亲准备后事了。
有天夜里四更刚过,他那病危的母亲出了一身的冷汗,突然坐了起来要水喝,下人们急忙端来了热水,她一连喝了三碗水,身上的汗如泉水一样的流,下人忙着用热水湿巾给其擦汗。
似睡非睡的吴知州闻此急忙跑到了母亲的房间,他母亲见他来了就说:“快饿死我了,快给我拿饭来。”吴知州忙吩咐快去给老太太熬粥,老太太喝了一碗热粥后,貌似有了力气就对儿子说:“我今天遇到贵人了,是这位贵人救了我,我才回到世上的。”吴知州忙说:“你老人家一定很疲倦,我看你还是先休息一会、睡一觉再说好吗。”
老太太非要说不可,吴知州无奈只好耐心的听着。原来,这天一黑天老太太就离开了家,她迷迷糊糊的走到了一条小河边,见河上有座小桥不断的有人从桥上过河。老太太也不由自主的向小桥走去。哪知她快要走到小桥边时,从路边走出了一个头顶破席、身披破蓑衣的男人来。
该男人向前拦着老太太说:“老人家,你到这里来干嘛呀?”老太太说:“你是谁呀?”那人说:“我是头顶破席、身披蓑衣,庙后有个戴老七的我呀。”那人又问:“老太太你这是干嘛去呀?”答:“我到河那边去。”
那人又问:“你到那里去干吗呀?”老太太说:“他们都去我就去!”那人说:“过了这条河你就会不来了,你知道吗?”老太太瑶了摇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人一运气然后用力一推老太太就觉的腾空而起,然后犹如坠落万丈深渊一样就被吓醒了,就出现了刚才那种情景。
这时还没等别人说话,他又喝了一碗热粥,马上叫知州赶快离开她的房间,下人拿来了便桶她整整拉了半桶,就连院子里都被熏的奇臭无比。然后她就睡下了,一直睡到大天亮。
天一亮,吴知州就忙着到母亲房间来请安,母亲见到他的第一话就是:“你马上去给我找寻哪位恩人,记着他是个‘头顶破席、身披蓑衣、庙后有个戴老七’的人。”
吴知州上堂后,说的头一件事就是请求衙役们帮他去找这位恩人,并说谁要是找着了老爷有重赏。故整个州城上下,就出现了到处有人打听“头顶破席、身披破蓑衣、庙后有个戴老七”的人了。开始人们还热情的帮他去寻找,可后来仔细一想身披蓑衣还可,头顶破席有可能吗?庙后还有个戴老七这也讲不通哪。故尽管老太太天天催促吴知州为其找恩人,可他的部下却无人关心此事了。
话说德州进入了雨季,这位吴知州忽然想起了闸子滚水坝来,如果坝外的减河通畅,该坝是个利于百姓的好设施,可眼下坝外没有河了,一旦河里发大水它就是个祸害呀!故他要亲自去看看有没有挽救的办法。
第二天清晨,他就乘轿向闸子村走去,哪知他们刚看到闸子村天上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这伙人立即就都成了落汤鸡。待他们进了村首先看到的就是大王庙,便全部跑进了这个摇摇欲坠的破庙避雨。
当吴知州走进大殿,见正面端坐着的大王爷,头顶着一块破席,身上披着一个破蓑衣,他立即就联想到了母亲对恩人表述。立即吩咐下人快去找个本村的人来,待村长来后吴知州急的问:“你村有个叫戴老七的人吗?”村长说:“有哇,他家就住在庙后,可年前他就死了。”
这吴知州立即给大王爷跪下嗑了三个头,然后起身说:“立即回府!”他回到州衙衣服也没换就带着他娘又返回了闸子村。知州娘俩进了破庙,老太太抬头一看就马上跪倒在地下,先是叩头然后说:“恩人我可找到你了。”回头对知州说:“儿呀,这就是救我命的恩人。你看他长得和身上穿的都和那人一模一样,错不了他就是恩人。”然后又连连叩首。
知州听后,立即在破乱不堪的大殿里,给金龙四大王的塑像行了“三拜九叩”大礼后说:“为感谢贵神救我母之恩,我立即着手返修庙宇,为尊神整修塑像。”
过了三天,有几人来扒庙了,他们还搭了个草棚子,将金龙四大王的塑像移到里面对其进行修复。很快运来了石头、砖和木料等,“闸子大王庙”返修工程很快开工了。
半年后 “闸子大王庙”竣工了。因庙宇周围与村民的住宅很近,故新修的庙宇除了稍微大了一点外,几乎与原来一样。山门外五步台阶,一对威武的石狮子分坐两旁。朱红的庙门上挂着黑底金字的“大王庙”匾额,“利策河防常惕若,勤求民隐倍殷然。”的对联挂庙门的框上。
迎庙门是建在约八十厘米高台上的大殿,大殿飞角翘檐、雕梁画栋、木制雕花的门窗,显得那么富丽堂皇。进大殿迎面是面目慈善的金龙四大王的塑像,这一雕像除了彩绘鲜艳外样子也与原来的一模一样,其他神像也按原来的位置就位了。
院子里方砖铺地,大殿左侧的石碑上是知州亲笔书的碑文,主要意思是赞扬金龙四大王——谢绪,如何尽职尽责保一方百姓平安,如何救了他母亲,并夸奖了戴七爷几句等。在大殿前的东部建了两间小房,里面有桌椅等家具类似客厅。与此同时,吴知州动员周围百姓,用土将闸口处夯实与河堤持平了,解决了这方百姓一时的危难。
小庙落成开光那天闸子村热闹异常。德州城资历最高的道长亲临小庙主持开光仪式,并为大王爷开光。吴知州宣读他撰写的“翻建记”并领拜。从此,闸子大王庙的香火有兴旺了起来,天天有人前来上香膜拜,小小的闸子村也随之热闹了起来。
从此,戴姓人丁兴旺、逐步兴旺了起来,现今闸子村戴姓人口占全村总人数的80%以上。
这正是:孝者多为善,神灵也称赞,世间多少事,百善孝为先。
2013年5月2日

     
   


发表于 2018-2-11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先表示感谢! 读了你许多的关于德州古迹及历史文化的文章感慨颇深,感觉德州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有好多的东西都不存在了,但愿能复原原来的古建筑 既能丰富百姓的生活又能提升德州的经济。
发表于 2018-2-11 15:53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尘曦老师,有高真观和南四牌楼方面的文章么,期盼早日拜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
发表于 2018-2-11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孝者多为善,神灵也称赞,世间多少事,百善孝为先。
 楼主| 发表于 2018-2-14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高真观和南四牌楼方面的文章都在这里发过,故再发就重复了。请谅解
发表于 2018-2-14 21:17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5-22 02:54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