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0765|回复: 2

高英培先生——孙小林相声艺术的助力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英培先生——孙小林相声艺术的助力师


作者:孙小林
    我是相声演员孙小林,同仁让我谈谈著名相声艺术大家,全国十大笑星高英培先生的艺术,真是不敢担当。但是话又说回来,我实实在在的说,还真跟高先生有过多次交流,那是真心的交流,像家人一样的交流。并且高英培先生和我的父亲孙少林先生、母亲刘艳霞先生的关系更是亲密。我的父亲去世后,高英培先生,还成为了我相声艺术的助力师。缘由何在,听我慢慢破解。
    提起高英培先生和范振钰先生,喜欢相声的人都能说出他们那些家喻户晓的相声段子,还能说上几句段子里经典的台词。比如《钓鱼》那别具特色的声音:“二他妈妈,拿大木盆来哎,今儿可赶上这波儿了。”
    “高范”也成为一对影响面极广泛的相声组合,所以全国各地到处演出,邀请函接连不断。尤其是文革末期,“高范”的讽刺相声,特别的犀利。通过两个人一高一低,一尖一钝的声音,把生活里不和谐的声音的形象,模仿的惟妙惟肖。例如:《不正之风》、《好、好、好》、《跟谁对着干》、《孝子》等段子,为观众剖析出一个个丑恶的嘴脸,愉悦了百姓身心,净化了观众心灵。
    两个人合作多年来,形成了鲜明的特色,在全国有了很庞大的观众群。也是从那个年代起,有了明星大腕儿的说法,这相声大腕儿“高范”组合,每到一地,总能掀起一次快乐狂潮。收音机里,随时随地播放着他们的相声段子,可喜的是,“高范”组合的相声,都是新段子,这让同行格外羡慕,就连我的父亲——相声大师、晨光茶社老板孙少林先生,也曾向二位大腕儿探讨切磋技艺。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高范”组合应邀来到山东济南,跟随全总文工团到济南职工剧场演出,到济南后,随团先入住山东宾馆。安排好住宿以后,每次都是由我步行去山东宾馆,接高范先生二人来我们家。他们借演出机会拜访我的父亲孙少林先生,这算是一举两得,第一,看望心中相声巨匠,给我家老爷子送演出票。第二,请我父亲给把把关,给段子提提修改意见。
    我父亲得知“高范”组合要来家看望他,格外的高兴。那时,怹老人家在济南市曲艺团工作,平时也会排练演出一些新段子。在广播里听了高范很多段子,觉得不错。尤其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非常密切,密切到说是一家人也不为过。当初我父亲的师父、我的师爷——李寿增先生,给高英培先生的师父赵佩茹先生捧哏,所以,按辈分来说,高英培先生得喊我父亲一声师叔,自然,我也得喊高英培先生一声师哥了。
    高师哥范师哥二人买了些礼品,一路上和我闲聊,向我家赶去。由于两人的声音太有特点,以至于路上很多行人驻足观望,有人猜测说:“这俩是不是高英培范振钰啊?这声音真像。”
    “应该是,听说二位来济南演出了,今天不会是见到‘活’的了吧?”
    高师哥二人没想到大街上有人能认出他们,不敢逗留,急忙拽着我的手:“兄弟,咱快走,别耽误了去看师叔。”
    那时候我们家几口人住在天桥区朝阳街的一间小屋里。从山东宾馆赶到我们家,路程并不近,进门后两位大腕儿没来得及喘匀气,就先给我父亲深鞠一躬,喊着:“师叔好!”
    我父亲就赶紧安排母亲沏茶倒水,不管怎样,这“高范”组合在当时也是响当当的大腕儿啊。接着聊天叙旧,聊了不短时间,时候不早了,父亲就赶紧让母亲准备做抻面,留二位师哥吃饭。高范二位师哥急忙推辞:“叔,婶儿我们不在这里添麻烦了。”
    “怎么了?嫌我住的寒酸啊,还是嫌我这里不够宽敞啊?”父亲知道他们来济南一定是住宾馆吃酒店的。高范二人一听,赶紧说:“叔,您别多想,我们怕给您添麻烦。再说了……”
    我父亲拦住他们,说:“高英培,你知道不知道在我家吃抻面的意义?”这口气明显是在审问二位。高英培赶紧说:“叔,吃我婶儿做的抻面那是福气,也是咱行内最高的奖赏。”
    “那你俩怎么还不在这儿啊?”我父亲严肃地说。
    “我们是随全总(全总文工团)来的,演出方安排好了接待。我们要是不参加,不太……。”
    “我就说嘛,我和你婶儿这点面子都没有,那就坏了,我还以为你俩成大腕儿了,看不上我们老家伙了。”我父亲马上露出笑容。
    “叔,您放心,明天,明天我们一定来吃抻面,不光吃,还得给您要呢。”
    “要什么?”我父亲问。
    “从您这儿要能耐啊。”高师哥说。
    “好,晚上我们去观摩你们演出,学习学习,明天回来吃抻面。”
    范师哥补充说:“吃抻面是定了,您要说学习我们,那是骂我们呢。”
    两人从我家出门,去剧院准备演出了。当晚的演出,如预期一样火爆。我父亲一边看演出,一边点头。这俩的活(节目)还真不错,难怪那么多观众喜欢他们。当晚二位师哥演出的段子叫《跟谁对着干》,演出结束,观众强烈要求返场,二位又翻了三个小段儿,这才下场。
    演出结束后,我父亲和我母亲到后台,给他二位道辛苦。高师哥范师哥二人忙说:“您就别骂我们了,我们辛苦是应该的,再说了劳您大驾到后台看望我们,您才辛苦呢。”
    “不错,没给你们的师父丢人,好。”我父亲继续夸奖。
    高英培赶紧说:“叔,您别光说好啊,再好我们也好不过您啊,您给说说。”
    “明天吧,明天到家里吃抻面,带上这个段子录音,最好有文字资料。”
    “好,没问题,明天我们一定准时到您家。”
    几位就地分手,相约第二天在我家里聚会。
    第二天,二位师哥带着段子录音来到我家。亲手把文本资料递给我父亲,坐在身边等候怹的指导。我父亲接过来,放到桌子上,说:“你们觉得这段子怎么样?”
    高师哥没想到我父亲会这么问,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父亲不慌不忙地说:“我觉得……”他故意拖长的音儿,看二位的反应。高师哥心说,看来这是有问题啊。忙起身,“叔,我们这段子哪里有问题,您直说,我们听您的。”
    “我觉得不错,我想把这段子装上(排练)。”
    高范二位师哥更蒙了,不知道怹老人家要说什么。
    “没听懂吗?我说我要演你们这个段子,向你们学习。”
    我父亲这么一说,他二人脸儿都傻了,忙说:“叔,您别骂我们了,让您给提意见呢,别总开玩笑,我们胆儿小,呵呵。”
    “我不演一遍,哪里有资格给你们挑毛病啊,咱做事不武断。我就问问你们俩,我能不能演。”我父亲这话的内容是谦虚,可这气势还真有点审问的意思,两位赶紧说:“能啊,这是我们的荣幸啊。”
    当天,爷儿几个又说又聊,吃了抻面,谈了业务,气氛格外融洽。后来,我父亲还真排演了这段《跟谁对着干》不久,广播电台在剧场实况录音播放,效果相当不错,与二位师哥的这段相声对比各有千秋。不得不说,怹的这种不耻下问的精神,值得尊重,值得我们后辈学习。
    每次高师哥来山东来看望我父亲母亲,从来不空手,不是买吃的,就是给钱,那时候我们家里经济不宽裕,高师哥每每给解燃眉之急。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高师哥给我们家带的北京六必居的黄酱!我们家爱吃面,前文也说了我母亲的抻面做的尤其好,抻面配上炸酱,甭提多香了。可是家里经济困难,现在看来经济便宜淘宝上就能买到的黄酱,在那时候可真是好东西,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高师哥知道这情况,就专程带黄酱来山东,半斤装的黄酱,一次就给带二十几袋,十袋给我们家里留下,十袋送给方荣翔先生因为他们俩是把兄弟。沉甸甸的黄酱,更是沉甸甸的心意,现在想来,黄酱虽小,这份情意,可真是让人动容啊!
    父亲在世时,“高范”二位先生来济南,都是我去接他们到家里,看望我父亲。后来父亲去世了,二位先生来济南还是我去接,就觉得像是接亲人到家里团聚一样,打心里透着那么亲热。
    父亲去世后一段时间,高师哥范师哥二人到山东宾馆演出。得到消息后,我从单位去接二位师哥到家里来。
    到家里,高先生问我母亲:“婶儿,家里还有谁接着干咱这行啊?”
    高师哥不问这话还好,一问这话,我母亲脸上透出了难过和尴尬,但还是强忍着,装作乐呵地说道:“家里的几个孩子都上班了,吃‘公家饭’了,稳定,有着落,我也就放心了,相声啊,说不说的,就那样吧,咱说相声唱大鼓苦了一辈子,别让他们干了。”
    在那时,能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就算是吃“公家饭”了,所以大部分孙家子女都选择了上班。但这里面,更深层次的原因,我父亲和母亲的思想都比较保守,父亲生前更是三令五申,不让我们兄弟姐妹从事相声工作,万一干不好给他丢人。
    当时高师哥听我母亲这么说,也明白我母亲的心思,苦口婆心地和我母亲说道:“婶儿,我师叔那么大的能耐,您忍心怹老人家没有传人吗?我的这几个兄弟都不说相声了,我们,我们在济南就没有相声的家了啊!”说到这里,高师哥已经是声带哽咽了。
    他又拉着我的手说道:“兄弟,虽然你现在有了正式的工作,是一名工人,无产阶级,光荣!可是,兄弟,下一次我再来,咱俩就连共同语言都没有了啊!说相声的和开汽车的,那说不到一块儿去啊,你说,是吗?”我点点头,他又继续说道:“兄弟,我知道你热爱相声,这从小耳濡目染,又是在这书山曲海的济南长起来的娃娃,我看好你!你有能力,能够继承弘扬师叔的能耐,兄弟你得传承下去,把晨光茶社相声大会重新恢复起来传承下去,把济南相声传承下去,把咱们山东的相声传承下去!”
    我听了以后信心倍增,使劲地点着头。我母亲也被高师哥的这些话打动了,动摇了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在以后的日子里,母亲大力支持我说相声搞曲艺。我从小学的相声基础得以发挥,算是在相声方面取得了一点小成绩!现在抬头看着市里给颁发的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晨光茶社相声大会”的牌子,还有我被评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济南相声传承人。心里无限感慨,要不是高师哥,就没有晨光茶社相声大会恢复与延续,就没有如今晨光茶社这块金字招牌。如果当初没有高英培,赵振铎,李伯祥,刘文亨,李金斗,张永熙,田立禾,常宝霆,白全福,范振钰,赵文启等等老相声艺术大家们的支持鼓励与帮助,我今天也不可能成为济南非物质文化遗产——济南相声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还收徒弟徒孙近百名,创作表演相声作品视频几百段,并且还著书立传,多次荣获曲艺比赛金奖。
在我加入了济南市曲艺团,成为一名专业的相声演员之后。高师哥与我的交流就更多了,除了每次观摩他的演出以外,高师哥总是要给我说活儿,告诉我不同的包袱应该怎么抖,不同的活儿应该怎么使,还告诉我说:创作新段子不要过十二分钟,慢慢地我学习到了很多高师哥相声表演艺术的精要。而且,在相声的创作方面,我也从高师哥身上学了很多知识,他的新相声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和欢迎,这与他与时俱进的精神是分不开的。
    记得一次在济南相聚,我去他下榻的济南发电厂招待所去看他。那时的招待所,条件很简陋,棚都没吊,抬头一看就是房梁。
    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师哥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兄弟,现在相声说得怎么样了?使什么活呢?”
    我规规矩矩地说:“现在使一块我自己创作表演的活,叫《土地爷告状》”
    高师哥一听是我自己创作的,就更感兴趣了:“兄弟,能给我们师徒演一遍吗?”
    听到高师哥要我表演一遍,我还稍微有些紧张,不过不敢怠慢,立即和姜桂成表演了起来。表演的时候,我一边演,一边注意高师哥的神情。他先是默默点头,时不时咧嘴一笑,又或是和孟凡贵耳语几句,当我几个柳活儿使出来时,高师哥已经是啧啧赞叹了。
    当我表演结束后,师哥大加赞赏:“将门出虎子,将门出虎子啊!你这柳活儿是真好!当初,我少林师叔唱的就好,婶儿又是大鼓名家,你把他俩的优点可是全给继承了!基本功扎实,台风帅、潇洒,好!真不错!”
    继而又问道:“兄弟,你现在这活,在你们团里是不是攒底啊?”
    我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嘿嘿,不是攒底,不仅不是攒底,我这个是开场的活”
    高师哥吃了一惊:“嚯,那你们团里的活可够硬的啊!兄弟记住,努力,好好演,好好再努力争取攒底!那你除了这段,还有别的活吗?”
    “有,还有一段,也是自己写的,叫《还账》。”
    高师哥听后更高兴了,说道:“哈哈,好,再给我演演这《还账》,来,先喝口水。”
    我呲牙一乐:“师哥,我不用喝水了,刚才进门您给我一苹果吃了,一会儿演完了,您再给我一个苹果吃就行了!”
    师哥听后也乐了,指了指墙角的两个箱子:“嘿嘿,好,演完了啊,这两箱全归你了!如果不够啊——自己再买去!”
   《还账》是讽刺赌博的一个段子,正好讽刺了当时社会上不务正业,赌博生事的人,讽刺意味浓厚,并且带有黑色幽默的感觉。
     当我把《还账》演完了以后,师哥又是不住地赞扬:“好啊!尤其这里面几句词说的太好了!‘一二三万,四五六条,七八九饼,东西南北风,发财白脸带红中,还有你这个混子!’快,孟凡贵,把录音机打开,让我兄弟再说一遍,咱录下来回去学习学习!”
     高师哥这种谦虚好学的精神深深感动着我!不断鞭策我激励我学习、进步。可以说如果没有高师哥,就没有晨光茶社相声大会的十几年公益演出,十几年来连续评为济南市文明单位,也更没有我孙小林今天站在舞台上说相声,我的人生中也没有精彩和涟漪。所以,我从内心深处感谢高师哥,钦佩他的艺术,向往他的成就,学习他德艺双馨的好人品,赞颂他对相声艺术作出的巨大贡献!
  
2018年5月28日【孙小林先生缅怀相声大家全国十大笑星高英培先生】

发表于 2018-5-29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8-6-19 20:42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