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要是不信的话,”林秀衣笑嘻嘻地说,让对方一时也没办法,“你上俺家院子来看看,俺家里连个小猫小狗都没养,干净的,上哪赊你的小炕鸡?你想想你是不是记错了?”
桂卿想了想,也跟着向那汉子问道:“你还能记得赊小鸡的人长什么样,家是什么样的吧?”
卖炕鸡的那个汉子四十多岁,脸盘黝黑,布满灰尘,头发直硬,很有精神,典型的乡村买卖人打扮。他有些着急地对着林秀衣和桂卿娘俩解释道:“我赊的不是一家两家,也不是一个庄两个庄,你说千家万户的,大伙记住我好记,我记住大伙那就难了,你说是吧小兄弟?所以说,我只能靠这个小本子来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秀衣和桂卿都点头称是,想想对方的话也有道理。
桂卿忽然想到,会不会当时是奶奶赊的小鸡,留的三叔的名字呢?于是他叫那人先等一等,他去东边奶奶家去问问。
他到奶奶家时,奶奶正在院子里梧桐树的凉荫下,用白纱布补着一把坏掉半页的蒲扇呢。她在大体听明白孙子的意思之后,说确实是她在春天的时候赊的小鸡,当时留的是张道全的名字,只是后来她忘记给三孩说了。他知道奶奶当然没有名字,所以只能留孩子的名字,那个时代的小脚老妈妈都没有名字,顶多就是夫姓加上娘家姓叫个什么氏就是了。他见奶奶要去翻箱倒柜地拿钱去,就告诉奶奶说不用了,他三叔家有钱,够给人家的了,然后就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奶奶家。他回来之后说明了情况,三婶子给了人家小炕鸡钱之后就打发那人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卿,晚上想着过来玩啊,”随后,三婶子对他安排道,“恁三叔今天刚买了套音响,要上卡拉OK,你没事来唱歌吧。”
他嘴里答应完,又和三婶子说一声就回家去了,他这几天扒蝎子挣的钱今天差不多全花光了,都不够压腰的了。
天气异常干燥闷热,自从勉强种上玉米、高粱和花生等秋季庄稼之后,这方土地已经好久没有下雨了,连蛙叫声似乎都比往年少了许多。家里那台笨重粗陋的大吊扇也越来越不听话了,要是开大档吧,它能把屋里的桌子掀翻;要是开小档呢,它又嗡嗡作响,死活不肯出风,光让人着急上火;中档更差劲,把大档小档的坏毛病都集中了,唯独没吸取二者的好处。只要那个老旧的吊扇还吊在屋顶上,家里就不会买一台轻便灵活的摇头扇来接它的班,因为这个节俭成性的家庭认为那样做没必要,完全是一种浪费。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着吊扇推下来的滚滚热浪,他喝了两碗银银菜做的咸疙瘩汤,又卷着酱豆子吃了一块干煎饼。
堂屋大桌子上那台灰不溜秋的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十四英寸金星牌黑白电视里,正播放着中国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的新闻,一干人等正在那里眉飞色舞地回答着中外记者的提问,满脸掩饰不在的兴奋和骄傲。这事和他太过遥远,他匆匆看了几眼就到院子里玩去了。他在葡萄架下呆了一会感觉也不怎么凉快,索性就到三叔这边来玩了。代销店这里不仅有新上的卡拉OK,而且店对过还有一片喜人的枣树林,大约有几十棵老枣树的样子,那浓绿的叶子白天让人看着就很养眼。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道全已经把东西都摆好了,彩色电视机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小孩子,旁边也有不少洋心的大人在看热闹。这是北樱村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经营性的卡拉OK点,它的问世还是吸引了不少村民的注意。“道全这家伙就是会玩,海西人×蛮子,又弄了这个洋玩意。”大家纷纷说起这事。而张道全这只半老的活猴子也已经高声宣布了开业大酬宾的优惠政策,让大家免费唱三天。待正式营业之后,一块钱可以唱两首歌。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几个半大的青年在唱了《萍聚》《山不转水转》《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潮湿的心》等几首流行歌之后,都起哄要老板张道全也来唱几首歌热热场带带气氛。这点小事当然难不住其实非常多才多艺,一肚子鬼点子,只是平时比较低调内敛的张道全。只见他双手抱起放在他手里就像火箭筒一样的话筒,一脸庄严神圣地唱起了蔡国庆和陈红的名曲,1999年春晚最火的那首歌,《常回家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带着票子,常回家办办……常回家办办,回家办办,哪怕给媳妇梳梳头发洗洗脸。老婆不图丈夫为家做多大贡献啊,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喜喜欢欢。常回家办办,回家办办,哪怕给媳妇捏捏后背揉揉肩。老婆不图丈夫为家做多大贡献啊,一辈子总挂心就问个平平安安……”滑稽搞笑的改编歌词,配上一脸伪装到位的严肃神态,张道全的暖场歌曲瞬间就引爆了现场的气氛,众人都捧腹大笑,一阵阵放肆的欢声浪语震荡在小村的南部和半个田野。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抓住免费唱歌的机会,桂卿当晚也倾情演唱了张雨生的《大海》《最爱的人伤我最深》和红楼梦主歌曲《枉凝眉》《题帕三绝》等他最喜欢的几首歌。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好好地唱他喜欢的歌。顶级的音响,天然的歌吧,就知道瞎起哄的好听众,都让他陶醉不已,不能自拔。不管别人爱不爱听,他是一口气唱了个够,直到把嗓子唱干才肯罢休。幸好这不是范琳琳的《黄土高坡》之类的“西北风”歌曲流行的年代,不然他准得把自己给唱趴下不可。没经过训练而又临时想长时间唱歌的人,就好像从未骂过大街的人仓促上阵去骂大街一样,很快就会发现嗓子真的是硬伤。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章

尽情飙歌之后嗓子有些哑了,桂卿就跑三婶子那里要了杯水喝,好润润嗓子,然后就感觉比刚才舒服多了。此时,他不禁暗暗佩服起那些骂遍全村都不带歇一会儿的妇女们确实不简单,那都是潜在的歌王麦霸啊,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罢了,可惜了那一副副天生的好嗓子。
这时,音响里又传来了张道全那充满磁性的歌声:“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没有钱花,没有钱花,没有钱花……”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一听这歌声,差点给笑喷了,遂呛了一口水。
这个张道全浑身都散发着天生的笑料,他就往那一站,啥也不说就能让人忍俊不禁。可惜那个时候宋小宝还没出名,不然他真该去找宋小宝认亲兄弟。他都这么刻意低调了,可还是掩饰不了他的喜剧天分,似乎他天生就是来给这个世界增加喜剧气氛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猴子总会引人发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曲刚毕,音乐稍停,就听一个老娘们大声问道:“三猴子,你的头还没人家的蛋子子大,你怎么就那么能的呢?”
“俺大嫂唻,恁家俺大哥的蛋有我的头这么大吗?”只听张道全嬉皮笑脸地高声回应道,“那个,你叫他来,脱裤子咱比喽比喽。他那么大的蛋,你天天黑天怎么受的呀?那还锤不死你呀?”
众人一阵狂笑,谑浪不止。
“你望望你那个小瞎贱样。”过了一会,另一个老娘们日囊张道全道,好像是为刚才那个老娘们报仇一样。也须得有人来报仇才好,不然这个三猴子能上天×龙。
“哎呦,俺二婶子唻,”张道全赶口就回应道,人家一张嘴他就迅速给了个蚂蚱填,“你老人家可说错了,给你说吧,现在的虾(瞎)可不贱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正嘻嘻哈哈地胡闹着呢,桂卿忽然感觉腰间的BP机又发癔症般振动了起来,他吃驴肉是吃怕了,于是就本能地有些踌躇,不知道又是哪个不识相的自来熟打来的,感觉好事不多。不过,他终究抵不住诱惑,受好奇心的驱使他还是扫了一眼屏幕,仿佛那个小小的电子产品是丽人上下颤动的胸脯,不看心痒痒,看了心突突。还好,是省城北埠市的号码,他估计是姐姐桂芹打来的。
他走进代销店去,告诉三婶子他要回个电话,是姐姐桂芹打来的传呼。三婶子忙说:“麻赶快回过去,别叫恁姐老是等着。”他就拿起电话拨打过去,对方很快挂掉了,一会又回了过来,这是姐姐替这边省电话费的意思。婶子就说了句:“桂芹这孩子咋这么讲究啊,跟自己的叔叔婶子还见外,你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喂,俺姐,我是桂卿,你怪好吧?”他问。
“哦,桂卿呀,”桂芹随即笑道,声音一如皎洁月光下深蓝色的湖水,光影宜人,“我这边都好,都好。你在咱三叔店里打的?哦,咱爸咱妈没事吧,都好吧?好就行,好就行。那什么,你回家去之后,给咱爸妈说一声,明天我和恁徐哥一块回家,俺开车回去,你们不用接,我们想准备准备结婚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呦,恁俩要结婚了吗?”他赶口就问,心里觉得非常兴奋,仿佛结婚的人是他,“那好啊,忒好了。那行,我一会就去给咱达还有咱娘说一声,你放心吧。恁两人估计中午就能来到家吧?哦,那行那行,俺在家等着恁,好唻俺姐……”
“桂卿,今年你毕业了,回头姐送你样礼物。”她有些神秘地说道,带着掩饰不在的高兴劲。
“呦,什么礼物?”他问,“太贵的我可不要啊。”
“好,见面你就知道了……”她说。
他放下电话,告诉了三婶子姐姐明天要回家的消息,然后就快速地回家去了,但是他没给三婶子提起姐姐要结婚的事,他觉得现在还不是公开说的时候。
第二天,日头高照,太阳灼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吃晌午饭的时候,一辆虽然表面布满均匀细密的灰尘,但是一眼就能看出簇新铮亮的魔力黑桑塔纳轿车,如跳舞般高低起伏着就滑进了北樱村南的大路上。很快,那辆轿车就潇洒地停在了桂卿家门口,没有半点车马劳顿的喘息声,透射着新车特有的自信和豪迈。拜天气干燥所赐,四个车轮上并无半点黄泥,只有一些浮土渐进地附着在胎面至轮毂的圆面上,不事张扬地证明着它们哥四个走下高速后所经历的风尘,大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崇高境界。
无论人或物,但凡是新的总有一番特殊的气势。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众人眼中的桂芹身穿一袭白色连衣裙,脚蹬一双奶油白色皮鞋,带着阵阵欢声笑语翩然走下车来,恍若天仙下凡一般,映得旁人半天都睁不开眼睛。她留着波浪般的披肩长发,衬得原本就高挑的身子越发显得俊逸挺拔了。她那银铃般的笑声早已从车内先于身子飘出来半天了,她踏着自己的笑声临时铺就的淡红色地毯,热情地去抱着妈妈薄春英的身子,去拉爸爸张道武的手,嘴里亲切地喊着妈妈和爸爸,都没顾得过来提一提她的男朋友兼司机徐世林。看过87版《红楼梦》的乡亲们都一致感觉,桂芹这个姑娘长得太像贾宝玉的贴身大丫头花袭人了,无论是眉目表情还是身段举止无一不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在很多方面她甚至比袭人更胜几分,因为她是真实的充满活力的,而电视里的人物毕竟和现实隔得太远,总归是不真切。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世林这个老张家的准女婿,外人搭眼一看就是个稳重大方性格柔和的小伙子,浑身上下好像都带着那么一股子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罪的奶孩样子。他高高的个子,白白胖胖的,浑身上下又透着些许的斯文劲和书卷气,犹如一个放大的婴孩,又像一个成熟的白面瓜。他虽非浓眉大眼气宇轩昂,倒也平头正脸无可挑剔。单成外貌上来看他还是能配得上桂芹的,况且男人嘛靠的又不是脸,而是综合实力。想来,以桂芹的聪明伶俐和出色容貌,她找的男朋友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客登门,桂芹父母自然高兴得要命,连忙喜不自胜地招呼俩人进家洗脸喝茶,歇息一下。桂卿则帮着未来的姐夫去卸后备箱里的各色礼品,他捣腾了好一阵子才卸完里面的东西,心里也是高兴得要命,走路都觉得有些发飘了。
桂芹到院子里堂屋前边的洗脸处简单洗漱了一下,就挺着一张白里透红粉粉嫩嫩的脸,扇着一个素花的手捏子走出了大门外,对正忙活的弟弟说:“桂卿,你和恁徐哥一块再把后座位上的电视机弄下来,他一个人弄不了,电视的块头太大了。”
“还有电视机?”桂卿吃惊道,他刚才竟然没看到那么贵重的东西,“恁从北埠买来的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啊,弟弟,”桂芹呵呵笑道,对家人也是热情似火客气得要命,都显得有些见外了,“千里送电视,礼重情更重。一会恁姐我还要送你一样好东西呢,昨晚电话里告诉你的事,没忘吧你?”
桂卿一边笑着说俺姐的话那就是圣旨,我哪敢忘啊,一边忙又和世林一块去卸后座位上的电视机。那是一台日本进口的平直遥大屏幕索尼彩色电视机,两个劳动力费了老大的劲才勉强从车上弄下来。村里当时正在组织安装闭路电视,这台彩电来得真是太是时候了,堪比雪中送炭和饥中送饭。
常言道,人都是喜的东西爱的财,桂卿看见这些东西也不免心中窃喜起来,一时间未能去掉那颗世俗功利的心。当然,这喜悦中更多的内容是对姐姐幸福婚姻的祝福和祈祷。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忽然又想到,自己很快就要荣任小舅子了,一个滑稽可笑又有几分陌生的奇怪角色。目前他还没有任职的心理准备,不知道能否胜任,因此还有些忐忑不安,好像贪官第一次受贿一样。
张道武抽空问女儿:“恁弟弟桂明这回没和恁一块来?”
“我来之前见桂明了,”桂芹脆生生地答道,“他那边很忙,他公司里事多,这回就没跟俺俩来。他也说了,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再回家来。”
薄春英也听到了女儿的话,便和张道武一起念叨说:“那好那好,他要是忙的话,到时候来也行,省得多跑一趟,麻麻烦烦的。”
等回家见面的忙乱暂时平息了之后,桂芹从旅行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精致的硬质纸盒子,她亲切地招呼弟弟道:“来,看恁姐给你买的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样式你喜不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1 14:15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