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想,只要今天他对她不反感,没明确地说以后不再见,那就说明她以后还有戏,她一定会去全力把握这个机会的,她坚信自己的能力和水平,也坚信自己所拥有的女性魅力。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顿精致简约例行程序般的约会西餐之后,他对她的感觉就是四个字,基本还行。她除了长相上的瑕疵让他有些一时无法接受之外,其他的都很好。特别是她胸前那对饱满坚挺的乳房,更是充满了女性独有的生命力和魔性,让他感觉很好。还有她那白皙到几近透明的皮肤确实也令他感觉很是舒爽惬意。作为一个健康成熟或者看起来还挺帅的年轻男人,其实他从内心还是希望找到一个脸盘漂亮身材姣好的女友的,但是对于姐姐大力推介的这位千金小姐他多少也得给人家点面子。这确实也让一直都不喜欢面临选择的他有点为难,他一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热情似火的黄汝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居然就主动向他发出了诚挚的邀请,请他在这个周末赏光到她家去做客。她觉得打铁就要趁热,凡事不能往后拖,既然他并没有当场流露出和她之间毫无可能的意思,那么她就要抓住机会尽力争取。她认为,她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欠考虑的地方,反而正好能说明她的心里是极其坦荡的,她的态度也是极其真诚的。她相信,等他真正到她家去了之后,见到她那很有修养很有素质的父母和明显还不错的家庭条件之后,一定会增加对她的好感的。她知道,她爸爸黄西杰和妈妈都相中了他,老两口对这事甚至比她还着急呢。只要爸爸妈妈都上心,他们怎么会招待不好他呢?这年头,有宝贝女儿的家庭能找到一个好女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难度一点都不亚于有宝贝儿子的家庭要找到一个好儿媳妇,这很有点像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的意思。
他虽然犹豫了片刻,但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邀请。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8章

建军节前后那几天正是青云县新招考的事业编人员集中到单位报到的时间,桂卿原准备在规定日期范围内的第一天就去水利局报到的,免得去晚了单位里的人不高兴,但是因为姐姐结婚的原因他打算到6号再去报到。
在准备去报到的头天晚上他按照姐姐的意思又带着南樱村出产的两个大西瓜,到大舅刘月松和小姨薄春芝家去了一趟,给他们汇报了他要报到的事情,并请大舅到时候最好能送他去单位。刘月松比较爽快地答应了他,薄春芝也表示同意,没反对什么。他们两口子要留他在家吃饭,他当然是不敢再讨扰,只是闲坐了一会就找个由头直接回家了。他还是和他们聊不到一块去,这个没法。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是周一,他按照约定在县政府门口等着大舅刘月松。他清楚地看见在这里上班的人陆陆续续地走进了这个阳光灿烂宽敞明亮的大院子,他们大都迈着从容不迫的四方步,不紧不慢地越过高大的法桐树投下的浓密凉阴地,姿态优雅地走进这栋暗红色的大名鼎鼎的办公大楼,如归巢的鸟儿般准确地进入各自的房间。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在办理报到手续的时候曾经进过这栋大楼,他现在还没进去工作就已经开始喜欢上这里的一切了。他觉得那些去锅炉房打开水的人提暖壶的样子都显得那么的亲切可爱充满魅力。他想象着自己以后也能像那些人一样光明正大气定神闲地进出这个庄严神圣的地方,不禁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自豪感。凭着这股莫名的自豪感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干好工作,从而混出一片新天地。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卿啊,你上班之后可得好好地听领导的话,”在无忧无虑地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同时,他的耳边还不时回响着父母早上的殷殷叮嘱,“人家安排什么就干什么,见了别人嘴要甜敬一些,礼多人不怪嘛。端茶倒水扫地的活要多干点,学着有点眼色,别等着人家说你了你才想起来去干。别管遇见什么事宁肯自己多吃亏也不要去给人家硬顶,咱家又没有什么道道……”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了大约有二十来分钟,他终于看见大舅刘月松坐着一辆小汽车过来了。坐在小车后排右边座位里的刘月松降下车窗笑着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直接进大院里边。他跟着小车的屁股后面就进了县政府大院。这回门卫竟然没有没拦他,这令他多少感到有些意外,难道这些人知道他是来上班的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月松一边领着他沿着大楼中间的楼梯往上爬,一边很随意地告诉他一些有关的信息,比如县里很快就要实施机构改革了,水利局马上要改成水务局了,现在的局长老姜年龄也快到杠了,应该干不多长时间了,让他先进去干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等等。他一边不胜感激地点着头,一边紧紧随着刘月松的步子走,生怕走得慢了被甩在这个令他有多少些紧张和惶恐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大楼的四层,也就是顶层,大约是顶层,刘月松领着他径直走向西边走廊靠南面的一间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大开着的,里面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半大老头。那个老头高高瘦瘦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一副老顽童的搞笑气息。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老花镜,正在那里有模有样地看着手里一张很大很大的报纸。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月松的脸上马上扬起官场人特有的笑容,朗声对着那人开腔道:“哎,姜局长,我给你送个小兵过来,这个是俺外甥张桂卿,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啊——”
桂卿听了之后心里充满了温热的感动,心想人家刘月松肯这样说真是给足了他面子。俗话说‘一表三千里’,外人谁知道他到底是他亲外甥还是远外甥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位姜局长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满面笑容地握住刘月松的手寒暄道:“你看你,还亲自送过来,打个电话说声不就行了吗?反正又没外人,你还给我客气什么。”
“这哪能呀,”刘月松笑道,从他的笑容里桂卿看不出来他和姜局长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姜局长你德高望重,县直部门一把手里边你的资格最老了,我必须得亲自来拜访一下啊。”
“桂卿,你以后跟着姜局长好好地干,”言罢,他又把头转向桂卿交待道,“姜局长是咱青云县官场里边大名鼎鼎的老人,资格比很多县级干部都老,他的经验你学一辈子都学不完。”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舅放心,我一定按姜局长的要求来,好好干活。”桂卿赶忙表态道。他也不知道大舅刚才的话是否合适,这个姜局长是否喜欢别人说他资格老,反正他是有点不喜欢的,因为资格老好像就意味着提拔得慢,想来也不是什么多好的事。
互相之间寒暄了一阵子,又简单聊了聊县上的一些新闻,刘月松就留下桂卿一个人,转而向姜局长握手告辞了。姜局长把来客一直送到楼梯口才回去,看来他是个讲究的人。回到办公室他继续保持着笑容可掬平易近人的样子告诉桂卿,让他直接去东边的大办公室找刘宝库主任报到,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连忙退出局长大人的房间顺着走廊往东边看去走去,他果然瞧见一块白色的塑料牌子上贴着“水利局办公室”几个红字,影影绰绰间有点像殡仪馆的招牌,尽管他没见过殡仪馆的招牌。他轻轻地走过去,见办公室的门大开着,里面有几个人在那里闲聊着什么事情,他就不轻不重地敲了敲门,并问哪位是刘主任。只见从东南角的桌子旁站起来一个人,那人个头不高,弓着腰驼着背,头发半秃,眉毛也快掉光了,咧着一嘴的大黄牙,眼睛向上半斜着向他看过来,嘴上不冷不热地问道:“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心想,看来这位罗锅就是所谓的刘主任喽,于是他马上笑着走进房间,态度虔诚而又卑微地回道:“刘主任,我是今年新考进来的,我叫张桂卿。刚才已经和姜局长见过面了,姜局长叫我到这边来找你报个到。”
话未说完他就感觉屋里其他人都用一种在动物园里看猴子的眼神定定地注视着他,令他浑身不自在起来,唯恐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或哪个动作弄错了给大家留下很大的笑柄。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宝库主任听完桂卿的话,阴不阴阳不阳地把眼皮翻了翻之后就猛地一沉屁股直接坐了下去,把那个驼背向椅子后背使劲压了压,接着又像大猩猩一样舒展了几下两臂才缓缓言道:“小张啊,是这样的,你的事我知道了,根据局领导开会研究的意见,你先到水利勘测设计室去干一段时间。水利勘测设计室在水利局大院那边,你顺着政府西边的崇礼街一直往北走,走不多远就能看见水利局大院了,你去找一下那边的蓝宗原主任,就说我让去找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很是感激刘主任能把去水利局大院的路说得那么详细,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远远超出了他的心理预期,因此他鸡啄米一般点着头,毕恭毕敬地退出来那间大办公室径直走下楼去。刚才那几个看猴子的人他还没认清呢,他就不得不离开这里了。
他的自行车刚才还放在政府大院外边呢,早上来的时候因为怕门卫拦着不叫进所以就没往院子里边放。此时,顶着上午九点钟左右的热太阳他骑着自行车沿崇礼街往北边赶去。他现在总算闹明白了,原来人家压根就没打算让他在这个大院里上班呀,进来之前他真是有点太自作多情太自以为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上学的时候对于什么这局那局的他从来就没注意过,这回当他需要去找这个水利局牌子时他才注意到,原来这条并不太长的崇礼街上还有这么多烂七八糟稀奇古怪的单位。有好多单位他连听说过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些单位具体都是干嘛的,有些只能从名字中去猜测一二了。比如那个特别搞笑的“青云县散装水泥办公室”,就让他想起来春天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在班里女团支书手中拿的报纸上曾经看到过的一篇关于郑州市“馒头办”的新闻,原来现实中真有这办那办等“麻烦办”。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水利局倒也好找,在崇礼街和永盛路交叉路口往北一些路东就是。那是一个很常见的中规中矩的单位院落,中间是一个典型的不越雷池半步的大花池子,花池子里面长着一棵标准化的大松树,院子北面是一座脸谱化的三层办公楼。其办公室在一楼楼梯口东侧,那是最方便人进出的地方,就像裤子的拉链就设计在人手能最方便够得到的地方。
他把自行车放在了院子南墙的自行车棚之后,就径直去了办公室。自打进了这个院子他明显感觉心理压力小了许多,刚才进政府大院时产生的那种莫名其妙的紧张和不安已经不知不觉地被消磨了不少。他想,怪不得公家单位都喜欢盖富丽堂皇的高大办公楼,最起码从气势上来讲就能把一般的闲人给镇住。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办公室是两间房子,屋内靠东边上首位置坐着一个身材中等面色白净的中年男性,那人头前贴着一张典型的机关脸,正低头看着一份文件。桂卿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稍微稳了稳情绪,就怯生生地敲了一下门,问哪位是蓝主任。
“我就是,来,进来吧,”那位中年男子抬起头来,目光友善地向桂卿看来,然后和颜悦色道,“你就是张桂卿吧?刚才刘主任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你先坐下歇会,喝点水吧。”
说着,蓝主任便站起身来和桂卿礼节性地握了一下手,然后转身拿起自己桌边的一个暖壶往一个纸杯子里倒了些水,又回身放在南墙根沙发旁边的茶几上,示意来者坐下喝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20-1-18 17:37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