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把半个屁股虚放在那个早已破败不堪的藤椅沙发上,双手去捧蓝主任刚放好的纸杯子,并抽空打量了一下这个办公室。
和蓝主任对桌的是一个身材偏瘦的中年男子,他个头挺高,身材还行,不过却梳着一个接近中分的汉奸头,一脸油滑之后又突然凝滞住的奇怪表情叫人望而生腻,都不想再看第二眼了。桂卿看了一眼那个人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后感到很不舒服,就把目光移向了别处,不再受那份极不友好的刑罚。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边是两张对着办公桌,一东一西分别坐着两个女的。东边那位四十岁上下的样子,很一般的个头,相貌看起来十分普通,可谓是平凡朴素毫不起眼,只是一双好奇的大眼正直直的盯着来人。
西边那位是个娇小的细高挑个,海拔貌似和桂卿不相上下。她一头栗色的短鬈发,年龄上似乎比她的对桌要小一些,大约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她的脸形虽然整体上看还算比较清俊,但是肤色却显得十分苍白,几乎没有正常的人色。她的嘴角虽然是微翘的,但却没有任何的笑意,眼神虽然是闪烁带有光泽的,但却没有任何的亲切感,一副让人完全捉摸不透的冷淡表情,给人一种爱憎喜恶彻底阴晴不定的奇特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杯里的水很烫,桂卿一时无法喝下,只好把它又放在茶几上。那茶几上布满了烟头烫出来的大小不一的黑洞,搞得整个桌面都坑洼不平的很是难看。他好不容易才在上边放好杯子,并且怎么也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人会闲得无聊拿烟头烫茶几。
这时,蓝主任向桂卿简单介绍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其他三人,和他对桌的是办公室副主任柏为善,鬈发女是政工科科长马玲,她的对桌是政工科副科长郑明慧。
桂卿微笑着向他们分别点头致意,眼见这些人没有一个想要和他握手的意思,他也就不好去和人家握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青年看着还挺有精神的啊!”打过招呼之后,办公室副主任柏为善带着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从椅子上跳将起来,在屋里无聊地转了几个圈,他边转边喋喋不休地嘟囔道,“今年咱单位一下子就进来两个人,而且还都是带把的啊,这说明我们男同胞的队伍又扩大了。兄弟,你的照片我看过了,你真人怎么比照片上显得有点黑呢?是不是在家干活给晒的?哦那个,你现在有女朋友吗?要是没有的话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吧?啊,别不好意思,你说这有什么呀。哦对了,一会那个李宪统可能也会过来,是不是蓝主任?”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一听就明白了,感情这位柏为善副主任是个碎嘴子啊,不过他又觉得这个人就算是啰嗦点也比那些个整天板着个死人脸不爱搭理人的人强,至少和这种人接触起来不愁没话说。
见柏为善开始发起话题,政工科长马玲也一脸媚笑地跟着起哄道:“蓝主任,都说你是小白脸,你要有认识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别光自己掖着藏着,也给这个新来的小弟弟介绍介绍。”
蓝主任的脸不易察觉地红了一下,但那片若有若无的红意很快就被白色的面皮给遮盖下去了。他干咳了一下,又喝了口水,才对桂卿安排道:“桂卿,局领导的意见是让你先到勘测设计室工作一段时间。走,我这就领你过去,把你交给他们。”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连忙放下已经勉强可以喝下去的那杯水,跟着蓝主任就出了办公室向楼上走去。路上他觉得蓝主任刚才的话转变得太快了,刚说到让他在哪里工作就要领他过去,确实有点太突兀了。
“你们看着这个小张挺老实的吧?”眼见蓝主任和桂卿的背影刚消失在办公室门口,马玲就尖着嗓子对屋里另外两个人絮叨起来了,好像不说话就会憋死一样,“其实这家伙才不老实呢,我看他在家里就是个娇生惯养的人,肯定吃不了什么苦,也干不了什么活,我估计也就是个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罢了。哎,恁说说啊,现在的大学生毕业生有几个是真材实料的,我觉得他们个顶个都是混日子混毕业的,对吧?还有,他要是真有本事的话还会回到咱这个破地方来上班呀?我觉得吧,凡是回来的大学生基本上都是没什么大出息的人,说难听话和白菜萝卜葱也差不多。”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行了行了,”郑明慧稍显憨厚地笑道,多少还有点主持正义的意思,“人家小青年第一天上班,你又不了解人家,你还是少糟蹋人家几句吧。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到底是有本事的人少没本事的人多呀,是不是?总不能人人都有天大的本事吧?”
“哎呦,这才刚一见面呢,明慧就开始心疼小青年了?”柏为善嬉皮笑脸地接话道,他嘴里也没什么好话。
“你滚一边去。”郑明慧骂道。
“我可不是乱说,”马玲继续嘴贱道,丝毫没觉得自己的举止特别欠削,“你们不知道,当时在人才市场统一报名的时候我就看这小子不顺眼,整个人懒懒散散磨磨蹭蹭的,看着就像个老爷似的,这种人在家里肯定是个大懒种,不喜欢干活。我估计呀,我以我多年的人生经验估计,他在单位应该也勤快不到哪里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呦,你就见人一面就这么说人家,这也有点太不公平了吧?”郑明慧替桂卿打抱不平道,虽然她并不认识他,“好歹你还是政工科长呢,看人怎么能这么不全面呢?”
“哎呀,我是干嘛的?”马玲一副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绝不善罢甘休地样子硬生生地回道,“我就是专门负责人事政工的,难道我能看走眼吗?哼,真是天大的笑话!”
言罢,三人都笑了,各有各的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9章

水利勘测设计室在二楼西头第一个门,那也是两间屋,因此显得比较开阔。通过蓝主任的介绍桂卿知道了设计室一共三个人,主任叫陆登峰,副主任叫纪梅,还有一位女同事叫王维之。
对于自己的两位顶头上司或者说是直接领导,桂卿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两位绝对都是精明透顶且特别会算计的人物,属于在社会上不会吃半点亏的主。他觉得跟这种人一块混事的最大好处就是他也许能跟着他们沾上那么一点点的光,因为好多事他们都会主动出头的,即使其最初目的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最大的坏处就是如果他们想要玩他或者阴他,那真是太简单不过了。他倒是希望自己看走眼了,但是强烈的直觉又让他对自己的看法深信不疑。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从他们两个人那份貌似热情而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里已经非常真切地感受到了不断袭来的阵阵寒意,因此不禁有些背后发凉心如冷灰。他觉得他的判断应该是准确的,就像马玲认为自己的判断也是准确的一样。他明白,其实人与人之间有没有缘分或者能不能相处好,往往在最初谋面的几秒钟之内就能迅速地觉察到,剩下的只是去验证第一印象而已。人家陆登峰和纪梅已经参加工作多年,各方面的情况远非他一个在城里举目无亲的刚毕业的农村孩子所能比的,人家压根就没有提携和善待他的理由,只要人家不讨厌他就已经是他烧高香了,此外他还能奢望别的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让他略感欣慰的是,那位叫王维之的女同事给他的印象倒是很好,冲淡了不少他对刚才那二位的不良看法。王维之娇娇小小苗苗俏俏的身子骨,清纯干净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人的时候总是充满了无穷的柔情暖意,不免会勾起异性心中怜香惜玉的感情来,恐怕就是同性看了也会禁不住喜欢上她。看得出她已经结婚了,孩子大概还小,因为在她身上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那是喂孩子的年轻母亲身上所特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蓝主任给大家介绍完之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你拿杯子了吗,我给你倒杯水吧?”王维之问。
“没有,没带杯子。”桂卿尴尬地说。
“不用倒水了,谢谢你,”看王维之热情待人的样子,他又赶紧说,“除了吃饭的时候喝点汤,我平时从来都不喝水。”
“哎呦,上班怎么能不带杯子呢,”纪梅听了桂卿的话显得特别诧异,她脱口言道,“不然渴了怎么办?”
听纪梅如此说,桂卿才明白水杯在机关生活中的重要性,他马上想起了“一杯茶一颗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话,看来这水杯定然是少不得的。可惜他上学的时候从来没有带水杯喝水的习惯,家里人也没有这个习惯,所以才没事先想到这一点。他想,中午一定去买个水杯,好和大家保持一致,上午就先将就一下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片刻之后,陆登峰主任扬着他那张虽然白净无灰但却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安排道:“小张,你就用那张桌子办公吧。”
说完,他指了一下房间里最下首位置的角落里一张破败不堪的旧桌子。至于当时他到底指了没有,事后桂卿也不能确定。
桂卿闻言赶紧走过去,他看了看上面的灰尘,就到屋门后头的盆架子上拿起抹布很快地把桌子仔细擦干净。擦完桌子他又去楼道西头厕所外边的水龙头处把抹布洗干净放回原处。
他在洗抹布的时候碰见了来上厕所的马玲。
马玲从女厕所里出来洗手的时候,带着戏谑讥讽的口吻冷不丁地问他:“小张,你是不是平时在家里都不大干活啊?”
他听罢马玲的话心里不禁一震,觉得又气又恼。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在感觉恼火憋屈之余,他心想,“在家里什么农活都能干,是一个很好的整劳动力,她马玲凭什么信口开河说我不大干活啊?我和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以前从来都不认识,她怎么能这么说我呢?而且,既然她当着我的面都敢这么说我,看来也不会在别人面前说我什么好话了……”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窝囊,可是又不能去和马玲争执辩解,因为那样只会越描越黑,别人不一定说她不对,但是一定会说他不好的。他虽然内心觉得特别委屈气愤,但是表面上还得礼貌地附和着她的话,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马姐的善意提醒,”他违心地笑道,他想通过“姐”这个称呼至少在语言上巴结巴结她,“马姐,我在家里该干的活也都干得不孬,我从来不敢躲懒,农村的事你也知道,以后单位要是有什么活我也一定会干好的,你放心吧。”
“呀,农村的事我上哪知道去?”马玲根本不领情。
“报名的时候我就看你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她丝毫都不理会他的委曲求全和刻意迎奉,完全不在意他心中渐烧渐旺的满腔怒火,而是继续赤裸裸地刻薄道,“我真不能相信你在家里会有多勤快,会干多少活。其实有的人就是这样,在家里是一个样子,在外人面前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很会装腔作势装猫变狗的。哼,实话给你说吧,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根本就不出奇……”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这里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在报名的时候就得罪了人家,人家早就看他不顺眼了,难怪会如此不加掩饰地褒贬他。可是他仔细回忆了一遍当时的情况,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他究竟哪里有一点趾高气扬的样子了。他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村孩子,就是想趾高气扬也没那个资本啊。要是她冤枉他的别的事情还行,冤枉他这一点他实在难以接受,因为他确确实实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趾高气扬的心思和表现,她凭什么红口白牙地到处糟蹋他的名声呢?难道她不知道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农村孩子来说这个恶劣评价的杀伤力和影响力到底有多大吗?
他眼眶突然一热,觉得好像有满满的泪水要从里面涌出来,心里也好像被人狠狠地插了一刀,而且还是从后边插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马姐,”他赶忙稳住激动不已的情绪,压抑着内心强烈的愤懑谦卑地向马玲笑道,“可能当时报名的时候我没注意到一些细节,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马姐你多多指教啊。”他没使用“我要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这种更为谨慎和合理的说法,为的就是能进一步讨好对方,更贴近对方的思维方式。
“小弟,你仔细记住,”马玲见他主动地服软了,终于肯露出她那久违的真笑了,道,“在家里再懒都行,但是在单位里就不行,这是马姐我给你的忠告,懂吗?你在单位里混就得要懂点单位的规矩,不然你就回家去让家里人惯着你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硬生生地把滚烫的泪水压回早已不堪负重的泪腺,他真想对着水池子大喊一声:“我在家也没懒过啊!”可是,有谁会在乎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感受呢?有谁会在乎他在家里最真实的情况呢?又有谁能替他申冤报仇呢?除了那水龙头里的涓涓细流,除了那厕所里的堆堆大粪,除了那弥漫在走廊里的浓浓尿骚味,又有谁会帮他说句公道话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微笑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放下抹布,坐到椅子上稍微愣了一会,并抽空琢磨了一下马玲为什么会到二楼上厕所的事,他猜想一定是一楼的女厕所蹲位满员了,所以他才会碰到那个讨厌的死娘们。大家见他终于有了空,就以纪梅为统领,陆登峰和王维之为助手,开始进行查户口工作了,反正他们也是闲得无聊。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主任刚才已经将他的姓名介绍过了,至于性别也是显而易见的,除了这两项之外其他所有关于他的情况纪梅都是非常乐意知道的。她通过家长里短聊天的朴素方式用了大约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问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再问什么好了。所有的问题他也都如实地回答了,并没有半点保留和隐瞒。他想,这些问题以后早晚都得聊出来,早说比晚说强,这样有助于大家尽快了解他。他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是透明的,那样会显得他是清纯的善良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20-1-18 17:0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