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酒菜备齐,缺的东风就来了,于是他们开始甩开膀子大吃大喝起来,一时间欢畅无比痛快淋漓,大有水泊梁山英雄好汉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爽感觉,好不惬意爽快,潇洒风流。
“咱不能光憨吃愣喝啊,总得有点名堂才行,”肆意吃喝了一会之后凤贤举杯倡议道,“古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今有黎张盛草坪三聚首。咱哥们三个今年夏天一起考上的事业编,又是这么投缘这么对脾气,我们虽然不是结拜兄弟,但是也和结拜兄弟差不多,这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同年啊,对不对?来,我提议为了我们伟大的友谊和伟大的缘分,干起这一杯。”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言罢,大半杯白酒他竟然一饮而尽。
桂卿和闻景见他如此豪气冲天,也不免热血上涌,就一同把杯中酒喝干了。凤贤又打开另一瓶酒。
“老黎同志,你这个喝法太猛了,我反正是享受不了,”闻景见状直接抢过酒瓶来,给三个杯子斟满后,道,“下面这杯咱慢慢喝,随意喝,别那么急也别那么拼,好不好?”
“咱弟兄们之间,还有不行的事吗?”凤贤道。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顿了一下,他又接着道:“陈胜有句话叫苟富贵无相忘,今天咱们在这里热热闹闹称兄道弟不分彼此,将来谁要混发达了可不要忘了今天小河边的情谊啊。”
“老黎,你这家伙仙风道骨神神道道的,你说说看咱三个人里边今后谁最有可能飞黄腾达?”闻景翻了翻死鱼眼皮,把精炼过人的目光投射到凤贤脸上,然后缓缓问道,“依我看啊咱都没那个命,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他一时想不起来,就把目光转向桂卿。
“妄想财水穷三年。”桂卿道,心里想的却是有篇文章好像叫《老杨同志》,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写的什么。
“对,就是这个意思,”闻景大声道,“别喝了二两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以后的事你千万不要想那么多,不要内心戏那么重,我觉得还是今朝有酒今朝喝这句话对,是吧?”
竟然没人理他,好奇怪,统共不过三个人。
“来,再喝点忘情水吧,老黎同志。”他又道。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闻景我且问你,”凤贤神情异常投入地喝了一大口酒,然后低着脸直着眼问,“你说这忘情水是谁给的呀?”
“什么谁给的?”闻景反问道,“你说是谁给的?”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凤贤无耻地笑道,“告诉你吧,这忘情水是‘啊哈’给的。”
说完,他高声唱起来刘德华的歌曲《忘情水》:“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就算我会喝醉,就算我会心碎,不会看见我流泪……”
桂卿和闻景差点笑喷。
“真是般大的花生没你成,般大的小孩没你能。”闻景抽空又潇潇洒洒惬惬意意地抹咕凤贤道。
凤贤五音不全地唱了几句之后,余兴仍然未了,接着又问:“你们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啊哈’到底是谁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见桂卿和闻景一脸真诚的迷茫,根本不像是装的,他终于忍不住又大声地唱起来了:“啊哈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
桂卿和闻景再次笑喷。
“都说是文人骚客文人骚客,”笑过之后,闻景道,“凤贤,你这家伙可真够骚的啊,整个一新时代的文艺青年啊。”
“哎,咱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骂人啊,”凤贤立马刹住笑意,接着把脸一板,道,“你说我是文艺青年,我看你才是文艺青年呢,你们全家都是文艺青年!”
“闻景,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桂卿道,“秃子最怕人家说他头上没毛了。这年月你说他是文艺青年那不等于是在打他的脸吗?这就相当于你平时说谁老实一样,那根本就不是夸人的话,那是标准的贬人的话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道,“不然的话谁懒得理你呀,你算老几啊!”
“你要夸他就应该这样夸,”桂卿道,“自古田成出人才,妙语佳句张口来,若非生在新时代,定能回唐虐李白!”
“好,说得好,有个性,我喜欢!”凤贤闻言又喝了一口酒,气势熊熊地大声叫道,“来啊弟兄们,再干一气!”
三人又同饮了一口。
“哎贤哥,问个事啊,”桂卿饮罢,单问凤贤道,“据说田成县鲁夫镇那也是赫赫有名的经济大镇,你在镇上的宣传报道站干得好好的,怎么想起千里遥远地报考青云县的事业编呢?你自己一个人过来了,那家里的嫂子怎么办?”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怎么办,凉拌(办)呗。”闻景道。
“兄弟呀,所谓的江湖险恶就是这个意思,”凤贤不要人劝便深深地抿了一口酒,然后把头慢慢地抬起来望着旁边玉龙河里的一潭死水缓缓地叹道,并不在意闻景的话,“想当初我大专毕业后那也是怀着满腔的热忱一心想要投入到乡镇温暖的怀抱中,准备好好地干一番事业的。俺老家是农村的,当时我觉得能到镇政府上班那就相当不错了,也算是小小的出人头地了。结果呢,我在那里天天任劳任怨地干活,加班加点地写宣传稿子和各种材料,最后还是叫人家借机把我的编制给拿下来了,当时说是所谓的搞竞争上岗,其实就是有些领导找个借口安排自己的人罢了。那个时候咱既没人又没关系的,身边也没个出主意的,就知道夹个死眼头出憨力,也没想着去给领导送送礼努力一下子,最后就被竞争下来了。领导在背后玩完了你末了还出来硬充好人,说是考虑到我们这些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先临时留在镇上工作,当临时工对待,等有机会有条件了再慢慢想办法解决我们这批人的编制问题……”
闻景和桂卿不再言语,静静地听凤贤回忆和倾诉。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我和恁嫂子都被竞争下来了,”凤贤随手拔起身边一棵不知名的小草,落寞地送到黑红泛白的嘴边,自顾自地咀嚼起青草叶子来,他吃了一会草叶子然后又道,“我们两个人的工资从那之后就和人家有编制的越拉差距越大,以至于到现在连人家正式在编人员的一半都不到啊。而且最无耻的是,一到镇上工作忙的时候,比如三夏三秋防火,搞计划生育,冬季包村等,都是把我们这些没编制的人使唤死,而那些通过各种野路子进去的×××的家伙,领导却从来都不安排他们干什么活,更别提那些不是人干的苦活累活了。我们有事想请个假比登天还难,他们那群王八蛋十天半月都不上班也没人敢放一个屁,说他们一个‘阿’字。有的人甚至连一天班都没上过还照样领着高工资,你说气人不气人?”
凤贤边说边激动地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酒。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咱要是辞职吧,心里老是觉得亏得慌,”他又无奈地叹息道,这话是越说越稠,“想想当初老爹老娘辛辛苦苦地培养咱这么多年,可以说是不舍得吃不舍得喝,牙齿缝里硬刮出点钱来拼命地供咱上学,咱好不容易读完书了毕业了,孬好有个单位有个工作了,而且也辛辛苦苦地干了那么多年,怎么能说走就走呢?而且,你要是敢主动辞职,那你就一点理都不占了,他们其实就盼着你主动滚蛋呢,是你自己主动走的,他们就没有任何的责任了。你说咱要不辞职吧,就得继续受他们的侮辱受他们的虐待受他们的剥削。兄弟,你说咱上哪讲天理去?咱上哪讲天理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和闻景默默无语,他们深深地体会到了凤贤那爽快乐观的外表之下其实深藏着一颗伤痕累累脆弱至极的心。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1章

“我现在也不怕你们两位弟弟笑话,”凤贤良久都没能从悲愤忧伤的黏稠情绪中走出来,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后苦笑道,“你说像恁哥我这个熊样的肩不能抗手不能提,除了会写写材料之外我还能干什么?我辞职了之后哪个单位会要我?我要不努力考出来那我在鲁夫镇只能是死路一条,我们两口子都得困在那里,就像人陷进了烂泥窝一样,就是拔断腿你自己也出不来啊。”
“行,我的哥唻,这个事还是得看开点,”听着老大哥的肺腑之言,桂卿的心情十分沉重,他主动安慰凤贤道,“你想啊,毕竟你还是考出来了嘛,现在也是正儿八经地有了个事业编,谁还能怎么着你啊?难不成鲁夫镇的领导还能跑青云县来报复你?”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见凤贤点了点头说了声对,他似乎心情好了一点,犹如躺在床上嗷嗷乱叫的产妇终于等到麻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一样。
“我记得以前俺达曾经说过一句话,”桂卿接着道,既是劝人也是劝己,尽管他心里也不是特别有底气,“没有杀爹的心就别想当那个官,说文雅一点就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其实从某些方面来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啊,对于手握重权的人来说没点狠心能干成什么事?所以个别当官的既然连这么丧良心的坏事都能干出来的,就说明他们根本就不怕天打雷劈。”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恁家大叔说得一点没错啊,”凤贤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叹气道,“你刚才说到良心,有时候有良心的人能当得了官吗?他们只顾着照顾领导的孩子照顾自己的孩子,哪管别人家孩子的死活啊?你说人家和咱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心疼咱呀?元朝戏曲家关汉卿写的《窦娥冤》里有这么一句话,叫‘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以前我总喜欢开玩笑把‘贤愚’当作‘咸鱼’,觉得那样很好玩,现在经历了这些磨难和波折之后我才真正理解了窦娥当时的心情。俗话说火炭不落谁脚面上谁不知道疼啊。你说,要真有眼明心亮忠奸分明的老天存在的话,那么怎么不打雷劈死他们这些坏蛋呢?而实际上老天不光不劈死他们,有时候还帮着他们升官发财呢。当年把鲁夫镇搞得乌烟瘴气不成体统的那个书记和镇长后来都提拔了,那些被他们踩挤下来的人谁又能怎么着他们呀?那些明睁大眼违规违纪进编的人不照样逍遥自在混吃等死地拿着高工资,而且屁活都不干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龟孙揍的死了之后肯定得进十八层地狱,”说到激动处他的声音不禁有些颤抖,他吐了一口唾沫接着怒骂道,“他们除了在人事调整的时候整人玩人之外,平时扒人房子牵人牛的坏事也没少干。当时最可恶的还不是把我们这些老实人踩挤下来,这个好歹还能忍受,最气人的是当时的镇领导居然还安排我写一篇关于乡镇机构改革的宣传报道,为他们的缺德事歌功颂德摇旗呐喊呢。”
“你写了吗?”闻景瞪大眼睛问道,听大鼓词一般。
“他要不写他就不是黎凤贤了。”桂卿道。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我不写有什么法?”凤贤果然叹道,看来是被收拾得彻底没脾气了,“当时我要是拧筋不写,领导肯定得说我有情绪闹意见,说我经不起一点挫折和考验,从而更加证实了他们把我减下来的做法是对的。所以我不光得写而且还得写好,写到他们的心窝了去,不然的话他们给我穿起小鞋来会更理直气壮肆无忌惮的。你说说,啊,就算我有心里点情绪有点意见,说到底那也是他们逼出来的呀,对不对?可是他们居然拿着结果当理由,要以此来进一步难为我收拾我,真不是个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吧,有些事情既然我们不能去改变,”桂卿此时已然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奈和悲痛,但是他没法从根本上帮助这位好朋友,只能试着从自己所能理解的角度去劝解凤贤,“那还不如索性去认命呢,或许这样心里还能好受点,如果一直耿耿于怀放不下的话,最后伤心的还是我们自己。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嘛,叫‘命运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消极,但是有时候也只能拿这句话来穷开心了。其实阿Q如果有权有势的话他也就不会那么可怜可悲地说出那些傻话了,谁也不是天生的阿Q,生活中的阿Q都是残酷的生活逼出来的。另外,同样的事情要学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比如你们镇上的领导欺负你们这些没关系没背景的人这件事情,表面看起来是他们胜利了,你们吃亏了,但是从长远看其实是他们吃亏了。为什么我这样讲呢?你想啊,你们这些人难道永远都没有出息了吗?就算你们自己没本事,难道你们所有的亲戚朋友或者子孙后代都永远没有出息了吗?他们这样蛮不讲理胡作非为其实就是在一点一点地给自己和子孙后代埋下仇恨的种子,我觉得他们其实是假聪明真愚蠢,他们早晚会为自己的无耻和卑鄙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凤贤听了桂卿的话,明知道那些话对他来讲不过就是望梅止渴罢了,根本就不顶鸟用,但他心中还是感到很是受用,因此也就觉得宽慰了不少。阿Q的精神胜利法虽然叫人鄙视,但是实际效果却很好,就像传说中的杜冷丁一样总能给心中剧痛的病人带来理想的麻醉效果,并且还会让人上瘾。如果没有阿Q的精神胜利法这个世界又该多出多少无穷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闻景听了凤贤刚才的话之后心里也不太好受,虽然他从小就生活在县城里,并没受过农村的那些苦,没经过农村的那些难,但是他多少也能理解凤贤的艰难处境,而且后边桂卿的话也在一定程度上感染了他,所以他在想了一会后对凤贤道:“那些鸟事你就先别提了,反正现在提了也没啥用,只能干生气,气坏了身体还是你自己倒霉。至于桂卿刚才说的那些也只能是气话,是急话,要真等到咱有本事的那一天,我估计黄花菜都凉了,人家早退休享清福去了,到时你就是想报仇都找不到对象了。人家就是看准了你天生就带着个没出息的样所以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你的,对不对?咱说难听话,恁爹娘要是京城或省城里的大官,你看看他们谁敢哈你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你说得对,”凤贤很是认同这一点,他道,“他们又不是瞎子,绝对是看人下菜,咱要是哪个高官的亲戚,借他们几个狗胆他们也不敢把咱裁下来啊,是吧?别说这种烂事了,就是平时安排个工作什么的,这些王八蛋也是精得和猴似的,对于那些后台硬背景强的人他们轻易也不大敢太支使。我算看透了,从南京到北京从来柿子都是捡软的捏。”
“难道他们放着软柿子不捏专门去捏硬柿子吗?”闻景将嘴习惯性地一歪,蔑瞪着小眼笑道,“他们又不傻,他们知道捏不同的柿子会产生不同的后果。”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好有道理啊,”凤贤突然开悟道,“真理总是很简单很直白的,因此也是很扎人心很不容易被接受的。以前我总觉得赵高这孩子不是个东西,他居然会指鹿为马,他居然敢指鹿为马,现在仔细想想其实他这个人还算是讲究的,因为鹿多少还有些像马,他老人家至少还没无耻到指着一块石头说那是一匹马的地步。”
“所以,我们要把心中的希望和标准降得一低再低,”桂卿跟着搅和道,“然后就能天天有意外的惊喜了,是不是?”
“你不这样还能怎样?”闻景点了点头反问道,表示严重赞同桂卿的话,“难道你还能天天和现实拧着劲过日子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20-1-21 10:41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