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对了老黎,你现在到底住哪里啊?”见张、黎二人同时默然不语,他忽然又想起来凤贤的住宿问题,遂又问起,“你总不可能天天回鲁夫镇啊,那样多麻烦了,再说了你挣的那点鸟钱都不够来回路费的。”
凤贤连忙收拢了一下有些压抑并且险些失控的情绪,稍微住口了一会。此时他也觉得如果他再提自己那些在乡镇的烂事就真有点太煞风景了,也没什么多大意思了。再说了,最苦最难的时候不是已经过去了嘛,他现在的人生已经掀开了新的一页,他一定要笑着面对新的人生才对。万事,他当然也是往前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住宿的事已经解决了,”他努力地抹开刚才愁云密布的灰脸,暖暖地回道,“报社那边有空房子,我带铺盖来了,临时对付几天应该没问题。反正就我一个鸟人住,也没必要再去专门租房子。至于其他杂七麻八的事,等稳定稳定之后再说吧。”
“现在的房价真是一天一个样,确实有点不像话,”沉默了一会儿闻景又开了一个新话题,“你买吧,它贵得吓死人,你租吧,它也不便宜。而且很多单位早就不分房子了,要说头几年吧还行,说不定还能买个集资房什么的,现在连集资房都没人建了,住房问题确实不好解决,特别是对于咱这些年轻人来讲,×××。”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不是呢,我觉得这才是个开头,”凤贤很少听见闻景说粗话,这回听他陡然骂人也就跟着来了兴致,并且很快就借此机会恢复了他机智搞笑的一面,他笑着对桂卿和闻景道,“以后的房价会更贵的,而且会越来越贵,最后贵到一般人完全不可想象的地步。你们还记得吧,咱上《生理卫生》课上都学了,人体的肠道面积大概有200多平方米,而我们的人均住房面积还不到20平方米,所以说我们的住房条件还不如一坨屎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凤贤说得不错,话糙理不糙,”桂卿道,“听着还怪是那么回事唻。你一提到房子我就想起来一句话,说咱们不一定是和邻国土地争端最多的,但肯定是和自己人土地争端最多的。”
“桂卿,你说的那玩意个太高端,”闻景提醒道,“另外也太敏感了,咱是管不了的,咱还没到那个级别。不过老黎啊,你刚才的话也忒恶心人了吧,咱可都正吃着饭呢,你提屎干什么?你是存心不想让我们好好地吃饭是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还叫恶心?”凤贤嘿嘿笑道,“你的胃口和耐受力也太差了吧。干脆我再给你来个更狠的,你听着啊。说是苍蝇妈妈领着小苍蝇在厕所里正吃着屎呢,小苍蝇忍不住问老苍蝇,妈妈,为什么我们要吃屎呢?老苍蝇训斥小苍蝇说,熊孩子,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恶心人的话。”
桂卿和闻景听后大笑不止,纷纷指责凤贤讲的笑话太过分了,把他们真恶心死了。凤贤脸上也露出赤裸裸的得意之色,就像小孩子搞成了一个极好的恶作剧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奉献一个笑话,给你们助助酒兴啊。”凤贤的笑话勾起了桂卿的兴趣,他趁热打铁道,“说是公交车上就剩一个空座了,一个少妇和一个老妈妈都想抢着去坐,两人因此争得不可开交。老妈妈说我年纪大了,这座位就该我坐。少妇说我是孕妇,这座位该我坐。老妈妈看着少妇的肚子说,这位大姐啊,你说你是孕妇,俺怎么没看出来啊,难道你真怀孕了吗?那个少妇就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非常骄傲地告诉老妈妈,我当然是真怀孕了,我为什么要骗你啊?我刚刚怀了两个小时的孕。”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话逗得凤贤和闻景开怀大笑,一时惹得有限的几个旁人纷纷侧目,不知道这三个二货又说什么半熟话了。
“其实生活中我们如果碰到一个傻×,”笑毕,闻景颇为自信地卖弄道,“完全可以顺着他的思路宠着他,让他在自我陶醉自我欣赏中慢慢地变成一个更大的傻×,让他就那样按照自己的路子一直膨胀下去,最后来个彻底报销,呵呵。”
“然后呢?”桂卿笑了笑,冷冷地追问道,“然后那些执着的傻×们就一个个都成功了,而你还是你,一切如故。”
“你这家伙,净喜欢给我唱反调。”闻景嬉笑着怒道。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故意和你唱反调,”桂卿辩解道,“其实一个人要想取得他想要的成功,肯定得付出非同寻常的努力和代价,有时候他那种辛苦努力的行为,在别人看起来可能确实有点傻×。如果那些我们眼里的傻×们没有一种不怕讽刺和讥笑的勇气和执着,他们又怎么能够一步步地坚持下去并取得最后的成功呢?”
“桂卿这家伙是咬人的狗不叫唤,”凤贤像个资深法官一样插言道,“闻景你是叫唤的狗不咬人,你们两个人的看法各有千秋也各有道理,我看都别争了,先喝酒吧!”
“你是什么狗?”桂卿和闻景端起杯子齐声问。
“我不是狗,我是犬,我比你们文明。”凤贤大笑道。
二人又一起笑骂道:“好你个狗东西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摇摆腻歪多时了,闻景在吃了一粒花生米后忽然问凤贤:“你这家伙和个神仙似的笔试考那么高的分,你也给俺两人传授传授经验,你到底是怎么考的,都有什么诀窍,是吧?”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凤贤猥琐地笑了,他把杯子中最后一滴酒毫不费力地倒进喉咙里,然后眯起小眼睛正色道,“既然你这么心诚,老夫今天就把秘笈传授与尔等吧。”
说着,他随手剥了一个咸鸭蛋,搞得满手流油。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咱这回的笔试题目,”他一边贪婪地吮吸着沾满蛋黄油的短短的手指头,一边故作深沉地讲道,“就是那些稀奇古怪的计算题,我肯定不行,我估计得分肯定不多。我之所以最后能得高分,主要是因为作文写得好。这次的题目出得很笼统,很大也很宽泛。对于这种题目我有个三字经来对付,这个三字经就叫‘名利性’。我觉得人活着吧无非就是围绕着这三样,别的也没什么了。名,包括名声名誉,也就是别人对自己的基本看法和评价。利,主要是指利益,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体就是这个意思。性,既包括性情性格,也包括本性和性能力的性等。我这个三字经可以说把人一生的追求基本上都点到了,也差不多都囊括了,是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随便套在哪个议论文里都行,可以说没有我这个三字经解释不了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和利这两个字好理解,我就不多说了,”见桂卿和闻景对自己的话都很感兴趣,凤贤接着侃侃而谈,“我重点说说这个性字。你比如说雷锋吧,你要说雷锋干好事是为了名和利,那肯定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和误解。但是,他干好事总得有心理动力才说得通啊,是不是?那么追根溯源他的心理动力又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性,就是他的本性,他这个人干了好事他心里就舒服,他就感到愉悦,他那善良淳朴的真性情就得到了某种程度的释放和宣泄,所以他才能乐此不疲的去干好事……你们说我理解得对不对?”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和闻景都点点头,表示赞同凤贤的观点。
三个人就这样天南海北地胡扯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酒干菜光他们才恋恋不舍地分别散去。喝酒吃饭都讲究三天为请,两天为叫,当天为提溜,他们三个人已经成了可以随时提溜出来聚一聚的好朋友,可谓不是仁兄弟胜过仁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比我高有什么了不起的?”都过了好多天了,桂卿还有事没事地就会想起凤贤在酒后说过的一段非常精彩的话呢,“我还比你矮呢。你比我富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比你穷呢。你比我俊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比你丑呢。小样,处处和我比,你比得了吗?我轻轻松松地就能甩你十八条街还不带回头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2章

立秋的天气虽然还是燥热,但是已经不像大暑热得那么厉害了,人们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能体会到这种细微的变化了,至少不会出那么多那么久的汗了。
桂卿骑着洋车子心情愉快地向着县城出发。从今以后他终于有正式的班可以上了。能在县上的单位工作远远超过了当初他想在乡政府上班的预期,因此他很满意目前的情况。他决心一定要听父母的话好好工作踏实做人,他认为等他领了工资挣了钱就能好好地孝敬孝敬父母并且替家里分担重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理想总是美好的,只要还没变成现实。
路边的玉米棵子已经有一人多高了,很快就能形成浓密墨绿的青纱帐了。花生和大豆也都疯狂地生长着,互相比试着绵延不绝几近顶峰的生命力。棉花也跟着开花了,一朵朵水红,一朵朵淡黄,一朵朵洁白,色彩夺目,淳朴动人。他路过东草村和西草村的时候,看见村民们房前屋后的核桃、大枣、山楂等果木也都结满了诱人的果实,预示着秋天丰收的喜人景象已经不再遥远,带给人的全是凝重厚实的美好期望。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欢快,桂卿早早地就赶到了单位,他觉得单位像一块巨大的磁石一样吸引着他。课本上说鲁迅先生在书桌上刻了个“早”字以鞭策自己,这个事他记得很牢,所以他凡事就习惯早一些,再早一些。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他超级喜欢这句话。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用昨天下班后抽空配的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就提着半旧的蓝色塑料皮暖壶去锅炉房打开水,打完开水后就开始抹桌子洒水拖地。等收拾完卫生他又把昨晚买的新电池给墙上那个不知道已经罢工多长时间的石英钟换上。等他把这一切都忙活完了,又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单位的其他人才陆陆续续地过来。他把一本英语词汇书放在卓头,同时默默地想着他总不能在办公室里再干坐一天吧,他准备没事的时候就看看英语单词,万一他将来在单位里待不下去至少还可以去准备考研,那怎么说也是一条退路。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只听一阵紧急的电铃声骤然响起,纪梅有头无脑地说了声“点名了”,然后就踩着一双奶白色的细高跟鞋扭着肥硕性感的两扇大屁股出门往楼下走去。陆登峰和王维之也跟着下去了,桂卿见状也立马去追随大部队,生怕被人家撂下了。
楼下大办公室里很快就挤满了各色人等。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新人的桂卿很自然地怀着好奇而又忐忑的心情扫了众人几眼,他发现有的人慈眉善目,温顺柔和得像绵羊、驯鹿一样;有的人面目狰狞,长就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如同野狼、疯狗一般;有的人嬉皮笑脸,搞笑怪诞,宛如一个耍把戏的猴子、巴狗;有的人淡漠冷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超然得仿佛一只世外仙鹤、山鸡;有的人贼眉鼠眼,东瞅西看,活脱脱就是一只耗子、狐狸;有的人睡眼朦胧,哈欠连天,一副酒酒不醒的样子,就像一头喝了一夜酒或者打了一夜麻将牌的家猪、狗熊一样……正如海底的鱼因为不需要去光明的世界里生活所以就长得很随意一样,来点名的这些人里面自然就有不少因为不需要出面干什么工作所以才变得松松垮垮、吊儿郎当、光怪陆离的家伙。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隐隐觉得这水利局整个就是一动物世界啊,于是他心里不禁有些恐慌起来,因为他不善于和动物打交道,除了自己家里的黄狗、黑驴和小白兔那几个友好的家伙之外。
在这个新奇的动物世界里他突然发现了宪统的身影,原来对方是今天来报到的。他借着屋子里那些绵羊和驯鹿带给他的温情气息,极力地避开其他动物五色杂陈的咄咄眼神,讨好地朝宪统点了点头,宪统也略微动了一下嘴角以示回应,但是动作很轻很轻,轻到完全可以忽略的地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20-1-21 11:32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