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主任点完名之后就把桂卿和宪统向大家简单地作了介绍,众人的目光马上如利箭一般射向他两个人,而且边射边互相议论着什么。桂卿刺猬一般满身背负着大伙射来的根根利箭,在蓝主任介绍完之后便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是不需要在点名的房间继续展览下去的,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屁股还没暖热板凳呢,贴着一张白纸脸的马玲就催命小鬼一般飘了进来。她一边飘一边一脸假笑地对他嚷道:“快点,小张,咱付秦晋书记召见你。”
他当然不知道这所谓的付书记是何等人物,又是因何事要召见他,于是他便怯怯地问了句:“马姐,在哪个屋呀?”
马玲把左手大拇指往东边歪了歪挺了挺,就像歪和挺她那对用厚胸罩硬衬起来的徒有虚名的两个乳房一样,然后懒洋洋腻歪歪地地回道:“东边,第二个房间。”
他赶紧往马玲说的房间奔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付秦晋是水利局的女纪检书记,这个人长得宽宽大大结结实实的,脸盘如同一个盛开的大向日葵一样富丽堂皇匀称饱满,她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男子汉气概,显得与其他女人有所不同。因为她具体分管人事政工,所以和新人谈话的活自然就归她了。她照例热情地招呼着桂卿进了屋,并拿起纸杯子要给他倒水。他连忙接过空杯子自己去倒水,他可不敢劳人家领导同志的大驾。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付书记也不再客气了,转而开门见山地说道:“桂卿,我是咱局的纪检书记,叫付秦晋,具体分管人事政工。”
桂卿自打到单位以来多数人开口闭口都是叫他‘小张’,能叫他‘桂卿’的人还真不多,这位付书记算是一个。就凭这一声称呼一下子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因此他立即就说了一句“付书记好”,并认真地微笑着,准备聆听对方的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付书记和善地点点头,用温和的目光不停地扫视着桂卿,同时把单位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遍,然后又说他是单位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本科生之一,而且又是刚进单位的新人,勉励他一定要虚心向老同志学习,好好地干好本职工作。他压根就没想到他这样的烂学历在水利局里居然属于稀缺资源,对此他感到很有点不可思议。他觉得,既然县里的单位是如此缺乏人才,为什么县政府还放着那么多的大学生不肯给他们分配工作呢?当然,这个问题要等到很久以后他才能搞明白,现在他肯定是想不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付书记最后又问他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吗,如果有的话可以提出来。他仔细想了一想,觉得还真没什么需要当场提出的事情,于是就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困难,也没什么要求。付书记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许,因为她也就是例行客气一下,根本就无法给新人解决什么具体的困难。客气话谁不会说?
谈话结束后付书记要他去把宪统叫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他早上点名之后就已经抽空问过宪统了,知道对方分在了水土保持办公室,就在三楼西边,于是他径直去了三楼。从空间上看水土办正压着设计室,当然也是两间大屋。他这边还没进屋呢,那边就看见屋里有一个身材魁梧、高大健硕的中年男子正在屋子中间无聊地转圈子玩呢,那人背有些驼,脖子也有些短。
那人看见他刚想要进来,便声若洪钟地叫道:“过来小青年,进来拉拉呱,昨天我还没捞着认识认识你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见那人气势如牛,壮得和大粪一样,而且说起话来颇有几分稀里糊涂和自以为是的硬气,遂诚惶诚恐地又从门外走进屋里,努力地向对方笑了笑。因为刚才点名的时候也没记准对方的姓名,所以他没敢贸然地称呼人家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人见他有些局促不安,倒也善解人意,便松松垮垮吊儿郎当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是卢建功,和你一块来的小李就是跟我干的,是我们办公室的新室员——”
“老卢,你怎么又闲得×嘴痒痒了?”就在这时,屋里一位穿着打扮看起来比较时髦的中年女人站起来笑道,“什么叫室员?人家那是正儿八经华北水电毕业的大学生,你胡扯什么的。”
“人家行政单位有科员,咱事业单位就不能有‘室员’吗?”老卢哈哈大笑道,好像他就知道身边的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似的。
桂卿搞不懂他们的这些称谓,只能跟着傻笑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卢大笑过之后指点江山一样指着刚才说话的那位女同事对桂卿接着道:“哦,对了小张,这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人就是我们水土办的副主任,顾玉莲同志。”
这倒是句人话,就是定语加得不好。
“玉莲啊,”老卢又道,真是闲得×嘴痒痒了,“你是让小张喊你顾姐呢还是喊你顾姨呢?你自己选一样吧。”
“小张,你要是喊她顾姐呢那你就得喊我姐夫,”没容顾玉莲同志搭话呢,老卢就抢着继续嚷嚷道,“你要是喊她顾姨呢那就得喊我姨夫,这个关系你懂不懂?”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这里正听得有些刺耳之时,就见顾玉莲走上前去一把揪住老卢的胳膊使劲掐了一下,疼得老卢几乎要跳将起来挣脱开去,同时嘴里不住地求饶服输。顾玉莲见这头老卢确实服了软才很不情愿地松开了那只玉手,暂且放过了这厮一马,然后两人又如火如荼地接着聊起别的事情来,把桂卿晾到了一边。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桂卿自觉无味,觉得他并不适合站在这里看他们男女二人嬉笑打骂,又兼不忍直视顾玉莲涂满口红的血盆大嘴,遂说了声“卢主任顾主任我先走了”后,就自觉地退出屋去回自己的办公室了。他的办公室虽不是他的家,但他终归还是可以安然地坐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前脚刚迈进办公室的门槛,后脚还没来得及跟进去呢,就听到纪梅大着嗓门冲他嚷道:“来小张,你来得正好。刚才马玲马股长正说你呢,说你在家里肯定是娇生惯养什么活都不干的人。我给她说不像啊,人家小张家是农村出来的,一看就是出过力吃过苦的人,怎么会娇生惯养呢?他在家里怎么会什么活都不干呢?”
他一听纪梅这话,气得一下子心口疼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故意不去看纪梅那张自以为很俊的老脸,他怕自己不经心的举动会引起对方的反感从而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但是他在心里却忍不住地想:“这个阴魂不散可恶透顶的马玲,我和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就算是报名的时候她看我不顺眼,那她也不能到处糟蹋我啊?她这样做未免也太猖狂太赤裸裸了,真是欺人太甚。”
他明白,气归气恨归恨,眼下他还真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情绪来,否则一旦传出去最后吃亏的还是他自己。于是他只能违心地笑道:“马姐现在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也许以后接触时间长了她就明白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俗话说日久见人心嘛,人与人之间都有一个互相了解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子摸那么清楚。”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你还别说,”纪梅又直白地嚷道,“她倒是把新来的那个小李猛夸了一顿,说他有素质有涵养,文字水平高,业务能力强。这个小孩不管见了谁,都是不笑不说话,脾气真好!”
桂卿一听这话,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这×××也有点忒胡扯了吧,”他在心里强烈地蔑视和厌恶着马玲那个死娘们,同时想道,“她马玲夸宪统有素质有涵养,这个也勉强还说得过去,毕竟那玩意都是很主观的东西,可是硬说他文字水平高业务能力强,这恐怕就有点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宪统他才刚刚上班,她怎么就知道他的文字水平高和业务能力强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连两个阴暗无边且邪劲十足的炸弹差点把他给炸晕,但是他又不能真晕过去,于是他强压心头怒火,深深吸了一口充满臭鱼腥味的污浊空气,向屋里人附和道:“是啊,我和宪统一起考进来的,他肯定很优秀,不然也考不进来啊。他平时待人接物都是一说一笑的,性格脾气确实都很好,我很佩服他。”
纪梅见他如此这样说,大约也是觉得此话还算顺耳,所以也就把这一页翻了过去,开始和陆登峰、王维之聊别的话题。
过了一会,顾玉莲走了进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小张,你怎么没泡点茶叶喝啊?”她和屋里的人打过招呼之后,看着桂卿的茶杯一脸诧异地问道,“难道你平时挺喜欢喝白开水吗?噢对了,白开水对皮肤最好了,我忘了这个事了。”
桂卿见顾玉莲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遂感到十分的可笑,别说喝茶叶茶了,他从小到大除了吃饭的时候喝些汤之外什么时候也没专门带着茶杯喝过茶呀,农村人哪有那个奢侈的坏习惯啊。在他的印象里能端着茶杯喝大茶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派头十足大权在握的村干部们,一种村里很有钱又很有品位的人家里的老头子,他们都是有钱又有闲的主,应该能配得上喝大茶。尽管他心里对顾玉莲的话感到十分可笑,但是却不能随意地笑出来,因此他只能再一次非常柔和地媚笑着面对她,当然还有别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顾主任,”他切牙扭嘴地强迫自己笑着回道,“我喜欢喝白开水,白开水对人体最好了,它是最廉价的保健品,有利于血液循环,据说人一天最好能喝上八杯白开水才好呢。”
他脑子里边这个救急救难的八杯白开水的概念主要来自于地摊杂志,他因此对这些烂杂志充满了感激之情。
“你说得对,”顾玉莲道,“喝白开水确实能美容。”
他听后心里感觉稍微轻松点了,总算有人认可他的看法了,这很不容易。他又仔细看了一下,确实办公室里其他人的茶杯里都泡着茶叶,唯独他的杯子里是白开水。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能有开水喝就不错了,他对茶叶压根就不感兴趣,也没有任何欲望。他觉得就算是以后他万一混好了,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对什么狗屁茶叶感兴趣的,他没那个雅兴。
人有必要喝茶吗?至少现在他觉得没必要。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此时屋里正好凑够了三个旗鼓相当的女人,当然可以唱一台好戏了,而这出好戏就从当前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大宅门》开始唱起。正当她们三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的时候,陆登峰忽然自顾自地像个傻子一样笑了起来。这时,顾玉莲恰好看见了他的偷笑,忙问他笑什么。
“玉莲啊,”他解释说,依然笑个不止,看来是傻到无药可救的程度了,“我越看越觉得你像杨九红,尤其是你那个小眼神,你那个小嘴唇,还有你那个小身段……”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赶紧给我死一边去,谁像杨久红啊?”不等他说完,顾玉莲就狠狠地“呸”了一口,然后正义凛然地骂道,“恁媳妇才像杨九红呢!你再胡说八道满嘴胡吣,我就把你踢成王喜光!”
众人于是哈哈大笑,笑过之后继续群聊,搞得办公室真成了养鸭场了,充满了一片聒噪之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20-1-18 17:2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