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楼主: 苏晓堤

《卑微与懦弱》(原创长篇连载,共3部,约180万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反正是比我聪明。”他想,懒人就是这样。
正想骑车子回家的时候,他又想起一件事情来,于是忙用新手机给一块参加笔试时认识的两个好伙计黎凤贤和盛闻景打电话。一来是想告诉他们自己的手机号以方便联系,二来想和他们聊聊考试的事情。他并不是想炫耀,只是觉得有了手机就得用。
黎凤贤在田成县南部的鲁夫镇宣传报道站工作,他报考的是县报社,现在肯定不在青云县,估计是见不了面的。桂卿拨通了他的手机之后,两人互相问候了几句,又谈了谈面试的事情,他就说他离得远,了解得也不多,叫桂卿多问问盛闻景,就挂了电话。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闻景报考的是县电视台,他家是县城里的,桂卿觉得应该能和他见上一面,中午可以一起吃个饭,喝点小酒聊聊天。桂卿遂又拨通了他的手机,结果他也不在县城,到外地玩去了,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回来,自然也就见不成面了。
桂卿见等不着他想见的伙计,就只好骑着车子悻悻地回家了。他想找人吃饭的时候偏偏就找不到人,他不想找人吃饭的时候,狠狠吃他一顿的人偏偏就能找上门来,真是够郁闷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1章

家里这边也没闲着,桂芹去村电工秦元停那里办理闭路电视安装手续了。秦元停是老秦家的老四,也是个远近有名的臭角。他上边三个哥哥分别叫秦元象、秦元虎、秦元豹,取名用的都是让人望而生畏的重量级的野生动物。当年他爹娘见连着生了三个儿蛋子就感觉厌烦了,原先的摇骚劲也不再那么厉害了,转而不想再要带把的儿子了,一门心思就想要个闺女,结果是“椰风挡不住”,咔嚓咔嚓就和闹着玩似的,他们接连又生了两个儿蛋子,气得他老娘分别给后边两个孩子起名叫元停和元住,意思就是希望能“停住”生儿子的命运。果然,他们两口子后边就没再生养,确实“停住”生儿子的命运了。老天就喜欢有事没事地和人开开玩笑过过瘾,依着他爹娘最开始的想法,叫元停和元住是希望不再生儿子的意思,结果村里的人依照元象、元虎和元豹的起名思路捋下去,在老四和老五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给他们起好名字了,分别叫元狼和元狗。尽管这哥俩后来也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也架不住大家都这么叫,以至于时间长了反而没人知道他们本名叫元停和元住了,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元狼这家伙个子不高,一脸粗粗拉拉的络腮胡子,半秃着的脑袋明晃晃的照人,满腮帮子都是骇人的横肉,两个离得很近的王八绿豆眼总是滴溜溜地乱转悠,两条斜着向上向外长的眉毛和那个鹰钩鼻子构成了一个大大的字母Y。都说智商低的人的两眼离得远,他的智商可能是高过了头,因此他的两眼才近得有些离奇,近到几乎都找不到鼻梁沟的影子了,比一个娘的亲兄弟都近乎。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厮以前是村里的联防队员,好事坏事都干了不少,荤果子素果子也都结了不少。乡里要求打狗的时候,他是打狗队当仁不让的主力干将,亲手打死了附近村子里的好多条狗。桂卿家里从前养的一条忠心耿耿的大黄狗就是死在他的手里,薄春英当年心疼得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去。要是哪家死了老人不想去火化,想偷着埋,要是不给这家伙上供的话,他一准去乡里告发人家。要是哪家超生违反了计生政策,如果不给这家伙好处或者给好处给得不够的话,也会在他嘴里走漏风声的。总之,他就是这么个鸟人,别人即使再讨厌他最后也不能奈何他,因为乡里和村里的好多工作还离不开这号人。既然上级部门有倚重他的地方,那村民们能有什么高招啊?绝对没招。好人不长寿,王八活万年,说的就是这种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是感觉自己得罪的人太多了,恐怕以后小命难保,所以他就想着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于是他后来“改邪归正”转行干电工了。旁人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学会的电工知识,反正他干这行倒也能胜任,就和他能轻松胜任以前的种种下流勾当一样。这差不多算是这厮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难得表现之一,反正村里也没几个人愿意琢磨他这种垃圾一样的家伙。坏人成佛从来都是这么简单,仿佛只要放下手中的屠刀就行,不像好人那样要修行要为善,要吃得千般苦受得万般难。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秦元狼咧着轮廓模糊黑烟筒一般的大嘴,展示着被烟熏黑的大门牙,斜楞着他那对稀世罕见的王八绿豆眼毫不避讳地消贬桂芹道:“噢,头几天,我专门上恁家动员你们,让你们安装闭路,安装闭路,我还在村里的大喇叭头子里喊了好几天,结果你们家就是不安,说什么也不安,哼……哦,现在恁睡醒了,想起来安了?就是恁有空,那还得看我得闲不得闲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桂芹知道,村里的闭路电视安装工程并没有结束,其实今天来安并不算晚,根本就谈不上给这位电工兼闭路电视收费员添什么麻烦,他这么说无非就是嘴贱而已,他想要味拿架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呦,你看俺四叔说的,恁大侄女我都不好意思了,”于是桂芹开口笑道,笑得比往日更好,对付小人就得刻意地捧着敬着供着,这个道理她明白得很,“给恁老人家添麻烦了,恁大侄女给你赔个不是,行吗?恁老人家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能跑马,怎么会计较这点小事呢,对吧?要是村里人人都像俺四叔这么开通,说话这么硬邦的支哼的,那个个都能当村干部了,就显不着恁了不是。再说了,此一时彼一时嘛,当时不安有当时不安的想法,现在安有现在安的理由,就是法院的判决书还有改的时候呢,是不是?当时不安,那是恁大侄女我不在,我要在场,我保证在全村第一个交钱第一个安,第一个支持配合恁老人家的工作。初装费120,一年收费70,是吧四叔?先预交三年的,省得以后年年交钱麻烦,这样恁也省心,俺家也省事,怎么样,俺四叔?”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桂芹红口白牙,字正腔圆,机枪扫射般把上面一通话劈头盖脸地砸向秦元狼,真不真假不假的。秦元狼怎么着也是混社会的人,尽管混的是农村的小社会,那也绝非憨傻之辈无能之徒。他察言观色听话听音,立马就意识到张道武家的这位大姑娘可不是等闲之辈。他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老实地给她家把闭路尽快安了为好,他犯不着去撩她这个骚,谁知道她道行的深浅啊。再说了,她三叔,就是那个猴子精张道全,整天一副真人不露相的阴森样子,估计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不怕她还怕他呢,这事真闹僵了最后恐怕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快,交了初装费和三年的费用,他说下午就跑线。
7月15日下午,是一个令人终生难忘且热闹非常的下午。安装闭路的一拨人,安装电话的一拨人,两拨人把老张家搅得红火兴旺了不少,再加上桂芹婚期的临近,一家人自觉不自觉地都变得喜气洋洋了,正所谓十年河东变河西,似乎从此以后他们家的苦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他们家的各方面条件都要彻底翻盘了。而带动这个家庭发生巨大转变的就是大女儿桂芹,或者说是她的男朋友世林也行,反正也差不哪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世林是74年生人,今年27岁,比桂芹略大些,是家中的独子,四年前从海西大学法学院毕业,从大三开始认识的桂芹。他目前在省城北埠市栏山区政法委上班,任办公室副主任,正是春风得意年轻风流的时候。他父亲徐盛斗原来是栏山区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局长,在栏山政界打拼多年,曾是名副其实的实权干部,现任栏山区人大副主任,依然余威尚在能量不小。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桂芹在北沟乡初中毕业之后,在鹿墟市商业学校读了三年的初中中专,她学的是会计专业,中专毕业后被分到青云县供销社工作。那是青云县对中专生包分配的最后一年,她幸运地搭上了末班车,总算那个中专没白上,非农业户口没落空,没辜负张道武和薄春英两口子省吃俭用供她读书的一片苦心。可是好景从来不长,她仅仅上了一年班,还没来得及好好地孝敬一下父母,供销社就要赶时髦实行所谓的机构改革了。眼看着自己的名字被人毫不犹豫地列入了第一批下岗职工的名单当中,马上就要被名正言顺地裁掉了,她这个农家女孩不得不放下一贯矜持自重的架子,突击答应了她的众多追求者之一的唐星伟的死缠烂打,以期望他能帮助她渡过这次人生的难关,这几乎是她唯一可行的希望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证明她的眼光确实不俗,判断也十分准确,她在众多仰慕追求者当中病急乱求医选中的这个唐星伟还算是半个谦谦君子,他在她芳心明许直接示意的情况下迅速开始帮她运作起来了。他老家也是北樱村的,他还有个弟弟叫唐星强,比他小两岁。他小学和初中都和桂芹是同学,他打很小的时候开始就爱慕她的花容月貌并且垂涎不已羡慕良久了。初中混毕业后,他老爹唐建华直接托关系走门子把他安排进了县供销社,让他在单位的办公室里天天混日子,所以他才又有机会和她再续前缘重拾旧梦,当然都是他自己的缘他自己的梦,和她毫无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建华是家中的老大,老二老三分别是唐建国和唐建英。唐建华在其大儿子唐星伟初中毕业后不久,就举家搬进青云县城去住了,老家只留下一所带有象征意味的空房子。他是青云县赫赫有名的大包工头,房地产开发商,家资颇丰,腰粗腿大的,随便哈口气都能把天上的飞机喷下来。据知情者传言,他家的钱都是用麻袋装的,从来不论张查,也不知真假。若论起从前的老情分来,他和张道武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有些交情的。他们两人曾经一起拉过几年的地排车,当时两人都穷得吊蛋精光,张道武还时常接济给他一些煎饼卷子吃呢,因为他身子高饭量大,但是家里的条件不好,所以他经常吃不饱饭。后来,他从用毛驴车给人拉砖开始到自己开砖窑厂,再到后来当小包工头并逐步变成大包工头,最后又变成青云县响当当的建筑公司老板,一步步地和普通农民就拉开了距离,于是北樱村这个小小的庙宇也就慢慢地装不下他这尊越来越高的大神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混得人模狗样声名显赫,老二老三自然也差不到哪去。唐建国在北沟乡政府开办的前湾煤矿当副矿长,干得也是风生水起有棱有角的。大树底下好乘凉,老三唐建英虽然没有他大哥那样的雄才大略,但是在老大手底下跟着喝点汤还是很轻松的。他经常从老大手里拿点小工程干干,倒也混得沟满河平的好不得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建华虽然是从一个农村的大老粗一点点混起来的,但是以他的社会能量帮助提携一下大儿子女朋友的工作,那简直是小菜一碟,对他来讲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充其量也就是和有关领导做个交易罢了,真犯不着什么大的难为。况且这个桂芹又是张道武的闺女,这个人情他当然也乐意去做,天下岂有老公公不帮未来儿媳妇的道理,而且帮的还是天仙一般的大美女,着实让他心动。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运作的结果就是,桂芹不用下岗了,她可以继续留在供销社工作。但是为了掩人耳目或者避免别人胡乱猜疑并捣乱,供销社决定出钱让她到大学去培训两年,专业随便她挑。她的想法和当时由诸如《读者文摘》《女友》《故事会》之流的地摊杂志把持的主流舆论的论调完全一样,即毅然决然地认为21世纪是外语和计算机的天下,谁要是不会这两样职场必杀技,就仿佛人失去了两条腿不会走路一样,所以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当蛊惑人心的英语专业。她当时朦胧地感到,只要她肯下苦功夫把外语学扎实了,走到哪里都少不了一碗饭吃。她再也不想看人家的脸色行事了,再也不想把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手里任其摆布了。低贱卑微的出身和粗糙冷硬的经历一度限制了她思想的高度和视野的宽度,以至于她在这件事上偏执地认为,这个小县城说到底还是个大农村,可以说到处都是看关系拼路子,基本上毫无公平公正可言,这一次下岗风波让她彻底知道这个社会的厉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2章

桂芹也清楚,这个她临时拉来救急救难的唐星伟总归是个土包子,农村出身的纨绔子弟而已,终究是难登大雅之堂难有大出息的。而且,他长得也实在是太差强人意甚至是面目可憎了,所以私下里她也曾无数次地拷问自己的灵魂,她真的就能接受这个男人做她的老公吗?她心中那个被她反复严刑逼供的几乎要窒息而逝的灵魂窸窸窣窣地告诉她,未来是不可捉摸的,希望她不要草菅人命,暂且发发善心放过它吧。由是,她才横下一条心,索性不再考虑这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了,一切都听天由命,到哪步讲哪步吧。在灵魂没告诉她明确的答案之前,她计划先不做实质性的决断,以免将来后悔不已。因此,她至少在拿到入学通知书之前并未把自己的底牌全部打完。再说了,她也确实不是那种随随便便朝三暮四的女孩。她觉得青春无论怎么去过,最后都逃不过被消磨的命运,与其被动消磨,还不如主动拼搏。她决心要利用这两年的大好时光倾尽全力地好好拼搏一下,以不辜负转瞬即逝的美好青春年华,也许毕业之后会有一番新境界在等着她也未可知。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唐星伟来说,追到桂芹可以说是他人生最大的成功,他以为男人活在世界上无非就是追求金钱和美女,或者说是追求事业和爱情,这两样他竟然都得到了。他的人生看起来毫无遗憾,他享用着家里数不清的钞票,和北樱村飞出来的金凤凰谈着令人羡慕和眼热的恋爱,真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他整天兴奋得像只年轻的麻雀,走路都只会蹦着走,连如何踱步都忘了。于是,在青云县和鹿墟市之间几百里铁道线上留下了他无数奔波往返的身影,他把自己挣的那点工资悉数都捐给了铁道部,每周雷打不动地去省城看望一次她,他心中绝对的女神,他一个人的女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3 03:11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