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36377|回复: 9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李玉奎著杏花女编号0145-0148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18:57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145
.
杏花村,一个小区的名字。坐落在风景靓女般明媚的海滨城市。
这里三年前发生过一起,海啸一样惊骇的故事。传说的情节,如同海浪,几乎淹没了它“情人别墅”的美名。
传说,是文学艺术的源泉,世代流传,使一个民族的机体,永葆矫健。
往事,照旧是被时间带走的恩怨,一如凋谢在消失河流的浪花,再也找不到它们的从前。
岁月,不断变改着从前的背景。小区周边,新添的还原历史风貌的建筑,连同风物商铺,使如今的杏花村变得如隔世古镇。
唯独海水和阳光没有改变,他们始终保持着蔚蓝的颜色。
.
迷信是连接人间、地狱、天堂的一种哲学。这种哲学,可以周游三个不同的世界。
这个小区的A座,很长一段时间,在人们的心目中,成为立在三个世界,交界处的界碑。闲汉们游荡的眼睛,最早发现,这块耸立在蓝色海边,曾经感天动地的“宫殿”,住进了一位,行踪如仙侠,海风般轻柔的女子。
气质飘逸,不像那些,被富人困在这里,荡满性感,靠打麻将来消磨时光的情妇们。
她魔鬼般的体态,蕴藏着丰富的神韵。那风韵足可以使,有资格走近她的男人们,发动一场,眼睛争夺花魂的暗战。
.
一片肥沃的土地,滋生着野草对鲜花狂热的情欲。险些倒在情场,抚摸过被战火破坏的鲜花,过来的情种们议论,仅有痴情的胜利者,出任她的老公或情夫,难免要付出,爱情之神倒塌,沉痛的代价。连同,这枝杏花一样,令赏花人心动的女子,也会过早地凋零。若能穿越情欲之火,除非她有比阿佛洛狄忒更加神圣的使命。
.
一些追逐美丽的眼睛,很快发现,这位天然姿色的女子,租住的单元,有三年前,传说中白狐住过的房间。另一些躲避是非的人,猜测,那间屋里,可能又要发生一起惊天动地的故事,因为它的主人,有同样是惊心动魄的女性魅力。
.
0146
.
朝霞鲜红,一树伫立在山顶,开满白色花朵的杏树旁,一株不时闪出白光的红色玫瑰,迎来又一个赋予我们,一天使命的早晨。
同样的早晨,同样的红巾、白裙。裙上血迹,像那株玫瑰花瓣一样鲜红。
.
她一路询问:“大爷,婶婶,救救我。出人命了,去哪自首?”
那双放出求救,存满惊恐的眼睛,让人感到美丽的脆弱。
一幕三年前场景的复制,不由得让人们同时想起,一个屈女的冤魂。
年轻的母亲,赶忙用手,挡住了孩子们勇敢的眼睛。
那是三年前的半年后,已是花草开始它们生命的春天。人们不愿听到的死刑判决,传来了。
一朵白色,或红色的玫瑰花,就要凋谢了。谁也说不出传说中‘白狐’的容貌,没有亲人去看望她。
许多非亲非故的人争相出钱,买了一身昂贵的白色婚纱礼服,来到监狱,把这件用心温暖过的礼物,送给一朵苍白的鲜花。
她接住了,那恐怕是一生中,第一次由亲人给她的关爱。
从此的“白狐”有了牵动人心的原型,传说更加离奇和美丽。
没有话,她没有留给人们一句话。来到人间,这个世界更没有她的任何文字记载。人们惋惜,她至少应当有不服判决的上诉。
冤,哪怕是一个字,留下属于自己最后的语音或文字心声。
心灵的唯一窗口,谁也无法控制,从眼睛里涌出的浓缩情感。她哭了,没有声音。晶莹的泪水明白,这些素不相识,有许多个美好明天的人们,叫她上路时穿上这对女儿的祝福、爱情的象征和青春的美丽。
这个身世凄惨,历尽人间苦难,年轻光艳,像盛开杏花的女子,被一个无赖的亡魂,用故意杀人罪的绳索,把她绑在了刑场。
那里应该是罪恶和英烈倒下的地方。
传说,在她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虽是农历三月,杏花正开的季节,却是大雪漫天。
雪融化了,白色婚纱没有融化。
远看,像一只传说中的美丽白狐。她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闭合前,聚集着对人渣丑恶的无奈和蔑视。
也是传说。尽管她生前的全部生活与鲜花无缘,每当杏花盛开的季节,她总要回到乡下,撇一枝杏花回来,那花自然是失去了在树上时的鲜活。
.
过去,居住在杏花小区的权贵,其中不少人的家里,在醒目的地方都要挂一把剑。
现在那些抛开良心,做了坏事的人们,睡觉前,总要把插着人造杏花的瓷瓶,移到床前,生怕梦见传说中的最后场景。
.
0147
.
这是一个被人类各种眼神,迷离了世态本色的世界。
同一件发生的事情,不同的内心世界,人们用它,制造了各种传闻。我们有必要,再回到发生这个传说故事的那个早晨。
人们夹道护送,一条系在白玉般脖颈的红巾。它一路飘来,落在庄严的公安大厅。
这条青春般鲜艳的红巾和它的佩戴者,都违背了常规。红色象征着燃烧的生命,它不该追随一个正在毁灭自己的美丽女人。
有眼泪,没有忏悔。她递上了一份自首报告,那是用文字修饰的心理犯罪。
预谋,从来是待放的智慧。她不该出卖自己的青春,更不应当去葬送这朵含苞的文采:
“我叫杏花女,传说中的白狐转世。
白狐真名叫银杏,银杏树是珍贵的树种。生机挺拔,有千年银杏分布中国。它延伸的文化,影响着世界的文明。
我现已中年,生于北国农家窑洞。
早春,杏花开放的季节。一朵来自乡野的鲜花,进城打工。因为容貌出众,不久,嫁进三世名门。
在那段幸福与痛苦并列的日子里,我还有一个‘白天鹅’的雅号。我所有的经历,似乎与白色缔造的生命有关。白色杏花,飘零的日子多于在树上的时光。
我是一个被丈夫,逼出豪宅的妻子。他把花钱买来的权力,当做个人奋斗的成功,智慧凝聚的光荣。地位,成了衡量一个男人价值的标准。
.
拥有一颗光芒四射的宝石,就能换来同样是光艳照人,名利女子们,那些颗,夫贵妇荣的心。
.
0148
.
富贵思淫欲。更何况,这是一个连富一点的老男人,也谈情人的年代。有过人人可以观赏,青楼窗前的风月。人们能顺利地接受,性的商品化。忙于养家糊口的穷汉们,自然没有那种雅兴,更不会去领略这种现代化的风流。那是一些有闲钱,好风流的男人们,背着妻子的一种高档消费。
面对特权和情人制造的辉煌,也许是今后黑夜里的一种人工太阳。一个用生命追求过平等的民族,至少现在靠勤劳、智慧和能力风光起来的视线,感到那种辉煌过分耀眼。
水土风情,东方文化培育的肤色,多被白色粉底覆盖。两层皮肤,白净是西方文明的面子。
风流官员,情欲富豪。情人现象,使裸露出情海的暗礁,开始光明磊落。
.
丈夫开导我:
“金屋藏娇、嫖娼、已不受纪律的制裁。我何必背着妻子,做那些不太光明的事情。
洁身自好,周围的人会判断,你是一个伪君子,隐藏很深的贪官。我们这个和睦家庭,随时会遭到想挣脱法制,惯性群体对它的毁灭。
名利奴化的官场,制造了风口浪尖。划过浪峰的小舟,看不见蓝色港湾。
继续膨胀的钱袋,终究要爆炸。权力不受制约,势如脱缰的野马。色力强大,我担心倒在一个堕落剑客的脚下。
仿古建筑在提醒,离我们不太久远的年代,官宦纳妾是家族的荣耀,夫妻的光荣。
妻子和情妇,若能同时放开和谐的理念,会给我添加一双腾飞的翅膀,青云直上。”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3
 楼主| 发表于 2019-7-2 17:07 | 只看该作者



0149
.
一枝杏花,插在高贵的花瓶。杏花女告诉我,那是她的留影。野生丽质,我的爱情,凋谢在都市的雅厅。
大自然给了银杏树,千年寿命。春夏秋冬,谁愿看到鲜花凋零。花儿般年龄的银杏,过早挣脱了她苦难的一生。
.
0150
(书签诗)
.
地出江河天来云,
云水少年鹏鸟心。
波澜进诗唱大风,
天有情,彩云入画画飘魂。
.
潮水掀旧情,晚霞梦红云,
来去日月,匆忙风尘。
枫树红装送大雁,
远山近,天蓝云高海水深。
.
江河有声,行云无声,
云去雨过山河新。
浪花卷风情,鸥鸟觅知音,
冬与春,花迷蝴蝶雪醉人。


4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00:35 | 只看该作者


0151
一种不算是洁白的品质,我放弃了改变贫穷、卑微的愿望。独身一人,来到这座清净如洗,想象中三月雨后的海滨城市,杏花小区。
经历过家庭裂变,母子分离的女人。心想静,花韵在,狂蜂浪蝶不让。
不久被一个,谈吐不混,像是出自清澈心底,却又浑浊了爱情与性欲,钱财与道德的幽灵缠身。
我们是在QQ上相识的。我是“受伤天鹅”,他是“堕落剑客”。
看不见表情的文字语言,如同薄雾,充满诱惑。回到我们聊天的历史记录,心沉浮在浪花追逐的海面。
这是堕落剑客发送来的第一条文字语言:
“我来自锄恶扶弱的世界,堕落在被钱覆盖的深渊。原有的柔刚,大部分已成为对那段光芒的怀念。
我看到了渗出白色羽毛的鲜红,这把利剑应该能挡住,对美丽又柔弱的生命射来的伤害。”
受伤天鹅:
“我的心,被原以为终身伴侣的明箭穿透,内伤难愈。剑客不能妙手回春,愿落魄利剑找回原有的柔刚。”
“天然使命,初试锋芒。心跳,我在等待一种,温柔得像鸿毛的力量。”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婚礼结束了爱情。--堕落剑客):
“我的剑锋已被妻子的柔刚磨钝,剑身已沉入情欲的海洋。在珊瑚礁上,我能望见,那只浮游在海面的白色天鹅,愿浪花不要再扑打她疲惫的翅膀。”
“他用魔幻般迷心的文字语言,讲述着自己的往事。我的光标停留在一个地方,泪珠落在不动的键盘上。
我等来一串很长很长,一个男人的忧伤。同样是不幸的婚姻,糟糕的家庭。”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美满走向了缺憾。--堕落剑客):
“虽说门当户对,满足了建筑学上的美学要求。可我们构筑的家庭,没有美满,只有战争。
我的妻子,把她父辈的荣耀,当作旗帜,插在枕边。连我在梦中的行为,都要服从它的意志。
母亲的直觉,能准确找到她儿子苦闷的根源,哪怕是一时的委屈。妈妈背着父亲,给了我一笔吓人的巨款。
停留在少年的心,明白了一切。从那时起,一个被娇惯的大男孩,走向了成人。
做一番事业,仕途、经商。一路风险,命运成就了我的愿望。
贫穷检点,富贵贪婪。另筑窝巢,能避开家庭无止境的烦恼。父辈们的寡欲,是对有限生命的浪费。
物极必反,我们可以藐视任何强大,不可以小看哲学的反弹。背叛了先辈以生活作风检点为荣的后代们,对情海涨潮的浪花,不再陌生。对性爱的追求,一如起伏在海面,壮观的波澜。
富贵与贫贱在缓慢的转化。名门后代,儿女联姻,丈夫和妻子的冷战是不可避免的。特权大院,从那里走出的骄狂子弟,从小把忍让,当作耻辱。
当今,官场压抑,副职的主张,没有挥舞的地方。我的这把利剑需要溶化,重新铸造。”
一把天鹅剑,落在湖水边。谁能描述舞剑英姿,问峥嵘青山。谁能说出,天鹅的全部悲欢,只有蓝天。

5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01:13 | 只看该作者


0152
.
我把自己苦闷的一部分,给了堕落剑客。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心,需要减负,我不想被恶劣道德制造的痛苦压垮。
受伤天鹅:
“剑客,你打开了一扇隐蔽的,男人通往一个女人世界的门扉。
爱情、婚姻、家庭。鲜花、果实、叶子。
杏花女,过早地脱离了婚姻。我的心,是一片夏季的落叶。爱情果实,挂在被风折断的枝条。我怀念,过去那个不完整的家庭。”
.
“高低不平的乡野,大小积木垒砌的城镇。低谷,高峰,一座宝塔,坐落在峻岭。
我的丈夫是塔尖,他构思了许多仙境。那些接近白云的理想,让他的灵魂,步入有白云倒影的沼泽,越陷越深。
在乌烟和瘴气弥漫的意识领域,他脱离了,从传统道德发展到现代文明的自然道路。他想废除一夫一妻制,先行者步履,不都是走向未来的文明。
美丽的都短暂,热烈的爱情之花必然凋谢在冷漠中。年久的婚姻古色、情韵,我们没有理由去拆散一个完整的家庭。
轮回,死去的,必然以另一种新的姿态复活。仿古建筑正在崛起,用古远的婚姻图纸,去建设现代化家庭,也许不会轻易破裂。
问题是,权钱混凝结构,不再像旧时女子那样贞操,牢不可破。一堆价值高昂的材料,可能成为废墟。
事实上,我正在承受着家庭倒塌,带来的无形压力。压在孩子心上的那部分阴影,由谁来承担。
出来很久了,又是三月春光。想念家乡漫山遍野的杏花,我该随天鹅回到北方。我梦中的湖泊,是天鹅的故乡。”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0153
.
“梦见一只天鹅,抖动的翅膀,在空旷的原野上空滑翔。我的心,滑向一个男人制造的迷幻世界。可怕的孤独,等待着情魔的到来。
我一个字也不落,读着堕落剑客送来的诱惑,搜索裸露着情感的文字。压抑许久的情欲,需要喷射。”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姣艳胜过所有的经典。--堕落剑客):
“我见过杏花,也叫北梅。时下喜欢腊梅的人少了,我第一眼看到杏花女的感觉,那是一片粉白的光芒。
我的婚姻是看给世人的良缘,演给自己的吵剧。一场接一场的吵闹,家庭的舞台,昏天暗地。
在黯淡的剧情中,我表演过,在塔顶新创业绩的种种努力和争取。那是我和妻子共同的父母,强加给我的意志。
我镶满金鳞的衣冠,在三代望门家族中,扮演的是褴褛的角色。钱财过剩导致的精神乞丐,和被官衔奴化的名誉贵族,同居一室。我是这个权钱联姻,显赫家族中的败类。
我的妻子想保护,修缮年久的名门。怨我破坏了,门楣原来的光耀。
那不是我的过失,高处的壮观,容易坠落,自己粉碎自己。
官与匪,他们后代的联姻,有可能造就出英雄。流浪女与落魄汉携手,奋发努力,能创建如同宫殿般辉煌的业绩。
我不是一个被谎言包装的男人,更不是飘扬在旗帜上的完人。同时具备真善美的,恐怕只有妓女。”
“看来今天这个风静月圆的夜晚,非要安排一场让我们心跳不止的场景。孤独已决定把我逼到悬崖,再迈出最艰难的一步。”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我们为什么不能,让情愿相贴的两颗心,带着对方最喜欢的礼物,走进磁场。
你点燃了我,我点燃了你,一对燃烧的男女,情愿在快乐中死去。”
读者明了,这段语言,来自一个,被钱统治的疯狂世界。
.
“门里门外,两个不同的世界。灯光淡化了室内白天和黑夜的界线,他骄傲的亮出代表男性的威力。我想他肯定把那种坚挺,当做了竖起的利剑。认为在它面前,所有的女人都会瘫软。
那的确是一种,强大的磁力。只有去服帖,无法抗拒。缺少光泽的女体,被放出光焰的性器照亮。
.
由妓女到小姐,社会经历了,从出卖贞操到娱乐赚钱,走向文明的过程。罂粟花与鸦片毒品,逐渐被多数人区别开来。
困惑的是,我们现在很难解释情妇这个名词。把它当作一种现象,比较恰当。暂时看,如同出现在雨后,乌云前的彩虹。长远望,蔚蓝的天空,在等待一片白云。”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0154
(书签诗)
.
玉兰白,兰花香,
一枝白杏花,徘徊在路旁。
早春三月大风强,
那是一段,被风折断的春光。
.
蜜蜂狂,蝴蝶浪,
白底粉边裙,飘旋伴舞忙。
艳妆难掩心上霜
我见过一树,九月的海棠。
.
歌女唱,酒飘香,
酒神入梦乡,陪酒女郎吐断肠。
她说,挣钱苦,苦过黄连汤,
我像一树,开累的紫丁香。


6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00:42 | 只看该作者


0155
.
男人是树,女人是树叶。从叶子展开的那天起,开始任风摇曳。
晚秋,坚持在树冠顶端的叶子,等待着初雪的到来。已飘落在低谷的黄叶,回忆着过去的鲜绿。
叶子总是要落的,这是一种不能改变的自然现象。没有太大变化的,只有褐色的躯干和连着土地的树根。
不都是光环和美色,金钱和肉体的交易。曲卷的叶子,像一片孤舟,随浪沉浮。我的眼睛,看不见浪花的壮观。心,在不断变化着颜色的海面,迷失了自己。
.
性是一种不至于导致,生命危险的生理需要,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循环系统。不像水和食物,人类,最灵动的生命,不能离开它们。
精神贫困,物质之外的娱乐,已单调到,敢用毁誉去玩一把性爱游戏。富贵群体中,那些好色的男人,不顾性病的危险,没命的追求着这种享受。
性爱是飘悠在爱情和娱乐之间,情感男女很难同时抓住的一条彩带,正像彩虹,不能长久的连接,雨后更加蔚蓝的天空和格外清新的土地。
用性爱连接的男女,和拥抱在一起的热恋不一样。我们可以即刻关闭,一座城市的灯光,却很难扑灭一团,被鲜亮性器,点燃的火焰。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0156
.
我终于找到了他的妻子,不是在周日的公园。那里没有情侣,也没有鲜花。只有盛开在人生的春季,脸蛋娇嫩,鲜花般灿烂的孩子们。
那是一位能引来男人们注意的女人。从她身上飘来,修养了的女性气质,让我感到古典魅力的深远。平静的目光,可以驱散,你对她所有光彩的嫉妒。
世上的美丽,为我们的眼睛存在。母子相像,神态一样夺目,我很快认出了她的孩子。
她儿子的眼睛里,没有人生的记录,清亮得像来自绿野深处的泉水。那种纯净,应当是他父亲少年的复制。

8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11:55 | 只看该作者


一、《杏花女》序歌
.
奔腾江河,我是大地的孩子
带着古远的赤忱
来跪拜你的神韵。
.
寻你蜿蜒几千里
水灵动,一路坎坷扬激文
千岭夹道观两岸
浪花飞诗流沙沉。
.
风狂惊涛高,冰封潜流深
急流涌,礁石耸,涛碎歌不尽
浪漫多少英雄事
悲词断曲乐之魂。
.
白鸥鸟掠过水面
瞬间永恒,原是飞逝的一吻
细风叠浪向苍穹
曾经山横峡谷深。
.
烟雨无声,往事如沄
东去波澜说给飞雪风尘
浩荡之水向往大海
静流等知音,望见月和云。

9
 楼主| 发表于 2019-7-20 20:44 | 只看该作者

18、多情浪花,飞鸥无声(自然逻辑)
.
A
一束玫瑰火红,
点燃海边篝火的生命。
火苗温暖着雪花,
雪水湿润了,海般深情的眼睛。
.
聚是离,离是等,
多情浪花,飞鸥无声。
远岸松林常绿,
雪打玫瑰飘零。
.
B
寥廓蓝天,
蓝天下白云在游动。
.
白云要离去,
变幻着美丽的姿容。
.
天空依然辽阔,
彩霞是走远云朵的倩影。
.
C
圣洁雪莲,开在雪山,
风雪绿叶,嫩黄白花出云端。
高云寒,
峰雄路险,一点亮旗不怕难。
.
风动花朵出惊艳,
百灵歌声落在舞摆的花瓣。
没有雁叫,
孤鹰已飞过,春天的雪山。
.
19、月色淡了,夜要带走那双清澈的眼睛
.
A
灯色酒液月色裙,
夜晚美丽了月亮,明亮了灯。
你是一朵待放的朝霞,
月色淡了,夜要带走那双清澈的眼睛。
.
B
曙色天空霞色云,
红衣靓丽了晨雾,我在雾中。
她是开在峻岭的仙花,
晨雾散了,明媚花容朝向碧蓝的天空。
.
选自李玉奎著《杏花女》

10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23:19 | 只看该作者


25、月色百合(自然人文逻辑)
.
A
炭火暖,升起缕缕怀念,
故乡的百合像燃烧的火焰。
火把照亮崎岖山路,
少年心,擎起朝阳的壮观。
.
骄阳热烈,点燃了山丹,
爱情之火像花一样鲜艳。
相思鸟筑起了窝巢,
没它羽毛富丽丰满。
.
B
梦里百合,开满眷恋,
花语已随清香飘远。
叶子离开了鳞茎,
飘零花瓣,寻找着最初的鲜艳。
.
百合花盛开的季节,
我遇见一朵月色百合。
月夜,窗前月亮近得可以交谈,
它却离我很远很远。
.
26、天之骄花(自然逻辑)
.
村头白杨,河畔水柳香樟,
风拨树叶,鸟鸣流畅。
飘来沁心的歌,
谁在唱我的故乡。
.
一朵白云飘过山岗,
绿漫山坡,歌在牧羊。
摘朵蓝菊插青丝,
野花齐放,数她漂亮。
.
她像泉一样欢快,
泉在自然的流淌。
浪花不会凋谢,
大山敞给她永恒的坦荡。
.
自由云朵,天之骄花,
一团光芒,大自然的绝创。
江河给了你生命,
蓝天让它无限风光。
.
27、梨花漫天(自然人文逻辑)
.
雪,一个受伤的心灵
来到你身边。
只有你和我,在静静雪野
读你飘落的诗篇。
.
伸出冻红的双手
捧起洁白的语言。
揉进脉络,渐渐地
血在燃烧,升起纯净的火焰。
.
火焰抚摩着创伤
把古波斯的灯火点燃。
心的鲜亮,映红白雪
放出生命的娇艳。
.
依偎在你的怀抱
看开在枯枝雪花,生机傲然。
呼吸沁心的空气,任凭落来
凉凉的亲吻点点。
.
凛冽中站立的泰然,预示着
你与风暴搏斗的坚毅和勇敢。
在这寒冷的冬日里
我用妖娆跪拜你的信念,梨花漫天。

11
发表于 2019-9-5 10:38 | 只看该作者

9ba658909c73644ce80160756883c5aa_t01f43f19be8abb22e9

12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7 19:20 | 只看该作者


09、披着轻纱的早晨(自然逻辑)
A
尘埃落了,晚霞消失在夜空。
月洗夜色净,群星迎黎明,
我的心迷失在晨雾,
晶莹露珠,在绿叶上微动。
B
近月朦胧,远山幽清。
谁把灰色黎明,
化作一团火云,燃烧在天空。
裙摆霞红,一个少年望着恋人的背影。
C
也许望来的,
是一个披着轻纱的早晨,细雨蒙蒙。
可我不会失望,
即使阳光微弱,也能看到孩子的眼睛。
.
选自李玉奎著《杏花女》

第五届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与发展高峰论坛成果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0 05:05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