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5130|回复: 0

桥口故事之荷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4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桥口故事之荷话
老德州半城荷花半城水,半城芦苇蛙声脆。火车从城角拐进市区一声汽笛提示车站值班员,也唤醒昏昏欲睡的旅客。火车腾云驾雾行驶在荷花上,停靠在荷花里。车站扬声器里的女声鲜藕般清脆,站台提篮里的扒鸡用荷叶包裹着;举头西顾,满目荷花,扑鼻清香。
细心的就会发现铁路两侧“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只有桥口海子不见荷花,只见清水涟漪,芦苇倒影。德州爱莲,莲者,荷也。其花曰荷花,其籽曰莲子,其茎曰藕,集观赏、食用、药用、日用一体,全身俱宝。德州食藕与别处不同,吃藕最喜欢炝藕,要得就是清香脆嫩。八月十五一家人赏月供月,除了月饼必需还有一块藕。德州人喜欢婴儿又白又胖的小胳膊形容如白莲藕。
众所周知,芦苇是野生,莲藕是人种的。据说莲藕很容易种的,听老人说一个海子有莲藕,另一个海子没有,不用种,哪怕两个海子中间隔着条道,只要在靠近的地方扔个死狗烂猫,不消一个夏天,就能将那边的莲藕引过来。当然,只是听说没有见过。这个听说只能说明莲藕容易种的。可是桥口海子为什么没有荷花呢?
按规定铁路两侧一定范围内铁路有管辖权,换句话就是铁路地界。铁路在桥口海子试种失败。小时候,我父亲在自家门口下涯桥口海子种了一段藕。我们成了“凌波仙子”的天使天天守护。好不容易长出两片圆圆的小叶,弱的像癞毛,让我们兴奋。然而好景不长,喜欢劲还没过,就被本街姓白的小小子一把薅去。我们同他理论,他反倒有理,说他先看到的。从此再也没有再桥口海子种藕的。父亲种下那段藕就是在泥里沤烂,也不肯再发芽长叶。
卖缠糖的温尔璧见我们争执,问去济南捎点什么回来?大家七嘴八舌,回答不一。温尔璧说不对。那捎什么呢?“白莲藕”。藕,德州有的是,捎它做什么?有的说大明湖的藕无渣。温尔璧说小子们你们没少吃小锅市海子的藕吧,有渣吗?是啊,在小锅市海子里玩水顺手踩个小藕瓜生啃是常事。
温尔璧没有回答,却给我们讲了个德王的故事。德王?没有听过。只知道德州有状元,状元府。明朝有位王爷(朱见潾)被封为德王,喜欢山水,贪图京城荣华,不肯就藩。皇上下令,不得不服,便来德州。他嫌德州地方贫瘠,采取就藩不就地的策略,将王府建在济南。临别时指着桥口海子说孤,千岁之后在此种荷花。众人明白,土地爷却信以为真。当时没有桥口海子,这里是运河河道,城下水流最湍急的,河水从西往东直冲城墙,为了护城修筑回龙坝。哪有在湍急的河道里种藕的?德王的话意味深长。
光阴似箭,世事沧桑。到了清朝雍正一代,运河挑直,这里变成海子,碧水微澜,风光旖旎。清澈的水最适宜种藕,可是德王迟迟不来。土地爷等了一年又一年,又不能明言,只得去济南捎藕暗示。
2019/10/1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7 22:47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