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8470|回复: 0

赵娅楠 / 《故乡的那轮明月、那台石碾》 邹鲁文学社72 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4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的那轮明月、那台石碾
文/ 赵娅楠 (山东邹城人)

    人慢慢地成长,故乡渐渐地变成了一个个符号。“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明月、落日、白云变成了故乡的代表性名词。
       今年的中秋节,是在故乡母亲家的小院里过的。三棵皂角树分立小院三侧,扁扁的、长长的皂角从细细的枝条上垂下来,仿佛在诉说着丰收的喜悦。几盆太阳花开出红的黄的花,星星点点的花朵给寂静的小院增添了几分明媚。孩子们的到来,高兴的是母亲,忙活的亦是母亲。下午吃完饭,我们就快要回城时,母亲忽然想起了什么,手提两袋花生和豆子匆忙跑出了家门。我和妹妹正疑惑不解时,母亲已经小跑着回来了。
     面对我们的疑惑,母亲扬起手中的袋子,仿佛炫耀战利品一样。我接过袋子一看,原来是花生碎和豆扁。只一会功夫,花生和豆子就“粉身碎骨”,功劳肯定就是胡同深处的那台石碾了。石碾,曾经儿时上学放学的必经之处,如今我却有多年不曾见过它,我把它遗忘在了记忆深处那个隐秘的角落。若不是今天母亲手中的谷物提醒,我可能还会继续我的繁忙,忘记昨日的清苦与欢畅。
     记得儿时,几乎每个村都会有一两台石碾,我们管来压碎食物的行为叫压碾。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一是麦秸垛,另一处就是石碾旁了。孩子们喜欢在麦秸垛旁玩各种游戏,大人们则喜欢在石碾旁碾碎一些食物,顺便唠一唠家常。最常碾的是玉米粒、麦子、地瓜干等,推着石碾走几圈,玉米就碎成了细细的、黄黄的小颗粒,麦子摇身一变成了麦子仁,地瓜干也碎成了小小的块儿,无论是单独放入汤水中,还是把这几种碎颗粒都一股脑的加入,熬出来的汤都是黏黏糯糯的,还有一种来自食物本身香甜的滋味。我们这些小馋猫,谁家熬了好喝的饭汤,就会端着碗循着味往谁家跑。有时候,大锅里的饭还没熟,饭锅外早已围了一圈流口水的娃娃们。“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对七八十年代的人来说,还真不是空话。多亏了这台石碾,让原本清苦的生活多了一份甜蜜,也多了一份热闹。
     小时候的我就是个“十万个为什么”。我问母亲为什么我们家门口没有石碾?母亲说这石碾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放的,是很有考究的。一般如果个人愿意立一台石碾,是一件积功德的好事,因为可以为他人带来方便和好处嘛。但毕竟资金有限,肯出资立石碾的多是祈福的人家居多。比如家里有人生病,或是孩子身体羸弱,为了驱走病魔,便立石碾,“碾”通“撵”,有撵走病魔之意。而且为了表达真心实意,这石碾不能围在自家院中,这就需要把自家院墙改小,好给石碾留出空地来,着实是方便了大家,委屈了小家。这样做,大家谁来压碾,都会从心底感谢这户人家,福气自然就会来到这家。
     没想到,石蹍还有这么多的规矩。有一次,一个调皮的男孩子趁没人的时候在石碾上撒了一泡尿。他跑回家不小心说漏了嘴。第二天他的父母便带着他到石蹍旁的人家赔不是。大家围观的人很多,村子里有身份的一位老爷爷看了看众人,有大人有小孩,便发话了:“这石碾是为大家伙服务的,大家要好好善待它才是。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吓唬大家,这石碾是有灵性的。谁要是再来糟蹋这石碾,小心夜半鬼敲门。”自那以后,再没有人敢对石碾做什么出格的事了。
       一晃多年过去了,在纷纷扰扰的生活工作间隙,我会想到故乡,会想念故乡的那轮明月,却将那轮石碾忘却。
    我问母亲:“现在来压碾的人还多吗?”母亲说;“自从有了现代化的打面厂,来压碾的人就少多了。压碾再也不用排队了。”
      “现代人家里都有各种料理机、粉碎机,谁还会再去用石碾压啊?”
      “我们这些老人呗,我们不会使用那些先进的机器,而且我们觉得五谷杂粮还是石碾压出来的好喝,香。”是啊,压碾的人都从小媳妇变成了奶奶辈的人了,这么多年石碾在她们的岁月里充当了多么重要的角色,已经变成了有感情的事物了。
     我继续问母亲:“现在除了压五谷杂粮外,还可以用石碾来压什么?”
     母亲瞅了我一眼说:“怎么你们一进城就变成了书呆子?你们爱吃的辣椒酱、韭菜花是怎么做出来的?也不动脑子想一想?”
      “辣椒酱也能用石碾压?”
      “那可不?别小瞧了这石碾,只需要轻轻压几圈,红红的辣椒就汁水全都出来了,辣椒变成了红色的辣椒泥。圆圆的石板上压出的一层红红的辣椒泥,味道是有些冲鼻,可那颜色真是漂亮。”
    对啊,压其他的五谷杂粮不会有什么颜色。压辣椒可就不同了,石碾和石板会变成红色的。我在想象着大青石做成的石碾全身变成了红色,应该是像新娘子一样的喜庆吧。可我马上就问母亲:“你压完辣椒,别人再来压其他的豆子什么的怎么办?”母亲说;“大家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压辣椒时大家会先看天气预报,找准一个好天气,紧赶慢赶这几天就压出来,然后在家拌入调料静置。不会耽误事的。”
       真没想到,这些老人们有自己的一套压碾规则。收了新麦子时,大家会一起压麦片;剥了新玉米时,会一起压玉米粒;辣椒成熟时,会来压辣椒酱……有了这些“压制任务”,她们的生活就少了一份孤独,多了一些盼头,多了一些聚在一起的机会,多了一些村人妇姑间的快乐。
       那台静静的石碾啊,就那样静静的守护在胡同深处,陪村里人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当初的孩童已为人夫为人母了,当初来压碾的人都头发花白了,石碾还是依然如旧。感谢那些曾经的陪伴,感谢那些逝去的美好的日子。没有过去,哪有今天?我站在水泥钢筋铸成的楼房里,眺望着故乡的方向。
      难忘故乡的那轮明月,那台石碾。

作者简介:
      作者:赵娅楠,女,汉族,83年出生,任教于山东邹城某小学。济宁市散文学会会员,邹城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婆婆的菜园》获得第六届“书香三八”全国优秀奖,有诗文散见于公众号。热爱生活,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热爱写作。

邹鲁文学社》 投稿须知:
1,稿件题材以小小说、微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为主(诗词作品需注明用韵),来稿均视为原创,如有侵权,文责自负。
2,来稿方式,稿件一律以中文简体投稿。并注明作者姓名、网名、通信地址、联系方式、微信号等,以及作者简介及近期生活照一张,全部归入一个文档内,以附件格式发送指定邮箱,来稿自留底稿,未经采用,一律不退稿。邹鲁文学社官方微信:18265379084 、投稿邮箱:zouluwenxueshe@163.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2 22:01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