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6548|回复: 0

原创:上辈子那些人的讲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9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的老家陕北那地儿,素来是有许多理规三道的讲究的。这些讲究,像是深入了社会的肌肤,浸开来渗透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贯穿于人们生活的角角落落。你稍不留神,便触及到了它的忌讳之处。若是谁违背了一般的伦理中的项数【注:又叫路数。】。那么,你很可能会立马招来别人的奚落和责备。轻则让人面如红布,局促到一时无地自容。若是再深里追究,那就不是脸红一下的事了。人家非逼你说出个原因的,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你是想走都难走脱的。
       有的时候,事情会直溯源头,扯到家教门风上面去。你会因出言不慎,连累到你的上祖先人。人家会说,不知你们的先人怎教育后代来着。那个裹了双脚,人是长得又细又高的阳城娘,会挖苦你的没礼貌,不懂家教。她惯用的一句口头禅便是“养儿不教子,不如下叫驴。”
这些上古流传下来的乡风民俗,深深地植根于民间,活在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当中。有些像亘古不变,代代相传的作人规则。虽说是社会在不断地进化,时代也跟着变迁,这些风俗在不断地被刷洗,被淘汰,有的甚至于早已经是痕迹了无了。与其同时,有些东西却在不断的淘汰洗刷当中,被保留,被沿用,被强硬地固化下来,成为人的无明文规定了的操守。
       乡风民俗,像一层膜,附着在人的生活当中,规范着人的语言和行为。于今看来,是文明,是修养,是道德行为之操受的必须呢。它起了防止教养上的失水,文明用语,礼貌的待人接物方面的保鲜和养成作用。这些东西,不仅仅存在于婚丧嫁娶当中或者待人接物里头。就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一句不经意的话出口,都会牵扯上风俗与讲究。乡俗常常反映着一个家族的风气,或者一个家庭所给后人怎样的教养。
      束了一个把把头,嘴里头时常撬着一管旱烟锅的袁家姐,就是对这方面很有讲究的一个人。我那时实在也不晓得,这女人为何会恋上抽旱烟,走走路路带着这一口,把吸烟当作了自己一生的爱好与奢求的女人。我只是知道,这种爱好带给她的,是一段烧成了焦黄的手指头儿,还有一口像吃了屎若干年以后,挣来的一口黄啦啦的牙。还有,记忆里那些去她家找向林玩耍时,她家向西那扇明晃晃的窗户纸上,衬出的青蓝色,又扭着圈儿攀升的青烟和蓝雾。袁家姐是井沟里的人,也是我本门中三大的女儿。因素常与我的母亲交好,也是一年里头,来我家串门儿最多的一个人了。说实在话,我是极不喜欢她的。有时甚至在心里头极度的反感她,也讨厌她的。这是因为她来我家时,很不讲究的那种赖怂劲。因为不断地吸着她那管怂旱烟锅子,呛得她有时掉泪抹眼的不算,还咔咔咔地咳上就没够。再加上她喜欢向人诉苦,讲到动情处,总是鼻涕一把泪一把。那些鼻涕,被她一把一把又一把地,抹在我家的炕塄上面。至于咔咔咔以后,一口一口又一口的口水和稀痰,则被她悉数全吐到了我家本就潮湿的脚底下。只要那天,从学校回来的我,上炕时触到了粘乎乎的鼻涕,进门看见驴产驹子一样的湿影子,那就一准是袁家姐又来过了。
       如果我嫌她赖,嫌她弄脏了我家,是我反感她的一些原因的话。更直接的理由还在于,袁家姐的讲究太多。那种规矩多的,让你讨了她的奚落,还分不清啥是啥。
       那天。我从外面回家后,发现母亲又推动了我家那合小石磨。串门来的袁家姐见我母亲在推磨,就没有进屋,而是坐一边的石床上,又唠唠叨叨上她家那永远叨不完的烦心事了。我见天空骤变,西天那地方齐岸岸的一塄墨云堆积了半边的天空。于是,就对母亲说:“赶快扫磨吧,天要下雨了。”说着,还向母亲指了指那些厚厚的乌云。谁知,我的举动激怒了袁家姐。她怒斥我,你再敢伸手去指天划地,看我敢不敢剁了你的那根手指头。一顿抢白和训斥,让本来玩耍回来还高高兴兴的我,一下愣住了。许久,心都沉浸在不能接受的难过当中。谁知,我刚回屋,舀了些母亲中午熬好的冷饭,吊腿在一段木墩子上吃的时候,又招了她的再一次奚落。她吼叫着的原因,竟是不让我吃饭时,摇自己的腿。还说有点福气,全被我自己摇筛没了。
       我家上窑垮那地,住着的是马叫差的家。马叫差的父亲,村里人都管他叫老马二。我是没见过老马二的,因为赶我出生记事时,老马二就走了。村里人说,老马二活时,就是一个特讲究的人。老马二打了一辈子工,常常拉起一链子的人,来集体揽工的。而且,那链子的人,都归他管。他呢,相当是负责给人家监工的工头。在老马二手下吃饭,有许多的讲究。一是说话,不要凑近人面部。二是吃饭要看风向。咋看风向,就是他会抓起一把干土扬扬,再安排人吃饭的地方。不让那群打工的,随便拍土动身命的。说那是影响到别的人,干土呼通通的。主人送来饭时,他要打工的一边歇着,自己先敬天,后再敬地。等这一套仪式作完,他才容众人轻轻地舀了饭,远远找个地方吃去。据说,有个年轻人,不懂老马二的礼数。一屁股蹴到饭罐罐的上头,不离那一垛垛地方【注:垛垛是土话。就是地方。】,端起了饭碗就去吃饭。被老马二劈手一把夺走了饭碗,扔到了沟里头。那后生一时大宭,还被老马二赶离了那个工队。
就比如称呼吧,也有讲究。虽说取名为叫,但得看长晚尊幼。作晚辈的,一定要对尊长辈份的人名,不可直呼其名。比如,珠珠的娘,老眼昏花,看不清对面谁家放出了羊群。于是,便问几岁的小孙子。“满儿,你看看河对面是谁放开了羊群,出沟来了。”那就考验这个家的教养了。懂规矩的人家,娃娃会说,是阳城他爸爸的羊。不识礼数的人家,孩子都大大咧咧地吼。“再有谁,是王富贵老汉吆一群他大大。”
       那些曾经很讲究过的人,现在大多已悉数离开了这个世界。只是,那些有关他们的故事,一如乡风乡俗的传承,依然还在。就如孝老赡幼之理,伦理辈份的之别,深深植根于民间。生生不息地传承了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0 02:40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