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2296|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东营民生] 《No14_姐夫的一封邀请函》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23:2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孙庆民妹夫:
你好!
本来为兄这次出门前,那是信心爆满棚地跟你的四姐夸下了海口:此行定要让我们家的这场官司峰回路转,让她等着我的好消息!没想到,天不遂人愿啊,四哥我是千算万算,就是少算了一道你的课程表啊。致使四哥功败垂成铩羽而归,真的是应了那句话了:真理和谬误仅仅只有一步之遥啊。
四姐这些年来为了能打赢这场不得已的官司,什么咨询费、律师费、诉讼费、财产保全费、人情费、门票费、住宿费、差旅费、汽油费、燃油附加费、机场建设费、过路过桥费、停车费、违章罚款费、车辆维修保养费啦等等,五花八门的各种开支所花的费用差不多都有小十万了!钱当然不是问题,但关键的是老哥没钱哪!
你四姐耗费了好几年的光阴,砸进去小十万块钱,又搭进去了这么多的精力和那么多感情啊……到头来,四姐她最后都得到什么了?啥都得有啊!
想当年,这场官司刚刚风起云涌之时,连律师都说这是可以载入教科书中的经典案例啊。打了两年多的官司之后,这么好端端的样板官司硬是被我们自己打成了一锅“夹生饭”……着实可恼啊,哎……四哥我真的是心有不甘哪!
——钱搭进去了;时间——时间耗进去了;亲情——亲情打没了;朋友——朋友走人了;——人丢光了;法官——法官也是不见了弦啊!
正如小妹所言:怎么不去找自己的律师啊?为兄何尝不曾想啊,然时过境迁也,初院的官司已经判决,律师的使命也已然完结。咱只交了一顿饭的钱,想去蹭上两顿饭,是不是有点那个太过份哪?万一四姐想要打到高院去,律师难道还要陪到高院去不成?断无此理啊!你四姐当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律师能行吗?他还想不想混了?我辈岂能是没完没了啊?你说是不是啊,孙庆民妹夫?
再说了,中院终审判决之后,我们去咨询律师,但凡一听说我们要去告法官,还准备要跟东营区初院去掰扯掰扯,所有的律师都集体地选择向后转了。我和你四姐真的是冇得办法啊,只好跑到广饶和淄博等地去咨询律师。那边的律师们更是搞怪,当他们听说我们要将咨询费用发票贴到网上去以扩大影响时,他们当即表示不用收咨询费了!那哪儿行啊,俺们又不是吃白食的,拉扯了半天也没能搞定,最后只好将咨询费用“落”在了律师事务所,发票呢也没能要成!
你四姐这次去威海玩,还抽空去了趟当地的律师事务所拜访了一下,真的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啊,全都跟我们玩起了太极。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那些都是些小钱,但关键的问题是老哥我的时间上实在是耗不起啊!冇办法,上个月我又溜达到南昌去,就是因为老哥我又发现了一个咸鱼翻身的绝佳机会:国家赔偿
这个宋玉伦法官的确不是个好鸟,他不仅仅污蔑你的四姐是个“精神病”,还调侃说你四姐她就是个“祥林嫂”!就冲着这个,你四哥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我一定要让他蹲在局子里去吃“号饭”
上次我跟三哥通话时,就告诉了三哥宋玉伦已经“辞职”的消息。没想到,三哥却告诉了我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宋玉伦法官是被开除的”!三哥说是他自己去打听出来的。你也知道,三哥的路子是比较野的,这个消息铁定是错不了的!
这次我去南昌时也特意跟小红说过:宋玉伦法官“离职”了!你四姐从初院打探回来的最新消息是说:“宋玉伦法官辞职去当律师了”!这的确是有些石破天惊的感觉。不过当时你老哥我就跟你四姐吹风说:可能是宋玉伦法官犯事了,法院要是开除了他,法院自己的脸上也无光啊。保不齐是法院跟宋玉伦法官商量过:你辞职,五险一金及工龄等等的我们法院都少不了你的,我们法院呢,也好脸上有光,双赢皆大欢喜!你四姐仔细地想想,四哥我说的多少也是有些道理的。
国家公务员!这是个多么光鲜体面的职业啊,这些年来有多少仁人志士千军万马地去挤这座独木桥,誓死也要挤上公务员的这趟班车。真的堪称是国考中的国考,选拨出来的乃是精英中的精英,三十多年前你老哥我参加高考的那会也没有这么壮观啊。不少的女孩子们是哭着喊着的非公务员不嫁的呀!如此说来,这个宋玉伦法官真的是有老大的问题的。否则,好好的国家公务员他都不愿干,他究竟想要干些什么呢?好端端地他非要跑个什么劲呢?这么多的人都找他不着!难道他执意想去效仿那个“范跑跑”去做上一回“宋跑跑”不成?
不过,只有老哥我自己说宋玉伦法官犯了事还不行啊,咱还得要法院判他入刑才是算得了数的。但要让法院判自己的法官入刑好像有点太……,这不是让法院自己打自己的老脸吗?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考虑着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最佳的切入点,让法院想和稀泥都不成。这不,这次我到南昌去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一直想让你帮忙给看看,我手上的这些东西,哪些才算是关键证据?打蛇就要打七寸,绝对不能给宋玉伦那货留下半点翻盘的机会才行。你毕竟是当过多年的法律顾问啊,即便是现在没有了执业证,但是也比你老哥的见识那是海了去了,还有句老话不也是这么说的吗: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
6月12号老哥我去南昌没能见到你,只好是铩羽而归。小红应该早就把我说的那些话都带到了吧?都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老哥急得那可是寝食难安啊,拖得时间太长,万一要是这个宋玉伦一个不留神地蹿了秧子跑到国外去了,那不就是麻烦更大了去了吗。我看咱们还是要早点动手才是,不知老弟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老哥现在还是蛮纠结的,我该怎样去投诉这个宋玉伦法官才更好呢?私自会见当事人拖延办案毁灭证据枉法判决?还是涉嫌受贿?主攻什么方向才能击中他的要害?这相关的证据、推断及论述老哥我都已经上传到了网络上定时发表的,也是准备随时按案情的最新进展予以更新、重新设定发表的时间。现在的网络真的是太方便了,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之所以没有马上发表,也是因为这些天,你四姐每周三初院的领导接访日去拜访当值的领导之后,她多少都会给我带回一些最新的消息或进展。可以说:三天是一个版本,五天是一个惊喜,我们家的这场官司啊,想不出名都挻难哪!回头待我整理好后就将这些材料都发给你,你也好仔细地帮我们研究分析一下,看看怎样切入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哦!
中院的这次判决叫做终审判决,服不服都得执行。这次我去南昌时,小红跟我说二姐也没有将钱打给她。此前我就曾跟大嫂、三哥和王宁都联系过,他们都说我们应该聚在一起先商量一下,看看怎样才能让二姐将钱先打给我们。钱在二姐的手上压着,她当然是不用着急了,可我们却拖不起啊,这利息怎么算!?
本来我也跟大嫂、三哥和王宁他们都说过:要不咱们就耐着性子先熬上三个月?一来让二姐去准备钱,二来也好等你们放假回来后一块先商量一下,岂不是更好?大嫂他们也都认可了,这次我去南昌时也是这么跟小红说的。
老爸去世后,二姐给我们出示的现金遗产一共只有区区的148,756.58元。这其中还包括了:油田补贴的丧葬费用44,650元、工资结余、亲友的葬礼金及十万元的金卡等等,老爸都已经活到入不敷出举债度日了!你四姐的同事也说:就算是老爷子胡作非为,也不可能只剩下这么点钱!二姐这是在污辱谁的智商呢?
我们原来一直都认为,这些年来你们一家三口受到了老爸太多的关照和恩惠,老爸对你们一家的资助那一定是少不了的,只要是老爸自愿,我们当然是无话可说的。至于老爸去世前,到底留下了多少遗产,我们真的是一无所知。初院的主审法官宋玉伦还曾当庭嘲弄过你的四姐说:你不知道你老爸有多少钱吗!?
你们从上海调去南昌工作之后,有次老爸问过你四姐:小红说想在南昌买套大点的房子接我过去同住,但她自己的钱不够,要我帮衬点钱,你看怎么办?四姐说:只要你愿意就行,我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老爸也就这个问题还问询过小舅妈,小舅妈赶紧摆手:我可不掺和你们家里的事!老爸最后是无奈地自言自语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到哪儿去呢?看来,老爸应该是没有将钱打给你们的。
有一次四姐和二姐去胜北房产咨询房屋过户手续时,二姐在路上就曾跟你四姐说过:娇娇考上大学后,小红曾经跟老爸讨要过“恭喜费”,但老爸竟然破天荒地没有答应。小红没办法只好自己掏出几千元,充做是老爸的“恭喜费”这才算是打发了过去,保不齐小红早就跟娇娇夸下了海口,末了只能自己给自己打了个圆场。
2007年我们在胶南海边买房子时,曾跟老爸借过三万元。四姐给老爸写借条时,老爸还说:别写借条了,有钱就还没钱就别还了!但转到第二年的夏天小红回来时,老爸就要你四姐还借他的那三万元钱,“山西老抠”真的是名不虚传啊。
2014年8月8日晚上的家族协商时,你就曾说过:老爸没有给过你一分钱!虽然你是有些言过其实、水份太大,但其中多多少少也有着其真实的一面。
当晚你说老爸跟你们生活了近十年,省下了20~30元,这一结论老哥我也是非常认可的。2010年左右老爸就多次跟你四姐抱怨说:他的工资才四仟多元!老爸2005年从上海回来到2012年去世时又过了七年的时间,从2005年到2012年这期间,老爸最少也应该有大致相当的工资收入20~30万元,只会比这个数目多不会比这个少的。2005年老爸回来后还分了一次福利房呢,当时是三姐经手将该房卖出获利14万元,老爸这些年来不包括利息等纯收入应该至少5070元。2005年老爸从上海返回东营之后的七年时间里,日常生活支出应该不超过10万元,被骗买保健品及其它的生活用品一般也不应该超过10万元。
2011年老爸第一次因吃保健品不适住院四天后,就吵吵着要赶紧出院,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卖保健品的要钱,老爸自己独自一人成功地维权要回29,000元;另有一次是二姐帮着老爸要回了买墓地的3万元钱(东安那边的一个墓地)。老爸去世前,家里有过几个净水器,老爸告诉过你四姐:最贵的一个是3,000元,多数都是不到千元或千元左右的,净水器上被骗的钱款顶多算是2万元。老爸大约是在2008年左右才开始买保健品的,我们回家时也能看见家中摆放着大包小盒的一些保健品,数量相对有限。老爸吃一段时间的保健品,接着就得住一段时间的医院,出院后当着我们的面表决心、写决心书再也不买、再也不吃保健品了。老爸的身体恢复健康忘了决心书之事后再去买保健品,再接着吃到住院直至去世。我们认为老爸被骗买保健品的费用支出应该也不会超过10万元。
按上述推算,老爸去世时不包括丧葬补助等等的现金遗产应在30~50万元左右。老爸的现金遗产按目前已知的情况估算,空缺额至少20~40万元之多,这里还没有包括老爸这些年来的理财、利息等等应有的累积收入!老爸十万元五年期的金卡利息应当是28,970.83元!参见诉状》§3-5注1,这些钱款都去向不明!
当年二姐将遗产分割方案出示给四姐,你四姐第一眼瞥见这十四万多元的现金遗产时,根本就不相信。老爸除了被骗买保健品之外,家徒四壁且烟酒不沾,并无不良的嗜好,怎么可能都快举债度日了呢?一则碍于亲情,二则认为可能是老爸把钱都给了你们,所以四姐也就没好再说什么,也就算是认可了。
但在接下来讨论遗产分配方案的时候,二姐实在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在二个外甥女可以继承的份额上搞得是水火不容,最后只能是走上法庭对薄公堂了事。
你四姐对老爸不幸去世之事一直是耿耿于怀:2012年4月23日,老爸最后一次在井下医院住院时,就已经是双侧肺炎了!此前老爸感冒,二姐在家中陪了二十天,当时老爸咳嗽得是那么厉害,从家里到井下医院也就牙长的一截路,二姐她为什么就不能早点陪着老爸到医院里去检查一下?她杨米兰是医生吗?双侧肺炎!这是一天、二天就能得的病吗?当时你四姐也在家里感冒发烧,所以她一直没敢回家。
2012年4月21、22日这两天是周末,二姐要陪他儿子到油田举办的相亲大会去相亲,她的儿媳正是在那次相亲大会上结识的。那两天是病情好转的四姐回家中陪护老爸。当时四姐发现老爸的状况非常不好,就让我去找家政公司了解一下,看看能否请一个家政阿姨回家来照料老爸。于是我就用那两天的时间转了西城的大街小巷,最后相中了二姐家西边的一个家政公司。周一(4月23日)二姐俩口子就去了我相中的那家家政公司咨询,并将一位家政阿姨带到井下。但在二姐同家政阿姨回公司签订合同时,老爸出门时不慎摔倒被邻居看见后送进了井下医院。一住院老爸就被检查出已是双侧肺炎了!医生斥责她们姐妹俩为什么不能早点将老人送到医院里来?你四姐曾含着泪、咬着牙跟我说:老爸就是被二姐活活地拖成了双侧肺炎
2011年年底四姐有次回家,老爸板着脸用近乎官方的语气叫着四姐的大名向她作揖说:杨丽娜,杨国梁我求求你们一家三口去南昌出趟差,我给你们出所有的费用!看着一本正经的老爸,四姐觉得既好笑又好奇,细问下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老爸之前就曾跟你四姐抱怨说:二姐每个月只给他800元的生活费,根本就不够用的。四姐跟老爸说,每个800元钱,只要是不买保健品的话真的是够用了。老爸回答说:她只给我这么点钱,我还要看病,每天只能喝点稀饭,她想饿死我吗?有一次老爸居然打电话到你四姐的工作单位里去找杨莎莎,领导只好把你四姐找到她的办公室,老爸十分气愤地对你四姐说:我要告杨米兰去!当时四姐的领导在旁边听到老爸一本正经的口气,就笑着躲了出去。四姐随后就将此事告诉了二姐,后来二姐就将老爸的生活费用标准提高到每月1000元。
我们并不太清楚二姐是何时将老爸的工资卡又拿在了手中,但这件事我们是知道的也并不反对。老爸曾多次向二姐讨要他的工资卡,在2011年年底寒冬腊月的某一天里,老爸竟然不顾天寒地冻,自己独自跑到二姐的家中索要他的工资卡。二姐只好告诉老爸:小红上次回来时用老爸的工资卡去买东西后忘了留下,带到江西南昌去了。老爸竟信以为真,这才有了老爸请求我们一家三口去南昌出差之说。
老爸最后一次在井下医院住院时,再三地嘱咐过你四姐:一定要记住他的几个银行卡及金卡的取款密码,并且还从奶盒上撕下了一块纸片,将几个密码写在上面交给了你四姐。老爸去世后,四姐还曾将这个小纸片让大嫂看过。
老爸一直怀疑二姐动用了他的钱,所以老是追着二姐讨要他的工资卡!直到老爸最后一次在井下住院,将他的几个取款密码告诉四姐时,才向她透露这一事情的。但四姐却认为老爸可能是有些老糊涂了才疑神疑鬼的,并未把这当回事。
老爸去世一年多后的2013年7月份,斌斌也度完了新婚蜜月之后,你四姐才跟二姐郑重地提起商量分割遗产之事。但是,当你四姐提起金卡之时,二姐竟然不承认有金卡之说了。四姐对此是非常地恼火,她这才记起老爸所说的银行卡密码之事,于是她就向二姐索要老爸的死亡证明,她要找相关的部门去查帐。一听说四姐要去查账,二姐当下就紧张到不行,赶忙承认确实有这么一张金卡!
上次在中院庭审之时,二姐为了洗脱她自己,不得已出示了两张工行存折。我们将这两张工行存折复印后仔细地翻看了一番,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用这两张存折就可以直接去投诉宋玉伦法官是枉法判决,只要宋玉伦法官能够入刑,我们就有机会去申请国家赔偿
这次我去南昌时就跟小红说起过,这两张存折中的猫腻所在。回来后我又多次走访、调研了一番工行帐目流水明细,发现其中的问题更是超乎我原来的想像。
这两张工行存折本来在初院时就应该出示给我们的,但是却一直拖到宋玉伦法官已经“离职”、中院二审开庭之时,二姐迫不得已才将这两张存折递交给中院。为何如此啊?正是因为这两张存折上的银行账目流水见不得人哪!宋玉伦法官拼着砸了饭碗,也要保全二姐在初院不至于当庭出丑,可见这两张工行存折的银行账目流水中隐藏着多少无法见人不可告人秘密啊!且看四哥我给你慢慢道来:
1、定活两便对账单活期账户(卡号:6222081615000162504,账户1)记录有:
090711卡存80,000元(第一页第二行,简记P1L2,下同)将光标指向钭体字部份,单击鼠标左键打开新链接,下同应是从另一银行或证券账户(账户2)上转存过来的,可能是因跨行费的原因,现金存入;
090921累取80,000元(P1L4)应是转存至另一账户,可能是存至另外一个账户3
从老爸将这笔八万元的现金以活期的形式暂存于账户1,并于两个月之后将其取出转存至另一个账户的做法来看,老爸应该是在等待另一笔或几笔存款的到期,是想将这几笔存款汇总在一起,开设另外一个理财或定期存款的账户。从账户2先转存至账户1,有可能是为了后继操作上的便利。我认为:老爸可能是新开了一张金卡,或是存入了另一个类似工行定活两便的存折上。这与附件9中记录:金卡3个存卡在桌下柜内大黄提包内……”的书写时间上也非常吻合。
这笔八万元的钱款与账户1尾页中记录:2010/7/21存入131,075.92元(P20L1)定期三年的钱款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两笔银行流水的发生的间隔是十个月,一般理财或定期存款多半是按年或半年定制的,不会频繁地操作。谁会将八万元的现金放在家中长达十个月之后,再去存入银行的?我不会,你也不会,老爸他本是清华学子、石油大学的第一届毕业生,他会这么干?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不可能这么干的,除非是这笔八万元的现金来路不明!
老爸日记本中所记录的:“金卡3个存卡在桌下柜内大黄提包内……”所说的这三张金卡并不包括账户1尾页中131,075.92元的三年定期存款,因这笔存款是在该日记写成之后的第二年才发生的。但并不能完全排除这131,075.92元钱款是从另外的两张金卡中取出的。所以我认为在同时期,除了上述八万元存入的一张金卡应该还有另外两张金卡的存在。因初院工行的查账只查到老爸有四个工行账户,并且没有发现金卡的踪迹,有可能这三张金卡是在其它银行开户的。当时井下除了工行外,尚有建行、农行、邮政银行及垦利农村信用合作社等。
2、工行活期账户(账号:1615002801013607601)更是问题重重:
①该账户的流水明细涉及四个工行网点:网点号:0028是给老爸发工资的银行代码与本案关联不大;网点号:0505是井下工行的网点代码;网点号:0050是济南路与西三路交界处工行的网点代码;网点号:0218是二姐杨米兰家居住的胜中社区怡园小区西门外路东边的工行的网点代码。
②二姐在中院庭审时,为了开脱自己曾颠倒黒白地说过:她是在老爸去世之后才拿了老爸的工资卡的。当时我和你四姐都曾对她大声地质疑,虽然未曾被记录在庭审笔录中,但旁听者及庭审录像都可以证实这一事实。就我们所知,2011年4月份老爸第一次住院时,老爸的工资卡就在二姐的手中。1996年老爸第一次去上海你们家里时,她就开始保管了老爸的工资卡多年,这一点你们夫妻俩也是可以作证的。二姐曾告诉过四姐,老爸曾将工资卡取回去过,但我们没有证据对她的这一说辞进行肯定或者否定的确认。二姐将老爸的工资卡掌管在她的手中,我们也是认可的,老爸多次因吃保健品而生病、住院,并最终因保健品的伤害而撒手人寰。我们也曾吓唬过老爸:以后再吃保健品住院了,不要来找我们,您去找卖保健品的陪护您好了!老爸为此还写过几次决心书(附件18)。
2011年10月25日支取10,000元(P3L9),支取网点号:0505,这是二姐在井下工行支取用于老爸去中心医院第三次住院用的;
    2011年11月15日支取5,000元(P3L10),支取网点号:0050,这是二姐在济南路与西三路交界处的工行提取用于老爸第三次出院时交纳费用的;
    2012年5月16日转账6,592元(P5L7)及11月1日转账4,392元(P6L2),支取网点号都是0218,这两项均是在老爸去世后,二姐在其居家小区西门外的工行网点转的账,这两项均已纪录在二姐出示给我们的遗产清单附件5中。
④该存折第2及第3 页共有四项1,000元的现金提取,三次是在井下、一次是在二姐家小区西门外工行网点提取的。这四次提取现金的时间都非周未。四姐回井下多半都选择周末休假之时,二姐已经退休,所以她一般都是选择非周末回家以便轮流照顾老爸,这已达成了共识,这几笔钱应该是二姐给老爸提取的生活费用。
    2011年5月5日支取1,000元的生活费用之后,一直到2011年9月20日支取1,000元。这第四笔生活费用是在二姐自家小区门口工行网点提取的,其间中断了几个月生活费用的提取,有可能是2011年5月8日老爸第二次住进了中心医院,出院后医疗费用尚有结余所至。
2011年4月25日支取18,000元(P2L7),这笔交易流水发生的时间是在老爸第一次住院(2011年4月29日)之前,这一天是星期一,是从井下工行支取的。二姐告诉过四姐,老爸曾将工资卡要回去过,我们不能确认这笔钱款究竟是谁提取的,但老爸支取这一万八仟元去干啥呢?难道是老爸补助给你们了不成?你们看看老爸的家中还有哪些是几千元的家具、家电?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老爸买了保健品了,这就需要调取银行柜台的签收记录才有机会搞清楚。
2011年10月07日支取7,000元(P3L7),支取网点号:0218,这是老爸第三次住院之前,在二姐家小区西门工行柜台支取的。2011年5月份老爸第二次住院,出院后在二姐的家里住了二十多天后就返回井下了,之后我们并未听二姐或是老爸自己说起老爸又去过二姐的家。从井下到二姐家没有直达的公交线路,老爸腿脚不便不愿出远门。即使是坐我家的小车出行,还得靠我们帮忙先将老爸放倒在后车座上,然后再将老爸的腿“搬”进车里,因上下车不便,连出租车都不愿意搭载他。
    老爸七仟元现金要干啥?他在基地采购物品,完全可以在基地就近取款就可以了,为何要舍近求远地跑到二姐家门口去取钱呢?再说老爸家中并无几样像样的家电,就连并不值多少钱的彩电、冰箱也都让二姐搬走了。这笔钱很有可能就是二姐取的,或许二姐会辩称老爸提取的。但二姐家中并无私家车,她去井下都是乘公交或出租出行,怀揣7,000元现金乘车到井下给老爸送钱?在井下取钱岂不是更方便、快捷和安全吗?这好像并不符合生活常理吧?况且,老爸二姐替他提取七仟元的现金要去采购什么样的大件物品?这个大件现在又在那儿呢?
⑦2011年11月15日老爸出院回到井下的家中,第三次从中心医院里死里逃生之后至老爸去世之前,这张工行存折上的提取记录就有了让人膛目结舌的变化:
2011年12月21日支取11,694元,账户余额:0.57元
2011年12月28日支取3,648元,账户余额:0.77元
2012年1月29日支取3,648元,账户余额:0.97元
2012年3月4日转账3,500元,账户余额:149.17元(P5L1);
2012年4月5日转账3,798元,账户余额:0.87元(P5L4);
从那一刻起,父亲的工资卡,就名符其实地变成了“月光族”
以上银行账目流水发生的网点号均是:0218,这些都是在二姐杨米兰家小区西门外工行网点里发生的。
4月21、22那两天是周末,是四姐在家中照顾老爸的。二姐说:“2012年4月父亲感冒我独自回家照顾父亲20天”(附件57_P4L13)就应该是在4月1日左右她就回家照顾老爸的。但是,2012年4月5日在二姐家小区西门外的工行网点就发生了一笔3,798元的银行转账(P5L4),如果不是二姐转的帐,那又是何人转的账,这两笔银行转账(P5L1、L4),将钱又转到了谁的名下呢?
老爸以八十六岁的高龄三次住院、数次抢救脱险,已经是元气大伤,按老辈的说法已属风烛残年,这几笔银行流水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犹如一个流浪汉发现了一个钱包,能翻出多少就拿多少,过了这个村也就没有这个店了。崽卖爷田杀鸡取卵都是可以考虑的!
二姐她根本就不用担心时日无多的老爸,能有机会向她讨要回工资卡的。二姐早就已经成功糊弄了老爸:工资卡已经被老小带到南昌去了!
如果说,二姐帮老爸在她自家的门口取了这些钱,之后再将这些钱都送还给了老爸,你信我信?还是他信啊?还有,这些钱现在都在哪儿呢?老爸的现金遗产一共只有区区的148,756.58元!而且这其中的每一笔钱款都有其确切来历,老爸遗产中每一笔钱的来历都被二姐纪录在附件5_遗产清单_收入那一页中!
上述银行账目流水除2012年5月16日转账6,592元(P5L7)及11月1日转账4,392元(P6L2),这两项记录在附件5_遗产清单_收入中外,其余的都没有任何的下落!难道是老爸将这些钱都藏到大衣橱中、褥子里或是碗橱底下啦?四姐也没法去找哇,二姐早在2012年8月份就将大门锁死了,我们根本就进不去啊!二姐为什么私自就将老爸家的大门锁上不让我们进门?她要干什么?四姐还多次去找过二姐的小姑子,请她出面调解并传话给二姐:看在亲情的份上不要做得太过分了!但没有任何的结果,二姐在老屋中究竟又发现了什么?
我们真的是不知道,二姐是怎么想的,她怎么就知道,老爸一定逃不过那一场生死劫难?如此疯狂侵吞着老爸的财产,万一老爸要是能侥幸地逃出生天的话,二姐她怎么去跟老爸解释工资卡上的那些账目流水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二姐真的是能掐会算?算定老爸铁定熬不过那一劫么?二姐能断人生死!?
老爸第三次住院的结算单在哪?老爸第三次住院时,二姐前后两次共提取了15,000元的现金(P3L9L10)除了用医保卡支付外,还需要动用这么多的现金么?你看一下二姐出示给我们的附件6_遗产清单_支出那一页,老爸最后一次在井下及中心医院两次共住院13天(4月23日-5月6日),包括租床及缛子一共三项的费用总共才花了3,124.10元!第三次住院20天,15,000.00元的现金就能花得一个大子都不剩!?况且老爸第三次出院之后,老爸的工资卡就是“月月光”
附件5_遗产清单_收入中为何没有“现金结余”这一项?剩下的余款在哪!?在此之前所有提取的现金一个大子不剩地全部都花光了不成!?还有,老爸第一次出院后,自己去找卖保健品的维权要回来的那29,000元钱又在哪儿呢?
我从南昌回来后,有一次周末我们去井下回家时发现,你四姐封死的那把锁被人给橇开了。我们正在拍照的时候,邻居刚好进门来告诉我们,当天上午二姐带了好多人来过。要是我们能早点到,没准刚好就能碰上他们了!这也太过分了,你四姐她还仅剩老屋的半把钥匙呢,二姐怎么不叫上四姐来一块开门,反而找上一些不相干的外人来橇门,她还想干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搬走的吗?二姐她的眼里还有没有你四姐和你们哪?还有,你们落在老屋里的那些私人物品怎么办?
虽然她不仁在先,但我却不能不义,7月7日我给二姐打了一整天的电话,无奈均未能拨通。第二天,老哥我是无畏无悔继续地忙乎了近一天的时间,临近下班的时侯我终于给二姐拨通了电话。我开门见山地问二姐何时将法院判给我们钱还给我们,二姐竟然轻轻巧巧地告诉我:房子还没有卖掉!老哥我也只能如实地告诉二姐:房子跟我们已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宋玉伦法官判给我们的只是钱,房子是判给二姐她的!房子要是卖上100万,我们也只能按51万来分;要是房子只能卖20万,我们还是得要按51万来分的!以后房子升值到200万,我们这些人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况且我们家的这套房子那早就有如假包换的买主的呀,这个买主不就是你四姐的同学王姐姐吗?现在二姐又乌突突地搞出来一个:房子没有卖掉!想当年不就是二姐说过:等小红回来再分家产吧!结果等来等去,最后终于等到法院里去了!
这样的鬼话恐怕二姐连她自己都糊弄不过去了,老哥我也没有兴趣及时间再跟二姐去磨牙了。我直接就将你四姐的原话,照本宣科、原原本本地通知了二姐:“2016年7月17日12:00前,将法院判决给我的现金及自2016年4月27日起“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次性存入我中国人民工商银行账户……”。我还未曾说完,二姐居然就敢扣下了我的电话!难不成欠帐的真的都是大爷?气死我了,真的是岂有此理啊!
四姐却对我说,她一定要做到仁至义尽!冇办法,你四姐只好是亲自出马。上周一,四姐亲自到二哥的工作单位:胜利油田泵业公司,她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去到处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二哥工作的同利公司,当面与二哥冯绍利协商。
四姐也是直接了当地跟二哥说:二姐掐了韩东方的电话,没办法她只好亲自上单位里来找他,二哥毕竟还是一家之主啊。遗产虽然说是杨氏家族的家务事,但处理得不好,冯氏家族也是要跟着脸上无光的啊!盼望着二哥能从大局出发,规劝一下二姐不要再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免得他们整个冯氏家族都要跟着出名。有句老话不是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嘛。
没想到啊,二哥竟然神经兮兮地问你四姐:为什么初院的判决她不去执行!?真的是把你的四姐给噎得够呛,中院维持原判,我们这不就是在执行初院的判决么?只不过是晚了些时日而已,这能有什么不同吗?况且,我们还多赔了一万多块钱的诉讼费,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抱怨呢,二哥他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你四姐质问二哥:家里的东西都搬光了,你是不是也参与了?二哥竟然麻溜地辩解说:我没参与!你信吗,孙庆民?二姐她一个妇道人家,她自己能把那些大家具、大家电都搬走吗?充其量,二姐自己也只能把那个最小最轻的炉子提走罢了。
在跟二哥理论的时候,二哥的一个小兄弟赶忙替二哥帮腔。你四姐也火了:你不要说话,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话不投机,你四姐只好让二哥将她的最后通谍转交给二姐:2016年7月17日12:00为最后期限,过时后果自负
7月17日那天是星期天,你四姐当天下午要随着东营市义工组织去南二路做义工,只好由你的四哥我来收钱了。但一直是等到下午你四姐做完义工回来之后,我们都没有收到二姐给我们转过来的钱!这也太不把四姐当盘菜了,你四姐是非常地恼火。我只好是先劝劝你四姐再说:可能是跨行转账吧,到账的时间不太好掌握哦,要不,你明天再去找二哥问一下?万一、如果二姐已经把钱转了过来,就咱们自己还不知道,你先把这些东西都贴出去了,保不齐有人会说咱们是得理不饶人的!我们的座右铭那可是:明明白白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转过天就到了周一,你四姐只得又去了一趟同利公司,当面问二哥那笔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曾想啊,二哥这回直接就是耍开了无赖:没钱!二哥让你四姐自己找法院去,二哥这次跟二姐使的是同一个套路啊。上次井下水电改造时,二姐就是让人家供水公司的工作人员去找法官的,并且还将法官的电话都给了供水公司,硬生生地拖得楼上的邻居们都快吃不上水了!
二哥竟然质问你四姐:为什么不到他的家里去找二姐,而非要跑到他的单位里来闹事影响他的威望?孙庆民,你倒给说说看,你四姐还敢到他的家里去吗?2014年你四姐和三哥、外甥女儿王宁一块去过二哥的家里之后,不就成了“强行索要遗产,扬言要威胁被告杨米兰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并且还实际发生了“半夜鸡叫”式的骚扰恐吓事件,所有的这一切不都是已经在法院的卷宗中存档了吗?再借你四姐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再去自取其辱啊!
四姐想起上次那个替二哥帮腔的小哥,就想着跟他解释一下:上次她并不是故意要冲他发火的。你四姐一转脸时这才发现,满屋的人转瞬之间全都一轰而散了!整个办公室里也只剩下了二哥冯绍利和你四姐杨丽娜二个人,这次二哥就是死猪不开水烫地耍起了无赖,四姐也是毫无办法。你四姐是非常气愤地质问二哥:二姐究竟是给了这个宋玉伦法官多少好处费,这才让这个不要命的法官,拼着砸了饭碗也要玩命地护着二姐?二姐与这个宋法官之间到底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没想到啊,二哥竟然恼羞成怒地说要去告你四姐:“诽谤”!四姐回话说:要告你就早点去告哦,晚了兴许我就换地方了!另外,再告诉你们一个最新的好消息:你四姐正在运作着要将户口迁到青岛去。青岛市正在筹备申请直辖市,但凡在青岛购房且符合条件的人,就有机会将户口迁到青岛去,你四姐她完完全全符合做个青岛人的各项条件。万一等你的四姐将户口落到青岛去之后,二哥要是再想起来去告你四姐“诽谤”的话,那他也只能是跑到青岛去打官司了!
孙庆民,你相信吗?二姐要是不给这个宋玉伦法官大笔好处费,那个宋玉伦法官他傻啊?无利不起早啊,现在反腐反贪的形势是那么地紧迫,在这个风口上干这种事相当于把金饭碗脑袋一起别在裤腰上去顶风作案啊。没有大把、大把的红利,谁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干这样出力不讨好的事?你信我信?还是他信啊?谁干哪?除非这个宋玉伦法官他就是个十足的傻蛋哪!
想当年,你四姐自己去井下社保所查了一下老爸医保卡上的帐,二姐所说的2,000元的医保卡销户就变成了3,524.23元去初院过了两次堂,那10万元的金卡就变成了131,075.92元;到中院露了这么一次脸,除了那个还没有搞清楚的69,000之外,就又多出了这么一个80,000元,捎带着初院的宋玉伦法官还撘上了一只金饭碗!你瞅瞅,这年头,二姐俩口子嘴里还有那几句是真话?
宋玉伦法官不惜搭上了自已的身家性命,硬是拼着砸了饭碗也要替二姐保驾护航,由此可见这个宋法官与二姐之间的关系那一定是杠杠滴。这年头,龙江风格、舍生取义之人,那都是曲指可数的,这个宋玉伦法官绝非是此道中人啊。况且你四姐也已经查出来了:这个宋玉伦法官此前就曾被当事人起诉过。只不过是,这个宋玉伦真的是不同凡响啊,他竟然能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无罪辩护逃过那一劫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次你四哥我绝对不会再给宋玉伦这货逃出生天机会!2014年我和你四姐到南昌去找你们时,目标就已经锁定了这个宋玉伦法官。从2014年9月16日第二次开庭后,你四哥我就已经盯上这个宋玉伦了!
四哥我通读了《民法》《刑法》,发现在本案中,直接向检察机关投诉宋玉伦法官“受贿”,才是最容易扳倒宋玉伦法官、申请国家赔偿,达到事半功倍的七寸之所在。唯如此,才可以最大限度地阻止初院有和稀泥的机会及可能,以提高我们申请国家赔偿操作的可行性。
当然啦,要投诉宋玉伦法官“受贿”,并不是你四哥我自己上下嘴唇一碰就能达成的事。这是要由检查机关去调查取证的,不仅费时费力,官官相护也是很难避免的,不知猴年马月才能结案哪。不过,老哥我还有一个更直接更简便办法,那就是要劳动你夫妻二人的大驾了,就是让小妹杨玉红去指证宋玉伦法官!
你从事过多年的法律顾问,你当然比我更清楚了,所有的证据都有证据力大小之说是吧?原告提出的证据,只要是被告认可了,法院就不用再去查证证据的真伪直接就可以做为断案的证据;反之,被告提出的证据原告认可了,也是直接就可以做为断案的证据!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这是比物证的证据力还要大的证据,是吧?你四姐杨丽娜是上诉人,而小妹杨玉红是被上诉人,小红和你四姐在此案中的身份截然不同,刚好小妹她就可以当此重任,而且这一要角非小妹杨玉红莫属啊!
你仔细地想想:二姐她疯狂地盗取老爸的钱财,侵吞了本来就属于我们的家产!此谓不仁;二姐她毫无半点姊妋亲情,二十年前,她带着父母千里迢迢地赶到湖南长沙,举手投足之间轻易地就了你们俩口子的金饭碗,今天她又差一点就逼死了你的四姐!此谓不义;二姐她蔑视法庭践踏法律贿赂勾结法官作奸犯科并将其婆家也拖下了水,实属十恶不赦之徒!此谓不忠;二姐她包藏祸心地将老爸拖成双侧肺炎,以至于老爸不治而撤手人寰,其心可诛!此谓不孝
似此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怜她何用!?
二姐她何德何能啊?那个宋玉伦法官他就敢判给二姐185,569.93元的遗产,而只给我们两家152,885.31元的遗产,凭啥!?那个宋玉伦法官与我们两家都是非亲非故的,难道他与二姐真的就是沾亲带故!?
你我两家就此联手向山东高院提请:“剥夺二姐杨米兰的遗产继承权”!算上那个十八万多元的现金、那些个不知所踪的69,000元80,000元和这三张金卡中的钱,或许还有那个二十万理财中的钱款。三哥他已经书面放弃了现金部份的遗产继承权,所以也就只能由我们三家人来分割现金部份的遗产了,我们每家差不多都能多分近十万的现金呢。这年头,除了二姐之外,谁还嫌钱多了扎手啊,是吧,这有什么不好呢?你们也能多拿点钱真的是很受累么
再说了,2014年8月8日晚上的家族协商时,二哥那几句不着调不靠谱的话直接就把外甥女儿王宁的火全都给拱起来了,逼得外甥女儿与你是大吵了一场。当时的场景怎叫一个“乱”字了得啊,保不齐茶座的那些小姑娘们正堆在门外找乐子呢。而二姐做为这场官司的始作俑者,她倒是笃定端坐在一旁坐山观虎斗,搞得你是不是觉得很闹心、很掉份儿?要不是二姐和二哥搞出这么一大摊子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借着这个机会,咱们两家合伙给外甥女儿王宁送上一份旺旺大礼包,也好让她知道知道,她有你这么一个小姨夫还是蛮管用的!以后你们也好低头不见抬头见,或许还有些机会能搞得其乐融融的,这有多好,对吧
期盼你的早日回音
此致
敬礼!
你的四哥韩东方
2016年7月24日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2
发表于 2019-11-11 13:28 | 只看该作者
严重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0 05:4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