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956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董霞/作品《留在记忆里的小河》( 邹鲁文学社93 期 )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4 19:4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留在记忆里的小河
   文 / 董霞 (山东邹城)

       家乡的小河就像儿时的跳皮筋儿、玩石子、丢沙包一样成了我的记忆。现在每次路过小河,幼年的记忆就像电影似的闪过眼前,还是一样的亲切,记忆犹新。 现在早已过而立之年,上有老,下有小,工作生活琐事不断,越发地怀念起当年的小河来。年龄越长,记忆越发的深刻。
        我们的村子在方圆几十里范围内算得上是一个人口大村。全村八九个大队,三四千口人。村后是几座连起来的大山,小时候听老人们讲,翻过大山就到曲阜了,那里是孔圣人的家乡。那时候想等将来长大了一定要翻过大山到孔夫子的家乡去看一看。
        老人们常说,翻过山就能看到夫子洞,洞门口的荆棘叶子都是红色的,在我们的心里那里是神秘的。每逢庙会,我们这些孩子总是央求着大人们能带我们到山那边去看看,可是,大人们从来都不带我们去。每次赶庙会回来,他们还要在我们面前津津乐道。我们把到山那边去看看,当成了和上大学一样重要的大事记在心里。
        村子的北河就在村后,对前村的人来说它是后河,而对后村的人来说它就是北河。我家住在前村,后河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记忆,唯一留恋的是后村的人总是乐此不疲地到北河去挑水喝。那时候没有自来水,家里用的水都是从井里打上来的,又咸又涩,烧开了还有一层白碱,难喝得要命。据说从后河里挑来的水特别甜,好喝得很。当时特别羡慕后村的人能喝上这样清甜的水。许多人挑着担子步行老远去挑水。我们家从来没挑过,这好像成了妈妈和奶奶最大的默契,她们说,可不能挑那儿的水,喝一次就得上瘾,所以我们这些孩子也就只有羡慕的份了。偶然一次跟着同学到北河去玩,我就非得让她给我指指在哪挑的水。真见到了,心里还有些许的失望,原来就是在河的旁边沙滩上挖个坑,然后从里面舀水。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环境得有多好啊,随便在河边挖个坑就能挑水。 印象最深的就是村南那条河了,一条河流从村南流到村西就有了不同的名字,在南叫南河,在西就成了西河。南河对幼时的伙伴们来说那是洗衣服的最佳场所。那时候周六还要上半天的课,中午放学的时候就约好周末一起到南河洗衣服。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怎么联系啊?这可难不倒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孩子,我们有天然法宝,一出大门就开始吆喝,三三两两,不大一会就聚齐了。我们每人都用瓷盆端着衣服走好几里地去河边洗衣服。一路上边走边玩,摘朵野花,扑个蝴蝶,不知不觉就到河边。那时候的河水清得可以看见河底的沙石,用手拨动,泛着耀眼的水花。就这样一条不知从哪儿来又不知流向哪儿去的小河犹如玉带镶嵌在山野田边。河边放着大家洗衣服常用的石头,各式各样的,有的因为常年的摩擦早已褪去了坚硬的棱角,平整而光滑;有的不知是哪个调皮的孩子找来的新石,上面的花纹和颜色清晰可见。还有的是两三块并在一起,许是某个大人洗衣时衣服太大,一块石头不合适,临时放在一块用的,只要适合洗衣服的都被人们搬到了河边。于是找块中意的石头坐下就开始洗,边洗边聊,偶尔传来一阵嬉闹泼水的的声音。
        洗干净的衣服一件件地晾到沙滩上我们就开始玩起来了。在河边挖个坑,捉几只蝌蚪,抓几条小鱼放在里边看它们游来游去,或者到河上边的一些岩石上去采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突然出现的蜥蜴又会把我们吓得边叫边跑。玩够了,疯够了,衣服干得也就差不多了,收拾好衣服就踏上回家的路。路上玩耍打闹当然又少不了。看,谁的头上又多了朵野花,谁的手上又拎了几只蚂蚱,盆中的衣服随着我们起起伏伏。到家里又免不了父母的唠叨,洗个衣服玩半天,每次都说,却从来也没改掉过。
         南河是洗衣的乐园,西河是避暑的胜地。九十年代初的农村哪有什么空调啊,就是电扇也是不多见的。夏日的白天还能过得去,晚上就难熬了,不过这怎能难倒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孩子呢?每天晚霞刚刚露出头,我们这群孩子就拽着奶奶向西河奔去。这时候的沙滩白里泛着晚霞的余晖,踩上去还有夏日的余热,把随身带来的床单往沙滩上一扔,我们就跳进了清凉的河水里。在河水里,玩够了,玩累了,往沙滩上一躺,真是惬意!
         夜晚来临,深蓝的夜空和满天的繁星,仿佛一伸手就够得着,望得久了,仿佛自己也就成了夜空的一员,遨游在这静谧的河畔。儿时的我们也充满了无数的幻想。想着天上是不是真的有神仙?他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奶奶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我们编织着一个又一个的美梦。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最早就是奶奶讲给我们听的。十五月圆夜,月影、桂树、嫦娥,凄美又动听。“奶奶,月亮上真有嫦娥桂树吗?”我们天真又好奇地问奶奶。“有,有,呵呵……还有个纺线的老婆子呢!”奶奶总是不厌其烦地答着。听着奶奶的故事伴着悦耳的虫鸣,不知不觉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夏日的炎热再也打扰不到我们,偶尔出来的几只蚊子也被奶奶温柔的蒲扇吓跑了。第二日启明星刚刚露出的时候,我们又迎着朝霞悄悄地离开了这安静的小河。我们又精神抖擞地迎来新的一天。
        这些是小河留给我最深、最美好的回忆,也是家乡、童年最纯真的时光。后来的几年小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村里的垃圾,养鸡场的粪水源源不断地流入小河,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成了人人厌恶的臭河。这几年虽然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可是记忆中的小河却永远也回不来了。它和童年、奶奶一起永远的留在记忆的长河中了。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念它们,回忆那遗失的美好。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作者:董霞,邹城某小学教师,从事小学语文教学十年,喜欢读书,热爱文学。

邹鲁文学社》 投稿须知:
1,稿件题材以小小说、微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为主(诗词作品需注明用韵),来稿均视为原创,如有侵权,文责自负。
2,来稿方式,稿件一律以中文简体投稿。并注明作者姓名、网名、通信地址、联系方式、微信号等,以及作者简介及近期生活照一张,全部归入一个文档内,以附件格式发送指定邮箱,来稿自留底稿,未经采用,一律不退稿。邹鲁文学社官方微信:18265379084 、投稿邮箱:zouluwenxueshe@163.com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2 21:55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