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2306|回复: 1

[原创文学] 全文版《杏花女》(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5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_20191103_035134.JPG
《杏花女》内容简介     李玉奎/著/杏花女
.
一个民族的文化,正在展开翅膀,羽翼抖动,它要飞翔。一朵北梅的花魂,在笛卡尔哲学系统,用数学方法,创建了一个空间。一座宫殿,坐落在那里,杏花女,是宫殿的主人。
丈夫对她说:我改变了你家族的历代贫穷,感恩做出的牺牲,在情理之中。
剑客给了她一句话:你的眼睛里除了我,并没有自己,我是那面插在宫顶,飘扬的旗帜。
女儿写道:母亲的经历是巨大的财富,它不仅属于我,也属于,所有行走在坎坷道路上的女性。
杏花女主持了宫殿的落成仪式,她说:初看像蜃楼,再看眼睛会亮起来,反复读,能产生超越它的愿望。
我的眼里,那面插在宫顶的旗帜,是一片光裸枝干上的树叶。
首席请我发声,歌喉失去了以往的嘹亮,他把《粉红的海棠》,留在了坐过的椅子上。
.

总目录
.
一、《杏花女》序歌
二、《杏花女》前言
三、《杏花女》主题歌
四、《杏花女》迷茫篇
五、《杏花女》疯狂篇
六、《杏花女》理性篇目录
七、《杏花女》理性篇


.
一、《杏花女》序歌
.
奔腾江河,我是大地的孩子
带着古远的赤忱
来跪拜你的神韵。
.
寻你蜿蜒几千里
水灵动,一路坎坷扬激文
千岭夹道观两岸
浪花飞诗流沙沉。
.
风狂惊涛高,冰封潜流深
急流涌,礁石耸,涛碎歌不尽
浪漫多少英雄事
悲词断曲乐之魂。
.
白鸥鸟掠过水面
瞬间永恒,原是飞逝的一吻
细风叠浪向苍穹
曾经山横峡谷深。
.
烟雨无声,往事如沄
东去波澜说给飞雪风尘
浩荡之水向往大海
静流等知音,望见月和云。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20191102_180705.JPG 0153
.
我把自己苦闷的一部分,给了堕落剑客。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心,需要减负,我不想被恶劣道德制造的痛苦压垮。
受伤天鹅:
“剑客,你打开了一扇隐蔽的,男人通往一个女人世界的门扉。
爱情、婚姻、家庭。鲜花、果实、叶子。
杏花女,过早地脱离了婚姻。我的心,是一片夏季的落叶。爱情果实,挂在被风折断的枝条。我怀念,过去那个不完整的家庭。”
“高低不平的乡野,大小积木垒砌的城镇。低谷,高峰,一座宝塔,坐落在峻岭。
我的丈夫是塔尖,他构思了许多仙境。那些接近白云的理想,让他的灵魂,步入有白云倒影的沼泽,越陷越深。
在乌烟和瘴气弥漫的意识领域,他脱离了,从传统道德发展到现代文明的自然道路。他想废除一夫一妻制,先行者步履,不都是走向未来的文明。
美丽的都短暂,热烈的爱情之花必然凋谢在冷漠中。年久的婚姻古色、情韵,我们没有理由去拆散一个完整的家庭。
轮回,死去的,必然以另一种新的姿态复活。仿古建筑正在崛起,用古远的婚姻图纸,去建设现代化家庭,也许不会轻易破裂。
问题是,权钱混凝结构,不再像旧时女子那样贞操,牢不可破。一堆价值高昂的材料,可能成为废墟。
事实上,我正在承受着家庭倒塌,带来的无形压力。压在孩子心上的那部分阴影,由谁来承担。
出来很久了,又是三月春光。想念家乡漫山遍野的杏花,我该随天鹅回到北方。我梦中的湖泊,是天鹅的故乡。”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0154
“梦见一只天鹅,抖动的翅膀,在空旷的原野上空滑翔。我的心,滑向一个男人制造的迷幻世界。可怕的孤独,等待着情魔的到来。
我一个字也不落,读着堕落剑客送来的诱惑,搜索裸露着情感的文字。压抑许久的情欲,需要喷射。”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姣艳胜过所有的经典。--堕落剑客):
“我见过杏花,也叫北梅。时下喜欢腊梅的人少了,我第一眼看到杏花女的感觉,那是一片粉白的光芒。
我的婚姻是看给世人的良缘,演给自己的吵剧。一场接一场的吵闹,家庭的舞台,昏天暗地。
在黯淡的剧情中,我表演过,在塔顶新创业绩的种种努力和争取。那是我和妻子共同的父母,强加给我的意志。
我镶满金鳞的衣冠,在三代望门家族中,扮演的是褴褛的角色。钱财过剩导致的精神乞丐,和被官衔奴化的名誉贵族,同居一室。我是这个权钱联姻,显赫家族中的败类。
我的妻子想保护,修缮年久的名门。怨我破坏了,门楣原来的光耀。
那不是我的过失,高处的壮观,容易坠落,自己粉碎自己。
官与匪,他们后代的联姻,有可能造就出英雄。流浪女与落魄汉携手,奋发努力,能创建如同宫殿般辉煌的业绩。
我不是一个被谎言包装的男人,更不是飘扬在旗帜上的完人。同时具备真善美的,恐怕只有妓女。”
“看来今天这个风静月圆的夜晚,非要安排一场让我们心跳不止的场景。孤独已决定把我逼到悬崖,再迈出最艰难的一步。”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我们为什么不能,让情愿相贴的两颗心,带着对方最喜欢的礼物,走进磁场。
你点燃了我,我点燃了你,一对燃烧的男女,情愿在快乐中死去。”
读者明了,这段语言,来自一个,被钱统治的疯狂世界。
“门里门外,两个不同的世界。灯光淡化了室内白天和黑夜的界线,他骄傲的亮出代表男性的威力。我想他肯定把那种坚挺,当做了竖起的利剑。认为在它面前,所有的女人都会瘫软。
那的确是一种,强大的磁力。只有去服帖,无法抗拒。缺少光泽的女体,被放出光焰的性器照亮。
由妓女到小姐,社会经历了,从出卖贞操到娱乐赚钱,走向文明的过程。罂粟花与鸦片毒品,逐渐被多数人区别开来。
困惑的是,我们现在很难解释情妇这个名词。把它当作一种现象,比较恰当。暂时看,如同出现在雨后,乌云前的彩虹。长远望,蔚蓝的天空,在等待一片白云。”
.
摘自杏花女著《性与天然使命》
.
0155
(书签诗)
.
玉兰白,兰花香,
一枝白杏花,徘徊在路旁。
早春三月大风强,
那是一段,被风折断的春光。
.
蜜蜂狂,蝴蝶浪,
白底粉边裙,飘旋伴舞忙。
艳妆难掩心上霜
我见过一树,九月的海棠。
.
歌女唱,酒飘香,
酒神入梦乡,陪酒女郎吐断肠。
她说,挣钱苦,苦过黄连汤,
我像一树,开累的紫丁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8 13:41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