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论坛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6954|回复: 0

小说连载01.03】《爱在.律动的草原》( 邹鲁文学社101 期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5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在   律动的草原
(中篇小说连载)

五.  已在预料之中
       爸妈,我明天就得回呼和浩特了,这会儿你们都在家,我和你们说点事。”
       白汉超紧张起来,不敢往妻子这边看,故作轻松的看着电视。
         “儿子,什么事情这么正式的?”林兰茜正给儿子削苹果。
        白芷快速的,如此这般的,把他的女友和他的想法,及其父母何许人认真地知会给他的父母,当然只是他母亲。在他的母亲还在懵懂中都倒出来了,说完他如释重负长长的舒了口气。
        林兰茜闻听此言那不是惊诧,可以说是惊恐了。
        “骨碌碌”苹果掉在地上,白汉超想捡起来。
       “不要了!不要了!那个破水果要它做什么?老白,老白,你听见了吗?你儿子这是不要我们了!”
        白汉超小声地:“儿子怎么会不要我们,他不就是找女朋友吗?有那么严重还不要我们了?”
        林兰茜的嘴角在抽搐,眼泪在眼里转,她的确懵了。儿子的这一击顿时让她乱了方寸。她尽量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把道理和儿子讲清楚,可是,那已经蹿上来的火,此刻是任什么也不可能熄灭了,她只想和谁大吵一场。和谁呢?
        林兰茜泪眼迷离的看了看,想打哪个也打不动,也下不了手,干脆冲着白汉超,用右手指着他,大声质问道:“你,你今天和我说实话,这个事是不是你操纵的?你知不知道啊?”她的手臂抖的让父子俩倒吸凉气。
        白汉超:……我怎么会知道?……
        白芷:我爸他怎么能操纵我?我和苏日娜谈朋友时也不知道这层关系呀。再说这有什么呀?又不是乱伦了!又不是违法了!谁说父母情人的孩子就不能谈朋友呀?
        白芷的话,让刚刚一下子懵了的林兰茜清醒了,“情敌”那甜甜的笑颜浮出。她的目光狠狠地盯住了白汉超。白汉超受不了这样的注目,他觉得屋里很憋闷,心愈来愈闷,手心里凉沁沁的感觉。这些年来,每逢他和太太“大战”都是这样子的感觉,这次,他“肝颤”了,他意识到家里“地震”了。
        白汉超不敢言声,空气里有一种暴风雨就要来临的感觉。白芷沉着的,等着这终究要来的狅风骤雨!
        可是,奇怪,林兰茜自个没了动静,坐在那里粗粗地干喘,老白愈加不安了。
        白芷的心却很平静,他知道这风暴已是预料之中的。
        就在父子俩各有所思的静的可怕的情境里,林兰茜看也不看父子俩,慢慢折回自己的小卧室。这下老白越加忐忑不安,小白的心口疼了起来,他知道这个感觉,是久而久之与母亲,关于外省人选的郁闷中形成了。

六. 工作室里的插曲
       自打苏日娜知道,白芷对乌兰图雅有所顾忌,她就想和乌兰图雅摊牌,这被白芷拦住了,白芷的意思,让苏日娜装做什么也没看出来。保持现状是最明智的,用不了多久对方自己就不了了之了。
       还真让白芷说着了,这边乌兰图雅像被谁做了心理辅导都想通了。其实,是她自己想通了。那天她悻悻地自己一个人回家,根本无心情打的,就在马路上急切的走,脚步匆匆地和谁赌气似的快步如飞,也许那夜晚空气很好,走着走着她的气顺了,想着自己这些天的想法,和刚才在工作室,趁苏日娜外出自己热情的过了头的言语,白芷婉拒开车送她的表现。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笑又可悲,自己太异想天开了,竟然对一个那样优秀的小伙子有非分之想,这怎么可能呢?幸好这两个人不晓得,不然笑话大了,不说别的,她和白芷相比那海拔差的太多了,这海拔在文化上,在学识上,在家庭出身,在人生的经历上,她感觉羞愧二字了。再说自己又不是小三专业户,就是想当小三专业户,也不能对自己人下手啊。第二天,她没事人似的,打扮的漂亮出众,风姿绰约地,站在那里迎来送往,她比从前更勤恳卖力的工作学习了。

      看苏日娜和乌兰图雅在案子上比比划划,白芷无聊地打开电视来回拨着,正不知道看哪个有兴趣,乌兰图雅着急的说“就看这个。”评剧《秦香莲》,白芷心想这都看多少遍了怎么还看?可他还是很大度的坐下了。

       这回的评剧《秦香莲》确实不错,是中国评剧院的新作。从曲目的编排,舞台背景音乐的设计,人物的唱念做打,都充分体现了国家级水平,一流评剧院团,深厚的艺术功底,与对祖国悠久历史文化的发掘和整理。
       从贫妇秦香莲坚贞不渝,侍奉公婆,扶养一双儿女,不畏势力皇权。到贪利忘义,陷害忠良杀妻灭子的陈士美,及至大宋包拯,清明廉政刚直不阿,到皇后公主依权仗势欺人,高潮迭起。他们三个的心忽上忽下,到最后,驸马就难时,难以抑制的乌兰图雅“腾”的站了起来:“该,这种惡賊!”。
       苏日娜赶忙拽她坐下,此时她已泪流满面。
       白芷和苏日娜会意的看了看,他们知道乌兰图雅一直未从被弃的境地出来。他们都商量过了,准备到婚介看看。


      乌兰图雅不堪回首的往事:近五年时间的多个夜半,乌兰图雅都是在噩梦中醒来,醒来的清醒,就是懊悔无及的心痛,她恨的那个人就是她的曾经的前任,艾四文,那个总是油亮自来卷发,皮鞋铮亮,说话文绉绉的,人称“爱斯文”的一个私人会馆的经营者。

      乌兰图雅其实是“爱斯文”的第二任老婆,前任带着两个女孩让位了。先前,“爱斯文”的确待乌兰图雅很斯文。乌兰图雅也自以为自己从牧区的牧羊女变成了大城市里,一个富有家庭的女主人了。
       不知从哪天开始,“爱斯文”那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盯上了新来的女服务员。这样,上演了乌兰图雅所演过的剧情。
       这位“爱斯文”,对乌兰图雅不“斯文”了,说话的语调也凌厉了,一句话,乌兰图雅,你是走人还是干看?他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却一副很委屈地,觉得他娶她是让她生儿子的,只怪你肚皮不争气,任凭乌兰图雅哭喊哀求,“爱斯文”铁了心。
       这一下,乌兰图雅糗大了,那女服务员更是个缺心少肺没弦的人,乐滋滋的新人笑,自以为自己会给“爱斯文”生儿子。旧人也笑,那个第一任,抖着腻的快掉香粉渣的脸,晃眼睛的金饰带了好几件,涂的通红的口唇,毫不客气地啐着:咋样哇?小贱货,混的不错呗?都得到啥啦?
      真的是腹背受敌,乌兰图雅哭都哭不出声了,就是啥也没有得到啊。新人还有生儿子的可能,旧人得理弄走了一半资财,乌兰图雅闹了个背个包,拜拜了您。
      结束了与“爱斯文”的同居关系,乌兰图雅绝望极了,她的文化程度和生活阅历,让她无法从被弃的境地走出来,她不去检讨自己为什么落到这样的下场,而是把一切都怪罪那个后来者,她们撕扯在一起,结果是人家二人打的她落荒而逃,心身受伤的乌兰图雅,再也无颜面对曾经反对她和那个“爱斯文”处对象的亲友。乌兰图雅茫然无措地走在大桥上,就在她准备一了百了纵身一跳时,被已经观察她许久的,正在此看夜景热恋中的白芷和苏日娜,把她从绝望中拉了回来,她有了在苏日娜工作室的工作……

七.  三个年轻人
        这天,刚从北京回来还在工作室楼上熟睡的白芷,就被苏日娜硬拉着去了旧城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白芷宛如来到一个五光十色的童话世界,这是他在国外不曾有过的感觉,白芷素来远离服装和小商品批发的世界,在他看来那里没有他需要的东西。他只是去了小超市,为了生活所需。这里真是一个他陌生的不能单纯用热闹来形容的地方,不可或缺的两个字“多彩”。
        这里是市内颇具规模的小商品批发集散地,在这里数不清品种的小商品五花八门,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在吵吵嚷嚷的批发大厅里,在几个角落里还有与这批发不相宜的儿童小乐园。地方不大,玩的正兴头的小朋友还真多,看来有头脑的商家大有人在。
        苏日娜带着白芷转来转去,最后白芷才明白她是要选一些服装上的小配饰。他不解,问苏日娜,这些小事为啥自己来,让乌兰图雅来不就可以了。苏日娜说她年龄小这是累活,白芷不以为然,才小了一岁还年龄小,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苏日娜之所以转这么多家,她是需要不同花色拆开来买,人家为了多推销当然不理会你这散户。在挤来挤去的提货人中间,费力地找着合适的柜台,一个个头不大的小姑娘用四川口音大声喊他们,这是一个会做生意的主儿,不同花色拆开来让苏日娜和白芷好不感动 。
       走了好远,那小姑娘还一再说让他们回头再来之类的话。

       总算帮助苏日娜完成了这一“壮举”,两个人才觉得饿了,于是他们也顾不上家里的乌兰图雅,就在旧城小巷子里的小餐馆里就着花卷吃了两碗大烩菜。
   
       两个人兴冲冲地推开工作室门,室内特别安静,但是空气中似乎有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氛。他俩有些后悔自顾自的在外吃了,可一看盒饭好几盒,那一定是乌兰图雅把他俩的外卖也买来了。
       “骗子,骗子!”
       平静下来乌兰图雅才把上午发生的事气呼呼的说了个大概。原来苏日娜和白芷有意帮乌兰图雅找个归宿,加上常来这里买裙装的大姐推荐,他们在东边的一个婚介备了档。可按他们自己的话做起了白日梦,事实上真的是白日梦。只是这个白日梦是需要学费的。曾经介绍了几个都是似是而非,让人哭笑不得。和他们许诺的天花乱坠背道而驰。今上午那个大姐又来了,非得让乌兰图雅去一趟。乌兰图雅还以为有合适的对象人选了,到那一个神经兮兮的男人,上下打量她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那男人去了那屋,他们在那嘀咕声音很小,但这屋子并不隔音,乌兰图雅听的真真切切:姐姐,就这?这是小姑娘吗?倒挺风骚的。嘻嘻……
      乌兰图雅这才明白,这个大姐原来是个“婚托”。“苏苏姐,要是那个女的再来,你可别让我招待她……”。
       “妹,别气了,交点学费买个教训吧”,苏日娜把盒饭推过去。
       “妹,缺了咱们这做白日梦的人,那些瞪着眼说白话的人不得饿饭了?呵呵呵。”苏日娜戳了白芷一下:“你呀,就幸灾乐祸看妹笑话,有你翻盘子的时候”。
       “我才不气,这么招人的姐夫,”乌兰图雅消气了递过来一杯摩卡。

       又是一年的秋天,对于白芷,苏日娜,乌兰图雅这三个人的人生有着不同的韵味。


       白芷内蒙北京来回跑着,苏日娜也是个人团体服装定制不可开交,唯一清闲点的乌兰图雅却成了苏日娜心焦的由头。她觉到乌兰图雅变的越来越沉默寡言,只是来了客人才有些精神劲,苏日娜暗自寻思一定想法让她打起精神,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她知道被人抛弃的乌兰图雅一直在人面前试图镇静,其实内心已经破败不堪,挫败,失望,抑郁,焦虑,恐惧,愤怒,暴躁已经成了一种随时可能爆发的灾难。她一定是抑郁了?她久以徘徊在解不开的被弃心结里,想到这,苏日娜一阵一阵的紧张。她知道抑郁症已经成了现代都市人的“杀手”啊!她不忍心乌兰图雅被那个“爱斯文”弄得对一切冷漠,幻听幻觉胆小多疑……。不,一定说服她看医生。

  (待续)


作者简介:

       作者:朱丽茹,专业作家 、 诗人,祖籍辽宁营口、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邹鲁文学》主编、《九滴海水》主编、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 内蒙古兴安盟作家协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签约作家、九滴海水签约作家,常用笔名:唯一 、晓雨、禾之晓。


邹鲁文学社》 投稿须知:
1,稿件题材以小小说、微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为主(诗词作品需注明用韵),来稿均视为原创,如有侵权,文责自负。
2,来稿方式,稿件一律以中文简体投稿。并注明作者姓名、网名、通信地址、联系方式、微信号等,以及作者简介及近期生活照一张,全部归入一个文档内,以附件格式发送指定邮箱,来稿自留底稿,未经采用,一律不退稿。邹鲁文学社官方微信:18265379084 、投稿邮箱:zouluwenxueshe@163.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大众论坛 (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

GMT+8, 2019-12-10 02:36

删帖投诉流程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